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董婉兒還未碰到蕭澈的唇,卻見他驟然睜開雙眼,一把捏住了董婉兒的下巴,那顆小小的黑色藥丸便從她的口中吐了出來,滾落在地,蕭澈這一捏頗為用力,董婉兒本就柔弱,她痛的緊緊蹙眉,眸中閃著淚花,不可置信地看着蕭澈。

「老師弄疼婉兒了!」

蕭澈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驟然鬆開手,董婉兒似受傷的蝶兒,倒在了地上。

她滿臉委屈地仰望着蕭澈道:「老師誤會婉兒了,方才婉兒聽說老師中了毒,方才婉兒只是想喂老師服下解藥!」

她垂下頭,漲紅了臉,聲音低若蚊吟,「老師昏迷不醒,所以婉兒沒有辦法,這才……才差點冒犯了老師。」

蕭澈怒斥道:「住口!誰讓你來的?!」

董婉兒愕然,她輕顫雙唇,眼淚沿着臉頰滑落,低頭解釋道:「婉兒放心不下老師,這才自作主張前來探望。」

蕭澈冷笑一聲道:「你該注意分寸,三皇嫂!」

董婉兒臉色慘白,淚如雨下,好幾次想要張嘴解釋,卻一句話也說不出,蕭澈捏着她的把柄,她不能說。

蕭澈看到她那副受盡委屈,有苦不能言的神情,眼神好似鋒的刀刃從她身上刮過,他冷冷道:「從今往後,你不要再叫孤老師,孤亦不想再見到你。」

董婉兒一直搖頭,手捂著胸口,跪在了地上,輕喚一聲「老師」,她見蕭澈凌厲的眼神,急忙改口道:「殿下,婉兒錯了,婉兒也是擔心殿下的安危,並不是有意打擾殿下的。」

蕭澈冷冷一笑道:「那我問你,那日卿卿帳中進了毒蛇,是不是你所為?」

董婉兒先是一愣,拚命地搖頭,哭着道:「不是,不是婉兒做的,不關婉兒的事,請殿下相信婉兒!」

蕭澈嘆了一口氣道:「孤已經給過你機會了,奈何你執迷不悟,待孤的耐心還未耗盡之前,趕緊滾!」

董婉兒見那俊美不凡的臉上帶着冷漠,滿是厭惡的神色,她跌跌撞撞地起身,腳步踉蹌地出了偏殿。

蕭澈看向那綉著白蓮花屏風之後,那微微顫抖的身影,不覺對葉卿卿是既心疼又憐惜。

儘管葉卿卿又氣又恨,但她仍是強忍內心的憤怒和痛苦,理智戰勝了衝動,她忍着衝動沒有不顧一切衝出去掐死董婉兒。

蕭澈方才聽見董婉兒提起了百髓散,便想到她從小與葯打交道,又深通藥理,便不難猜到今日葉卿卿設計在酒中下藥,便是已經懷疑前世害死葉卿卿的便是董婉兒。

前世他派人徹查了那些懿王府中的貴妾,終是沒能查清誰是害死卿卿的兇手,氣極了便將她們都趕出了王府。

因葉卿卿中毒之時,董婉兒那時並未嫁入王府,他竟然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她,直到這一世,他深知董婉兒病弱的外表之下,藏着一顆惡毒的心,才知她才是害死葉卿卿的兇手,她亦是一個一直扮柔弱的惡毒女人。

蕭澈朝着屏風走了過來。

葉卿卿蹲在地上,雙手抱着雙膝,方才那一瞬,痛苦、憤怒,痛心種種情緒洶湧而至,她只覺自己可悲又可憐,前世她被那些貴妾算計,和蕭澈離了心,后又被董婉兒處心積慮下毒害死,若非她有幸重生一世,她到現在還是地府里的孤魂。

錯就錯在她愛上了蕭澈,若是前世她只是嫁入尋常的富貴之家,那她會不會是另外一種結局。

她努力的剋制着,她強忍着一陣陣想要了董婉兒的性命的衝動,她極力隱忍着,畢竟她只是知道了董婉兒是前世害死她的兄手,這一世董婉兒也想要害她性命,但她沒有證據,不能讓董婉兒受到應有的懲罰,她不能衝動行事。

