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那魔影也用了諸般術法,多為攻心破神之法,毀形滅魂之術,然而孫悟空乃是天生石猴,一身之精氣神本就不同於凡俗生靈,又經修鍊更成金剛不壞之身、萬劫不滅之軀,如此雖也難以承受那魔影詭異之術,然而孫悟空畢竟素來謹慎,他既曾與天河遇到魔物,更有幸於玉帝那裏讀過一些書籍,也對所謂「魔」略知一二,便於前段時間悟出了一些新東西。

孫悟空此刻見那魔影來的兇猛,早早便念動咒語,使了前段時間新修成的神通「護神法」,以體內金丹為引,聯通神魂,便能防護邪法,此刻倒也果真有用,竟使得那魔影有些急躁。

那魔影心中暗道:「怎會如此,我也曾聽過孫悟空之名,更曾讀過其事迹,雖萬千世界或有偏差,卻怎會如此之大?」

「彭!」

魔影雖有難以揣測之能,更有不可思量之詭異,然而畢竟出了差錯,就被孫悟空找到機會,一棍子直接砸到天靈蓋的位置,當然,如果魔也有天靈蓋的話!

那一棍子打下,霎時間一陣強烈的震動傳遍天宮,甚至藉此傳達到了人間,然那魔影卻不見損耗,只有表情愈發猙獰,一雙眸子閃爍噬人光芒,似要將孫悟空吞噬乾淨!

孫悟空手下卻不留情,他全力以赴,那手中金箍棒匯聚地風水火之力,重演混沌之光,旋轉開來,如同電鑽一般穿透其身。

「咕嚕嚕——」

說也奇怪,如意金箍棒穿透其身,那魔影竟於剎那之間化為液體般的影子四處流動,那其間皆是蘊含了生靈所難預知之物。

「變!」

孫悟空心中念動咒語,又喝一聲,剎那間,一股法力涌動四方,無數個孫大聖自虛空而出,皆持了如意金箍棒,照着流動的液體便打。

一時間,有各種法術施展,行成各種元素,乃至於超乎於三界之外,聲勢亦是頗為浩大,竟將個天宮完全籠罩!

只消得片刻時光,那黑色液體已然所剩無幾,剩餘的液體化為虛無之物重新匯聚成個模樣,卻又是之前的模樣,她咕咕噥噥也不知道是在說些什麼。

孫悟空奮力舉棒,無窮的力量降臨卻只是打在空處,只震得這片區域不斷抖動。

那魔影見孫悟空如此情景,竟有了一些特殊動作,倒令人捉摸不透,然而孫悟空畢竟心思靈巧,卻也知曉那正是在嘲諷自己。

猴性向來急躁,即便孫悟空有心改變,然而畢竟不曾受過真正的磨難,又談何容易,此刻見那魔影如此,頓時勃然大怒,如意金箍棒掄開,各種神通法術狂轟亂炸,卻又怎能打的到那魔影分毫?

觀音菩薩見孫悟空動了嗔怒,不由得搖搖頭,卻也不曾說話。

楊嬋見孫悟空亂打一氣,心中也自擔憂,突然間那手中寶蓮燈如同有了靈魂一般突然閃爍霞光,三界內竟有一陣神秘韻律降臨!

楊戩等人也見到孫悟空那般狂轟亂炸,心中卻也知道這樣並非是個能解決的法子,即便他體力經得住,然這結界、這三界怕也難以承受。

楊嬋看了眼寶蓮燈,又看了看那邊的孫悟空,突然銀牙緊咬,一跺腳,直接沖了出去,與寶蓮燈一同撞入戰場,下一秒,那寶蓮燈上散發出極其絢麗的光彩,絲絲縷縷融入了影子之中!

孫悟空雖則憤怒,然而畢竟不曾真的失去理智,他一雙金睛也自分辨得清,所以看透了那影已成實體,於是,積攢已久的怒火完全宣洩,傾注於一棒之上。

「轟隆!」

剎那間,蒼天似乎塌陷,有無盡混沌之力降臨,如同天河傾注人間一般完全撞擊於魔影之上。

那魔影承受如此一棒,面目身軀頓時變幻的極為扭曲醜陋,終至不堪入目,那慘叫聲卻也凄厲陰森,以至不堪入耳!

魔軀固然扭曲以至醜陋不堪,然而若入凡人之目,依舊後患無窮,魔音雖則沙啞刺耳,但凡進的俗世之心,終歸遺毒難消。

如那五哥、天兵之流尚且難以抗衡,以至心神失調,若是真箇入了凡間,怕便真是霍亂蒼生!

觀音菩薩畢竟慈悲,她雖則知曉凡事皆有天數,然而終究宣了聲佛號,以心經化出佛光漫天,卻阻住那魔軀、魔音入得俗世!

