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葉子凌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的動作心裏有些慌亂。

「蕭淺,你……你在幹什麼呀?」

猶豫了一下葉子凌還是問了出來。

蕭淺聽到她的寶貝問話,停下了手頭裏的動作,一臉的興奮:「這是刺激人體的一種方式,可以讓我更強,更厲害。」

「更厲害?」葉子凌想到了什麼,一臉恐懼的沖她擺了擺手。

「我不要,你快停下。」

「我服了,我服了。」

「這樣對你的身體應該有害處吧?」

「你要是變得更厲害了我會被你弄死的。」

扯了扯手頭的被子,葉子凌的眼睛緊緊的盯着蕭淺的一舉一動。

生怕她對自己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寶貝,你是在關心我嗎?你這樣我更加愛你了怎麼辦?」

蕭淺並沒有因此而停下手頭的動作。

這手金針禁忌之術還是她偷學來的,共有三手針法,第一種可以極大的增加懷孕的幾率,第二種更厲害,對施針者自己使用后體力可以更強,第三種她也沒有見到自家師父用過。

前兩種蕭淺還是偷偷在自家的後山上看到的,師父和師爺身處一片花叢之中,兩人皆是出了滿頭大汗。

……

「蕭淺同學,你聽我說。」

葉子凌驚慌失措的看着她:「我們不能再這樣錯下去了,求你忍一下。」

「我……我先走了。」

說完強忍着身體的不適想要起來。

蕭淺看着自己寶貝還在那裏苦苦掙扎也沒有制止他。

嘴角微微上揚。

露出了一副迷之微笑。

葉子凌走了幾步就想開門。

可是。

「砰砰……!」

他的手剛碰到拉環,拉了好幾下,卻怎麼樣也打不開。

「可惡,為什麼打不開?」

因為葉子凌這時候是背對着蕭淺的,所以他完美的好身材就呈現在蕭淺的眼睛裏面。

看的她一陣口乾舌燥。

身形一動。

一個餓虎撲食。

把葉子凌連壓帶擠給反手控制在了牆上。

葉子凌被蕭淺整個人壓制住,腦子裏一片空白,緊緊的閉上了眼睛。

身體微微顫抖,活像一隻被大灰狼逮住的小白兔,瑟瑟發抖。

這時候蕭淺已經給自己使用了金針禁忌術,她感覺身體裏面好像是有一團火焰在燃燒一樣,皮膚表面也已經浮現出了不正常的紅暈。

蕭淺對着葉子凌的耳垂曖昧的吹了好幾口熱氣。

同時,看着他美眸變得更加火熱。

蕭淺臉色變得粉紅。

貼近葉子凌的耳朵緩緩的道:「寶貝,我真的忍不住了,現在你別想着逃了,知道嗎,嗯?」

被蕭淺緊緊抱住葉子凌疼得流了眼淚。

知道今天自己肯定逃不過一劫,葉子凌索性不在反抗。

就算被除林梓寒的第二個女人得到了又怎麼樣,難道他就不活着了嗎?

蕭淺這樣的純欲少女他還可以接受,要是上次的被那兩個麻子臉得逞了,他是真的沒心思活在這個女尊世界了。

聞言葉子凌轉過了頭來。

面向了蕭淺。

弱弱的問:「是……是不是這次之後你就放我走?」

蕭淺看着心愛人的俏臉感覺身體更加的火熱了。

咽了一口唾沫。

她就抱起葉子凌回到了床上。

葉子凌被抱着還有點羞恥,但也沒有出聲阻止。

………………

一夜情迷…………

(感謝支持)………………分界線 阿強的話,剛剛說完。

不遠處,又有張威的幾個手下,急匆匆地跑過來。

看樣子,他們都急壞了!

