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聽完,秦舒當即皺眉,「這樣不行,褚家和你們有明面上的交情,我不會讓你為了幫我,而得罪褚家。」

「不過是我媽和褚老夫人有點情分,我跟褚臨沉又不互通來往,有什麼交情?」張翼飛輕嗤了一聲,不以為然。

為了說服秦舒,他沉下語氣,認真說道:「我這麼做,是為了你和巍巍的安全考慮,這是最穩妥的做法。」

秦舒咬了咬唇,陷入沉默。

「你讓我想想。」她說道,掛了電話。

褚臨沉是個狠毒又記仇的人,她至今都記得他派人來追殺自己,險些讓她沉屍湖底。

她不希望自己帶着巍巍離開后,張翼飛被褚氏針對。

所以關於張翼飛的提議,她不能答應。

秦舒這邊擔心把牽扯張翼飛。

那邊,張翼飛卻已經開始行動起來。

他直接聯繫了衛何,答應給褚臨沉治療。

當天,褚臨沉就來到了醫館。

在張翼飛的安排下,先進行了一系列常規檢查。

「rh陰性血,還真是巧啊。」 覃元武剛開始工作的時候,常市第一人民醫院的胸外科和血管外科都還沒分家,一步一步走上來,胸腔穿刺都快做吐了,雖然有些年沒有再搞胸外科的手術。

等归 但是這些基本的操作已經融入到了骨子裏!

雖然一般的胸腔穿刺是選側胸或者是后胸部,但是既然他選擇多問了一嘴,而且陸成又給出了針對性的位置,他還是寧願選擇相信陸成這個逼的。

畢竟陸成帶給他的意外太多了!

說不定又能出現奇迹了?

不對,不應該說是奇迹,而是陸成這個人就有點問題,他絕對屬於那種絕頂的外科天才,天生就是吃這個飯的!

穿刺點選擇目標肋間隙肋骨的上緣,肋下神經和肋動脈都是靠上一肋骨的下緣。

胸腔穿刺的消毒不需要特別嚴格,也不用麻醉!

所以覃元武很快就把穿刺針穿透了進了皮下!

可就在這個時候,皮膚剛破開,就有鮮血從穿刺部位涌了出來。

當時,覃元武就傻在了那裏,雖然他心裏隱隱有一種想法,那就是希望可以快速地找到出血點,但是,也沒想過就這一穿刺,就把出血點給找到了啊?

針刺破皮膚的時候會有出血點,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件常識。

但是,簡單的破皮雖然會滲出血來,但不會是這麼涌的!

較大量的涌血出來,一般就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本來就存在着動脈破裂,第二就是直接穿破了動脈。

按照解剖結構及肋間后動脈的走向來看,動脈大多都是走行於肋骨的下緣,雖然也是可能出現變異的情況,但是變異的動脈走形本來就少見,又正好被穿刺到的概率就更加少見了。

見此,覃元武的精神一下子就上來了:「洗手,拿大刀給我!」

大刀也是圓刀的別稱,大刀的形狀很有點像古代的那種青龍偃月刀的刀鋒外形,所以少數的外科醫生會叫他大刀。

聽到這話,曾德位立刻眼神一閃,然後就瞅了來,看到了鮮血飆的情況,眉頭一緊問:「這是啥情況?」

其實曾德位想問的是你是不是穿到了動脈所以要止血?

不過張躍偉馬上就回答了他:「這是肋間動脈的出血點找到了!如果出血點只有一個的話,把這個止血點止住,再配合輸血及輸液,血壓就會穩定開始上升!」

曾德位一聽,神色變換了好幾下,然後有些興奮地道:「覃主任還是可以的啊。」

張躍偉都沒想理他了,這和張躍偉有啥關係?

看到這一幕,付宇雖然看起來很高興,但其實心裏是稍微有點鬱悶的,進針點選在這麼不經典的地方,看來陸成對這個出血點好像有預料似的。

這到底是咋看出來的啊?難道陸成還能會透視不成?大家都是一樣的肉眼,憑什麼你就能看到出血點?

但不論怎樣,現在的第一要務還是解決問題。

陸成在手術台上,他不能打擾陸成的思路和覃元武的操作!

肋間動脈覃元武也玩了很多次了,所以很快就剝離到了肋間動脈,找到了出血點!

此刻肋間動脈處有一個破口,鮮血湧出地正歡快著,而破口處的血腫包裹的位置壁腹膜也破了口子,所以才導致出血不止。

當場就用血管夾給暫時夾閉了。操作到此,如果只有這麼一個出血點的話,那麼這次尋找出血點的手術,就能夠就此結束了。

但是,為了保險起見,覃元武還是沒有當場就宣佈手術完畢,這次的手術就已經是二進宮了,不說要保證萬無一失,至少也要得到血壓穩定下來的答案!

