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邊上,那團黑影上前,在他耳畔低語了幾聲。

「不行,絕對不行!」公羊浩果斷拒絕。

那黑影嘶啞道:「嘿嘿嘿,殿下,如果現在不這麼做,那紫燕皇朝的損傷恐怕會更大啊!」

「本王說不行!」公羊浩幾乎咆哮著吼道。

游老這次給他的建議是拿身後的八十萬將士,以一換一的方式與梁軍同歸於盡。但是這一次,公羊浩做不到!

因為這八十萬將士是他最後的底牌。

轟隆隆!

這時,關陽城門轟然洞開,梁軍如潮水般湧出來,聲勢浩蕩。

公羊浩當即抬起手,全軍嚴陣以待!

秦楓一步踏出,凌空而立,俯視着他,平靜道:「威王殿下,一敗再敗,你的結局已經註定了,何必再負隅頑抗,白白犧牲這些將士的性命呢?」

「閉嘴!」

公羊浩厲聲咆哮起來,目光死死地盯着秦楓,「你以為正面交戰,你們梁朝這群土雞瓦狗會是我紫燕精銳的對手嗎?」

平原交鋒和攻城戰可不同。

此番梁朝將士沒有防禦工事可以依仗,只能與公羊浩的大軍正面交鋒。這一次,雙方看得就是真正的實力!

而公羊浩信任手下將士的實力!

秦楓則向藉機訓練梁朝將士。畢竟這是他們第一場正面對決,後面還會有無數場。只有真正從屍山血海中爬起來的將士才能稱之為精銳!

殺!

兩方大軍如同潮水般撞在一起,廝殺聲響徹四面八方,震得地動山搖。

潘江鳳坐鎮中心,從容調度梁軍。

三倍於對方的數量,足以抹平雙方的實力差距!

秦楓靜靜地看着公羊浩。

公羊浩猛然抬起頭,怨毒地盯着他,周身狂暴的氣息激蕩而起,直衝雲霄。

雖然之前屢戰屢敗,但他心裏依舊不甘,還想再戰秦楓!

秦楓笑了,凌空一抓,鳴鴻天刀出現在手中,世界之力隨之調動起來。這片遼闊的關陽大地瞬間成了他的主宰場。

無數道猩紅的將士人影閃爍,殺向公羊浩,哀嚎聲凄厲。

公羊浩身形劇震:世界之力!

他明明比秦楓先踏入仙人境,但卻在領悟世界之力上慢了一大截。面對浩蕩洶湧的世界之力,他如同一葉扁舟。

如怡文仙人所說:沒有領悟仙人境的精髓,算不得真正的仙人!

而世界之力,正是這精髓所在。

轟!

霸道的力量接連爆發,頃刻間便讓公羊浩遍體鱗傷。

紫燕皇朝眾將士看到這一幕,心裏驟然寒了三分:連主將都不是梁軍的對手,他們這樣打下去還有意義嗎?

而梁軍將士則各個奮勇衝鋒,施展出渾身解數。

「你不是本王的對手!」秦楓掃了公羊浩一眼。

他緩緩閉上眼睛,靜靜感受着不知何方吹來的風。

天運召喚系統中,氣運點迅速激增達到了八百萬點,而秦楓的個人聲望則突破了一千一百萬點!

二轉仙人,成!

