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自己誤打誤撞的打開了這個青銅古棺的蓋子,沒想到遇到了這樣的奇遇。

不過胡天心裡更多的是激動。

因為此時的胡天,已經突破了仙境第九層,來到了更高的境界。

而更高的境界,就是傳說中的半步偽仙境界。

到了這個境界,完全是這個世界最金字塔的存在了。

因為這個世界的力量上限,就是半步偽仙。

如果超出了這個境界的力量,就會受到天譴的。

像那個華宗宗主華辭夏,他雖然是真正的偽仙境界,但能發揮出來的力量,最多也就半步偽仙。

這個時候,胡天心裡非常激動,因為自己達到了半步偽仙,不就意味著自己有能力前往華宗營救宋芊了嗎?

想到這裡,胡天按捺住心裡的激動,打算先從這個青銅古棺里出來。

胡天只是用手指頭輕輕一推,這個青銅古棺的蓋子,就被胡天輕鬆打開了。

到了外面后,胡天把這個青銅古棺的蓋子小心的蓋好。

這個時候,胡天跪在地上向面前的青銅古棺跪拜了三下。

畢竟自己能突破到半步偽仙境界,全靠這位女前輩。

想必這位女前輩,絕對是一位風華絕代的大人物,畢竟她把身上殘存的力量灌輸給自己,就讓自己輕鬆突破到了半步偽仙。

所以她生前,必定至少都是半步偽仙的境界。

想到這裡,胡天心裡也非常感嘆了。

看來這個世界充滿了神奇,在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山洞,竟然還沉睡著這麼一位絕世高手。

胡天甚至都有些懷疑,身為真正偽仙境界的華辭夏,可能都不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存在。

因為誰也無法保證,在這個世界的哪個角落,會不會還有一些強大的存在在沉睡。

畢竟連真正的仙子都被封印到了這個世界,所以這個世界上肯定還有一些強大存在的。

想到這裡,胡天越發的感激這位女前輩了。

她竟然這麼無私的成全了自己,簡直就是胡天的活菩薩啊!

而且胡天心裡也很感激李大炮,要不是他告訴自己這裡有這麼一個山洞,那自己一輩子也不會有這般奇遇了。

胡天給這位已經坐化的女前輩磕完頭后,準備離開這個山洞了。

對於山洞裡的那些寶貝,胡天倒是不感興趣。

因為這一山洞的寶貝,雖然價值無法估量,但對於胡天來說,這些都是世俗的東西。

值錢倒是非常值錢,但是對於現在的胡天沒有任何用處,因為胡天壓根就不缺錢的。

於是胡天懷著激動的心情,準備離開這個山洞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胡天感覺到了一道非常強大的身影,非常突兀的出現在了山洞裡。

這道身影身穿一襲黑袍,頭上的頭髮都白了,看起來像是一位老人。

老人沒有管胡天,因為他的注意力都在放在那口青銅古棺上。

他直接懸浮在那口青銅古棺之前,然後顫抖著把蓋子打開了。

當他把棺材的蓋子打開,看清楚裡面的景象后,整個直接變的發狂了起來。

「誰?」

「是誰動了你?」

聽到這個聲音,胡天心裡也是一驚,因為這位老人不是別人,竟然是華宗的宗主華辭夏。

此時的華辭夏看起來悲痛欲絕,整個人都陷入了癲狂。

尤其是他的雙眼,竟然滴出了血淚。

「紅兒,是誰,誰動了你?」

說完后,華辭夏將目光看向了胡天。

他的目光非常的陰冷,帶著一股滔天的仇恨。

「小畜生,是你動了我的紅兒?」

。任老太爺已經在野外餓了三天,他感覺自己再被餓下去,一定會死。

現在他也顧不得害怕胡小飛了,就算被打死也好過被餓死。

晚上他估摸著所有人都睡下了,才悄悄的潛入任府。

異變之後,他雖然力量變得沒有以前那麼大了,但速度又提升了一些,這也是他現在唯一的倚仗。

悄悄的

《九叔世界里的道士》第一百零五章殭屍落網眾人連夜批卷,這是大夏史上從未有過的事。

可女帝早早就交待過了,第二日便要在朝堂上欽點出狀元,朝臣們自然不敢在這時候泄氣。

比起這些大學士們的焦慮和忙碌,王幼薇在一旁就悠閑多了。

心满意足 她偶爾踱步來回走動一下,大多時候都坐在某個角落,很是不引人注意。

……

《鳳臨朝》第1196章包子鋪出身的狀元郎 狄仁傑暗忖,莫非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才讓被害機關師寫下「長安危……」的警示來?

