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說完了話,馬車也剛好停了下來。顧元白下了馬車,瞧見薛遠也跟進來了之後,才猛然想起他現在還是殿前都虞侯的職位。

顧元白暗暗記得要給他調職,便繼續同褚衛說道:”那你可走過陸上的絲綢之路?”

“未曾,”褚衛神情之間隱隱遺憾,”唐朝安史之亂後,吐蕃、回鶻、大食由此而起,陸上絲路因此而斷,可惜見不到昔日的繁華景象了。”

他說完後纔想起面前的人是大恆的皇帝,褚衛抿直脣:”聖上,臣並非有不恭之意。”

“朕知道,”顧元白笑了笑,”與褚卿一般,朕也覺得倍爲可惜。”

褚衛聞言,不由勾脣,輕輕一笑了。

他知曉自己的容顏算得上出衆,因此這一笑,便帶上了幾分故意爲之的含義。褚衛微微有些臉熱,他不喜出衆皮囊,可如今卻用自己的皮囊做上這種事,他也不知爲何如此,只是在聖上面前,就這麼不由自主的做了。

他笑着的模樣好看極了,容顏都好似發着光,顧元白看了他兩眼,不由回頭去看看那瘋狗,可是轉身一看,卻未曾見到薛遠的影子。

“人呢?”納悶。

人褚衛都笑得這麼好看,薛遠都不給一點反應的嗎?

田福生笑道:”聖上,薛大人說是準備了東西要獻給聖上。”

顧元白無趣搖頭轉回了身,在他未曾注意到的時候,褚衛臉上的笑容僵了,過了片刻,他緩緩收斂了笑。

今日是休沐之日,顧元白帶着褚衛進了宮纔想起這事,但等他想放褚衛回去的時候,褚衛卻搖了搖頭,”聖上,臣曾經讀過一本有關絲路之事的書籍,若是聖上有意,臣說給您聽?”

聖上果然起了興趣,擱下了筆,”那你說說看。”

表现温柔 褚衛緩聲一一道來。

他的聲音溫潤而悠揚,放慢了語調時,聽起來讓人昏昏欲睡。聽着他念的滿嘴的”之乎者也”,守着的田福生和諸位侍衛們都要睜不開眼了,更不要提顧元白了。

等薛遠胸有成竹地端着自己煮好的長壽麪滿面春風地走進宮殿時,就見到眼睛都快要睜不開的一衆侍衛,他問:”聖上呢?”

侍衛長勉強打起精神:”在內殿休息。”

薛遠大步朝着內殿而去,輕手輕腳地踏入其中,便見到聖上躺在窗前的躺椅上入了睡,而在躺椅一旁,站着的褚衛專心致志,甚至出了神地正在看着聖上的睡顏。

兩個人相貌俱是日月之輝,他們二人在一起時,容顏也好似交輝相應,無論動起來還是不動,都像是一副精心製作的工筆畫,精細到了令人不敢大聲呼吸,唯恐打攪他們一般的地步。

逸辰 窗口之外綠葉飄動,蝴蝶翩然,也只給他們淪落成了襯托的背景。

薛遠看了看碗裡清湯寡水的面,突然一笑,他退了出去,將這碗麪扔給了田福生。

田福生道:”這是?”

薛遠:”倒了。”

田福生訝然,薛遠卻慢條斯理地放下了先前煮麪時挽起的袖口,再次踏入了內殿。 他們將這些孤兒集中起來,一起進行訓練。

然後讓他們自相殘殺,從中挑選出實力強大,天賦優秀的孩子,進行進一步栽培。

每一年,都會招攬三千個人,但最後活下來的,只有一百人!

這一百人,將會成為阮家的死士,為阮家四處征戰。

原本阮青的命運,也逃不過成為死士的下場。

但在訓練的途中,阮家的教員卻發現,阮青的天賦異常驚人,是他有史以來見過最出色的。

那名教員便有了惜才之心,向上面的長老提議,讓阮青進入主家,進行進一步的栽培。

長老為此,甚至親自檢查過阮青的天賦,然後查探過後,比那位教員還要震撼。

阮青測試出來的天賦,比他們的家主還要優秀!

當即,長老便下令將阮青送回主家,進行栽培。

這件事情,甚至驚動了阮家的高層長老團。

要知道阮家的規矩十分嚴密,從來不允許外人進入家族族譜。

然而一番商議之後,這次卻是對阮青格外寬容,成為了阮家的一份子!

但在這之前,阮家為了防止阮青做出什麼背叛家族的事情來。

在將她帶出殺手訓練營的時候,卻是強行將她的記憶給抹去了!

然後再阮青心來的時候告訴她,她是阮家弟子,因為車禍意外失去了記憶。

但誰也沒有想到。

阮青的記憶,根本沒有消失!

她一直記得小時候,被阮家當做殺手培養,過着有一天沒一天的日子!

此刻,新仇舊恨爆發出來,阮青徹底背叛阮家!

