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見過彭若若家中發生的事情,這個小村裏的人們在他們心中也留下了深刻的陰影,使得她們沒有之前那樣的信心,能夠搞好這一次的投資計劃了,這樣想着,臉上也流露出猶豫的表情。

彭老爺子和老村長看着這群不爭氣的人,簡直是恨鐵不成鋼!

正好這個時候村裏的治安隊被老村長派去的人找過來了。

老村長指著那兩個抱孩子來彭若若家搗蛋的大嫂,以及彭老混家的三個女人,說:「把他們全部都帶到治安辦去,好好的審,務必讓他們全部都交代清楚。」

彭老爺子冷冷的看着這群人,對老村長說:「村長,我們家在這個村子裏的為人,大傢伙兒都有目共睹,這一次就算是做點小生意,也都是拉着大傢伙一塊做,這才剛開始就有人跑過來搗亂,像這樣下去誰敢再做正經事情,難道就讓大家在這窮死嗎?」

老村長最近也是經常往縣城裏面跑,知道國家正在鼓勵大家致富,搞經濟開發,再說能過好日子,誰還想過穿不暖吃不飽的窮日子,最近又有外商到村子裏來投資,萬一叫這群沒有遠見的刁民把事情給搞砸了,他這個村長在大領導面前,那就一點面子都沒有了。

像這種嫉妒別人能夠做事賺錢過好日子,自己卻不思進取,只想着來害人的人,必須要狠狠治,一次性把這些紅眼病和害人精制服,否則的話,他們村以後的發展工作,那就更難以做了。

老村長的眉頭緊皺,心裏是思緒萬千,他是一村之長,當然希望自己的村越富有越好,現在他們村,不是他說,窮的也就只剩下光棍。

咬着腮幫子,老村長對彭老爺子說:「我知道你們家裏的人都是好的,你放心,這件事情我們一定會給你們家一個交代,把事情審清楚后,如果錯的都是抱孩子來搗蛋的那兩個女人,那就按照若若說的,讓她們圍着村子走三圈,邊走邊道歉,讓她們用一輩子都記得這個教訓。」

彭老爺子點點頭說:「村長,那我老頭子就再相信你一次,能夠把事情辦好,做勢,而我們老彭家就不摻合,一切都交給村長您公正處理。」

老村長臉上是鄭重的表情,輕輕拍了拍老爺子的肩膀,說:「放心,肯定給你們家一個交代。」說罷,他大手一揮,帶着一群人,急匆匆趕去治安辦。

。「名家書畫呢?怎麼就不翼而飛了呢?這東西還能夠隱身不成?」羅佑安目瞪口呆地問著,這一切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驚奇了。

「醒醒吧,別白日做夢了!這一切都是虛構的,是被我們內在的心理影響,才看到的這些珍貴的畫作。

簡而言之,這一切就完全是一場,自己虛構的幻境。」沈彤剛剛經歷內心波瀾

《言靈師她不想爆紅》第111章虛構的幻境 陳紅:呵,我當然知道她喬燕是什麼人,如果不是能從她手上得些好處,你當我願意捧

著她!

