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舉起小拳頭,威脅的瞪著羅天,庄臨月嘴巴氣的鼓鼓的。

聳了聳肩,羅天收斂了笑容,去準備早飯了。

而小聖這時候也跳了下來,跑到一旁桌子上,就那麼認真的看著羅天忙活。

庄臨月眼珠子一轉,悄悄走了過去,伸出手靠近著小聖。

小聖這時候其實已經感受到了,但它這次卻沒躲,任由庄臨月摸著它的腦袋,還享受的閉上了眼。

「嘻嘻,小聖還是喜歡我的嘛。」

感受到手中的順滑,柔軟,庄臨月開心了,剛才的氣惱和不爽統統消失不見。

……

吃早飯的時候,庄臨月被羅天的手藝驚到了,葯粥而已,竟然這麼好吃。

一個沒控制住,吃的有點多,那小肚子圓鼓鼓的,這會兒正坐在院子的一個凳子上半癱著。

看到這一幕的羅天,有點想笑。

那一鍋粥,不但加了許多滋補的藥材,還加入了十幾滴月宮晨露,那可是妥妥的大補藥粥了,庄臨月一下子吃了這麼多,吃撐倒還是其次,這身體狀況肯定也會得到調養了。

獵鷹也是沾了光,但除了羅天,其他人都不知道,就算以後感覺到了身體的變化,也只會猜測,是羅天的葯粥起的作用。

之後,羅天在家裡多呆了一天,第三天中午,才準備回濱州市。

經過兩天多的時間,羅天每一頓都加入了一些月宮晨露,晚上煎藥,煲湯時,也同樣加入了月宮晨露,算下來,一共給家裡人用了上百滴。

暫時可以了,這次回家的目的也完成了,羅天也能放心回濱州市了。

和家裡人告別後,羅天三人,加上一個小聖,在臨近下午五點的時候,也是回到了素心雅居。

這一路上,也可以說回老家的這幾天,都是風平浪靜,沒有出現什麼意外。

而得知羅天回來后,晚上,庄華國也是滿懷期待的將羅天叫到書房。

「羅天,月露帶來了吧。」

最近忙著處理集團事務,讓庄華國顯得有些疲憊,但還是眼含一絲激動的望向了羅天。

點了點頭,羅天將早已提前拿出來,存放了五百滴月宮晨露的玉瓶拿了出來。

「這裡面,就是我家那祖傳的中藥,經過一些程序煉製,培育出來的成品,以後要想再培育出來就難了,除非能找到材料,目前,可以說這是世界上僅存的一瓶了。」

羅天胡編了一些內容,還特意加重了這月宮晨露的稀有程度,至於什麼材料,更是胡謅的,庄華國要想找到,難如登天。

就算到時候真的出現天大的機遇,真的找到了,大不了,羅天再假裝拿去培育,事後再拿出一點月宮晨露出來就行了。

接過玉佩,庄華國手上動作極其小心,生怕一個不小心出現什麼意外。

雙手捧著玉佩,眼中,也是有著一抹火熱在涌動。

「只要將這月露成功稀釋,再好好宣傳推廣一下,必定在醫藥市場上掀起一場颶風,也能對君盛集團造成一定的衝擊,大大增加我們的優勢了。」

「老爺子,最近君盛集團有什麼動作嘛?」

有老爺子主持大局,羅天對兩方之間的爭鬥也並沒有太關注,此時也是打算多了解了解,出聲問道。

聞言,庄華國先是將玉瓶小心翼翼的放倒桌上,確保不會出問題后,才望向羅天,輕聲說道:「明面上倒是不敢太過明目張胆,但風雲會卻暗中小動作不斷,一些小股東被威脅,變賣了股權,雖然佔據的股份加起來也不到百分之五,但總歸是個麻煩事。」

「這種事情不能讓官方去處理嘛?就這麼吃暗虧?」

「小天啊,集團公司,到了庄氏,或者君盛集團這種級別,很多東西要是讓官方插手,就徹底壞了規矩了,到時候面臨的,可就不是一個君盛集團了。」

說這話的時候,庄華國眸光深凝,透著一股歷經風霜的意味。

羅天神色微怔,隨後撓了撓頭,輕笑道:「這些事情我不太懂,反正有老爺子你掌控全局,不過,若是老爺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也儘管說,能幫上的,小子一定全力以赴。」

「有了這月露,就已經幫了我的大忙了。」

朗聲一笑,庄華國話題微轉,繼而說道:「對了,小天你快畢業了吧,工作的事情應該還沒著落吧,正好,這月露推行市場,會由庄氏集團旗下的一家醫藥公司去辦,要不,你就去當個總經理?」

