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說着,雨楓就翻了個身,背朝雨桐,不一會,就傳來了輕微的鼾聲。

「真是…」

看着自己的「便宜老哥」,雨桐無語至極,但也知道,一旦打仗,能休息的時間可謂少之又少。於是,輕輕的走到了雨楓旁邊,把他往裏推了推,自己貼着他就躺了上去。

感受着雨楓那寬廣的脊背,雨桐有了一種難以言說的安全感,緩緩的閉上眼睛,享受起這短暫的安寧。

三天後,雨楓睜開了眼睛,感覺周身有些擠,下意識的挪了挪,但他卻碰到了什麼東西。然後…

「你對我還有別樣的想法?」

雨桐臉色不正常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雨楓,想抽自己一巴掌,睡覺就睡覺,自己換什麼睡衣啊?

「誰…誰知道你跟我擠一張床了?」

雨楓也是很無辜,自己把床都給她分了一張,怎麼還跟自己擠一張?

就在兩人還想說點什麼的時候,凱莎在兩人的暗通訊傳達了集合的命令。

兩人對視一眼,快步趕往王宮,路上,雨楓接到阿泰爾的通訊,自己半路轉道集訓地。看着面前整齊劃一的隊伍,雨楓搖了搖頭。

「戰爭,不可避免的要來了。」

。 「這件事等回頭再和你細說,今天先把言倩帶回來要緊。」

盛夏也沒繼續多問什麼,言景祗都不想暫時和自己說這麼多,自己追問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言景祗一腳踩油門直奔著溫家而去,在溫家門口停下時,那裡已經有人在等著了。

看見言景祗出現,管家並不意外。

言景祗沒有立馬下車,他放下車窗問:「溫言在家嗎?」

管家畢恭畢敬地回答:「言總來的不算巧,我們小姐剛出門沒多久,言總沒在路上碰到嗎?」

一聽這話就該知道,這管家是受人之託站在這裡,估計就是想等著言景祗出現呢。

盛夏看了言景祗一眼,她提醒道:「要不你給溫言打個電話?」

言景祗哼了一聲,溫言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搶人,如今還想讓自己妥協?想的倒是挺美的。

言景祗看著管家說:「你轉告溫言一聲,我們言家的事情還輪不到她來插手。明天早上六點,我沒看見人出現在言家,你們溫家,我以後也不會留情面。」

也許是言景祗的表情有些冷漠,又或許是言景祗這話的語氣不怎麼好。以至於管家在聽到這話的時候,他面上的表情變了變。

管家忙解釋說:「言總,您可能是誤會了什麼,我們小姐與言家好像沒有什麼關係,您這話是從何說起呢?」

言景祗冷笑一聲:「做了什麼你們溫家心裡清楚,既然溫言不出面,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言景祗沒打算和溫家好聚好散,原本就要對溫家動手,該做的都已經布置好了,如今只等著收網了。

陸家因為陸懷深的病情暫時是忙的不可開交,估計是管不到溫家了。

丽可 管家面色驟變,因為言景祗這番話,他完全聽進去了,也知道言景祗不是開玩笑的。

這一瞬間,管家都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該進去稟報一聲。萬一言景祗真的要做出對溫家不利的事情來可怎麼辦?

按照言景祗這性子,感覺他不是開玩笑的呢!