只出不進,循環血量肯定減少啊。一出一進,勉強能夠維持血壓!只進不出的話,血壓就會回升上來。

麻醉師在看到覃元武夾閉了動脈之後,馬上稍微加快了點輸液的速度!

然後沒過多久便看到了血壓給出的回應!

「升起來了一點,現在高壓已經有75mmhg了。」他十分興奮地道。

只要血壓能維持住,那麼他的工作量和壓力就會小很多。

陸成也看了看血壓,的確在回升,不過血壓還是在不停地上下波動,上升的速度稍微偏慢了一些。

於是陸成又是偷偷地摸起了岳南極……

差不多又是過了五分鐘,覃元武這邊已經把胸腔的引流給弄好了,然後胸外科的薛忎便到了手術室,進門之前就洗了手,而且還對曾德位解釋道:「曾院長,現在病人的情況怎麼樣?」

「我接到你電話的時候還在家裏,所以來得稍微晚了點。」

今天是周末,薛忎在家裏才正常。

只是薛忎在和曾德位講完話之後,就看到了旁邊站着的張躍偉和付宇,然後腰板馬上就站直了。

道:「張教授,付教授?您二位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沒給我講一聲?」

張躍偉和付宇在最開始讀研究生的時候,也是混合著血管外科和胸外科搞,薛忎說起來,和付宇都是同一個年代的人了,所以,他與這二人也熟悉得很。

付宇就道:「臨時被喊過來的,誰都沒告訴!」

薛忎聽后就懂了,在來的路上他就聽說這個病人的背景有點深,便對曾德位道:「曾院長,張教授和付教授都在這裏,你還喊我來獻醜幹嘛?你這可是叫錯人了啊。」

付宇馬上道:「薛忎,你可別給我們兩個戴高帽,我們不接觸胸外科至少三十年了,你現在喊我切肺段都夠嗆。」

「別在這裏浪費時間了,趕緊上台吧,已經找到了一個出血點了,覃主任都做完了胸腔引流你才來,這可不像你的作風啊,我記得我們一起剛實習那會兒,這種事兒你可是搶著做的。」付宇笑罵道。

薛忎今年五十九了,和付宇是一級的,是老同學。如果薛忎去沙市開會,肯定會找付宇喝酒的那種,關係有點鐵,所以講話也稍微隨意了點。

這話張躍偉接不上,他比付宇與薛忎都要小。

所以只能道:「薛老哥,這是你的專業和地盤,我可不敢造次。」

曾德位便馬上說:「張教授和付教授在給我們掌舵呢!薛忎,趕緊上台吧,張教授和付教授連飯都還沒吃,早點搞完早點去吃飯,大老遠地把兩位教授喊來都不給飯吃,可不是我們常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待客之道啊。」

而就在這時,陸成忽然眉頭一緊,而後又鬆開了,快速說:「覃主任,這裏,穿一下試試吧?」

覃元武這邊話都沒講,就直接拿着穿刺針就穿了進去!

接着,薛忎當時人就懵了。

因為薛忎看到,已經分出去分管血管外科至少十幾年的覃元武啊,竟然當着他的面,把肋間動脈的出血點給找到了,鮮血外涌著。

讓薛忎穿衣服的動作都僵在了那裏,心裏在不停地思考着這麼一個問題:當初劉主任叫覃元武去分管血管外科,到底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抉擇,自己接管胸外科,是不是在拖常市第一人民醫院胸外科發展歷程的後腿?

覃元武看到鮮血湧出來后,沒覺得意外,馬上就拿起大刀又故技重施地把肋間動脈給夾住了!

如此一來,還沒一分鐘,病人的血壓已經維持在了八十以上了,而且還在平穩的上升著。

看到此幕,麻醉師就道:「對了對了,就是這樣,現在應該是沒出血點了,這血壓總算是平穩了!」

血壓平穩之後,他把輸液泵的速度調低了,然後再把輸血和輸液的速度也稍微調低了一點,再把通氣量也稍微調低了一些,血氧飽和度也從92左右快速地回到了95,到95-96之間跳動着!

嗤嗤!嗤嗤!

覃元武馬上把夾住的動脈給燒灼止血之後,就直接把胸口的傷口給縫合了起來。

便道:「曾院長,病人現在的病情已經穩定了下來,危機解除了,我們的手術也可以結束了。」

曾德位舒了一口氣,也跟着點了點頭道:「解除了好啊!我們也可以放心了!」

然後他就給自己的助手丟過去一個你來縫吧的眼神,對方立刻會意,表示明白了。

只是助手略有些鬱悶地想道,出血點在胸部,我們又重新開腹,這不是開了個寂寞么?不過這話他是講不出來的。

薛忎則是聽着曾德位和覃元武的話,又默默地把穿着的衣服脫了下去,心裏想着:我衣服都還沒穿,你就告訴我手術結束了?