一個個的,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好在趕到這裡,見到孫欣欣和盼盼都沒事,他們這才放心了些。

「強……強哥,怎,怎麼回事?」張威的幾個手下,氣喘吁吁的看著阿強。

阿強雖然比他們來得早。但具體是什麼情況,阿強也不清楚。

他只看見,劉宇飛抬手要打孫欣欣。

就指了指劉宇飛,語氣淡淡地說道:「這傢伙活得不耐煩了,要不是我來得及時,他就把孫小姐給打了。」

「什麼?」

「連孫小姐都敢打,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

「王八蛋,他這是存心害我們啊!」

剛剛跑過來的這幾個人,聽了阿強的話,他們看向劉宇飛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傻子。

孫欣欣可是那位大人的未婚妻。

而那位大人,可是連張威都怕他怕得要死的存在啊。

劉宇飛被他們幾個看得心裡發慌。

他知道,這些人,都是張威的手下,一個個的,都是狠角色。

劉宇飛再囂張,也不敢去招惹他們,更不敢得罪張威這個地下王者。

看張威這些手下的表現,劉宇飛就猜到,他似乎是闖大禍了!

心知不妙。

劉宇飛就要向他們道歉,求他們原諒。

可他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就聽見一陣陣汽車的轟鳴聲。

只見一輛輛的汽車。

正呼嘯著從遠處疾馳過來,速度快得幾乎要飛起。

足足有數十輛車。

一路風馳電掣地開到這附近,把一整條街,都給堵死了。

車門打開,張威的一個個手下,從車裡走出來。

緊接著,為首那輛車的車門才被打開。

穿著休閑裝,戴著墨鏡的張威,率先從車裡走出來。

看到張威的那一刻,劉宇飛渾身一個激靈,嚇得險些尿了褲子。

「完了,這下招惹到大人物了!」

劉宇飛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如紙,心臟也是怦怦直跳。

他不知道,張威會怎麼處置他?

但看這陣勢,情況一定很糟糕,搞不好,他會被張威的手下剁了喂狗。

張威走起路來,還有些艱難。

就在前不久,他被孫小宇父子倆,打成重傷,險些沒命。

好在有秦悅然幫他治療,張威這才保住一條命。

但重傷后的他,也沒有那麼快能恢復。

張威本來還在家裡養傷,突然接到李初晨的電話,得知有人欺負李初晨的妻女,張威頓時就嚇壞了。

張威也顧不上身上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了。

他立刻就親自帶人,趕到這裡。

張威下車后,就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一路跌跌撞撞。

跑到孫欣欣跟前。

張威就著急地問道:「孫,孫小姐,您,您和少主都沒事吧?用不用叫救護車?」

一旁的劉宇飛,看到這一幕,他整個人都驚呆了!

嘴巴張得大大的。

劉宇飛以為他得罪的人,是張威的家人。

但現在看來,似乎不是。

就連張威這個地下王者,對孫欣欣的態度,都是無比恭敬。

劉宇飛已經不敢去想,他剛才得罪的這個女人,她的後台,究竟得有多強?

「威……威爺,對,對不起!」劉宇飛已經嚇壞了。

他說話都不連貫了!

說完劉宇飛就「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眼神惶恐地看著張威。 徐老二把哪個叫叫小五的刺客,往西邊屋子裏的冰櫃里一放,對青蕊兒道,不用怕,別緊張,聽哥哥給你講個故事好不好。青蕊兒茫然的點點頭。徐老二道,那開始了。