「言,言總。」管家磕磕絆絆地喊了一聲,面色有些緊張,好像在考慮什麼問題。

「不想你們言家出事的話,老老實實的讓溫言出來見我。」

管家一臉為難的說:「言總,小姐是真的不在家,她真的是剛走不久。」

言景祗眼神犀利了不少,他淡定地掃了管家幾眼說:「明早六點,我要看到言倩老老實實在言家,否則……」

言景祗沒繼續往下說,但他話中威脅的意思管家應該是聽明白了。

管家為難地看著他,眼中滿是驚慌。正當管家還想解釋點什麼的時候,言景祗已經一踩油門離開了。

盛夏微微蹙眉,她看了一眼正在專心開車的言景祗,想了半天還是說:「溫家這是有備而來,如果他們不會交出言倩呢?」

言景祗冷漠地回答:「網已經布好了,現在只等著收網了。不管溫家是什麼想法,這一次,我不會輕易放過。」

。 盛夏說話酸溜溜的,這讓言景祗聽得臉色都變了。

言景祗掃了盛夏一眼,瞥見盛夏轉過頭去不說話,陽光打在她的臉上,整個人顯得很安靜。他忍不住揚起唇角,原先不好的情緒消散了不少。

他當著盛夏的面接通了電話,還故意將聲音開大了點。

電話那頭的笑笑看見言景祗接通了電話,一個勁撒嬌喊著:「景祗,你去哪裡了,一天都不接人家電話,人家可想你了。」

笑笑不愧是十八線嫩模,雖然這業務能力不咋地,但這撒嬌的功夫可是一等一的好。聽聽這語氣,別說是男人了,就是女人聽了都覺得是酥到骨子裡去了。

言景祗微微扯了扯唇角,帶著幾分譏諷的笑容道:「找我有事?」

言景祗說話的聲音很輕,即便盛夏沒有抬頭都能想象得出來他現在是用什麼樣的語氣對笑笑說話。

其實言景祗對女人真的挺不錯的,一擲千金的那種。可惜,他好的對象不是自己,不然的話,按照盛夏這種心軟的,早就被言景祗吃的死死的。

「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一天沒有見到你了,人家很想你。景祗你在哪裡啊,方便讓我去看你嗎?我給你燉了湯,特意找了點有用的東西,你一定會喜歡的。」

笑笑故作神秘的說著,盛夏聽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這種嚶嚶嚶怪也只有言景祗能忍受得了。

言景祗皺了皺眉頭問道:「帶的什麼?」

「哎喲,非要人家說清楚嗎?就是那種東西啦,在床上需要的啦!」笑笑嬌嗔的說著,言景祗聽得眉頭直跳,下意識看了盛夏一眼。

盛夏眼中閃過一絲鄙夷,看向言景祗的眼神好像在說:「原來言總是這種人,居然有這種癖好。」

言景祗看盛夏那眼神就知道她誤會了自己,他有些無奈,不敢繼續讓笑笑繼續說下去了,指不定一會盛夏還能聽到什麼呢。原本她現在就對自己有意見,這要是她聽到更多的東西,指不定還在心裡怎麼想自己呢。

也不知道為什麼,言景祗就覺得自己很在乎盛夏對自己的看法,他特別害怕盛夏用異樣的眼光來看自己。

「乖乖在家等我,晚點去找你。」言景祗安撫著,隨後掛斷了電話坐在一邊。

盛夏冷哼了一聲,撇撇嘴道:「言總倒真是有閒情逸緻啊,昨晚難為言總陪了我一晚上了。我不耽誤言總去找小情人了,言總現在就可以走了。」

「你這麼迫不及待的想我走?」言景祗盯著她的眼睛反問道。

盛夏嘲諷道:「是,看到這樣的你我覺得噁心,都是因為我,昨晚言總才沒有辦法去陪著小情人。言總要是擔心的話現在就可以走,我和言總也沒有什麼其他的關係,有名無實而已,言總何必把時間浪費在我這種人身上呢。」

「有名無實?」言景祗笑了起來,他看著盛夏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就像是看著砧板上的魚肉一樣。

。 直到檢測開始,迪恩才知道這像是正方體模型一樣的設備到底是怎麼運作的。

被卡娜領來的詭影娃娃站在正方體的頂部,有些不知所措,剛活動了兩下身體,就見腳下踩着的正方體中,突然飛出了數個藍色小方塊,以一種奇特的組合方式,漂浮在了自己身邊。

當事魔寵一臉震驚,旁觀的迪恩也覺得十分神奇。

他稍顯驚訝地上前半步,仔細觀察,發現剛剛看到的正方體,實際上是由數個小方塊拼接成的。

未激活的時候,這些方塊就安安穩穩地貼合在一起,渾然一體,看上去就像是個普通的正方體一樣,完全找不到任何端倪,但等察覺到被檢測目標的靠近,就會迅速反應。

迪恩看着漂浮在詭影娃娃四周的小方塊,臉上興味十足。

這不像是魔法道具,倒像是藍星上那些只在科幻電影里出現過的場景。特別是方塊開始運作的時候,迪恩看着那呈水霧狀擴散的淡藍色檢測波動,總有種誤入科幻世界的感覺。

注意到了他略帶驚異的眼神,西格莉德還以為迪恩是對設備的外貌感到奇怪,便解釋道:「這種設計是為了把檢測魔法發動時,溢散的魔法波動給聚集到一起,以此來保證檢測的強度以及精準,只是犧牲一些美觀度而已,已經算是很好的了。」

迪恩不知道話題為什麼會拐到這方面,但他還是順着西格莉德的話看了眼稱得上是簡潔大方的正方體,心裏忍不住再次對異世界人的審美表示懷疑。

不過按照西格莉德的解釋,這個設備確實十分厲害。

如果真能準確反應出職業者和魔寵的能量等級,那價值絕對非同小可。

「這方塊的排列,有什麼說法嗎?」

邁著步子打量了一圈,迪恩停在自己出發的位置,莫名覺得這個軌跡有些熟悉。

他嘗試着把它們連接起來,很快就在腦海中,形成了一個略顯熟悉的圖形。

是「場」!

