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這勸的就有點不對勁了吧?

要說這些人的確是聽過一些關於莫柒柒的說法,好像是有聽說過戰鬥力很強,還聽說過人也很可怕。

可見到她之後那麼單單薄薄的一個小丫頭,實在是讓這些人完全害怕不起來,倒是想到了另一個說法。

她……行為放蕩!

這個肯定是對的,畢竟他們這些人大多數光着上半身子的,可她不但面部紅心不跳,這一點是真的臉皮夠厚的。

如此想着的時候,眾人看着莫柒柒的眼神不由充滿了鄙夷的氣息。

不過很快這個想法便被改變了。

忽而,寒光微閃。

那鬍子叔提着劍進攻的速度很快,眨眼睛就已經到了莫柒柒的面前!

對此莫柒柒卻不閃不避。

一雙冷漠的眸子掃視了對方一眼,接着……抬手就是一拳!

沒錯,就是一拳。

這一拳速度太快並且還是直接朝着臉去的。

砰!

巨大的力道。

頓時鬍子叔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可這不過是一個開始罷了,接着莫柒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朝着倒地的鬍子叔沖了過去。

那鬍子叔原本就被打蒙了,現如今那雨點一樣的拳頭落下來的時,他甚至連哀嚎的機會都沒有。

「……」

「!!!」

「????」

這速度,這力道!

可謂是拳拳見肉!

關鍵是鬍子叔根本毫無還手的力氣。

要知道這個鬍子叔在這些人裏面算是武力值比較好一點的,可現如今卻被打成了孫子。

那拳拳見肉的畫面真的是看着都疼!

也直到這一刻,這些人才總算理解了流影為什麼會讓她下手輕點了,這特么的再重點人都要被活活打死八百回了。

終於莫柒柒覺得手累了。

停下來了暴揍的動作,接着緩緩的站了起來,她冷聲開口問:「下一個誰來?」

殺氣!

濃濃的殺氣!

這話簡直簡直像是閻王在喊人。

嚇得剛才還趾高氣昂的人紛紛後退了數步!

此時此刻,許久沒有動過手的莫柒柒明顯感覺到體內的暴躁因子都被激發了,她是好久都沒有這樣暢快的揍過人了吧?

眸光微掃間,她的唇角不自覺的揚起了一抹淺薄的笑意!

也正是這個笑容可謂是毛骨悚然!

不過怎麼也是一群人高馬大的男子,傳出去說是被一個小丫頭嚇到了,那真的是太丟臉了!

於是乎,一些好面子的忍不住上前,開始罵罵咧咧的:「還能誰來?你爺爺我來,我還就不信了,你個小丫頭能……」

「咔吧。」

他原本伸出的手被莫柒柒用力一折!

