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身後!

妖王發現,就在自己來時的路上,蘇銘站在那裏,一臉嘲諷的看着他。

「妖王閣下,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妖王是沒有說話的。

他臉色是鐵青的,更是陰沉的。

「你們這裏,難道是要建立什麼了不得的大本營嗎,為何那山中的深處,瘴氣瀰漫啊……」蘇銘看了一下十萬大山的最深處,他相信那裏,就算是十萬大山的本土居民,怕都是不敢進去的。

當然,這種不敢進去,倒並非是什麼貶義詞語,相反,還很正確……畢竟,如果這世界上,真的有那種不顧一切往裏瘋狂沖着的傻子,那麼他們所有人都會為之而嘲諷的吧。

自己的命,難道就真的不值錢嗎?!

在生死面前,沒有什麼大義凜然可以讓人動容!

蘇銘的話語,更是讓的隗浪一族的族人都是竊竊私語了起來,他們即使是本地居民,卻同樣是不被允許進入那深處地帶的。

妖王聽了蘇銘的話以後,冷笑道:「這是我十萬大山的事情,閣下就算再強,那也是一個外來人,怎麼,你非要在我這裏叫一個天翻地覆嗎?!不是我看不起你,你有那個本事嗎?!」

蘇銘笑了笑,他拱手保拳道:「我的確是沒有妖王這麼有本事。身為蒼元界之人,卻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前去收留異界的妖魔,而異界的妖魔能夠生存下來,並且還發展壯大,相信這件事,妖王閣下是有頭功的!」

頭功!

妖王頭功!

異界妖魔成長!

蘇銘的話,看似是恭喜,其實是嘲諷,讓的妖王的臉一瞬間就徹底鐵青了下來。

「你這傢伙,到底是在說什麼啊……」

妖王搖了搖頭:「很抱歉,我是一句話也聽不懂!」

他的嘴角之上,更是有着說不出的譏諷嘲弄之意!

蘇銘漠然道:「我想你本人,不僅僅是能聽得懂,你更是知道你應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可是你明明知道這些不能做,你仍然是要做的,所以你已經壞透了,我直接殺了你,也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就當是替天行道好了!」

替天行道!

蘇銘的話,讓的妖王一瞬間是怒了。

「你這廢物,小小年紀,為何一直說大話!看我今天不拿了你!」

妖王突然間一個抬手,頓時一種非常瘋狂的壓力威勢,直接就狠狠的貫穿了過去,直接是猶如番天印般的,朝着蘇銘的腦袋就砸了過去,而那恐怖的壓力,更是好像無形的密密麻麻蜘蛛網一般的,直接是讓蘇銘都好像是被空間鎖定了一般的!

蘇銘好像動都不能動!

只不過蘇銘好像也懶得動,他嘲諷的看着妖王,更是冷笑道:「你似乎是要動手,還要滅我?!好,我就站着不動,等你來殺!」

蘇銘竟然還伸出了脖子,讓妖王來滅。

妖王怒了,蘇銘這已經不單單是挑釁了,這是找死!

「你這廢物,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自然是要成全你了,如果我不成全你的話,豈不是顯得我不地道呢,哈哈!」妖王瘋狂的大笑着,而他更是雙手揮舞之間,一道無比龐大的綠色珠子,上面有着無窮無盡的瘴氣充斥着,就好像一塊大印般的,朝着蘇銘的腦袋就無比快速的砸了過去!

蘇銘依然是動也不動的站在那裏,他嘴角有着嘲諷!

還是特別明顯的嘲諷!

「看來你是一心要弄死我了……」

蘇銘長長的深吸了一口氣,突然間笑道:「你根本就做不到!」

妖王不相信,他這時,揮舞這那把利刃,瘋狂的沖了過來,一手控制着瘴氣珠子,一手控制着黑色利刃,想要將蘇銘一瞬間切割成為齏粉!

讓他神魂俱滅!

只是下一刻發生的事情,瞬間讓的妖王愣住了。

因為蘇銘不見了!

是的,他不見了!

「這怎麼可能……」

妖王一瞬間懵了,他記得,他的那個絕學,可是可以將空間都封控的啊,以蘇銘的能力,區區氣變境,可是根本就逃脫不了的啊……

但是蘇銘就是不見了!

