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那麼大一個,肥嘟嘟的靈泉呢。

不見啦!

若不是從始至終她都和對方共處一室,她都快懷疑眼前的男人被人掉了包,絕對沒人敢從她眼皮子地下偷梁換柱。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

歐哲在門外敲門,說車已經備好。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上的時間。郁時盛站在床前薄唇緊抿目視着床上小糰子,面無表情。準備讓管家來處理,順便這房間里的所有東西全都要換過。

聞卿眼睜睜的看着他離開,心慌了一瞬。

門外陌生的氣息傳來,夾雜着交談的聲音,她顧不上太多,先藏了起來,跳進了昨晚佈下的結界內。

負責來抓貓的人找遍了整個房間都沒有看見貓的身影,抱怨的和正在換被子的人說話。「郁先生說有隻貓跑進來了,可我找遍了所有的角落,都沒有看見,難不成這貓還有隱身的技能。」

另外一道聲音響起。

「指不定是從窗外跑出去了,意思意思就行了,反正他也不經常回來住。我還聽說啊!這郁家馬上就要換主了。」

……

。 顧汐臉上覆滿疑慮。

「那我男朋友的人,叫什麼名字,你知道嗎?」她問陸阿姨。

「好像姓徐,是霍先生的助理。」

顧汐眼裡更多了一絲難過:「的確是霍霆均讓徐助理來向你了解情況沒錯?」

苏而不俗 陸阿姨點頭如搗蒜:「千真萬確!」

顧汐當場沉默。

這陸阿姨在她耳邊絮叨些什麼,她已經無心聽說了。

她開著車,直奔萬通集團。

而此時,默默地跟在她後面的那輛黑色商務車裡。

蕭雪兒看著她的車子行駛的方向,她目視著前方,住著繁星的眼裡,卻透出嘲諷的笑。

「猜疑的種子,正在慢慢發酵,等到成熟的時候,一定會像原子彈一樣,爆發可怕的威力,足以毀滅愛情,毀滅所有!」

山城一品。

錢莉莉背著最新款的香奈兒包包,扭著婀娜的身姿,進入玄關。

才踏進家門,便嚇了一跳。

「臭小子,你想嚇死你媽呀?神出鬼沒的,說說看吧,這幾天又跑去哪裡了?影都沒見個!」

蕭烈坐在沙發上,身體向前傾。

視線落在茶几上。

茶几上,是一份dna報告。

他嘴角勾扯起來,拿起這份報告,甩到她的面前:「您不肯說,我就去查了,這是我找人從你去做鑒定的那家醫院裡的電腦系統里偷出來的dna檢查報告,您看看,有沒有錯?」

錢莉莉差點一步踩歪,把腳給葳了。

她身子傾斜,慌忙伸手去扶住沙發把手,才勉強站住。

「你……你是不是太閑了?無端端查這些做什麼!?」

蕭烈突地站起,這個兒子,個子很高,身材又健美,氣勢完全將她壓下。

他化著煙熏妝的眼睛里,迸發著一股以往從來沒有過的凌利。

「讓我猜猜你最近這段時間的思想軌跡,如何?您從南城過來,第一時間調查顧汐是不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發現她的確是蕭家的女兒,你就想辦法對付她,想要剷除,甚至,顧汐的媽媽黃月蓉的死,都可能與您有關。」

「你放屁!」錢莉莉怒吼。

「蕭烈,你到底是不是我的親生兒子啊!?平日里吃喝玩樂,只會敗家不會幫我分憂就算了,好不容易懂事一把,你卻為了外人來質問你媽媽?你這是為了你爸在外面的小三以及野種鳴不平嗎?」

蕭烈冷呵:「如果黃月蓉是小三,為什麼顧汐會比我要大?現在我終於明白,我爸為什麼這麼多年以來,從來都不愛沾家,從來都沒有拿正眼看過我們,原來……」

「啪」地一聲。

一巴掌,重重地落在蕭烈的臉上。

錢莉莉眼中飆著淚水:「蕭烈,那姓黃的無論是不是小三,但我才是你爸的正妻!你爸跟我結婚那麼多年,卻一直記掛著她,拿我們倆母子不是東西,那就是他的錯!是他虧欠我的!所以現在,無論我做出什麼,都不能怪我,你小子要是還有那麼一點良心,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等著你媽幫你爭取回屬於你的東西,你要是摻和一腳,也只能是站在我這邊,幫我對付敵人,如果你吃裡扒外,我就當沒生過你這個兒子!」