董婉兒是相府千金,而葉卿卿雖為長公主嫡女也不能不顧長公主府的處境,就輕易對董婉兒動手。

蕭澈走進來之時,葉卿卿眼瞼上掛着眼淚,眼神有些空洞,方才董婉兒說出百髓散時,無疑讓她再次經歷了身中劇毒,痛不欲生的絕望。

方才蕭澈心裏還有些不滿葉卿卿設計騙他,可此刻他心中只剩下對葉卿卿深深的憐惜和悔恨,前世他輕信了那些小妾之言,一次次地親手將葉卿卿越推越遠,是他娶了那些心懷不軌的女人,間接造成了葉卿卿被人毒死的悲劇。

他心疼地輕撫上葉卿卿臉色有些蒼白的臉頰,柔聲道:「孤錯了,我不該娶她們,更不改聽信她們的片面之言。」

葉卿卿這才從沉痛的回憶中回過神來,神色就像是山林中遇到危險的小鹿,滿是恐懼和慌張,她艱難地扯了扯嘴角,看向蕭澈,緩緩起身,「卿卿告退!」

淚似斷了線的珠串。

蕭澈心疼地將葉卿卿攬入懷中,緊緊地擁着她,漆黑的眼眸中盈滿了柔情,「孤定會為卿卿討回公道,也絕不會輕饒了害卿卿之人!」

葉卿卿抹去了眼淚,苦澀一笑,掙脫了蕭澈的懷抱,對蕭澈福了福身道:「多謝殿下,可是這一次,葉卿卿想親手為自己報仇!」

前世是她蠢,沒能看清董婉兒的真面目,這一世,對於這個屢次三番要害她性命之人,她絕不會輕易放過。

葉卿卿正待掉頭離開,卻被蕭澈握住了手腕,柔聲道:「今日之事,卿卿就不打算對孤解釋嗎?」

葉卿卿茫然地看了蕭澈一眼,淡淡道:「殿下都已經猜到了,又何須卿卿再解釋,而那杯酒殿下也並沒有喝吧?既然殿下無事,請殿下放手,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方才在院中,蕭澈端著那杯酒只是淺嘗輒止,大半杯酒他在起身背對着葉卿卿的那一刻已經藉機倒掉了。

蕭澈卻並不放手,再次將葉卿卿擁入了懷中,修長的手指輕撫葉卿卿的烏黑柔軟的長發,柔聲道:「孤怕卿卿一個人會難過,會多想,讓卿卿一個人,孤放心不下。」

葉卿卿像是靈魂被抽離了身體,木然地點點頭,淡淡道:「若是殿下還不放手,便莫要怪卿卿不客氣了!」

蕭澈那句「卿卿不要」還未說出口,便被葉卿卿用力全力一推,這屏風之後是行宮的宮婢為蕭澈準備沐浴的浴桶,浴桶里盛滿了熱水,此刻水還溫熱著,蕭澈方才正站在浴桶前,他防備着葉卿卿會推開他,他便摟着她側身一轉,他和葉卿卿調換了位置。

葉卿卿腳下沒站穩,身體后傾,后腰碰到了浴桶,桶中的水溢了出來,滿地都是水漬,蕭澈怕她受傷,一隻手摟着她不盈一握的纖腰,葉卿卿卻飛快地抬腳踢向蕭澈。

蕭澈那句「卿卿別動」還未喊出口,只見葉卿卿腳下一滑,向後跌進了浴桶里,葉卿卿慌亂之中,抬手揪住了蕭澈的衣襟,和蕭澈同時跌入了浴桶里。頓時水花飛濺,地上弄濕了一大片。

這浴桶本來只能容納一個人,蕭澈直接倒在葉卿卿的身上,他們緊緊地貼在一處。

葉卿卿掙扎著推開蕭澈,蕭澈抬手將她撈出水面,她再次落入了蕭澈的懷中。

葉卿卿無端跌入浴桶,弄濕了衣衫,連發梢都濕透了,她頗為惱火,便抬手一巴掌甩了過去,卻被蕭澈一把握住,她越發惱怒,另一手也抬手揚了過來,又被蕭澈一把捉住。

葉卿卿怒極了道:「蕭澈,我勸你死了這條心,我是不會再讓你得逞的。這一世,我只想離你遠遠的,為什麼你老是陰魂不散,為什麼你不肯放過我,為什麼我只要遇到了你,都會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狽!」