這說明什麼!

說明蘇銘在她之上!

既然如此……妖王撒腿就跑!

他猛地就跑!

而蘇銘之前的位置,就是妖王要想回去宮殿的必經之路,經過那長混戰,蘇銘的站位自然也不是特別的標準,妖王看準時機,便是一個飛撲沖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蘇銘臉色一沉,冷笑道:「你這妖王,還想跑?!可能嗎!」

「你這廢物,今日休要氣焰囂張,待我回去休息一下,將你神魂俱滅!」妖王嘲諷道,旋即臉色鐵青的瘋狂後撤,而他咬咬牙,更是咬破了嘴唇,使得一滴血落到了自己的手掌之上,他猛地雙手合十,旋即那一個虛無的大印,直接是出現在了空氣之中,讓他的身形,一瞬間是消失了。

當妖王身形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越過了蘇銘了,他剛才那一下,居然是空間上的移動!

這妖王,是真的可以控制空間的!

蘇銘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就砸剛才,那妖王要越過空間的時候,蘇銘突然間伸出手掌,在妖王的後背上狠狠的印了一掌,而那非常恐怖的一掌,更是讓的妖王的身形都是一個趔趄。

那妖王回身看了一眼蘇銘,無比仇恨的看着他。

蘇銘冷笑道:「怎麼,不服氣?!」

那妖王其實已經到了數百步之外,就這麼一瞬間。

「不服氣?!」妖王一字一句的說着,旋即冷笑道:「我打不過你,但有人可以收拾你,你不是要鬧嗎,你不是要滅我!大可以跟我來,我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我讓你知道什麼叫真正的高手!」

断情先生 旋即妖王的身形便是不見了,當妖王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又是到了幾百步之外,他原來一直使用的都是瞬移之法,而看着妖王的這般動靜,蘇銘冷笑了一下,旋即搖了搖頭,聲音低沉而又漠然,就好像是從那九天雲霄之上傳來。

「你以為你可以跑得了嗎?!」

「我今天就把話放在這裏,天上地下,從此刻開始,沒有誰能夠救的了你,吃你,我吃定了!」蘇銘冷冷一笑,旋即身影直接是消失了,他幾個箭步,就像是要衝出去抓住那妖王。

那妖王自然是嚇得快要魂飛魄散了,他只能加速的跑着,而他更是心中惶恐萬分,他知道,以蘇銘剛才那幾下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來看,如果蘇銘真的要殺他的話,恐怕他是真的擋不住的!

但是擋不住擋得住是一回事,他想死不想死,又是另一回事了!

而他不想死啊……

妖王的額頭之上,都是有着汗珠大滴大滴的滴落着,他心裏更是七上八下着!

趕緊跑,只要跑出去,跑到了大山深處,被那魔祖庇佑著,我就沒有事了!

妖王心想。

而他到了那十萬大山的最深處的空中,他看着那瘴氣的綠霧,咬了咬牙,便是一頭沖了進去。

蘇銘這時候,剛剛趕來,他是看見那妖王進去了的,但他,卻沒有貿然進入這裏。

看着這裏充斥一切的瘴氣綠霧,蘇銘眉頭皺着,他的拳頭直接是狠狠的攥緊了起來,目光之中的那種森冷寒意,越發強烈!

「妖王,如果這就是你的依仗的話,那今天恐怕你要失算了!」

蘇銘冷笑了一下,旋即他直接是沖了進去。

是的,蘇銘要抓捕那妖王!

當蘇銘的身形進入之後,他發現,此地根本沒有了那妖王的身影。

不見了?!

蘇銘心中疑惑著,而他更發現自己似乎是來到了一方小世界,是的,這十萬大山的深處,根本不像是那山的樣子,而像是一個小世界,這裏竟然是被獨立開闢出來的一個秘境。

這種新發現,讓的蘇銘的臉色一瞬間就陰沉了起來,當初他以為這裏面是迷霧重重,想必後面有着一個幕後黑手的,而今想不到,那幕後黑手還是非常厲害的!