夫妻兩正聊著呢,突然一陣風吹進了病房內,陳紅被這冷風一吹,直接打了哆嗦。

陳紅:先不說了,我關個窗戶睡覺了。

回完這句之後,陳紅趿著鞋,跑過去關窗。

咏欣 剛把窗戶關上,一扭頭就發現老太太正瞪著眼睛看著她。

「嚇!」陳紅嚇了一跳。

這大晚上的,老太太眼睛瞪這麼大差點把人嚇死。

「媽,您醒了怎麼不叫我,嚇我一跳。」陳紅拍著心口,小聲抱怨。

老太太收回視線,坐在床上不說話。

「媽,您是不是想去廁所,你不要我扶您過去?」陳紅走到病床前,小心翼翼的說。

「我沒事,你睡你的去吧。」老太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說道。

「那行,那我先去睡了,您要有什麼事兒就叫醒我。」說完就扭頭回去睡了。

躺在沙發上,陳紅還在暗自嘀咕著,老太太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一點沒折騰。

而此時在病房外,陳圓圓等人正追到了門口。

「怨鬼呢?」一位師兄看著眾人問。

「追到這附近就不見了,應該逃進房裡去了。」班長說。

「我們現在怎麼辦?醫院方面不希望驚動病人。」被陳圓圓喚作丁師姐的女生壓低聲音說道。

「沒關係,我們假扮醫生護士挨個房間檢查,總能把他找出來。」班長思考數秒后說道。

為了方便行動,道院六班的所有學生都換上了醫院的工作服。

女生穿的是護士服,男生穿的是醫生的工作報。

本來他們是不想換的,可院方擔心他們大晚上的穿著古裝在醫院裡亂走,會嚇著病人。

無奈之下,幾人只能把醫服給換了。

「我們分頭行動,陳師妹和周師弟在守在這裡,以防怨鬼逃脫,其他人兩人一組進入病房查看。」班長開始分配任務。

眾人沒意見,按照班長說的開始行動。

凌晨一點多,喬海的手機響起。

睡得迷迷糊糊的喬海,被電話另一頭的哭喊聲嚇得瞌睡蟲全跑了。

「大嫂!你先別哭啊!到底出什麼事了?」

「什麼?鬧鬼?」

「媽要出院!讓我到醫院把錢交了?」

「不是!大嫂現在都已經凌晨一點了,人家醫院收費窗口都沒人了,我上哪兒交錢去!」喬海看了眼床頭的鬧鐘,打了個呵欠。

「嗚……出什麼事了?媽怎麼這時候打電話過來?不會又想折騰吧?」馮素梅從床上坐起來,睡眼惺忪的看著老公。

「是大嫂,她說媽要出院,還讓我們趕緊到醫院把錢交了,媽正和值班護士吵架呢,說是醫院鬧鬼,現在正吵得不可開交!」

「鬧鬼?這麼說媽撞鬼了!」馮素梅一聽婆婆撞了鬼,整個人立馬精神了。

「好像這這樣,大嫂讓我們立刻去醫院接媽,還讓我們一定要把安安一起帶去。」喬海已經開始起床換衣服了。

「現在出院?現在才一點鐘,出什麼院啊!」誰會在這個時間點出院,這不是鬧嗎!

「還非得帶著安安?媽找安安幹嘛?又想使什麼壞主意不成?」不怪馮素梅這麼想,而是好事老太太決對想不到他們家的人。

「還不是讓鬼給鬧的,媽想著安安是玄院的學生能抓鬼,讓安安去保護她呢。」說話間喬海已經把衣服換好了。

「我去叫安安起床,你也收拾一下咱們趕緊去醫院,去晚了媽又有話說。」喬海說完這句話,就去拍喬安的房門。

喬安睡得正香,被她爸的拍門聲給驚醒。

「安安,快醒醒,趕緊換衣服出來,咱們得去醫院接你奶出院。」門外喬海沖著房內喊道。

「爸,現在才凌晨一點多,就算您再想我奶,也要等到天亮再去醫院啊!」喬安拿起床頭的手機看了眼時間,現在的時間是凌晨1點10分。

抓了抓凌亂的頭髮,喬安打著呵欠坐起來。

「你奶在醫院撞鬼了,現在喊著要出院呢,還指名了要帶你去,你趕緊把衣服換了,我先下去開車,你和你媽等下自己下來。」

喬海拿著鑰匙就出門了。

喬安聽了她爸的話倒是精神了。

她奶居然撞鬼了!這是什麼鬼這麼善解人意,居然主動幫她教訓她奶!

