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豎日,葉臨天帶著飯來到醫院,剛走到病房門口,就聽到裡面激烈的爭吵聲。

「凌雪薇!你可知道,葉臨天這次闖了多大的禍!他竟然敢打馮芊羽!那可是馮大尉的妹妹!馮尋下個月就升任少校了,到時候,誰也救不了你!馮尋還對外宣布,誰要是敢與我凌家合作,就是與他馮家作對!現在,公司的電話都被打爆了!都是來與我凌家解除合作的!」

說話的正是凌光明,聽上去似乎很生氣!

「你這個災星,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今天必須讓葉臨天去馮家道歉!要是他不去,我們就死定了!老爺子發話了,要是解決不了這件事,就把我們全部趕出凌家!這次,我真是要被你們害死了!」

何紅怒聲叫嚷著!

「凌雪薇!你趕緊給葉臨天打電話,讓他跟著我們去馮家道歉!就算你忍心看著我們被趕出凌家,也不想瑤瑤再次流離失所吧?」凌辰也怒聲附和著。

這時,葉臨天推門走了進來,淡淡地說道:「公司的事,我來解決,一天之內,我會讓更多的合作商與凌家達成合作。」

。 張山穿著一身垃圾裝備,全身上最好的裝備,也就是一把橙色的火槍。

此時他正在蟻山地圖,刷行軍蟻。

經過半年多的努力,終於將等級升到了四十一級。

按道理說,他這個等級,完全沒有必要在這裡刷行軍蟻。

應該去天門關地圖刷怪才對。

畢竟那裡的野怪,給的經驗更高,升級更快。

奈何張山的目標,並不是升級啊。

他只是為了,刷到更多的怪。

只有刷到更多的怪,才有可能爆出更多的東西。

只有爆出更多的東西,才能賺到錢啊。

要不然的話,下個月的房租,又得拖幾天才湊齊了。

是的,在另外一個世界,也有一個張山。

想著以遊戲為生。

他辭去原本的鹹魚工作,想在遊戲中拼一把。

幻想著有一天,他可以運氣爆發,刷到遊戲中的稀有物品。

賣出高價。

直接逆天改命。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

經過半年多的努力。

不要說什麼稀有物品,連他自己用的裝備和技能書,他都沒有刷到過幾件。

就他身上,那唯一的一件橙色裝備。

還是花了六百金幣,在拍賣行上買的。

六百金幣,可是能買到一百多桶泡麵啊。

夠他吃好一陣子呢。

為了買這把橙色火槍,著實讓他心痛了很長時間。

然而,沒有辦法啊。

沒有一把好武器,刷怪都刷不動。

平時刷個等級比他還低的怪,都得費老大的勁。

就這樣,怎麼可能賺到錢呢。

所以,為了賺錢,張山又投入了六百大洋,更新了這把武器。

果然,在換上新武器之後,他現在刷怪更快。

以前一天刷怪的凈收入,從來沒有超過一百金幣。

最近就好多了,只要他夠肝,基本上每天都能收入過百。

下個月的生活費,應該是穩了。

當然了,這個穩了,是只泡麵可以吃到飽。

夢想已經破滅,但是張山已經沒有退路。

工作已經辭了。

他又沒有一技之長。

再想找到之前那樣的鹹魚工作,都沒那麼容易。

所以,只要不會餓死。

他就要跟這個該死的遊戲幹上了。

張山看了一下時間。

現在已經半夜兩點鐘了。

再刷一會吧。

今天運氣有點差,連一百金幣的物品,都還沒有刷到。

除去修裝備的成本之外。

凈收入怕是連八十個金幣都沒有。

這可不行,至少還得再刷到幾件裝備再說。

怎麼著,一天也要凈入一百金。

要不然的話,下個月又的要吃土了。

張山刷怪刷得昏昏沉沉。

突然聽到「叮」的一聲響起。

咦?又爆出一件物品。

愛你,可愛的小螞蟻。

張山趕緊打開背包查看。

奇怪的管子:這是一根奇怪的管子,散發出神秘的氣息,不知有什麼用處?你可以去東都,找傳奇工程大師魯大師詢問,或許他知道些什麼。

這是個麻玩意兒?

還得跑到東都去鑒定嗎?

開什麼玩笑,傳送到東都城,要花一萬金幣的傳送費。

就算把他身上的垃圾裝備全賣了,也湊不齊一萬金幣啊。

不過,這個奇怪的管子,看起有點東西呀。

要怎麼處理呢?

一百金幣掛拍賣行賣掉?