葉卿卿的眼淚一顆顆砸進了水裏,蕭澈頓覺心口一陣密密麻麻的心疼,蕭澈神情緊張道:「卿卿別哭,卿卿一哭,我便心口疼。」

葉卿卿像是找到了情緒的宣洩口,眼淚稀里嘩啦地往下掉,蕭澈小心翼翼地將葉卿卿摟在懷中,葉卿卿一拳重重地錘在蕭澈的胸口,蕭澈苦笑一聲,連眉頭都沒皺一下,笑道:「若是一拳不解氣,卿卿可多錘幾拳,孤都會心甘情願的受着。」

葉卿卿又好哭又好笑,可手中的拳頭卻絲毫沒有手軟,好似雨點般落下,手中的力道卻是越來越輕,嗔怒道:「都怪你,生了一張禍國殃民的臉,若非董婉兒迷戀你,又怎麼前世今生都會想法設法來害我。」

蕭澈一臉誠懇地認錯道:「卿卿教訓的是,都是我的錯,都是孤這張臉惹的禍。」

其實他除了長了那張禍國殃民的臉,好像也沒有他不擅長的事,像是一塊完美無暇的美玉,也並非完全是這張臉的過錯。

蕭澈從腰間摸出那把匕首,遞到葉卿卿的手中,道:「若是卿卿看不慣,便可拿這把匕首划花了這張臉,孤也覺得頂着這張臉,甚是麻煩。」

蕭澈一臉認真地看着葉卿卿道:「若是沒了這張臉,卿卿嫌棄我了,不愛我了,怎麼辦?卿卿要對我負責!」

葉卿卿被他摟着,頓覺渾身不自然,她想要起身,卻被蕭澈按住,湊到她的耳邊,悄聲道:「卿卿別動,孤忍得辛苦,卿卿再動孤怕是會前功盡棄了,會忍不住會對卿卿做些什麼。」

葉卿卿感受那灼熱的存在,乖乖地一動也不敢動了。

這張臉看着便讓人覺得賞心悅目,要是真划花了,她可捨不得。

其實她知道不論前世今生,蕭澈對董婉兒並無男女之情,前世他奉旨才娶了她,這一世,蕭澈更是對董婉兒極其冷漠,連句軟話都沒有。

只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罷了!

只聽蕭澈又道:「若是卿卿不忍下手,孤可親自動手。」

說完奪過那把匕首,就要往他那俊美無暇的臉上招呼。

葉卿卿急忙去搶他手裏的匕首,蕭澈藉機將她緊緊抱在懷裏,湊到她的耳邊,輕聲道:「孤知道,卿卿喜歡,卿卿捨不得。」

那一絲曖昧的氣息輕拂過她的耳邊,傳到了她的脖頸處,她渾身好似過了電,心間都為之一顫,蕭澈又道:「方才卿卿下手實在是狠了些。」

他又捉住葉卿卿的小手,放在他的胸口,用那盛滿柔情的眼眸,動情地看向葉卿卿。

方才葉卿卿跌入浴桶之中時,慌亂之間扯住了他的衣袍,那身月白錦袍慵懶地掛在他的身上,露出了光潔如玉的肌膚。

葉卿卿被握著的手,正好放在了那片瑩白的肌膚上,葉卿卿頓感身體一麻,腦中有些空白,臉更是紅得發燙,心跳得更快了。

她正待將手縮回去,卻被蕭澈緊緊握住,環在了他的腰間。

蕭澈俯身向下,吻住了葉卿卿飽滿如櫻桃的雙唇,肆意品嘗唇齒間屬於少女獨有的香甜的氣息。

葉卿卿被吻的暈頭轉向,嬌、喘連連。

直到懷中美人面上爬滿了紅暈,蕭澈才依依不捨的將薄唇移開,柔聲道:「卿卿如此誘人,孤怕是連一時半會都等不及了。」

葉卿卿剛要說話,再次被堵住了嘴,卻聽見有人進了屋子。

洛寧和董婉兒約定的半個時辰已到,他怕蕭澈被葯倒了,董婉兒作出了越矩的行為,便來房中提醒讓她快些離開。

卻見屋中空無一人,只有屏風后,隱約似有人影,地上似有一些水漬,洛寧輕喚了聲殿下,向屏風走了過來。

葉卿卿急忙對蕭澈使眼色,蕭澈也用眼神示意她放心,對洛寧道:「孤在沐浴,你先退下。」

洛寧又好死不活地問了一句:「殿下可需要人伺候。」

蕭澈蹙了蹙眉頭,不耐煩道:「還不快滾!」

洛寧躬身退下出去,順便將門關上了,擺了擺頭,心道:主子為何戾氣如此之重!