從前,有一個北方人姓徐,名叫徐鴻.來到姑蘇古成,開拉一家小小早餐店.著一日徐鴻照例起身開門,只見門旁有一個老者.鬚髮潔白面帶饑寒之色,到在門旁。徐鴻見狀,將老者背入店中漿湯調治.半年才的痊癒.臨行之時老者笑道:年輕人,我已經觀察你半年多了,見你心地善良淳樸,我有意為你促成一段因緣.你可願意呀。徐鴻道,願意。老者道既然願意,明日你到寒山寺遊玩,因緣自得.徐鴻正在愣神之間,老者已不見宗影.老者去后,徐鴻自是奇怪,這老頭啥時候跑這麼快。他也看過許多業績雜文,想來這老頭可能是個神人。又想想,來到了姑蘇以近一年,還從沒遊覽寒山寺.於是徐鴻,次日清晨,往寒山寺而來.正走在郊外幽靜之地,忽然見一紅衣翠裙女子走來.對徐鴻說道,我叫飄兒,公子可是成東開早點鋪子的徐鴻嗎?徐鴻聞言道,正是.飄兒道:公子請跟我來,說着將衣袖,向徐鴻眼前一晃,徐鴻不知怎麼腦袋一暈,等到醒來,只見眼前有好大一做莊園.飄兒道公子末怕。請隨我來.。徐鴻跟隨飄兒進的庄中,只見曲經幽深,微微松擺,小溪潺潺,遍地奇花異草.真好個所在.飄兒道,公子此庄叫春之家,是夢老居士所造.夢老居士,前幾日父女人世間遊玩,昨日才歸。起因是.因小姐長說,世間之人,只見景上天花,那見雪中送炭.孟老居士聽了,說道,世間雪中送炭的人隨少,但還是有的.小姐不服氣,說道,若有人能作到,見危而救,見病而醫,見權勢而不屈,就算他是好人。夢居士聞言說道,你都這麼大了,也沒出閣.將來若找到一個,願意雪中送炭的,你又怎麼樣.小姐聽了賭氣說道,若是果真有這等好人,我嫁他。孟老居士道,不如你我賭上一局,你若輸了,不許失言,你嫁他。然後度他成仙.小姐說道,一言為定.於是父女二人,下山查訪,作日方歸.叫飄兒將公子接來庄中,怕是公子喜事到了.徐鴻聽飄兒之言,喜上眉梢,問飄兒你家小姐怎麼稱呼.飄兒道我家小姐,姓春名夢,字,意長.飄兒道,公子,此莊園好大的,一時遊覽不完的,聽我給你說說這幾處.只見飄兒玉手一指說道,那是紫虛山,那是烏有洞,那是天方溪,著是夜談芳草,這是靈虛迴廊,還有,這裏叫詩畫橋,那個是我家小姐主的院子,名叫,梅菊小院.公子快走,我家老爺夢居士,在客廳等你.徐鴻聽了隨飄兒,走了好一陣,來到一做寶廈門前,只見門上,有塊牌匾,上寫着空靈幻境.左右有對聯一副,上聯是:有心行善雖善不賞,下聯是,無心為惡雖惡不罰.

徐鴻看了對聯進入廳中,著時飄兒喊道:渺兒端茶來,徐公子來了,我去請老爺.不一時只見一妙齡少女端茶而止.徐鴻剛品一口,知覺清香異常,有心曠神怡之感.不一會,只見飄兒,扶著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而來.只見此老者面如觀玉,來到進前.徐鴻起身說道老居士安好.老者說道年輕人,還記得老夫說,要給你說合一段因緣嗎?徐鴻道,怎趕忘記.老者道,老夫決不失言,老夫膝下,有一女兒年芳雙十,寓配你為妻,不知你意下如何.徐鴻道,在下求之不得.老者道,既然如此,隨老夫到後花園,觀花以待小女如何.徐鴻道,全平老居士做主.老居士如此抬愛晚生,實是感激.老者笑笑說道:這也是你,聚善應得.徐鴻,老者,飄兒,渺兒,來止後花園,在一個涼亭坐下,徐鴻與夢居士正在觀花.只見東南角上,蹁淺而來一妙齡少女,方離柳霧,咋出花房.行動處鳥驚挺樹,遇到時影碧迴廊.仙袂咋飄聞射蘭之芬芳,仙胳欲合時聽環佩之鏗鏘,來到進前細看相貌,只見兩道彎眉如新月,一雙慧眼自含情,嬌如三月之桃.牽腰楚楚迴風舞雪.徐鴻正看的入神,只聽夢居士言道,徐公子,這是小女意長.徐鴻聽了忙道,小姐小生有禮了.意長還禮,三人落做.夢居士說道:意長兒,此人怎麼樣,意長道,也虧他怎麼老實,天底下,就這麼一個,叫爹爹碰上了.夢居士道,你沒碰到哈哈.意長道,自然也碰到了.居士道,既然如此,還不願賭伏輸.意長道,女兒認輸就是了,說着含羞走開了.