聽到這話,羅天有些懵逼,而後連連擺手:「算了算了,還總經理?我一個大學都沒畢業的毛頭小子,可當不得,而且我是學醫的,又不是學管理的,更加不合適了。」

。腦海中警鈴大作,在靈魂深處傳來的戰慄下,羅飛迅速從座艙中爬出,同時右手虛抓蟹炮機甲上冒出的一個藍色光點,隨即向上游去。

水中的浮力出奇的大,使羅飛上浮的速度陡然加快。

「那是什麼?」心中的好奇並沒有讓羅飛放棄對眼前事物的探索。

於是,他伸出右手,無形的磁力線與蟹炮號聯繫在一起,蟹炮號在水中急速轉身,一道道藍色光彈從它炮口中連續發射,直到它裏面的炮彈全部打光為止。

光彈如螢火之輝,勉強照……

《重裝廢土》第四百六十一章:不客氣 仰光,緬甸故都,是緬甸最大城市也是仰光省首府,因為城市內十八世紀所建設的仰光大金塔而得名。

位於緬甸南部的伊洛瓦底江三角洲,面積598平方公里,人口761萬,1855年至2005年期間為緬甸首都。(2005年11月6日遷都內比都,也就是同古身後的平滿納。)

1855年緬甸成為英國的屬地,英國人把緬甸的首都從曼德勒(mandalay)移到了仰光,用來把它作為出口柚木等商品的港口。

1930年仰光受地震和引發的海嘯嚴重破壞。

隨着日軍南進的戰略,1942年3月8日仰光被日本人佔領。

瑞光大金塔,又稱仰光大金塔。緬甸人稱之為瑞大光塔,「瑞」在緬甸語中是「金」的意思,「大光」是仰光的古稱。

塔坐落於仰光市區北部茵雅湖畔,海拔51米的聖山上,居仰光的最高處。

始建於公元前585年,傳說兩個去印度取經的緬甸兄弟帶回8根佛祖釋迦牟尼的遺發,獻給了國王,當時在位的奧加拉巴國王下令修建了這座用以珍藏佛發的金塔,因此,大金塔成了緬甸乃至東南亞的佛教聖地。

二戰前,緬甸經濟在東南亞可是第一的,人均gdp達到700多美元,

作為緬甸殖民地的首府,哪怕是二戰時期,人口也極多。

英國人撤退的太快,連煉油廠都沒有來得及炸毀。

日本人也沒有拆回國內去。

孟族的本土勢力勾搭著日本人,管理者這座城市。

哪怕是夜晚,仰光最高點上的大金塔所在的佛寺也燈火通明。

白天抵進前沿偵查的陳離,蘇海,譚望嵩,看着高聳的仰光大金塔,口水都流出來了。

孤独与友 「望嵩,這仰光大金塔不是金子的吧?」

「肯定不是,要是都是黃金做的,得值多少錢,日本人早就搬回國內去換資源了!」

譚望嵩也巴不得這金塔是黃金做的。

不過怎麼想,怎麼都覺得應該不是,要真是金的,日本人豈能放過。

错乱句意 「你們兩別光盯着金塔了,我們是來打鬼子的!」

蘇海今天進去偵查,也去佛寺外圍轉了一圈。

仰光更像是上海,繁華的街區都在入海口以內的仰光河邊。

碼頭順着仰光河走。

該死的日本人,好多商船在港口裝卸戰利品。

看着就讓人眼紅。

今天晚上,這些統統都是川軍的了。

「我聯絡上了南洋華人自衛軍第一縱隊的副司令,他一會回來見我們!」

哪怕是戰前偵查了幾次。

這城市有點大,寺廟還多,陳離,蘇海和譚望嵩也不確定日軍所有據點,以及緬甸依附日本人的勢力都被自己搞清楚了。

說曹操,曹操到。

三個師合併的指揮部外面,警衛就傳來通報。

「南洋自衛軍第一縱隊陳副司令到!」

說是副司令,其實陳海是南洋自衛軍第一縱隊政委。

兒童團出身。

就憑藉羅亮曾經給周小山說過他的搭檔曾經是四方面軍最年輕的高級幹部。

周小山就猜出了他原名叫什麼。

不過眼前的蘇海和譚望嵩,哪怕是組織成員,也不知道面前這位曾經是四方面軍的虎將。

错乱句意 「你好,陳師長,蘇師長,譚參謀!」

譚望嵩現在是二十二集團軍上校參謀,他和蘇海的身份,陳海心照不宣。

畢竟還有陳離這個川軍將領在,他們也不會談論組織的事情。

「仰光的日軍分散很複雜,第17.18師團,33師團,55師團各自有留守部隊,還有日軍第5師團的新到的炮兵聯隊,戰車聯隊,騎兵聯隊,跟着緬甸當地勢力混合駐紮,當地各民族又對日本人抱着很大幻想,不僅昂山勢力,就連緬共勢力,也一邊倒的幫助日本人,無非是期盼日本人幫助緬甸脫離殖民,建設國家!」