蕭澈再次俯身吻了過來,吻得葉卿卿一陣暈頭轉向,身體柔若無骨,大腦一片空白,無法思考。 镇雄 芒關中,江龍雖然離開了,但是先前帶來的影響卻是很大的。

不,準確的說是才剛剛開始。

原本,江龍騎在大傢伙背上回到芒關,已經很是讓人震驚了。

緊接著,平王對著自己兒子大打出手,又對著江龍演了一齣戲,看得芒關中的進化者們驚呼連連,同樣也對他大為不齒。

也有人覺得平王很是果斷。

如果要不是這麼做,臧風定然會沒了性命。

雖然說臧風現在是徹底廢了,一輩子只能做一個普通人,但還是能夠活幾十年,這總比送命強。

芒關上看見這一幕的人都加入了討論之中。

連著好幾天,大家討論的熱情都沒有降低下來。

而且大傢伙被江龍收服控制之後,緋紅也安下心來,開始安排那些前來增援的進化者回返自己的勢力之中。

而隨著這些進化者的相繼折返,又將在芒關之中看見的這些事情全部帶回到了關中地區。讓江龍的姓名在各個勢力之中流傳開了。

之前江龍一人覆滅雷家和朱家,已經然不少人感到了恐怖,但是畢竟末世之中通訊都不發達,交通也很成問題,流傳的範圍並不大。

至於現在,江龍的名字已經被芒關中大部分人知道了。

……

江龍離開后,直接來到了荒野之中的那條大江邊上,愛麗兒已經在那裡等他了。

他把美人魚香袋中的變異魚搞定之後,就把愛麗兒也收回到了空間里。

這一次他要去地下,江龍是準備帶著他可愛的小美人魚一起去的,但是並沒有帶上若風。

若風現在仍然是王級第一境界,但是她的異能是速度,戰鬥力並不強。

「還是讓若風繼續去捕獵吧。」

江龍想。

畢竟這樣也可以讓若風成長的更快,而且放若風出去,他也是很放心的。因為若風的速度十分的快,打不過就是跑起來,很多擁有著風系異能的也跑不過她。

所以江龍就把若風放了出來。

其實,若風的長相的確很是平凡,並非是說她長得不好看。只是跟童童可兒,還有子璇,以及愛麗兒比起來,她無論是異能還是在相貌,都要略遜一些。

她屬於十分耐看的類型,所以長相不不差。

而且在合成了很多次之後,顏值也變的更高了,現在是好看且耐看。

但是,具體說來,第一眼看過去,她仍然欠缺了可兒、子璇這種驚艷之感。

這也讓她變得相對平凡起來。

當然了,她的身材可是很不錯的,比子璇看上去要更加成熟一點。

子璇的氣場強大,這讓她會顯得更成熟穩重,其實她的年齡也不過才二十三四。

而且,若風跟緋紅又不一樣。

緋紅本身就身居高位,只有在江龍面前,表現的很是隨意,看起來像一個大姐姐一眼,比較親和。

但是若風,卻是像秋天果樹上已經熟透了的梨子,摘下來就可以拿在手中把玩。

其實她本身的年齡也不大。

但從外表來看,也不過才二十六七歲罷了。

她還是一隻一百多年前紅堡之中的喪屍。而且經過很多次合併消除之後,她的身上所有的喪屍特徵已經消失了。

不過,江龍直到現在也沒有對若風下手。

「還是要先收了若風才是。」

江龍想。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當然他是要去地下,其實白天晚上都沒有什麼關係。

不過江龍還是決定明天早晨再出發。

想到這,江龍就在荒野中尋了片相對平整安全的地方,搭起了帳篷。

這雖然是荒野,但是在芒關裡面,江龍又派出去不少高階喪屍,去四處極具喪屍,這樣江龍等早上的時候就能夠把這些喪屍給消除合併了,一切時間都要進行合理利用!

一號也被江龍放出來,派出去把風了,江可不想自己在開心的時候被人打擾。

隨後,江龍就帶著若風走級了帳篷之中。

「主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