夢居士道,三日後就是吉日,到時我給你二人完婚.又向徐鴻道,還不快追等什麼那.徐鴻聞言三步並做一步,數步就追上了.一把將她抱起在花圍之中盤旋許久,意長道放我下來,我有話問你.為什麼我變做老乞婆,別人不給東西吃,你給,為什麼我變做歹徒,追殺老人別人不管,你管.為什麼,我變做官家段案不公,別人不說,你說.為什麼我變做面貌醜陋之人,又有疾病別人都躲避.你反而,免費為我送早餐.徐鴻道,不管別人怎麼想,我認為,做人要老實誠懇,見危難儘力幫忙到你落難人家也儘力救你,見病者儘力醫,見強權者必不能屈服,有道是以理服人,見弱者盡量扶持.孔子曰,不獨自親而親,不獨自子而子.大概就是著個道理吧.春夢兒聞言道,徐朗真我知己也.從此意長與徐鴻正日在花園,賞花,撫琴,吟詩,作畫情意綿綿,說不禁的私語,展不完的情懷.

三日後春夢兒與徐鴻舉行婚禮,賓客雲集.仙號一時難記,禮成之時,二人步入洞房.春夢兒,將那仙書傳授,以玉鎖相送,做為終身定情之物.並言道,有此玉,無論為妻如何變化,只要拿出此玉,急克便可認出.為妻。從此二人,演習仙書,不過幾百年,徐鴻飛登仙界.位列仙班.徐老二問道,青蕊兒,你覺得這個故事怎麼樣,青蕊兒道,嗯,很好呀。徐老二道,啊,蕊兒,哪個故事裏的女主角叫啥名來着,青蕊兒道,春夢兒呀,徐老二一副神秘表情,青蕊兒道,怎麼了,是叫春夢兒呀。她不是叫,春夢兒,字,意長嗎。徐老二道,你連起來念,青蕊兒道,春夢一場。徐老二道,對,春夢一場一場春夢呵呵。徐老二道,聽我接着給你編故事。青蕊兒道,好,徐老二接着道,

話說徐鴻成仙后,正在天上站班,忽然聽巨響連連,只見下界地動山搖.眾仙見狀都說道,千年風妖又在作怪,需派遣一位道法高明的仙家前去收服.玉帝聞言道,眾仙家,不知那位願意前去.徐鴻想,我在仙界不過散仙,皆因我無尺寸之功.若能斬風妖,一可為民處害.二則,玉帝念我功績,也可封個上仙,說不定也弄個居士,尊者什麼的.徐鴻道,徐某寸功未立,安敢受此散仙.徐某願斬此風妖,為民處害.玉帝聞言道,既如此,封徐鴻為,降風大將.領兵三千下界降妖.徐鴻領命而去.不料徐鴻道法,修鍊不深.結果被風妖打敗.兵將大多葬身與海.

玉帝大怒,本欲將他打入地獄,經過夢居士苦求在四,玉帝方道,貶徐鴻官職,廢除仙籍.令他歸凡投胎.徐鴻投胎.經過夢居士道法推算,得知徐鴻投身一家小小商戶人家.姓豆,父母為他起名字叫爾彎,於是,春夢居士對春夢兒道,你當前去百花島,迎百花公主到家,然後冒充百花公主.以度徐鴻.以除風妖.春夢兒道,都怪他,人心不足.還得我度他.哎.夢居士道,人無完人,他剛修鍊成仙,把持不住也是有的.現在也只好,你我辛苦,在度他一次.希望經過這次歷練,他能大悟.從此和諧容樂吧.春夢兒,按照她父親的囑咐到百花島。欲知後事,請看下回。 頂樓,總裁辦公室!

李子涵正在處理幾分緊急文件,便在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

而後李子涵的秘書走了進來。

只是!

秘書走進來后滿臉的怪異,似乎有話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怎麼了?」

李子涵抬起頭來問道。

「李總,那個……外面來了一個胖子,說是來找葉總的。」

胖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