聽着陳海的介紹,陳離笑着問陳海。

「狗能改的了吃屎?哪怕是初來乍到,日本畜生也免不了強姦婦女,劫掠財貨吧?」

「這是當然,只不過當地人欺軟怕硬,不敢吱聲而已,反而把矛頭對準了華人,我們偵查員也儘力化妝成為緬族,孟族,一旦被識破身份,這些狗腿子比鬼子還兇惡!」

「弄死他狗日的,等我們進駐仰光,手上有我南洋華僑血債的,一個都不讓他們跑了!」

南洋華僑不僅來自沿海幾個省,很多內地的口音都沒變化,陳離真當他是自衛軍首領。

拍著胸脯要幫華僑報仇。

蘇海和譚望嵩知道他是組織的人,笑的有些詭異。

陳海沒有多說,掏出一張日軍和緬甸親日勢力的軍隊,政要駐紮分佈圖。

「今晚的夜襲,目標很多,日本人,孟族勢力的監獄也要攻打,當初一些華僑因為撤離不及時被他們抓到監獄!」

圖上足足三四十個目標。

街口上日軍的崗哨也很詳細。

仰光河內還有幾條日軍小型軍艦。

陳離頭都大了,不知道該怎麼分散進軍,生怕錯漏了重要目標,給進攻部隊造成巨大損失,他望向了譚望嵩。

接到命令進攻仰光,陳離怕自己指揮能力有限,還專門給鄧錫候發了一封電報。

鄧錫候回電也很簡單。

遇事不決問望嵩。

「自衛軍來了多少人?」

譚望嵩沒管陳離,當初他在安徽的時候,已經習慣了羅家烈用這種眼神看他,反而問起了陳海?

「兩個團,五千多人,只有輕重機槍和迫擊炮!雖說只訓練了半年,華僑子弟身體素質不錯,都受過很好的教育,學習能力很強,不比中央軍很多主力差。」

「打緬甸本土勢力有把握沒有?」

「沒問題!」

「好!」

譚望嵩乾脆跟陳海一起,需要攻打的本土勢力標註一出來,交給了陳海。

讓蘇海所帶的一個師,化整為零,進攻日軍第33.55.56.近衛師團的留守部隊以及日軍艦艇和碼頭。

陳離全師進攻分為三處的日軍第5師團戰車,輜重,炮兵,騎兵四個聯隊。

接下來,趁著還有時間。

譚望嵩一邊規劃各部隊進攻時間和線路,一邊讓陳離,蘇海通知所有團以上幹部到師部開會。

連南洋自衛軍那邊也不例外。

7017k 喻言只是順着自己的內心把這句話說出來了,她完全沒有想到,自己這句話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未來。

楚念慈愣了一下,其實她出道不算平坦,她也經歷過那些痛苦,全網莫名其妙的真對她,就因為她年紀輕輕就得到了影后么?

本來以為這會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情,她的粉絲應該會很開心,但是,就在宣佈自己得獎的那一天,沒有幾個人恭喜她,無數的人都在說有黑幕,甚至這裏面還有她幾年來的忠實粉絲。

她們說什麼呢?說自己只是空有一副皮囊,根本就沒有什麼演技可言,自己能得到影后這個位置,完完全全都是靠潛規則來的。

珍珠還有人把自己和其他人的對比視頻發出來,各種抹黑她,說她對助理不好,說她目中無人,實際上她推搡小助理,是害怕她被開水燙得,她那麼教訓小明星是因為對方傷害工作人員,可是那些網友僅僅用一段視頻斷章取義。

讓她遭受了一陣平白無故的污衊,各種各樣的事情,無論是她做過的還是沒做過的,都在那一瞬間被爆了出來,有些人還不相信,可時間一長,她們也耐不過。

楚念慈為了這件事還沉默了半年,那段時間她的狀態特別不好,一直昏昏沉沉的,甚至開始酗酒,要不是徐映的話,她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拉了自己一把,不然她可能早就已經離開了。

或許是因為經歷相同,但是她們兩個性格卻不一樣的,自己是被打敗了,想要認輸,要不是在自己無盡長夜出現的那一點燈光,她已經埋沒在黑夜裏面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