迪恩恍然大悟。

難怪他覺得很熟悉,這些小方塊剛好位於「場」圖形的重要節點上,如果把它們連接起來,基本上就是詭影娃娃「場」的平面圖形。

所以這個建立在「三位一體」基礎上的檢測過程,本質上,其實就是在檢測詭影娃娃的「場」?

有了這個啟發,迪恩把儀器跟「場」聯繫到一起,思路瞬間就被打開了。

他早就發現,越是實力強大的魔寵,「場」的構成就越複雜,蘊含的元素也就越充足。

以這個發現作為根據,迪恩曾經嘗試過以「場」為基礎,來判斷魔寵實力的強大與否,並進行分級。

但這種判斷方式實在不夠直觀,特別是放在高等級魔寵身上,「場「的平面圖形連看都看不清楚,還怎麼進行等級分類?

於是這個打算就不了了之了。

儘管如此,迪恩還是認為,「場」會是評判魔寵實力的關鍵。

那些看似複雜的圖案裏面,一定隱含着某種規律。

不同等級的「場」,必然有着某種可以把它們區分開的特點。

如果能將這些差異總結出來,就可以通過「場」,來進行等級的評定。

不過他沒想到,西格莉德竟然搶先自己一步,研發出來了這麼個東西,而且看起來跟自己的思路還十分一致。

迪恩相信自己的思路,所以,他也相信西格莉德的檢測。

不知道身旁的人僅通過一個小方塊的排序就聯想到了這麼多東西,西格莉德一邊根據儀器的反饋記錄信息,一邊解釋道:「是檢測魔法針對於不同個體的自然排列反應。」

或許有某種規律,但她目前還沒研究透徹,只能當作正常現象處理。

看着排列有序的小方塊,西格莉德推測道:「應該跟職業有關係,我在實驗的時候發現,不同的職業者進行檢測,方塊的排列方式或多或少都會出現一定的偏差。」

「但具體是由哪個元素造成的,目前還沒有結果。」

迪恩撐起下巴,一臉若有所思。

「結果出來了。」

還沒等他想出什麼來,西格莉德突然上前一步,盯着三個緩緩亮起的方塊道:「看起來,詭影娃娃的能量評級應該是三階,而且是三階的能量評級中比較不錯的水平。」

這個結果跟迪恩預計的差不多。

他把卡娜送上去,方塊的排列順序如他預料的那樣隨之改變,很快,卡娜的檢測結果出現了。

「這是四階的意思嗎?」

看了眼四個耀眼的小方塊,迪恩忍不住問出了聲。

「沒錯。」

西格莉德點點頭,隨後客觀評價道:「從光芒上就能看出來,卡娜的基礎比一般的詭影娃娃要強得多,它應該屬於四階比較接近於五階的水平,考慮到八階九階基本上不存在,這個等級已經算是邁入高等級了,怪不得能用出那樣的招數。」

說話的同時,西格莉德的眼鏡中,無數信息流轉,她調整了一下方塊組成,把儀器恢復原樣。

迪恩還是第一次這麼直觀地得知自己魔寵的具體等級。

他看了眼同樣一臉懵懂的卡娜,有點心動地向西格莉德打聽道。

「這個檢測儀器,殿下打算售賣嗎?」

「賣是肯定要賣的,不然也沒辦法普及九種等級的評定方法,但不是現在。我準備把它帶到拉萊耶城去,藉助那邊的渠道進行推廣,然後再考慮售賣的事。」

看着面前的大傢伙,西格莉德的眼神中隱隱流露出了兩分嫌棄。

「而且這台儀器也不完善,我需要將它改進一番,才能拿得出手去。」

俗話說得好,在一名優秀的魔法道具製作師手中,上一秒的作品永遠是有瑕疵的。

她現在就覺得,這台能量檢測瑕疵實在太多了。

等今天採集完數據以後,必須得再深入修改一下。

「其實可以考慮縮小一下設備的體積,如果能縮小到便於攜帶的大小,實用性必然會大大上漲。」

迪恩帶着私心地提起了建議。

為了印證自己的說法,他還特意站在儀器旁邊,比劃了兩下它的高度。

都快能夠到腰了。

書閱屋 燕景隨口說道,言語里透著不屑。

看樣子燕家兄弟倆的關係並不怎麼樣……秦舒這麼想着,轉開了話題,主動提道:「我還沒來得及熟悉元落黎的身份信息,國醫院的招新是不是結束了?」

「我應該說,你醒來的很及時嗎?明天正好是國醫院的招新儀式,不過你應該趕不上了……我可不指望你一晚上就能把這些資料全部記下來。」

燕景說着,手指點了點放在床頭的文件夾。

秦舒只轉眸看了一眼,目光便回到他臉上,然後不假思索地說道:「我能。」

燕景眼中頓時露出一絲質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