阮鴻冷色冰冷的看着阮青,「這些記憶,你是什麼時候想起來的?」

阮青道:「從一開始我就記得!」

「只是我怕死,不敢說出來而已,於是就一直將這些記憶,藏在心底!」

阮青暗暗捏緊了拳頭,語氣也是冰冷。

「我很早的時候就發過誓,一定要讓阮家付出代價,為那些死去的孩子們報仇!」

暗中觀望的秦風,也是聽到了這些話,臉上不由得露出複雜之色。

雖然阮青說的很模糊,但他大概還是聽明白了。

阮青原來根本不是阮家的人。

而是阮家收養的孤兒,從小被當做殺手培養,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非常悲慘的人生!

阮鴻深深吸了口氣,「天降大任於斯人,你仔細想想,要是沒有阮家對你的磨練,你能有今天的成就吧?」

阮青頓時冷笑起來,「冠冕堂皇,到現在還是這一副醜陋的嘴臉,你們就只會把自己標榜為正義?」

阮鴻被說的臉上一紅。

而這時,金宇成功也是站了出來,冷冷道:「阮鴻長老,這是家族內部的事情。」

「本來我這個人是不應該多說,但現在,這個女人已經威脅到了我們家族!」

「我建議,直接將她拿下,用不着廢話這麼多!」

金宇成功對自己家族的實力非常自信。

就算對方再厲害,難不成還能打過金宇家族這麼多高手。

阮鴻臉上露出苦澀之色,道:「阮青是我們家族百年以來,最厲害的高手,她的修為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金宇成功冷笑起來,「那我倒要看看,這丫頭到底有多厲害!」

在金宇成功看來,阮青再厲害也不過二十來歲的年紀,甚至可能連二十歲都沒到。

這樣的小姑娘,能有多厲害?

阮鴻沉默。

這時,金宇成功朝着身邊一位青年男子道:「長風,你來收拾他!」

「是!」

青年男子一身白袍,容貌十分英俊。

警笛聲響起的時候,他並沒有入睡,而是在練功房裏練功,所以此刻直接就穿着練功服,走了出來。

他叫做金宇長風,乃是金宇家族,這一輩年輕人中的第一高手,修為已經達到宗師三重!

金宇成功也是刻意想給金宇長風一個表現的機會,讓他在眾多長老面前立功。

以後自己想要提拔金宇長風,也有了正當的借口。

事實上,不僅是金宇成功,其餘高層長老也是這麼想,讓金宇長風出戰。

金宇家族的人,對金宇長風十分看重。

甚至不惜耗費巨大的成本,從市場上,為金宇長風購置龍門的藥物!

而且,金宇長風的實力,比金宇藍要強大很多!

聽到家主的話,金宇長風心中一喜,大步朝着阮青走了過去。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在阮家又是什麼身份!」

「不過,既然敢得罪我們金宇家族,就要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

話語說出,金宇長風將他身上恐怖的修為之力,全面爆發出來。

宗師三重!

彷彿一股氣場,將領在了廣場之上,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然而,阮青卻是站在原地沒有絲毫動作。

甚至她臉上,露出了嘲弄的笑容。

「你們金宇家族,還真是看不起人,讓一個三重的廢物來跟我交手!」

「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嗎!」

說話之間,阮青絕美的面盤上,顯現出來森然殺意,似乎是真的感覺受到了羞辱。

想想也就知道了,阮青可是宗師八重的強者!

她在阮家的時候,也沒少幫阮家做事。

各種任務下達下來,阮青的對手,至少都是宗師六重之上的成名高手。

這金宇長風雖然確實很出色,但在阮青這種級別的存在面前,和廢物無異!

只見,阮青美眸中閃過一道凜然殺意,下一刻,便閃電般出手!

隔空一掌,直接朝着金宇長風抓了過去!

修長美麗的五指之上,一股恐怖絕倫的罡氣爆發出來。

頓時之間,氣流滾動!

轟隆隆

可以看到,空間之上,凝聚出來一隻巨大的手掌。

這手掌,更像是女人的手掌,雖然龐大,但卻纖細苗條,透出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

然而此刻,這大手好似一座山脈,帶着無與倫比的威壓,當頭朝着金宇長風鎮壓下來!

出手之間,阮青身上,宗師八重的超絕修為,也是同時爆發了出來。

一股比金宇長風強大十倍不止的壓迫感,使得眾人紛紛臉色大變。

「這,這是宗師八重!」

「我的天,我沒看錯吧!」

。 秘書辦公室。

傅詩情進去到了屬於自己的位子,一臉的怨恨。

「看什麼看,看我倒霉你們很高興嗎?」

她看向周圍的人,一個個狗眼看人低,為什麼她會有這麼魔鬼的哥哥。

辦公室的人趕緊低頭怕招惹了她。

傅詩情打開電腦,突然收到一封神秘郵件。

「想復仇嗎?想就點是」

傅詩情第一時間的想法是不是他哥又在試探她了,可是心裡實在是太恨了,反正被抓住了大不了就是洗衣服,拖地,她已經不怕了。

如果能收拾了這個魔鬼一樣的哥哥,她會笑死。

她點了是。

裡面的內容才全部展現出來,她看得手發抖,但想到自己的處境,眼中被怨恨佔據。

她看完后,刪除郵件,雖然不知道是誰要幫她,但她很高興,一定要鋌而走險。

**

奶茶店。

李安安去買兩杯奶茶,說了要給褚逸辰帶的,如果空手回去,他一定會質問她去了哪裡。

她不敢說去找傅藝橫,他一定會生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