「真以為俺老孫便除你不得?」孫悟空也見那魔軀魔音之禍,心中亦有憤怒,他念動咒語,喝聲「定!」

剎那間,操縱天地的輪盤似乎受到了阻礙,轉動的時間更似乎受到了阻礙,以至與某處的時間齒輪受到阻礙,停在了某一刻!

魔影扭曲的動作停止,名為思想的東西停在了某個瞬間,再也不能有絲毫東西影響外部的世界!

「吃俺老孫一棒!」孫悟空縱身而起,一棒既出,卻有着掃盡天下混濁,打破世間玩冥之心意,其力之大,雖五嶽在前亦不能阻,以至擊穿了魔與此世連接!

孫悟空望了眼那魔域之口,心念動彈,如意金箍棒晃動,天地間風雲忽變,直接擊碎魔域之口,更將那一界與此世隔離!

孫悟空右手如意金箍棒一拋,那鐵棒便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終是化作了繡花針模樣鑽入耳朵之中。

孫悟空輕輕一縱,卻又到了觀音那處,這一刻,某一處發生錯亂的時間突然跳躍,與時間的輪盤接軌,那魔影突然如同泡沫般消失無蹤,卻留下劇烈的爆炸!

觀音菩薩說道:「阿彌陀佛,大聖此番卻是功德無量。」

孫悟空笑道:「若無菩薩指引,俺老孫如何能尋那妖魔蹤跡,若無菩薩以無上法力護持天宮,俺老孫便能除去妖魔,卻也不知要累及這三界到何種地步。」

觀音臉上帶着慈悲笑意,說道:「我雖有慧眼能識得周天之物,有法力能護蒼生,然而若論降妖除魔卻終究力有未逮,三界能有大聖這般實是無上福報。」

孫悟空這邊與觀音說話,另一處煙霧消散,終究露出殘破的天宮,妖魔已去,空留王母娘娘之身軀。

楊戩拱手問道:「卻不知這所謂魔究竟是何物,以楊戩觀之此物與人、神、鬼皆不同,更有種種詭異,此番若是沒有諸位,這三界怕是休矣!」

觀音駕雲先前,右手捏個印,口中念念有詞,卻是觀音心經,然後就有六字真言化為實體印於天河之上,她說道:「魔就是魔,存乎於此世之外,又存乎於蒼生之間,雖能打散魔氣,然諸世皆有沉浮,阿彌陀佛。」

楊戩點點頭,說道:「楊戩明白了,多勞菩薩解惑。」

緊接着,空間一陣波動,卻將楊戩道人、寰宇無敵鍵盤俠等人直接拉離此世。

孫悟空看了眼楊戩、楊嬋等人,笑道:「俺老孫雖能擊退魔域,卻終究難以消除魔,這世間如何,終究需要你們自己打算。」

言罷,卻又看向玉皇大帝,說道:「你這玉帝老兒忒也昏庸,若是依舊如此渾渾噩噩,不分黑白,俺老孫遲早回來找你!」

玉皇大帝雖然向來以上位者自居,然亦知此番實是大錯,此番又見那大聖威勢,心中竟生起幾分寒意。

孫悟空說完朝着觀音菩薩說道:「既然如此,俺老孫便就此回去了,你我前路再見!」

觀音做個手勢,念道:「也好也好。」

孫悟空回到花果山中,卻舍了此軀,遁回本我三界之中……

花果山中

那石猴突然睜眼,只覺得腦海中似有一些錯亂的記憶,讓猴難以捉摸……

天宮處,觀音、玉帝、楊戩等人開啟三方會談,玉帝也認識到了此番錯誤,又因楊戩等人屬實有功,便各自賦予神職,暫時解了冤讎。

「二哥,所以那魔究竟何物,為何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灌江口處,小哪吒向著楊戩詢問道。

楊戩手拿摺扇,搖動兩下,有陣陣清風襲來,倒也令人心曠神怡,他笑道:「正如觀音所言,魔便是魔,而那孫大聖擊碎了魔與此界的聯繫,所以魔就此消失,而且一時間也不會再來這個世界。」

哪吒撓了撓頭,說道:「總感覺你們都在打機鋒,很簡單的事情非要說的這麼麻煩。」

楊戩笑了笑,不再說話,他目光眺望遠處,心中別有思索,既有這對未來的思考,也有着新婚在即的複雜心緒……。 「你怎麼看起來,好像對於這件事情毫不上心得樣子。」

「如果說我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你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艾弗德的質疑,卻並沒有引起休得任何反應,點了點頭,聲音依舊平淡。