。 兩人懸掛在半空中。

只要顏知許扣住陽台的手不穩,體力不支兩人就會迅速墜落。

短短几秒便會砸在地上腦袋開花,鮮血四濺,血肉模糊,面容毀的一乾二淨。

向閩溪微微掙扎,「姐姐,鬆手,這樣你也會出事的!」

他的語調里夾雜着焦急,掙扎的幅度不敢太大生怕連帶她一起摔下去。

這裏的高度砸下去非死即殘,他不能連累她一起。

「閉嘴,別亂動!」

顏知許緊緊地扣著陽台,有點鋒利的窗戶底框刮的手掌心血肉模糊。

她的手上抓着一個體重不輕,接近成年的男孩子,巨大的拉扯力讓手臂疼痛難忍。

光潔的額頭溢出密密麻麻的汗水,一動不敢動,咬緊牙關,費勁支撐。

「……」

向閩溪不敢再動一下,眼眶裏浮現起水霧,嗓音干啞,像是被粗糙的砂紙磨過的桌案。

焦急又愧疚,「姐姐,鬆手,求求你了,鬆手好不好?這樣下去你真的會出事的……」

顏知許喉間溢出一聲悶哼,清晰的感受到手掌心破皮,攥着他的那隻手因為巨大的拉扯力而隱隱有脫臼的跡象。

運起周身的靈力,輕啟嘴唇,無聲的念出法咒減緩身上的重量,慘白如紙的臉色緩和兩分。

她頑強支撐。

「你往下看一看,那些人裏面肯定也有人跟你一樣,面臨高考壓力巨大,但此時此刻,他們所有人心繫一線都在為你擔憂!」

聽到這一席話,向閩溪的視線落在樓下之人的身上。

看到他們焦頭爛額,聽見這些人嘴裏高喊著加油,眼眶裏的水霧再也抑制不住的滑落。

他的心臟悶悶的,暖流淌過,前所未有的感覺充斥全身。

顏知許見他眼裏一心求死的絕望消散些許,吐出一口濁氣,「我不會放棄你的,希望你也不要放棄你自己。」

話落。

向閩溪抓住她的手不再掙扎,淚水模糊眼眶讓人窺探不清他此時眼眸中的神色。

「好!」

他的語調鏗鏘。

兩人懸掛在半空中,顏堇脩等人趕到五層樓的這間教室。

來到窗邊,緊緊的拉住顏知許的手,眾人手拉手,用力的往後拖拽。

風險巨大,若有一人鬆手就會前功盡棄讓兩條鮮活的生命流逝。

「加油,加油!」

「加油,加油!」

「加油,加油!」

……

他們的嘴裏喊著口號,臉憋的通紅,身體里爆發出強大的力量,把顏知許和向閩溪一點一滴的拉上來,過程緩慢又艱難。

她被眾人往上拖拽,另一隻手還拚命的攥着他,兩條手臂都在承受着不敢想像的重量。

歷時兩分鐘成功的被拖上來,帶着向閩溪爬過窗戶,跌落在高三7班的教室地面上。

眾人累得大口大口的喘氣,眼裏洋溢着激動的光芒。

「嘎嘣——」

清脆的響聲傳來。

大夥兒的視線落在顏知許的身上,她的手臂脫臼,鬆鬆垮垮的搭在衣袖裏晃蕩。

顏堇脩的心臟還沒落回原位,再度高高的懸起來,手足無措。

「姐,你別急,醫院,醫院,我馬上撥打急救電話。」

他說着拿出手機。

「不用。」

還沒等他撥打電話,顏知許抓住自己的肩膀,手上蓄力一扭一扯一掰,嘎嘣聲又響起。

脫臼的手臂接上,只是兩隻手的肩膀關節都在泛疼。

。 「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快的話十天半個月,慢的話估計還得大半年。」

她沒有說阿梔不好的情況,也是為了不讓沈耀星擔心,只見他的眼睛從本的充滿了歡喜,逐漸變得黯淡了。

他沉默了片刻,像是給自己進行了一番心裡安慰,而後說道:「那也沒關係,只要在郢都就行,會找到她的!」

聽到沈耀星這麼說,良辰也放心了一些,便鼓勵道:「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全力去找她的!」

沈耀星露出了一個微笑,不過這一次,沒有把他的大白牙露出來,他不是不知道郢都的複雜,也幸虧自己是遇到了六小姐,否則現在睡大街都被人趕呢!