那你喊我來幹嘛?我來了個寂寞哦我來。

曾德位,你知不知道這你要不是院長,我非得罵你你行不?

算起來,曾德位都是薛忎的晚輩,所以薛忎還真能罵曾德位,只要是不過分和無理取鬧,曾德位都不敢回嘴的。

但是薛忎嘴上卻只能說:「那感情好啊,我跑過來就脫了個衣服,要是被我媳婦兒知道了,還以為我是幹嘛來了呢。」

這樣猝不及防的開小車,薛忎也就只能當着付宇這些人的面了,在科室里,與年輕一輩的年齡差距太大,開車容易保持不住自己德高望重的人設,所以得端著活。

付宇就笑道:「那是你經常跑出去穿了個衣服才走啦,薛忎你這腎可以啊。」

「付教授,你這麼說話可沒一點教授的樣子啊,下次我爭取等你好吧?」薛忎什麼人,怎麼可能被付宇給戳到,馬上就把付宇也拉下了水。

然後張躍偉就馬上找到了突破口似的,看向付宇說:「哦?」

「上次喊你給薛忎打電話你還說不帶他玩啊,我們就瞞着你去咯。」付宇也是馬上就把張躍偉一起拉下水了。

耍葷段子,外科醫生沒怕過誰。

……

手術結束后,薛忎才單獨找到了付宇上了他的車。

從地下車庫開出去之後,才真誠地請教道:「付教授,剛剛覃主任找那個出血點的操作,你能不能給我解析一下啊?我沒看明白到底怎麼回事。」

其實薛忎這麼問挺丟面子的,但是不懂就問本身就沒有什麼面子不面子的事兒,不問的話可能薛忎這輩子都不會懂了。

付宇挑了挑眉頭道:「你別問我,剛剛正主講話的時候你又不問,現在在我面前就表現得勤學好問了。你是在故意撮cuo我是吧?」

「嗯?正主兒?」薛忎哼了一聲,覺得這話有點不明白。

「就是喊覃元武穿刺的人啊,你沒聽見?」付宇翻了翻白眼道。

薛忎當時就是一腳剎車,付宇坐在後面,沒系安全帶,這一下差點沒把他送走。差點頭就撞到了前座的椅子後背。

薛忎接着轉頭問:「他?那個年輕人?」

「滴!滴!滴滴!」

「你會不會開車啊。」後面的車催了起來,罵罵咧咧地吼道。

薛忎這才重新起步,右轉了過去。

付宇道:「覃元武要是會這個,他還了得?」

「不說你沒看懂,我都沒看懂到底怎麼回事,但是現在時間實在太晚了,小陸飯都還沒吃,也不好留他再多問。」

「嗯,他叫陸成,就在你們醫院的骨科做指導,你後面有機會可以接觸一下,肯定能夠收穫不少。」付宇感慨著。

他與張躍偉肯定是要吃過飯之後就回沙市的,雖然他們也好奇陸成為什麼能夠做到那樣子,但是啊,好奇心有時候太重就未必是好事,這世界上能人異士並不少,他們也遇到過一些有特殊能力的人,當然這種特殊能力並不是超能力,只是在某一方面特別擅長的人,這裏面有他們的同事,也有病人。

所以啊,他清楚有些天賦是羨慕不來的。

薛忎把事情的邏輯是搞清楚了,但是在另外一個方面的邏輯卻更加糊塗了。

「他?骨科的指導員?」

「然後指導覃元武做我們胸外科的手術?為啥?」

骨科指導員就算了,那和我們血管外科與胸外科不沾邊,但是覃元武找出血點的事情,為什麼就要聽他的呢?

他薛忎不是說下不了面子去問陸成為什麼啊,這tm有張躍偉和付宇在的情況下,誰能夠想得到陸成會是付宇口中的正主兒?

付宇道:「咯guo個逼有問題唄?還為啥,我要知道為啥,我現在就去飛去梅奧診所講課了。」

7017k 「這不可能!」陸霆川握緊檢測報告單,面無表情的說道,「這麼多年我只有若若一個女人,七年前更是在督軍處忙的不可開交,哪有功夫跟女人搞出個孩子來?」

「別急呀,你再仔細看下去去。」傅深抬手指了指後面幾頁。

陸霆川皺眉,繼續翻閱後面的內容。

只見第一頁鑒定的後面幾頁又寫出了一堆專業術語,最終的鑒定結果是:【疑似親生父女關係】。

「這什麼意思?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這疑似又是從什麼地方弄出來的?」

陸霆川對遺傳學方面沒有過多了解,但也曾耳渲目染。

所以這上面【疑似】兩個字,看起來也一樣荒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