伴隨而至的是那個人鬼哭狼嚎般的發出了一聲慘叫:「啊啊啊,我的手……斷了啊!斷了!」

「媽的,你敢打我胡哥!」

說時遲,那時快。

那些人相互交換了一個眼色,竟一起沖了過去。

見到這樣的情況,流影非但沒有要幫忙的意思,反倒是嘆了口氣:「是你們自己作死的。」

「啊!!!」

「我的腿!!!」

「啊啊啊啊,我的……胳膊!」

「王……不對,祖宗,求你別打了,我特么的服了。」

要說之前他們有多嘚瑟,現如今就被打的有多慘。

莫柒柒也沒有半點手軟的意思,畢竟開了頭就上癮了,打起來可謂是不亦樂乎。

這一次事情之後,京城裏關於莫柒柒的傳說便更多了。

「聽說了嗎?宸王妃竟然和上百個男子赤身肉搏!」

「……」

聽到這話的時候,莫柒柒原本正在茶樓裏面和夜臨宸一起喝茶。

頓時手裏的茶水都變得不香了。

這時,旁邊站着的流影輕咳了一聲:「王爺,這事兒不怪王妃的,您可千萬別生氣。」

「……」

夜臨宸沒說話。

不過那臉色可謂是相當的難看。

莫柒柒看了他一眼:「我是為了幫你家王爺,所以不用你解釋的,我相信他不會不高興的。」

。 「好啊,這個點正是場子開張的時候,陳宇,去玩玩吧,我帶你見識一下吉市最大的場子。」張強哈哈大笑。

「好。」陳宇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

「我就不去了吧。」張妍希有些猶豫地說。

「妍希,現在回去也沒事,時間還早,走吧,我們一起過去玩玩,出來就是放鬆的,反正劇組現在還沒來,試鏡還早,快走。」麗麗一把挽住了她,帶着她向外走去。

陳宇也上了車,張強帶着陳宇幾人來到了吉市中心的一處高層建筑前,這個地方外面裝飾的金碧輝煌,然後依舊是輕車熟路的帶着陳宇走了進去。

「強哥,又帶人過來了?」迎面一位經理走了出來。

「吳經理,我哥們陳宇,今天想過來玩玩。」張強嘿嘿一笑道:「老規矩,你懂的。」

「我懂,走,我們下去。」吳經理和張強應該是蛇鼠一窩的,他會意的一點頭,帶着幾人到了負一層。

下去的時候,陳宇才發現這是一個賭場,而且規模還不小,裏面有各種各樣的玩法,張強帶着陳宇,直接來到了vip室。

這裏面已經有一個光頭佬,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名衣着暴露的女子。

「紅姐,強哥,我帶朋友過來玩玩。」張強笑道。

「強子來了?」強哥精神一振:「你朋友是外地的啊?」

「對,是外地的,陳宇介紹一下,這是強哥,人稱光頭強,是許先生得力幫手,這是紅姐,是場子裏面的負責人。」張強介紹一下:「坐下來玩玩吧。」

「好。」陳宇走到了牌桌前坐了下來。

「嘿,朋友看起來像是干大事的人啊。」光頭強瞥了一眼陳宇,然後目光掃過他身邊的張妍希,目光中閃過一絲驚艷。

「強哥,怎麼玩?」陳宇挑眉毛問道。

「那就玩最簡單的吧,呵呵,紅姐也過來湊把手吧。」光頭強嘿嘿一笑:「炸一把金花吧。」

「沒問題,我就陪強哥玩玩。」紅姐微微地一點頭,然後說:「強子,也來湊把手,四個人玩正好。」

「好,那我就坐下來玩玩。」張強坐了下來,麗麗順勢坐到他身邊。

「是兌換籌碼還是怎麼玩?」坐下來以後,陳宇問道。

「我們這裏不用這麼麻煩,直接用現金,你轉賬過來,我讓人給你取。」光頭強笑呵呵地說。

「那好,提一百萬過來吧。」陳宇笑了。

光頭強微微一愣,有些意外的看了陳宇一眼,說真的,在這場子裏面一次性就換一百萬的人不多。

這地方是吉市最大的娛樂場所是不錯,但畢竟這是個小地方,可沒有人這麼玩的。

「呵呵,好,痛快,去提一百萬過來。」強哥哈哈大笑,一邊的小弟馬上去提錢了。

陳宇也不廢話,拿出手機轉賬,片刻以後,一百萬便提了過來。

強哥和紅姐也都提錢上來,張強則是取了十萬,大家往這裏一坐,就開始玩了起來。

剛開始的時候陳宇幾乎是把輸,不一會兒他跟前的那堆錢便少了一大半,而另外三個人跟前的錢漸漸地堆了起來。

張妍希看陳宇老是輸,不由得暗自替陳宇着急了起來,但是陳宇依舊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彷彿眼前的錢是白紙樣一嘩嘩地往外流。

很快,陳宇跟前的錢就剩二十萬了。

「兄弟,你的手氣似乎不怎麼樣啊,哈哈。」光頭強笑的十分雞賊,已經很明顯了,這幾個人是合起伙來整陳宇的。

「運氣確實是有些不太好,但是沒辦法,不過出來玩嘛,玩的就是開心。」陳宇微微一笑道:「開心就好。」

「對對,開心就好,呵呵,陳宇我就喜歡和你這樣的人打交道。」張強哈哈大笑:「我們繼續吧。」

「繼續,不過我覺得,接下來我就要轉運了。」陳宇微微一笑,他身上一抹肉眼不可見的氣息一閃。

這是氣運符,一旦化開,氣運加身,陳宇現在就是福星在身,眼前這幾個人要倒霉了。

果然,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里,陳宇把輸回來的錢贏了回來,然後又從這幾個人身上贏了幾十萬回來。

光頭強的臉色變了,他剛提來三十萬的錢,一眨眼又見底了。

「他媽的,邪門了。」又是一把輸了,光頭強重重地把手中的牌往桌子上一甩。

「沒辦法,運氣來的檔都檔不住。」陳宇笑呵呵地說。

洗牌,在取牌,這一次他拿了牌之後,眼前不由得一亮,然後不動聲色地把牌給壓了下去。

一邊紅姐和張強已經捕捉到了他的表情,他們兩個心裏有數,直接走牌。

而陳宇拿了牌之後連看也沒看,直接把牌給扣在桌子上,他敲著桌子,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呵呵,陳宇,我們這樣玩也沒有意思,要不這樣吧,我們玩一把大的?」光頭強看着陳宇,冷笑一聲。

「行啊,強哥想怎麼玩呢?」陳宇笑道。

「我們這一把定輸贏,如果我輸了,我就把我所有的錢給你,你輸了,你把你所有的錢給我,怎麼樣?」光頭強道。

「這恐怕不行,我這裏一百多萬呢,你只有三十萬,這不公平。」陳宇搖頭道:「想這麼玩可以,你得加籌碼才行。」

「沒問題,我這裏有個好東西,押上去就當籌碼吧。」光頭強說着取出了一塊佛牌,放在了桌子上。

陳宇的神色微微一凜,這塊佛牌裏面隱約的流露出一絲陰邪之氣,應該是東南亞那邊的降頭師將邪靈封入其中。

這是屬於一種養鬼的方式,能讓人氣運加深,而且佛牌還能護佑主人平安。

「這佛牌是純金的,當年可是我花了不少錢從一位降頭師那裏弄來的,這東西在我們華夏這邊,可以說算得上是法器的一種。」光頭強獰笑道:「我把這佛牌押到這裏,足夠了吧。」

「確實是件好東西。」陳宇拿起佛牌看了一眼,只見這是一尊東南亞地區的八面佛,只是上面隱約含着的一絲煞氣讓人覺得十分不舒服,他把佛牌重新放回了桌子上,然後笑道:「那好,我們就賭吧。」

。早在幾個月之前就在邯鄲留下了萬餘精銳騎兵!

聽到這句話的第一時間,董昭的反應是不可能!第二反應還是不可能,董昭不相信有人可以提前數個月就預知現在的情況!

烈性浪女 可是看着沮授已經收起了剛才玩笑的狀態,一本正經的態度,董昭很有一種眼前發黑的感覺,什麼人能算到這種程度,難不成是神人不成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二百三十四章陛下可以啟程了 魏治洵卻像是沒聽到一般。

去后廚拿了酒,魏治洵又喝了一會兒,他才發現,自己好像無法再喝醉了。

這種感覺讓魏治洵感覺心慌。

就這樣在院子裏一直坐到天亮,魏治洵這才去洗漱上朝。

朝堂上,魏治洵聽着那些人爭吵,他閉着眼睛,一聲不吭,彷彿那些人的爭吵都與他無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