喬安三兩下換了衣服梳好頭,剛一出房門就遇到了同樣換好衣服出來的馮素梅。

「快走吧,你奶等下又要打電話來催,這老太太真不省心,都這個點了非要鬧著出院。」馮素梅拎著包包,拿著鑰匙,拉著喬安出了家門。

「不是說奶撞鬼了嗎?」喬安任馮素梅拉著走進電梯。

「誰知道是不是她故意找借口折騰我們,那老太太有什麼事兒做不出來。」馮素梅越想越覺得這可能是老太太的又一個陰謀。

母女倆坐著電梯到了一樓,喬海已經把車開到了樓下。

「快上車,媽又打電話來催了。」喬海按下車窗,朝著母女二人說道。

「行了行了,這不是已經在上了嗎。」母女倆依次上了車後座,隨手關上車門。

等喬海一家到了醫院的時候,正好在門口碰上了喬山和喬燕夫妻。

來的就他們三個大人,兩家的孩子並沒有來。

「老二你也來了,聽說咱媽在醫院撞鬼了,這什麼破醫院啊,咋還鬧鬼呢」喬山一見喬海便憂心忡忡的說道。

「先上去看看再說吧,是不是真的還不一定呢。」馮素梅一臉淡定的說。

「二嫂說得對,我們先上去看看再說吧,也不知道出什麼事了,大嫂打電話給我的時候一直在哭,我還是頭一回見大嫂哭得這麼慘。」

喬燕也不知道老太太是真撞了鬼還是故意折騰,不過她大嫂那哭聲聽著倒是不像是假的。

幾人匆匆到了老太太所在的樓層。

因為老太太換了VIP病房,整個樓層也沒有多少病人。

「我不管!你們醫院鬧鬼!害我被鬼上身,你們醫院必須賠償我的損失!」剛出電梯不久就聽到老太太中氣十足的吼叫聲。

「媽!」

「媽!」

「出什麼事了,媽?」。 「哎——」

悟仁眼帘微閉,他看的出來,苦海是真的墮入了魔道,從猙獰的法相可以看出,他已經無可救藥了,想要迷途知返看來是不可能了。

「師弟,別怪師兄狠心了。」

悟仁爆發出洶湧的氣勢,袈裟被吹拂而起,雙目迸射出耀眼的金光。

「砰!」

身影宛如炮彈般朝着苦海射去,握緊右拳,金光化為一個個符文在拳頭上面流轉,可怕的波動從拳頭上傳出。

苦海見狀,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也是一拳直接轟上去。

「轟!」

雙拳對碰,爆發出巨大的能量,周圍的空間都因為承受不住而如玻璃般迅速破裂。

一拳之後,苦海背後,念燈突然出現,掌風凌厲,一掌朝着苦海的後背拍去。

面對這種突發情況,苦海眼中絲毫沒有慌張的神色,轉身就是一掌跟念燈碰在了一起。

雙方皆連後退數十步,念燈穩住身形后,臉上的鬆散模樣已然消失,取而代之是滿臉凝重之色。

抬掌看了一下手掌,血色的真氣正在侵蝕他的身體,這種真氣念燈還是第一次見,能夠侵蝕身體的真氣,簡直就是聞所未聞。

掌心金光一閃,血色的真氣也是消散,對念燈來說,這種程度的血色真氣還要不了他的命。

苦海的另一邊,悟仁的身體緩緩升空,來到跟念燈對立的那一面,雙方就這樣把苦海夾擊在一起。

「師弟,若是你現在放棄,師兄我……」

「呵呵,廢話那麼多幹嘛!」

苦海出聲打斷悟仁的話,眼睛瞥向悟仁,臉上笑容顯得格外陰險,就像惡魔的微笑。

「師兄,我說過了,紫金佛珠,我要定了!」

血光閃爍,苦海身影消失,下一刻在悟仁不遠處苦海現身,直接一掌拍向悟仁,掌心直擊向悟仁的腦袋,看來這是下了狠手,不留絲毫餘地。

悟仁手掌一翻,手中那一串佛珠出現在掌心處,佛珠散發出璀璨的金光,黝黑的佛珠在此刻格外晶瑩,就像上好的寶石,讓人看的賞心悅目。

佛珠脫手飛出,對着苦海襲來的手掌飛去,緊接着,悟仁拿出一個漆黑的缽。

「師弟,不要怪師兄心狠……」

悟仁手中所拿的,是玄光寺鎮寺三大寶的最後一件——玄光琉璃缽。

此物可鎮壓一切邪祟,對付魔道,此物是不二首選。

「……」

口中念動法訣,原本漆黑的缽開始綻放光芒,顏色也逐漸變成琉璃色。

「嘖!」

苦海咂舌一聲,身影爆射向悟仁,他不能讓悟仁施展玄光琉璃缽,他知道玄光琉璃缽的威力,這個東西足以鎮壓他,他現在還不能倒下,他還有事情要辦!

「砰!」

就在苦海身影即將接近悟仁時,念燈悄然出現苦海身後,目光一凝,念燈口念佛咒。

「五行手!」

金色巨掌朝着苦海落下。

「唔!」

悶哼一聲,苦海倒射向地面。

「轟!」

煙塵瀰漫,苦海直接受了念燈的一擊,念燈目光鎖定在苦海落地的地方,他吃了自己的一擊,定然會受傷!

這個時候,悟仁手中的玄光琉璃缽緩緩飄起,缽中散發出柔和的琉璃色光芒。

「嘭!」

玄光琉璃缽在瞬間變大,缽體玄妙的符文浮現,悟仁的眼睛好似看穿煙塵,直直盯着苦海。

「阿彌陀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