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轉世的聖王們,戰死的神族戰士們,如果你們此刻都在場多好啊!

「稟告大帝,神族一切準備就緒。神域將和神話版三國位面融合成一個新的位面。」神眼上前說道。

「神眼,待會我和凱莎、千仞雪、黑龍將會把兩個位面融合在一起。聖賢殿負責的神域生靈安排工作都完成了呀?」冷鋒再次確定道。

「是的,大帝,一切準備就緒。」神眼肯定回答道。

「諸葛亮,那邊沒問題吧?」冷鋒問道。

一名年輕的手持八卦扇的年輕男子走了上前,說道:「臣已經和郭嘉、荀彧他們做了安置臣民工作。」

「很好,從今天開始,我們將開創世間神族盛世。」冷鋒意氣風發宣佈道。

「萬歲!」

「萬歲!」

……

所有神族戰士們紛紛歡呼起來,他們發自內心的高興。

「冷鋒,這種事情不通知我們一聲?」所有生靈都聽到了這聲音,這聲音如同大道之音一般。

「保護陛下。」諸葛亮喊道,他深知這聲音來源的人實力很強。

「不用。」冷鋒制止道。他知道是誰來了。

「冷鋒,好久不見了。」只見星空盡頭出現了兩道身影,男子的俊美是世間少有,女子的美貌更是眾生第一次見。

原來萬界還有這麼美的女子,即使不看,即使她在星空盡頭,自己依然沉浸在那美麗中。

「天依、張陽你們來得時間可比你們說的時間晚了好久。」冷鋒笑著迎接道。

「冷鋒,洪荒那邊出了一些事情,我和天依必須坐鎮我們仙宮,不然我們家就沒了。」張陽笑著說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冷鋒,你既然要將兩個大千中級位面融合在一起,那我和陽就先幫你吧!」天依微笑道。

那一微笑,在場眾生皆覺得自己心中再無其它事物。

「開始吧!」冷鋒將眾生喚醒回來,他知道這就是天依的美,生命層次上絕對碾壓的美,道的美。

「嗯。」冷鋒、張陽、天依、凱莎、千仞雪、黑龍一起出手。

神域已經達到了向大千高級位面升華的臨界點,而神話版三國則是大千中級位面,但在這個位面等級主要原因是誕生的生靈的生命層次不夠高,而不是位面質量不行。

這一融合過程可能要好幾天,但等待是值得的。

……

都市位面。

玄風坐在教學樓樓頂上仰望星空,他冥冥中有預感神族發生了大事。

軍訓一戰過後,整個世界都知道玄風了。

為此,玄風不得不配合有關機構調查。

這一調查,玄風必須講一些實話,他讓那些勢力知道他的來歷,也告訴了他們神妖之戰。

玄風倒也沒出什麼事,畢竟他實力擺在這裡。

最後,玄風可以繼續以一名大學生身份在北大校園裡學習,不過他也被監視了。

至於妖族的事情,玄風決定在我明敵暗的情況下選擇以靜制動,以不變應萬變。你們想要殺我,那就來嘛!我就在京城等著你們!

軍訓場地一戰,大量視頻流傳到網上,成為了整個世界的熱門話題,雖然官方極力壓制,但還是讓很多人知道了。甚至已經有人拜玄風、給玄風建廟堂了。

熱度最高的那幾個月,玄風被要求不能出校門,學校四處都有大量武警守衛。

幸好互聯網的記憶很短暫,到現在玄風也能出去逛逛了。

突然,玄風感受到自己接受到了什麼信息,這是一條只有神族的神眾才能接受、明白的信息。

空識界神力!

玄風連忙接受了這條信息,這是莊嚴地宣告!

「神族榮光所照耀之處,皆為神族之地!」

神族盛世降臨了!

玄風明白這句話所代表的意思,冷鋒曾經跟所有神眾說過待神族盛世降臨,他會用一種秘法將這聲音傳遍萬界!

其實就是大規模向其它世界傳遞自己的信息,但也是有距離上限的,不過真可以傳很多位面。

這意味著什麼?

自己轉世的位面離神域不算遠,就算自己無法打通位面通道回去,自己也能等到神族大軍啊!

「冷鋒,你做到了。」玄風站起來仰望星空,他內心那激動、興奮、高興的情緒溢於言表。

「玄風在做什麼?」站在地面上看玄風的人們疑惑地看著玄風。

玄風的身份在學校里已經不是一個謎,所有學生都知道他們有一個前世為神族聖王的同學,那同學擁有毀天滅地的實力。

這也讓玄風多了很多小迷弟小迷妹,再加上玄風那英俊至極的外表,瀟洒的作風,儒雅隨和的氣質,無疑成為了當代男神!