「兇手確實做到了這點,不過裡面也存在相當大的問題。」張博士隨手從地上揀起一張紙,在狄仁傑面前比畫道,「他削去了一半機關核,並用經脈絲與藍烴引擎相連,雖然不再需要萬象天工提供能源,但破損的核心估計也不再擁有成長能力,或者說,只怕連維持正常行動都有問題。」

「您老猜得一點不錯。」狄仁傑點點頭,「從當時侍女的行動姿態來看,已經顯得有些畸形和異常了。」

「順便一提,藍烴引擎上沒有虞衡司的編號,所以必定是從非法渠道流入長安的。那麼狄大人打算從何處入手?」

大理寺卿沒有馬上回答,不知為何,他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了先前所看到的暗紅色天空異景。沉默半晌后,狄仁傑反問道,「天命儀修得怎麼樣了?」

張博士猛地瞪大眼睛,「大人,難道你想啟用它?」

「有什麼困難嗎?」

「不,沒有!」張博士激動道,「兩個月前我進行過數輪調試,都沒有發現明顯故障,隨時可以開啟!」

「那麼麻煩你了。」狄仁傑點點頭。

「哎,大人哪裡的話,我求之不得啊!」張老的鬍子都抖了起來——對於一個他而言,每一次使用天命儀,都是一輪追尋機關至理的體驗。他先是走到牆邊,將脖子上掛著的兩把鑰匙依次插入孔洞中,接著按一定規律旋轉,最後壓下鎖孔旁的一根紅色操縱桿。

樓上頓時傳來了隆隆聲響。

只見一個足有三人高、兩人寬的機關造物緩緩從中庭降下。它看上去宛若一座倒立的小山,表面布滿管道與錶盤,頂部由三個灰白色的金屬罐體構成,每個都有成年人大小,其底部反倒只有一個箱式控制台,並不能提供任何支撐能力,全靠房頂上垂落的鎖鏈才能維持它屹立不倒。

這便是大理寺的最核心機關之一——「天命儀」。

它的密級程度之高,只有每一任的大理寺卿和機造堂的首席機關師才有資格知道。正如其名字所言,它的最大作用便是解萬物、定天命。說得通俗簡單一點,它可以協助大理寺進行案件偵破,提供參考信息;說玄乎一點,它甚至能推演未來。

這座機關儀器在大理寺的機造堂中已存在了近百年,可知道它的人寥寥無幾,就連自己信賴的屬下李元芳,狄仁傑都沒有向他透露過天命儀的信息。

它與其他機關造物最大的區別便是,大部分機關都只有一個機關核,而它擁有三個。如果把每個機關核都視作一個靈魂,那麼天命儀則同時容納著三個截然不同的靈魂。它們不僅能閱讀大理寺里歸檔的案件,彼此之間還會相互競爭、交流、學習、進步……很難想象百年下來成長到了什麼樣的境界。

根據上一任大理寺卿的說法,他甚至認為天命儀比人更複雜、更敏銳,是真正意義上的智慧體。

不過使用這樣的儀器並非沒有代價。

正因為它極度複雜,因此沒辦法復刻。張博士研究了它一輩子,至今也只能對一些無關緊要的零部件進行更換,而它的中樞——分別容納著三個核心的罐體容器,壓根無法展開分析或改進。

它之所以被製造出來,本身就是一個偶然。那三顆相互聯繫的機關核,相傳便是從朝歌遺迹中挖掘到的。

正如坊市會老化一樣,機關核也會老化,天命儀每使用一次,就會越接近大限一步。上一次使用的時候狄仁傑還沒有成為大理寺卿,但從前任者的記錄來看,那次使用讓天命儀受損嚴重,不少管路部件過熱損壞,誰也不知道它還能堅持多久。

這也是狄仁傑第一次主動要求啟用天命儀。

張老開始操縱來機關來——只見他反覆撥動著控制台上的小型撥桿,每搖晃一下都會發出咔噠一聲輕響,而這樣的撥桿在五尺見方的檯面上足有好幾百個。它們被分隔在多個區域里,分別負責錄入案件相關人、地點、發生時間等信息。

「只要這樣才能讓天命儀知曉問題嗎?」狄仁傑好奇道。

「正是。這三個機關核並非常見的機關人用小型核心,因此無法通過言語來交流。如果想要讓它明白外界的事情,就必須設置一套單獨的語言。」張博士解釋道,「我光是為了學習這套輸入技巧,都花了整整兩年時間。好在每一任首席機關師都會將當年的案件提交給天命儀,這也算給後來者鋪好了路。」

厲害,居然能用這種方式與中大型機關核溝通,狄仁傑暗想,長安每個坊市都有著自己的機關核,若是將該套方法普及開來,豈不是可以讓人們與坊溝通?

