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這種笑容,是跟那些敷衍、官方的笑容不一樣的,眼底帶著溫暖,似乎這一刻,江秋蘭不是一個女強人,而是一個母親。

「允辰啊,你這次回來,怎麼不提前跟我說一說。」

「沒有什麼好說的。」徐允辰說道,「你的做法,我並不認同。當然我說的話你也不會聽,司家的東西我也不會要,我跟你,甚至都不想有一點關係。」

江秋蘭臉上的笑容一僵,這二十多年,她跟徐允辰的關係一直很僵硬。

即使自己一直在緩和。

但是她這個兒子,一直不忍自己。

甚至幾次跟自己提出來,讓自己放手司氏。

可是自己做的這一切,還不是為了他嗎?

「允辰,你經營一個小小的酒吧,一個月能有多少錢?你知道司氏房地產最新開盤的一個樓盤單價是多少嗎?你知道一棟普通三口之家的房子,首付就需要接近百萬?媽媽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啊,司氏以後就是你的了,一年幾百個億輕輕鬆鬆。」「關於這一點,你不必知道的太多。」血色龍尊,似乎是知道了楚秦的不解,淡然地回道,「你只要記住我說的話,我是不會讓你受到傷害就是了。」

「嗯。」楚秦,徹底地平靜了下來。

的洛天雍和麗姬,則是徹底地不淡定了。

「楚秦,你對這個迦樓天尊,施了什麼魔咒,他怎麼突然就……就這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979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群人進入會堂里。

在侍從的帶領下來到座位上坐下,裏面開着暖洋洋的空調,冰涼的軀體被暖意包裹。

他們一群人坐在第二排,前面的一排都是圈內著名的導演製片人,以及一些取得不凡成績的大咖。

顏知許剛落座便察覺到坐在前面的男子格外的熟悉,再一打量,是許久未見的小舅舅南元棲。

「外面真的好冷,我剛才走紅毯的時候臉都笑僵了,走路時感覺腳都在打顫,生疼。」

唐舒安坐在她的旁邊,搓了搓凍的僵硬的手臂,緊繃的神經緩和,大腿肌肉也放鬆下來。

顏知許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坐在前排的南元棲轉過身,面色粗獷,帶着男子成熟的荷爾蒙氣息。

他抬起手動作慢條斯理的解下西裝外套的扣子,「愚不可及,大冷天穿成這樣你是四季不分?」

視線落在唐舒安露胳膊露腿的禮服上,眼裏裹挾著濃郁的嫌棄。

他說完把西裝外套丟給對方,「披上吧,你要慶幸這裏有空調,不過下次可能就沒這麼好運了。」

看到被扔過來的黑色西裝外套,唐舒安一臉懵逼地眨了眨眼睫毛。

察覺到身邊之人注視的目光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捏著這件外套就像是拿着燙手山芋,輕咳一聲,笑意盈盈的婉拒。

「南導,如你所說這裏有空調,不用了,我不冷的,謝謝你的好意。」

說着把質地上好的西裝外套遞出去還給南元棲。

他沒伸手接過,不耐煩的蹙眉,「讓你拿着就拿着,聽不懂?啰里啰嗦的幹什麼。」

「呵呵呵,謝謝南導啊……」

唐舒安訕訕地笑了笑,慢慢吞吞的把西裝外套披在雪白的肩上,布料柔軟披着與肌膚相貼很舒適。

看到兩人的互動,顏知許肆意地挑挑眉梢眼裏湧起打趣,「喲,這不是大名鼎鼎的南導嘛,我這麼一個大活人你沒看見?」

小舅舅追女孩子的方式還真是夠直男粗俗的,可能是母胎單身太久,不知道現在女孩子喜歡的套路。

「……」

旁邊不知道這幾人關係的人聽見顏知許出口的話,臉色看似平靜,心中的八卦之火卻熊熊燃燒。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

難不成是傳說中的三角戀?

快點撕起來撕起來,他們就可以現場吃瓜了!