這個男神絕對貨真價實!。 沈懷琳又麻了。

原本她以為,幫着霍城擦身子已經很過分了。

但是沒想到,更過分的還在後面。

——這貨竟然讓自己幫他把衣服脫了?!

「我發燒了,沒力氣。」

瞧瞧這理由,充分的人神共憤的!

沈懷琳連拒絕都沒辦法拒絕。

開玩笑,到嘴的烤鴨,誰會放棄呢!

深吸了好幾口氣,沈懷琳朝着霍城伸出手。

雖然提前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真到了實戰的時候,雙手還是控制不住的發抖。

像是得了帕金森。

沈懷琳擔心會被霍城看出來自己緊張,被笑話。

悄悄的瞥一眼,卻發現他目光鎖定在自己的臉上,並沒有注意其他。

專註的模樣,令沈懷琳的手不由得又是一抖。

「嘶啦。」

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霍城的襯衣被撕開了長長的一道口子。

沈懷琳:「……」

懵了。

自己幹了什麼?

已經這麼的飢不擇食了嗎?

正在她盤算着腳指頭什麼時候可以撓出來一條地縫兒的時候,卻聽到霍城輕笑了一聲。

「怎麼,我穿着衣服就這麼礙你的眼?」語氣中滿是調侃。

沈懷琳當時腦袋就是一片空白。

只剩下——

他來了他來了他又來了!

悶騷的霍城又冒出來了!

她扛不住啊!

沈懷琳險些淚流滿面,欲蓋彌彰的想要將撕壞的地方遮擋起來。

手忙腳亂之間,不小心碰到滾燙的肌膚,宛如被火燙到了一般,「嗖」的一下將手收了回去。

「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给予她幸福 臉紅的能滴出血來,死死地攥著「惹禍」的手。

彷彿還能感覺到殘存的餘韻。

霍城但笑不語,彷彿察覺不到她的尷尬。

兩人靜坐着,誰也不說話,像是兩尊雕像。

直到——

「咳,咳咳……」

一陣咳嗽聲響起,終於將沈懷琳從尷尬之中喚醒。

也顧不上之前有多狼狽,連忙伸手為他輕拍著後背順氣。

等到他氣息平穩許多之後,她又端起重新倒得水,遞到他的唇邊:「喝口水,潤潤喉。」

霍城乖乖的喝下,清泉流過,喉嚨間撕裂般的疼痛消退許多。

好不容易等他平靜下來,沈懷琳也顧不上之前的種種,上前動作麻利的將他的衣服一脫。

反手按倒在床上。

霍城:「……」

太快了,他還沒反應過來!

「躺好了,我給你儘快擦完。」

說着沈懷琳拿着醫用藥棉,蘸取酒精之後,為他擦拭著身子。

一分一毫都沒有錯過,十分的專註。

如此一來,卻是苦了霍城。

沈懷琳擔心會有遺漏,近乎趴在了他的身上。

呼吸間傳來的熱氣,加速了身體上酒精的揮發,又酥又麻,簡直是冰火兩重天。

但凡定力差一點兒,這會兒都撐不住了。

饒是霍城,也是強行的忍耐著,沒有讓自己顯露出絲毫的不對勁兒,以免引起她的懷疑。

顏面也很重要。

沈懷琳也沒輕鬆到哪裏去。

她看似專註,實際上心裏早已經開始跑火車了。

眼前這個沒穿衣服的是霍城,是霍城,是霍城……

天吶!像是做夢一樣!

沈懷琳拿着藥棉的手又開始抖了起來,悄悄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痛意使得她擁有了片刻的冷靜。

只可惜收效甚微。

硬著頭皮好不容易擦完前面,沈懷琳剛準備讓他翻面。

手機又不甘寂寞的響了起來。

「煩死了,怎麼沒完沒了了!」

此時的沈懷琳十分的暴躁,拿起手機看都沒看,直接就吼:「你有病是不是!能不能別煩我了,干點兒人事吧!」

幾秒鐘的沉寂——

「沈懷琳,你瘋了?」

沈懷琳:「!!!」

這聲音……

拿下手機看了看備註,沈懷琳險些直接跪在地上。

深吸了口氣,她活動着面部表情,擺出一個完美的笑容。

對着電話笑的諂媚:「清清啊,剛才是逗你玩呢……」

「逗我玩還是找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