花費半個時辰提交「問題」后,張博士對大理寺卿比了個請的姿勢,「狄大人,一切準備就緒,只要拉下這根啟動繩即可。」

狄仁傑依言照做。

本著用一次少一次的想法,他本不願輕易動用天命儀。可此案怪異之處實在頗多,機關人行兇更是頭一回遇到,加上聞所未聞的核心融合技巧,以及死者姚亮的詭異警告,這才讓狄仁傑做出了詢問天命儀的決定。

再怎麼樣,機關術終究是為長安服務的。

若因為愛惜核心機關的緣故而導致案情失察,那無疑和本末倒置沒什麼區別。

隨著啟動繩被拉下,三個核心彷彿從沉睡中蘇醒過來一般,機器發出嗡嗡鳴響,相連的管道里也噴出了陣陣熱氣。與此同時,控制台前的十來串算珠開始上下跳動——顯然,這些珠子落定后的結果便代表著問題的答案。

眼看著算珠不斷向上一位累積,張博士的神情也從凝重變成愕然,再從愕然轉變到驚懼,儼然不復最初的鎮定。

「這——怎麼可能!?」

狄仁傑連忙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數字大小代表著綜合危害程度,而六位以上的數字,我之前只見過兩次!」張博士難以置信的望向上司,聲音帶著一絲震顫,「這個讀數意味著此案恐怕是……恐怕是……」他咽了口唾沫才說出後面的話,「長安百年難見的兇案!」

狄仁傑的心猛地一沉,「你確定?」

張博士拿起檯面上的一個冊子,翻開到中間部分,「這裡面有前任大理寺卿的詢問記錄。在近百組記錄中,與這個數最接近的是兩朝之爭——但無論是李氏取代楊氏,還是女皇陛下取代李氏,兩次答案都定格在六位數,而且……比現在的讀數還要小上一些!」

權柄爭奪自然也可以當做案件來處理,這樣的驚天要案往往會關乎數千人的生死,甚至決定整個長安城百姓的命運。如今一起發生在茶樓的機關師被害案件,居然在危害程度上比朝堂更替還要高出一截?狄仁傑實在有些難以置信。

「那危機發生時間呢?」

「根據目前的線索推算,最多不會超過七天。」張博士用袖子擦了把額頭上的細汗,「你也知道,它的推斷完全根據過往經驗以及現有情報來得出結論,因此並不能放心的認為,我們一定就有七天時間。」

「放心吧,我明白。」狄仁傑點點頭,「這個結論對我幫助極大,明天一早我就先去皇城一趟,向宰相大人報告案情,也算是種變相的預警。至於之後,我打算去長安地下一趟。」

「從走私環節入手?」

「不錯,「若論非法渠道,沒有誰比長安城那幫地下老鼠更熟悉的了。」狄仁傑沉吟道,「去那裡找線索總不會錯。」

「不過宮裡那些人會相信你的說辭么?」張博士對此深表擔憂,「你又不能主動透露天命儀的消息。」

這亦是大理寺一任任傳承下來的規定——在任何情況下,天命儀都只能用於協助辦案,且不得讓外人知曉其存在。儘管不知道為何會有這樣的寺訓,但規矩就是規矩,狄仁傑並沒有違背自己承諾的想法。

「不管結果如何,我都會儘力而為。」

「請等下,狄大人……」見他起身要離開,張博士連忙拉住大理寺卿道,「我最近又發明了兩樣機關工具,說不定對你前往地下長安大有幫助。」

狄仁傑忍不住嘆氣道,「張老……都到這種時候了,您還是別折騰那些發明了……」

「你以為就你急嗎!」張博士吹鬍子瞪眼道,「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越是這種危機關頭,就越需要精良的裝備!萬一它們真的有用呢?」

狄仁傑只能停下腳步,「好吧,是什麼樣的工具?」

「一個叫鉤鎖腰帶,」張博士對著腰間比劃道,「比我現在用的要更強一些,能從丹田處射出帶繩彎鉤,扣住欄杆或房屋邊緣。無論是追擊跳樓逃脫的犯人,還是利用高差擺脫險境都大有用處。」

「彎鉤射出去以後,可以自動收回來嗎?」狄仁傑當即洞察到了關鍵。

「這……」張老的聲音一時有些卡殼,「得用特殊的絞盤重新絞入腰帶,才能保證它下次有足夠的彈力射出去。」

換而言之,佩戴腰帶的人使用它后要麼得拖著一截長繩趕路,要麼就得當場解開腰帶。

大概是老機關師自己也意識到了這個缺陷,連忙補充說,「這個我再琢磨下。另一個發明是飛行翼,能讓人像鳥兒一般飛行數百丈遠。它平時就藏在背包里,用過後直接取下背包即可,絕對不會有鉤鎖腰帶的困擾。」

聽起來倒挺不錯的,但狄仁傑知道事情絕對沒有那麼而簡單,「任何人都能用?」

「沒錯,操作極為簡單!」

「平地上總飛不起來吧?有高度限制嗎?」

「我用假人試了一次,高度在十丈以上即可。」

「十丈啊……」狄仁傑將手搭在對方的肩頭,「長安城裡高於十丈的房屋都有哪些?」

「四座奚車站台?唔……好像還差了點。」張博士沉思片刻,突然一拍手,「有了,皇城登天閣比十丈高!」

「正確。」他拍了拍老機關師的肩膀,「所以如果不想進監牢的話,還是別用它為好。」

象徵皇權至高無上的標誌性塔樓顯然不是誰都能去的地方。

張博士的臉頓時焉了下去,額頭上的皺紋陡然增加了許多。

不知為何,看到對方的神情后,狄仁傑忽然感到肩頭的壓力減輕了不少。

這大概便是苦衷作樂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