南元棲瞥了一眼她身上的皮草,「還不算太笨,知道穿厚一點,你這皮草不比那西裝外套好?」

說完他轉過身。

對上其他人好奇心慢慢的模樣,淡然如水,似乎剛才做出的舉動是很平凡普通的事一樣。

「嘖嘖嘖。」

顏知許連連感嘆,搖搖頭,身體懶懶散散的倚靠在座椅上。

嘴角嗪笑,「唐小姐,可以採訪一下你現在的心情嗎?」

唐舒安後背僵硬,硬著頭皮回答,「就還行,衣服的布料不錯,看得出來是高定款。」

心中抓心撓肺,百思不得其解,南導突然把外套給自己幹嘛,這會引人誤會的啊。

「嗯。」

顏知許看到這丫頭恨不得一溜煙跑路的模樣,沒再詢問,身體坐直,掀了掀眼皮看向前面的舞台。

。 最後,傅北峻跟喬絨回到了家中。

下了車,傅北峻看她:「不邀請我去你家裡坐坐么?」

「沒必要吧。」喬絨說著打了個哈欠,「我困了,要回去休息。」

傅北峻哦了聲,他也看出喬絨確實很累的樣子,眼底下都有一片青影,這幾天,她沒有睡好覺。

「這兩天都沒休息好嗎?」

聽到傅北峻的話,喬絨忍不住埋怨他:「你要是不出現在我面前,我就可以休息好了。」

言下之意,她現在變成這個樣子,都是因為他!

傅北峻的心驀地刺痛了一下,但是,他還是裝作不知道什麼意思,對喬絨笑了笑:「絨絨,好好休息。」

他將熊遞給喬絨,喬絨後退兩步,傅北峻也沒有勉強她,將這隻熊遞給保鏢,讓保鏢幫她收進去。

見喬絨要拒絕,他便說:「難道你想讓我當著你媽媽的面,將這隻熊送給你?」

喬絨睜大眼眸,似乎難以置信,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他竟然還在想著威脅她?

傅北峻看著喬絨震驚的樣子,抿了抿唇,隨後,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絨絨,別生氣,氣壞了身子就不好了。」

隨後,他轉身離開。

看著傅北峻的背影,喬絨也氣的轉身就走,她決定將這隻巨大的熊丟進倉庫里,永遠都看不見。

就像當初傅北峻送給她的那一串小熊項鏈,她也丟進了角落裡,再也沒有戴了。

她現在只期盼著年趕緊過完,讓傅北峻跟他父母早點離開黎城回去北城吧。

哎,她現在因為想遠離傅北峻,連葉梅的面都很少去見了。

磐帝 不是她不喜歡葉梅,只是,實在沒辦法被傅北峻那目光時刻盯著。

傅北峻回到家裡,葉梅正在跟傅德說話,見他回來,問:「玩的開心嗎?」

他們在喬家做客一會兒就回來了。

傅北峻點點頭。

葉梅看著他,欲言又止,但是,最後還是問:「你跟絨絨,到底怎麼回事啊?」

她再笨,也能感覺到他們之間的問題,而且是喬絨嫌棄他。

但是以前不是這樣的,那個時候絨絨還對他挺好的,怎麼現在變成這樣,她第一個懷疑的便是傅北峻是不是做了對不起喬絨的事情。

「你老實跟我說,你是不是欺負絨絨了?」葉梅平時聞柔的聲音都變了,語氣都點冷。

看著他母親即將發怒,傅北峻說:「我是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

不相信她,一直欺負他,想在回想起那天,她眼中那破碎的光芒,傅北峻便覺得,自己死一萬次都不夠。

所以現在她這樣對他,他也知道,是自己咎由自取的。

「絨絨這麼好,你為什麼要欺負她啊!」葉梅想不通。

別說傅北峻,她一個長輩,跟喬絨沒有血緣關係,都恨不得將她當成女兒一般憐惜,她就不知道,絨絨這麼可愛的姑娘,她兒子怎麼狠心欺負她。

傅北峻抿了抿唇,他耷拉下眼眸,他現在也知道錯了,可是,卻不知道有什麼補救的辦法了。

「媽,我會求她原諒我的。」原本,傅北峻還想說一定會讓喬絨原諒自己。

可是轉念一想,哪裡有一定的事情呢?她是那樣敏感的一個姑娘,本來就怕他了,他現在莫名其妙的行為,只怕會讓她更加害怕的吧。

喬絨卻是很怕,所以她祈禱著年趕緊過完去。

第二天,秦醉也來她家裡找她說話,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活躍,談談家裡面的事情,聊聊自己跟那些狐朋狗友的事情。

