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蘇千羽的舉動讓陳玄有些害怕,不怪他如此,昨晚這娘們恨不得把他千刀萬剮,而且今早還明說了不讓自己今晚進她的房間,但是現在居然出奇的改變主意了!

有陰謀,絕對有陰謀!

沒準目標就是老二,所以今晚絕對不能進這娘們的房間,太危險了!

「不能……」蘇千羽冷冷的看著他說道;「別忘了你的任務是保護我,我有權利要求你怎麼做,更何況我要是出了事情任務失敗你負的起這個責任嗎?」

陳玄白眼一翻,他娘的,這娘們竟然拿這事兒威脅他。

不過蘇千羽的堅持更加讓陳玄堅信了自己的猜測,這娘們肯定對自己不懷好意。

夏秋這時也開口了,朝著陳玄沒好氣的說道;「蘇小姐說的沒錯,陳隊長,我看今晚你還是留下來吧,別搞砸了任務。」

聞言,陳玄朝著夏秋和上官雪兩人看了看,試探著問道;「夏組長,上官雪,要不今晚咱們換一換,我來負責一樓,你們去負責二樓,畢竟你兩可是傷號,得好好休息。」

「不用了,這點小傷對我來講不算什麼。」夏秋第一個開口拒絕。

上官雪雖然感覺傷口還隱隱作痛,不過也低聲說道;「陳隊長,我也沒事的,今晚二樓還是交給你吧。」

聽見這兩女人的話,陳玄被打敗了,靠,難道這兩娘們就沒看出姓蘇的娘們擺明了對自己不懷好意嗎?

「好吧。」陳玄妥協了,大不了晚上自己把書房的大門栓死了,看蘇千羽有什麼辦法,更何況以自己的身手還用怕了這娘們嗎?

眼下時間還早,陳玄獨自一人在門外當起了門神,守護整個別墅的安全,四周還有神組其他成員在暗中保護。

夏秋和上官雪兩人在房間裡面恢復著傷勢,有陳玄守著,她們完全可以放心。

別墅二樓,蘇千羽此刻正站在窗前看著猶如門神一般守在大門口的少年,那一雙美目裡面,時不時的閃過一抹複雜之色。

曾幾何時,她也幻想過有一天和這個命中注定男人見面時的場景,可是,她想過很多種可能,唯獨沒有想到他們兩人第一次相遇,居然會是如此的離譜,如此的戲劇性。

想到自己往後就要委身於這個男人,這位讓得整個天/朝國都夢寐以求的女神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了一抹紅霞。

「千羽,想什麼了這麼出神?」玲姐開門走了進來。

聞言,蘇千羽急忙收回了目光說道;「沒什麼,玲姐,新聞發布會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呢?」

玲姐說道;「輿論總算是沒有發酵,不過東陵市的這場演唱會必須儘快結束,不然會直接影響我們後面的行程。」

蘇千羽黛眉一皺,要儘快離開嗎?

她的美目又緩緩的朝著站在大門口的那位少年看了過去,她和他可是才剛剛見面,剛剛認識,這一次如果分開的話多久才能見到?

瞧著蘇千羽正愣愣的盯著站在樓下的少年,玲姐有些狐疑,隨後問道;「千羽,今晚要不要多準備一把剪刀?」

聞言,蘇千羽臉色忽然一紅,她白了玲姐一眼說道;「不用了。」

玲姐有些擔心說道;「可萬一這傢伙晚上對你使壞咋辦?」

「放心吧,他沒這個膽量。」蘇千羽深吸一口氣說道;「你去準備一下,演唱會三天後舉行,我要儘快做完手上的工作,然後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說著,蘇千羽再次朝著樓下的少年看了過去,既然命運已經註定了,那麼總得有點感情基礎吧!

苦等了十八年,希望這傢伙不會讓她失望!

時間來到了晚上,夏秋和上官雪兩人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特別是上官雪,她的傷勢恢復的尤為顯著。

「夏組長,上官雪,恢復的怎麼樣?」陳玄笑著朝她們打招呼。

「還行……」夏秋淡淡的回應,當然,她的傷勢其實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了,相信過了今晚就能完全恢復過來,對於這傢伙的醫術,夏秋還是很佩服的,至於人品嘛……

倒是上官雪有些興奮,說道;「陳隊長,我已經恢復了大半了,你給我的葯真的很管用,才半天時間就已經開始結疤了。」

剛才她在房間裡面脫了衣服褲子自己看了看,傷口已經癒合,開始結疤,而且疤痕很淡。

不過想到一開始治療的事情,上官雪的臉色又紅了起來,畢竟這傢伙處理傷勢的時候可是不小心拔掉了她幾根毛!

陳玄笑道;「放心吧,不會有疤痕的,我的葯市場上可是買不到的,最多明天你就能看到效果了。」

陳玄剛才給上官雪上的葯就是再生膏,當然,也可以稱之為加強版的再生膏,畢竟上官雪的傷口已經不是普通傷口了,必須用猛葯才行,所以他在再生膏原有藥材的基礎上又增加了幾味其他藥材,這樣可以讓上官雪很快的恢復過來。

「真的嗎?太好了!」上官雪更興奮了,女人最怕的就是皺紋、疤痕這些小瑕疵。

「不過你自己也要注意一下,我剛才看了下你的傷口可是長達十幾公分,注意別沾水,小心感染。」陳玄提醒道。

聞言,夏秋冷笑道;「某些人何止是看了下,連毛都扒了。」

啥?