還是砸鍋賣鐵,把他最後的老本抽出來,湊齊一萬金幣,去東都城找魯大師問問,說不定就是件神器呢。

各位讀者大大,我該怎麼辦?在線等,急。

PS:今天開始雙倍月票活動,六管子急需各位大大的月票支援。。 那一晚,北偉昌一個人坐在後府邸的庭院之中,看着那一輪散發着淡淡銀光的月亮,捂著疼痛難忍的胸口,一口一口喝着悶酒,似乎只要無限期地喝着就能讓心中所有的不滿都揮發出來。

這麼多年,青梅竹馬。

怎麼可能沒有感情呢?

初始顧西川,北偉昌第一次被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所吸引,那雙眼睛悠悠,似乎藏着一彎清泉,本來是長得魅惑人心的狐狸眼,卻在顧西川的身上沒有魅惑,只有清純和靈動。

她們在一起,西川照顧得他最多了。

她啰嗦他,她叨嘮他,她卻處處為他考慮、奔波。

只是,顧西川以為她們的感情堅不可摧。

只有北偉昌知道她們的感情已經發臭了!

激情過去。

他開始厭煩她。

當顧倩倩壓在他的身上,在他懷裏喘氣的時候,北偉昌承認他把持不住了,他似乎不喜歡平平淡淡名門淑女的顧西川更喜歡俏皮動人的顧倩倩,顧倩倩會撒嬌會打情罵俏,會讓他感覺他是個真正的男人,而不是顧西川一直挂念的小弟弟。

一事無成的溫柔最要命。

再後來,他徹底瘋了,恩將仇報顧西川,恨不得把她甩開,看着她給他帶了綠帽子,他幾次掐着她,指着她的鼻子,讓她死,讓她滾,讓她消失……

「原本以為你消失了我會很開心,結果我才發現,你消失了我會難過。」北偉昌說道自勸道,「其實,你跟着我這麼多年,也吃了不少骨頭吧,剛開始還是小皇子,還沒有封為王爺,如今……唉!」

是啊。

苦頭,怎麼不吃!

當時嫡女顧西川可是京城第一美女,追求者無數,她卻偏偏喜歡這個初出茅廬的小皇子,還沒有成為他榮華富貴的王妃,卻被折磨成一個人盡皆知毫無地位的傻子瘋子。

呵!

真的是諷刺!

只是,北偉昌也想要見一見顧西川的屍體,哪怕死了也給她燒點香,不然他總是覺得心裏過意不去。

畢竟,顧西川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不說與人私通和野種,她對自己還是挺好的。

只是。

他派去的人搜查卻毫無收穫。

怎麼?

死了也不見屍體了嗎?

丞相府也知道這個事情,但是丞相府現在已經是白柔姨娘當家了,她們也對此漠然,只是揚言一句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她們不管。

戰家更是剛剛娶了公主殿下,一時風靡,顧西川這個前媳婦的死,似乎也無人問津,只是戰府邸裏面到處都是家丁守着,不讓任何一個外人靠近戰家。

情话腻人 這是什麼情況?

北偉昌不清楚。

只是在經歷這一切之後,他的心裏有些酸楚。

「唉!」北偉昌嘆氣,「當女人真難阿。」

只是,今日他依舊是漫無目的的尋找著。

在偏僻的街道上,剛剛下了雨水空氣有些潮濕,他騎着駿馬,遙望這個街道,只是今日遙遙看上去似乎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

一身天藍色的裙子映襯著完美的曲線,男人撐著油紙傘,女人在傘下攙扶着他,那個男人的腰是真的好細好軟阿,二人的背影有些妖媚而又有些出塵脫然似乎是從畫中走出來的妖精。

只是,她好像是顧西川阿!

一瞬間,大腦似乎有着一股暖流融入北偉昌的身體之上,他拉直了韁繩,遙遙地架著馬兒前去女人的面前。

只收他側着臉看着女人的樣子,不由得有些驚呆了。

她就是顧西川!

「西川,你沒有死!我就知道你沒有死!不愧本王一直找你。」

北偉昌一個騰起身子,直接摟抱着一臉陰柔的顧西川,他的嘴裏念叨著,雙手也一直拍打着顧西川的脊背。

「放開我!快點放開我!」

顧西川被突然的熱情嚇了一跳,只不過理智之後,她又恢復往日的淡定,看着北偉昌,在他的懷裏掙脫了起來,那雙狐媚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北偉昌看着活生生的顧西川,激動地嘴巴發顫。

只是,顧西川卻緩緩從口中吐出來一個字。

「滾!」

滾?

她竟然對自己說滾?

從前的顧西川從來都不會這樣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