喬絨發現,秦醉好像變得越來越好了。

他在高中的時候,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公子哥,可是現在,他卻一點點改變。

從裝扮上看,以前的他,酷愛黑暗系的裝扮,什麼黑色,灰色,暗紅色,一看就讓人覺得不好惹。

可是現在的秦醉,卻換上了淺色的大衣,裡面也是卡其色的毛衣,整個人看起來很柔和,笑起來,還很陽光,少去了幾分邪魅,就像是一個可愛大男孩一樣。

而他說話也沒有之前的暴躁了,對她很好,在細節方面特別貼心。

書裡面的男主,是這樣子的嗎?

她看這本書的時間過去很久了,現在記憶也有點模糊了。

但是,她還是覺得,秦醉真的不必對她太好。

「秦醉,你有沒有想過找女朋友啊?」她試探性地問。

「我將來的女朋友,除了你誰都不行。」秦醉立馬道,幾乎不帶猶豫的。

喬絨心口緊了緊,是的,他越好,她內心就越是愧疚。

她真的不值得他對她這麼好的。

「可是我不會喜歡你。」她強調,也不能喜歡的。

喜歡一個傅北峻就那麼慘了,再喜歡一個秦醉,她只怕自己真的承受不起。

聽到喬絨這話,秦醉多少有點傷心了:「絨絨,別急著否定我好不好,再給我幾年時間,我努力努力,我一定不會比傅北峻差的。」

喬絨聽到秦醉的話,愣住,他為什麼要將自己跟傅北峻作比較啊。

「其實我看得出來,你還是喜歡傅北峻的。」秦醉薄唇邊,溢出一抹苦笑,「我其實也一直在想,自己究竟哪裡做的不好,也一直在努力,而我,也不甘心這樣放棄,所以絨絨,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聽到秦醉的話,喬絨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了,她只覺得心口悶悶的。

他這麼喜歡自己,喜歡到都讓她感動了。

他們兩家的大人,也一直想讓他們在一起,都讓她有點迷糊了,她真的會跟秦醉在一起嗎?

喬絨對於這個事情還是有點迷茫的,但最後,她什麼都沒說,轉移了話題:「過兩天,咱們就要一起出席那個宴會了。」

就是秦家跟喬家一起舉辦的宴會,到時候,也是宣布他們開始一個新的合作。

算是一個開門紅吧。

秦醉點點頭,想到那天喬絨穿著的裙子,漂亮到他做夢都夢見過。

到時候,她再認真打扮一下,只怕會更好看吧。

哎,如果結婚的時候,喬絨可以穿這一身,走到他面前來,他覺得讓他立馬去死,也值得了。

。 銀光一閃,大殿被從正中間切成兩半。殿內弟子被那劍氣牽連,齊齊滾成一團,泣聲連連。

「咔嚓」聲響,長劍碎裂,斷成無數段。

顧雲墨嫌棄地將劍柄扔掉,「真是垃圾!連砍個房子都這麼費勁兒。」

李宗盛:……

你剛才用的是普通的長劍吧?是吧?

一柄普通的長劍就能毀了我這由三級煉器師煉成的大殿?你不是開玩笑的吧?你這樣做,讓那些名門劍器情何以堪?

當震驚被懼怕取代,他這才意識到眼前的人不僅是強者,還是強者中的強者。

若是有了這個大人撐腰,聖陽宗還敢瞧不起幻象宗?還敢當著其他宗門的面,嘲笑他侮辱他?

哈哈!王浩,你等著!我李宗盛今天就要開始發達了,你洗好脖子乖乖等著!

他立馬五體投地,表情真摯,眼神堅定。

「大人,請您務必接下宗主之位。從今天開始,我,不,弟子必傾盡畢生所學,所有精力和時間,輔佐宗主,只要宗主願意收下……」

「你來當副宗主。」顧雲墨站起身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