什麼連毛都扒了?

陳玄愣愣的盯著夏秋。

「夏組長……」聽見這話的上官雪一臉羞憤。

陳玄又看向上官雪,瞧著這女人都不敢看自己,臉紅的像被火烤一般,陳玄更疑惑了。

等等,毛?

陳玄忽然想到了自己給上官雪治療結束後手上沾著幾根黑色毛毛。

難道……

陳玄瞬間一個激靈,我了個爹,該不會是……

「陳隊長,你亂看什麼了?」瞧著陳玄不斷的在自己身上亂瞄,上官雪紅著臉急忙轉過身去。

陳玄頓時尷尬了,他知道,自己猜對了,絕對是!

不過那也不能怪他啊,當時他可是蒙著眼睛的。

早已是离人 「陳隊長,拔毛的手感如何?」夏秋冷冷的看著他。

聞言,正有些尷尬的陳玄翻著白眼說道;「夏組長,你要不要試試?」

「你……」夏秋的眼神如同要殺人。

「咳咳……」這時,蘇千羽出現在樓道口位置,朝著陳玄淡淡的說道;「這麼晚了還想撩/妹,莫不是想晚上有其他活動?」

陳玄抬頭看了她一眼說道;「蘇小姐,這貌似跟你沒關係吧?」

蘇千羽眼神一冷;「給我滾上來睡覺!」

。 絕世強者、也必殺。

普天之下,有幾人敢說?

又有幾人夠資格說?

沒有人知道李道強夠不夠資格說這句話,但他敢說,且在大庭廣眾之下、宛若誓言一般說了。

加上對方已經表現出來的實力,還有年紀。

所以沒有人覺得他是在口出狂言、不知天高地厚、年輕氣盛。

而是感覺,一種捨我其誰的霸氣要鎮壓一切。

令人不敢將那話輕視半分。

甚至有對方能做到的感覺。

無聲中,許多年輕人,都感到一種熱血沸騰、心之嚮往的豪氣。

大丈夫、就應如此。

同時,也有眾多女子,眼神浮現說不出的情緒。

羨慕、嚮往、迷離,還有一絲絲嫉妒。

在這天下群雄面前,以五件聘禮求親。

甚至當眾說出為了你、敢斬絕世強者的無雙霸氣之語。

早已是离人 整個天下,有第二個女子能得到這般求親嗎?

就連祝玉研,眼神都有一絲絲的異樣。

好像想到了什麼,羨慕嫉妒、冷漠殺意,一一閃現。

黃雪梅雖然是一個從地獄里爬出來的復仇者。

但弟弟還活著的消息,讓她心再次活過來了,變為了一個人。

變為了一個人,那她就也是一個女子。

被一個男人這麼對待,就算是她,也不能無動於衷。

加上那五件聘禮,她的心正在劇烈動搖。

說不出的感覺,糾纏在一起變為了複雜,直視著李道強。

李道強坦然相對,沒有一絲心虛。

他說的、都是真的。

只要黃雪梅答應,他就可以做到那些。

全心全意去做。

不甘的甘愿 至於跟赫青花之間的恩怨······

他放在了後面,不管如果,還是先將黃雪梅弄到手再說,到時候總會有辦法的。

沒辦法,黃雪梅太香了。

美貌、實力,都是少之又少。

沒見到也就算了,如果祝玉研願意交易,他也可以忍下。

可是、天意如此。

天命難違。

那就只能順應天意了。

而且,從此以後,整個天下都絕對會流傳他貪財好色的名聲。

這不是好名聲。

可為了錢、為了色,他所做之事代表的含義,一定會被有心人看在眼裡。

他為了錢、為了色,可以做任何事。

絕世強者都能與其不死不休。

這就是他想要讓整個天下都知道的事情。

只有這樣,才會有更多的人,主動來給他送錢、送色。

千金買骨馬,正是如此。

現在的情況,真的是再合適不過了。

一舉將他極愛錢、極愛色的事情,傳遍天下,深入人心。

從今天起,他苦心打造的人設,就算是徹底立住了。

天時、地利、人和。

在祝玉研不配合的情況下,求親黃雪梅,真的是最好的選擇。

說是天意也真並不為過。

頓了數息,給黃雪梅稍稍反應思考的時間,李道強正色道:「黃姑娘、我的誠意,你也聽到了。

我所說的話是真是假,想必你也能分辨清楚。

只要你成為我的夫人,天下皆知的情況下。

到時你我一體,不分彼此,我所說的話,就不會假。

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黃姑娘,你可以選擇了。」

坦蕩大氣的說完,就一副安靜等待,不管什麼答案,都山崩不驚的坦然樣子。

黃雪梅微微低垂下眼帘,

嘴唇緊抿、雙手緊握,用力的都有些泛白。

顯示著她的不平靜,和猶豫。

所有人的目光皆轉移到了黃雪梅身上,羨慕、好奇、緊張等等的情緒皆有。

一片安靜中,都在等待著她的答案。

還有不少人隱隱有看好戲、想起鬨的意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