「我知道,但是我也看出來了,我們沒有辦法反抗。」

「你嘗試了這麼久,有一點起色嗎?」

艾弗德愣住了,陷入了一陣沉思,頹廢得坐在那裏。

「送我回去吧,這件事情,我需要好好得想一想。」

休沒有回答,按照艾弗德的吩咐把他送回了家裏,這才離開。

但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早就已經被不遠處的葉長生給看到了眼裏。

「葉總,你看這個帝豪集團,我們需不需要好好的查一查。」

葉長生低頭看了一眼,搖了搖頭。

「現在還不是時候,不過關於這個帝豪集團手頭上所有的證據,倒是可以好好的收集一下。」

「也許以後會有用得着的時候。」

葉長生這個人,目標還是很清晰,自己現在的目標是漫威公司,沒有必要給自己找麻煩。

最重要的是,這個帝豪集團的董事,也很識趣,沒有在這一次的事情中插手。

如果說,他真的敢插手的話,自己也絕對不會股息。

和漫威合作的公司,手底下可沒有一個是乾淨的。

手底下的人沒有再開口,葉長生盯着艾弗德的一舉一動,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要不了三天的時間,明天自己就能夠收到艾弗德的回復。

「走吧,去看看那個司機。」

相對於艾弗德來說,葉長生的心思卻在一旁的休得身上。

他覺得這個休看起來,心思要比艾弗德深沉得多,自己就算是接觸了這麼多人,對於這個休的心思,一時之間,還真是有些把握不準。

休似乎也看到了身後有人在跟蹤他,拐入了一個偏僻的街角,就直接停下了車子。

「你們一直跟着我幹什麼/」

葉長生的車子也隨即停了下來,看着一旁的休,不由得露出一個笑容。

「看樣子,你這個小子,反應還不錯,至少知道有人跟着你。」

「葉天王竟然還有跟蹤人的批癖好,還真是讓人有些意想不到。」

休絲毫沒有害怕的樣子,對於葉長生身後的那些保鏢熟視無睹。

葉長生倒是有些佩服了。

「不如你告訴我,你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我能夠看的出來,你的能力不必艾弗德差,一直這樣呆在艾弗德的身邊,不覺得有些憋屈嗎?」

「不覺得,我有自己的想法。」

休淡然一笑,直接走到了葉長生的面前。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對我有想法,怎麼着,想要收買我嗎?」

看到休把這件事情看的這麼通透,倒是讓葉長生覺得有些意外了。

「那不知道你心裏是怎麼想的。」

「我這個人,最喜歡的就是有能力的人。」

葉長生倒是也直白,他確實是很看好休。

自己身邊雖然說,有能力的人不在少數,但是多一個,總歸來說,還是更好一點。

之前自己每一次和艾弗德去談合作的事情,可以說,休可是佔據了主導的地位。

在艾弗德做出決斷的時候,都是休在一旁開口的。

「不好意思,我對你沒興趣,我還是想要奉勸你們一句,不要跟着我,不要打我的主意,我是絕對不可能和你一起的。」

休一邊說着,一邊就要離開,但是卻被葉長生再一次給攔住了。

「你明知道關於艾弗德的公司,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無法挽回的時候了,你還不願意放棄嗎?」

「其實這樣的結果,我早就已經預料到了。」

說完之後,休就開上車子,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看到休這個樣子,葉長生卻露出一個笑容。

身後的那些保鏢,看到休這樣的態度,倒是有些不樂意了。

「葉總,你看他剛才的態度,是不是有些太過於囂張了。」

「你剛才那麼好心好意的邀請他,可是沒有想到他拒絕的倒是挺利索的。」

看到保鏢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葉長生不由得笑起來。

「好了,不用在因為這樣的事情糾結了,回去吧。」

「我們就等著明天的好消息吧。」

艾弗德整整一夜都沒有睡覺,但是手機上的消息,一直都沒有停止過。

他心裏其實對於這件事情,一直帶着幾分惶恐,他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什麼其他的退路。

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最終沒有因為這件事情多說什麼。

他做出了決定,第二天一早,就聯繫了葉長生。

「關於你提出的條件,我已經考慮好了,我願意答應。」

葉長生在電話那邊發出一聲輕笑。

「這麼重要的事情,在電話里是說不清楚的,我現在就在公司,你直接過來吧。」

說完之後,葉長生就掛斷了電話。

艾弗德看着手頭上的那份合同,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拿起合同,往外走去。

休已經在樓下等着他了。

看到艾弗德,他只是淡淡的開口。

「你真的已經做好了決定,如果說,你踏出去這一步的話,那麼你就真的而一點退路都沒有了。」

「我知道,現在這個時候,我還有什麼退路呢?」

艾弗德發出一聲輕笑聲,最終還是選擇了接受。

車子很快就來到了葉長生的公司,休自始至終都沒有說出昨天晚上,葉長生找過自己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