他決定從明天起,有時間自己就多去打聽打聽,幸好畫師把師姐的畫像臨摹了之後將原畫送了回來。

良辰見他此狀,她也把消息傳達到了,便向他告辭,她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楊磊那邊少不得要人盯著,免得出了什麼岔子。

出了院子的們,良辰便朝大理寺監牢走去。

而玉露除了侯府大門前往如歸樓,今晨恆親王派人送來消息,約她在如歸樓一聚。

她和小蛾上樂馬車,往如歸樓疾馳而去,到了主街上,人生嘈雜了起來,行進的速度便放緩下來,又過了半個時辰才到達如歸樓前。

小蛾先行下車,見到左右每人之後玉露再下來的,之後命馬車停的稍微遠一點,這樣不那麼醒目。

到了如歸樓的前面,她順著門口望去,已經初具規模了,由於知道恆親王今日要來,工頭便讓工人今日休息一天,因此場中只有兩個看守的人。

玉露毫無阻礙地走了進去,進去左右兩邊是回形走廊,前面是大堂,恆親王和奉卿已經一前一後站在了大堂中間等她。

她不緊不慢地走過去,打了個招呼:「參見恆親王。」

恆親王自然是叫她不必多禮,急忙將她扶了起來,並環顧著四周,問道:「怎麼樣?走走看?」

她早就想著來看看這如歸樓的進展了,自然是沒有拒絕,兩人並肩走在前頭,先是踏上了環形走廊。

果然和她預先設想的差不多,每走一步都會變換角度,多看到的方向也不一樣,這樣最大程度保護了來此的客人的隱私。

並且走在這厚實的木板上,感覺非常地踏實,若是到時候漆上桐木漆,自然更受大家的喜愛。

遺憾的是,中間的舞台還沒有建好,若是建好了,那這如歸樓的大半風姿也就展現出來了。

見到玉露走了這一圈也沒言語,蕭宇恆便問道:「六小姐覺得怎麼樣?」

她心想,這個蕭宇恆辦起事情來倒是不馬虎,至少她走的這一圈裡沒有發現什麼問題,不管是從大的走廊的建造,還是小的木頭與木頭之間的銜接,都非常完美。

便稱讚道:「看不出來,恆親王對建造之事還頗為得心應手!」

得到了玉露的誇讚,蕭宇恆面上一喜:「那當然啦,除了這建築,還有很多是你所不了解的。」

玉露皺了皺眉,嘴角揚起一絲懷疑的笑容:「哦?比如說?」

「楊磊今天差點死了,你知道嗎?”蕭宇恆展開了他手中的冰肌玉骨,看起來一臉地得意洋洋。

玉露一下子沉下了臉,她還以為是太子做的,但是這件事情若是跟蕭宇恆扯上關係絕對不妙:

「你為啥要在他的飯菜中下毒?」

他還以為玉露是因為他做了這件事情感到驚訝:「本王還不是為了給你報仇,誰讓他妄圖傷你!驚喜吧?」

她翻了一個白眼,如果這件事情是太子做的,那麼無可厚非,因為太子和二皇子一直就處於對立面,這個大荔皇一直也是知道的,甚至說是他一手造成這這個局面的。

甚至如果這件事情是玉露做的,也說得過去,因為玉露被刺殺,一向驕縱的她想報仇也不無不可。

但是如果這件事情是蕭宇恆做的,那就不一樣了,這就意味著突然出現了一個第三方,來打破太子和二皇子長久建立的平衡。

自從蕭宇恆上次回來,雖然冊封了恆親王,看起來風光無限,賞了府宅和田地,但是實權是一樣都沒有給他,由此可見,大荔皇對他也只是保持一個懷疑的態度,甚至他沒想到蕭宇恆能活著回來。

雖然玉露還沒有見過這個大荔皇,但是從他的所作所為來看,自己的親兒子都算計,比魏開宴又能好得到哪裡去?

因此蕭宇恆這樣做,不僅會引起大荔皇的懷疑,更會引起太子和二皇子雙方的擠壓,這樣就他往後絕對不不利的。

於是玉露一番思索之後冷淡地說道:「驚喜?你覺得算是驚喜嗎?你每次都是這樣自作主張!」

蕭宇恆沒有想到她會生氣,自己明明是為了給她出氣呀!他於是爭辯道:「可是我明明是為了給你出氣呀!」

玉露搖了搖頭,眼前這個男子,根本不明白自己在擔心些什麼,於是她聲音變得凌厲起來:「你就沒有想過,我有我的計劃么?」

蕭宇恆愣住了,是呀,她一向都很有自己的主意的,並且有些想法非常成熟,這次怪自己太想給她報仇了,並沒有想到會幹擾到她的計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