蘇銘冷笑了一聲,低聲道:「我管你幕後黑手是誰,在我手裏,你必須要死!」

「前一世,我沒有保護好江東域的親人們,這一次,我要讓這些妖魔還沒有出師,就讓的他們胎死腹中!」

蘇銘嘲諷的笑了笑,而他更是抬頭再看了一眼此地,只見得這裏那綠色毒障霧氣,反而是越來越濃郁了,這種事出反常必有妖的怪異之感,讓的他完全是想不到。

「這裏的魔氣,還真是濃郁啊……」

蘇銘走着走着,發現自己已經是置身於了那綠霧之中,這種奇怪感,讓的他本人都是提防了起來。

此地太過詭異,哪怕是自己也得小心!

長長的深吸了一口氣后,蘇銘不敢再小敲這裏,因為他發現,自己的神識,居然是受到限制的!

而自己是什麼樣的境界?!

能夠讓自己的神識受到限制的地方,那又該是一種什麼樣的地方?!

蘇銘的臉頰,一瞬間陰沉了下來,他森冷的笑了一下后,便是再次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今天這裏就算是閻羅鬼殿,我也必須要闖了!

就在蘇銘不斷的前去的時候,突然間他聽到了前面有着一道哭聲。

哭聲?!

蘇銘愣住了,這裏不是鬼魔之地嗎,為何會有哭聲?!

但是這聲音雖然怪異,但卻是這離奇之地,唯一能有點聲響的地方了,當的蘇銘循着那哭聲慢慢小心走去的時候,發現那竟然是一棵樹,若隱若現的位於在那毒霧之中,那樹下,竟然是一個人!

有人?!

蘇銘一瞬間愣住了,而他更是清醒了,可以說是一個激靈!

「這裏怎麼會有人?!」蘇銘小聲的嘀咕了一下,而當他的身形,越發接近的進入那裏的時候,卻發現那樹下,竟然是一個長得無比漂亮的小娘子,那小娘子是一個少婦人,生的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那體態更是無比的嬌美,她身上穿着的,更是一身羅裳!

這婦人跪坐在那樹下,聲嘶力竭的哭着,那哭聲不僅是楚楚可憐,更是讓的人都萬分的心疼,恐怕有一些容易為色所動的人,看見這婦人的美貌之後,都會一瞬間喪失了一切的心智,投入了這小娘子的懷抱!

可是看這小娘子哭哭啼啼的,大部分人,都是會問的。

蘇銘其實也是不意外的。

他走了過去,看着這位嬌滴滴,但卻分外可憐的哭泣的女人,深吸了一口氣道:「你在這裏哭什麼?!」

小娘子之前都是沒有感知到蘇銘前來的,當蘇銘說出了這句話后,她方才愣了一下,旋即獃獃道:「你是什麼人,你怎麼會在這裏?!」

蘇銘沒有說話,他認真的端詳了這個女人,突然間他心裏面好像是想了什麼,只是他對此還是不敢確定的。

這小娘子,居然是人類?!

人族?!

人為何會在這裏,而且他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裏應該是毒霧世界吧,但這女人,居然是沒有任何防護的。

沒有任何防護,就能夠在這裏生存,而且還哭得那麼大聲一點事都沒有……

詭異!

這女人難不成也是修真者?!

蘇銘愣了一下,但是他發現,他是看不穿這個女人的境界的,一時間,蘇銘不敢大意。

面對這個女人的疑惑,蘇銘道:「我是路過的人。」

我是一個路人!

女人呆住了,她道:「我在這裏這麼多年了,還從來沒有見過這裏有外來者,你能告訴我,你是怎麼進來的嗎?!」

這麼多年!

沒有見過外面的人!

問自己是如何來的……

蘇銘沉默了一下后,便是道:「我是一路闖進來的。」

「為什麼?!」女人問。

「這裏有妖魔,我是來降妖滅魔的!」蘇銘直截了當的道。

降妖滅魔……

女人愣了一下,旋即喃喃道:「這裏沒有魔,你掉頭走吧。不要再這裏浪費時間了。」

她擺了擺手,顯然不願意再讓蘇銘逗留了,而蘇銘笑了笑,也是不願意說其他,便是沉默了下后道:「怎麼,你似乎是知道點什麼?!」

「不知道,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你不要在來問我了,好嗎?!」

女人又哭了起來。

蘇銘點了點頭,嘴角掛起了一抹微笑,「不如這樣吧,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你就當我是採訪你好了。」

「什麼問題?!」女人獃獃的看着蘇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