蕭烈的眼裡透出一抹與他的形象十分違和的哀傷和悲憫。

「媽,您守了他那麼多年,被冷落了那麼多年,還不夠嗎?還要一直過著這種無聊透頂毫無意義的生活嗎?離開他吧,我答應您,您離開他,我以後孝順您到老。」。 驛館中。

姜尚和勝七激斗在一起,一人劍如驚鴻,凌厲霸道,一人身法飄逸,真氣磅礴,瘋狂碰撞下,驛館中地面翻卷而起,飛沙走石瀰漫於空。

長街上,數百道黑影和羽林軍交戰在一起,殺戮縱橫,刀光劍影襲空,街道盡頭百姓循聲而來,目露驚恐向驛館方向眺望。

秦用,納牙阿進入在羽林軍中,兩人如狼似虎,攻擊大開大合,巨錘和長矛將面前黑影震飛出去。

數百道黑影都是依附在陰陽家的下屬勢力,可他們亦是江湖上響噹噹的人物,自詡一身修為強橫無匹,現在迎戰羽林軍久攻不下,且在秦用和納牙阿攻擊下節節潰退,眾人瞬間羞愧難當,心中怒火中燒,執劍攻擊愈發凌厲。

唰!

唰!

數十名黑影瞬間向秦用兩人擊殺而來,因為一眼就可以看出,秦用和納牙阿是羽林軍中最大的存在。

「一對一,二對一,現在居然十對一,這也太欺負人了!」

納牙阿見十人執劍狂奔而來,劍光縱橫,殺氣騰騰,心中暗自叫苦,他可不像秦用那般變態。

一打五尚且可以,一次性來十人,要命啊!

見十人愈發逼近,納牙阿緊握手中長矛,轉身狂逃而去,帶着十道黑影在驛館前長街上轉圈。

就在此時。

長街盡頭,一陣馬蹄肆虐聲傳來,兩側百姓快速推開,只見楊嘯帶着城內兵馬趕來。

「大膽狂徒,敢在陽敦城放肆,擾亂聖駕,真是瞎了你們的狗眼!」

「來人,趕緊護駕,將所有賊人全部斬殺!」

楊嘯霸道雄渾聲傳開,背後兩名校尉帶領兩列士兵狂奔向前,就在此時,虛空中一道倩影飄落而下,暗藍色長裙,長發低束,別一根發簪,另綴暗藍色寶石首飾,裙子上綉著三足金烏,栩栩如生,好似隨時都有可能直衝雲霄。

唰!

女子衣袖翻飛,好似兩柄利刃一般,徑直向前飛去,將縱馬而來的兩名校尉首級斬落,衣袖一甩,鮮血狂飆的首級滾落在楊嘯馬前。

「不想死的,馬上離開,這裏不是你們能來的!」

焱妃冰冷的聲音響起,水眸閃爍,楊嘯瞥了眼地面上首級,臉色蒼白如紙,渾身瑟瑟發抖,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是好。

楊嘯心裏非常清楚,陽敦城內出現的刺客,並非他手下士兵可以抗衡,焱妃風輕雲淡一擊,兩名校尉身首異處。

他本以為可以藉此機會救駕,得到楚帝的認可,從而平步青雲,現在看來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未知數。

「將軍,該怎麼辦,還要不要去救駕?」

「當然,陛下要是在陽敦城出現任何問題,你我能活過明天?」

「不過,敵人太過強大,我們不能強攻,先暫時按兵不動,等瞅住時機在將他們一網打盡。」

楊嘯出言說道,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一側校尉面露嘲諷,剜了他一眼,心中暗語:

「等待時機,等待個鎚子,敵人如此強大,上去就是送死!」

「一天不裝逼,就渾身難受?」

「轟隆~」

「轟隆~」

突然兩道爆炸聲傳開,大地輕顫,閣樓搖晃不已,好似損失都有可能塌陷一般,長街上百姓聞聲驚叫不已,皆是抱頭鼠竄。

循聲,楊嘯速度奇快無比從馬背上翻下,藏在馬背一側,將頭盔扶正,大喝一聲:

「戰盾兵,弓弩兵警戒,其他人向後退!」

楊嘯一聲令下,戰盾兵和弓弩兵惶恐不安的向前推進,其他士兵調轉方向朝着長街末端退去。

此時。

虛空之巔,楚帝和東皇太一交戰正酣,兩道拳可碎山,劍可斷海,每一道攻擊落下,陽敦城都會有一座建築化為廢墟,驚得百姓慌不擇路而逃。

楚帝想要避免百姓的無辜死亡,可東皇太一的攻擊實在太過霸道,他根本無暇顧及其他,一招一式都要全力以赴。

要是一旦被東皇太一擊中,瞬間遭受重擊,再也不會有一戰之力。

即便如此,楚帝還是決定向陽敦城掠去,將東皇太一引入空曠無人的荒野,如此可讓百姓免遭無妄之災。

唰~

楚帝身影一閃即逝,殘影劃過虛空,東皇太一面露獰笑,一襲黑袍馭風嘶吼咆哮,雙腳踏空緊追不捨。

「楚帝,今日爾註定難逃一死,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可以做的,可你卻偏偏做了,所以必須付出生命!」

「哈哈,我命由我不由天,何況是你!」

「想要殺朕,大可一試!」

楚帝放聲狂笑,絲毫不畏懼東皇太一,顯然他已經做好最壞打算,大不了和東皇太一兩敗俱傷。

無法擊敗,魚死網破,這點把握楚帝還是有的,他體內擁有不死本源,只要一息不滅,就有機會活下去。

東皇太一因為身懷東皇鍾,正好是楚帝的神火和禁忌魔蟻的剋星,不然他也不至於如此被動。

唰唰唰~

唰唰唰~

勁風在耳畔呼嘯,轉眼之間,楚帝已經衝出陽敦城,雙腳踏空飄落而下,身影出現在荒野古樹之巔。

腳尖輕點,樹枝搖晃不已,回身向背後看去,東皇太一雙臂大張開來,身影懸浮在不遠處古樹上,胸前祭奠出一柄紫色長劍。

劍光如虹,直指蒼穹。

震耳發聵的劍鳴聲傳來,開天一劍似要毀天滅地,劍威籠罩天地,楚帝能夠感受到這一劍將要釋放的威力。

「楚帝,莫說本皇沒有給你機會,釋放出神火和禁忌之力,否則,這一劍你都無法承受!」

「是?」

「朕自詡對劍的領悟不弱,今日就拼劍!」

楚帝巨聲響起,背後一道衝天劍海騰起,湛盧出鞘懸浮在劍海中,太虛劍靈破體而出和湛盧合二為一。

唰!

唰!

兩道劍光同時斬落,虛空中劍光前行好似兩道海浪碰撞在一起,漣漪迭起,巨響炸開,這一瞬間,天穹好像要塌陷了。

「焚天之焰!」

兩道劍芒交鋒在一起,楚帝突然將三道神火釋放,滔天烈焰瀰漫虛空,徑直向東皇太一吞噬過去。

「終於開始釋放底牌了,本皇等了很久,現在開始你的性命進入倒計時!」

東皇太一凝視着虛空焚天烈焰,目光詭譎,嘴角泛起一抹獰笑,好像非常期待楚帝釋放神火,話中之意更是表明,斬殺楚帝就在瞬息之間。因為在她看來,有關於皇位一事並不會這麼隨隨便便的就算了。

等到這個天下真正的安定下來,那麼這個事情就越發的糟糕。

而且皇位的事情一直以來都是懸殊著的,在這個途中難免還會有人眼紅心熱,到時候再發生類似於趙承啟的事情,那可就是有些糟糕了。

不過說來也夠巧的,趙仲任他們兩個人才走了,沒有多長一段時間,謝堯等人就已經開始籌備婚禮了。

謝堯在今天的時候來到了郡主府,幾個人各自選了一個好日子。

「你們看到了沒有?來年3……

《穿書之反派自救指南》第398章偶遇十一皇子 沈天賜在聽到這位主編許文殊的話后,也是點了下頭,他的這話說得也確實在理,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如果自己的這部《天龍八部》真的火了的話,那他的這家閱行出版社的名聲也就是徹底的打響了,而這可不是多少錢就能說明的事情了。

這邊的沈天賜也就微笑著開口了:「哈哈哈,許老哥說的不錯,我想這部《天龍八部》或許真的能開創一個武俠的新風也是說不定的。」沈天賜可是對金老爺子的書有著絕對的信心。

聽到沈天賜的話,許文殊也是微笑著開口:「哈哈,我可是做夢都希望是真的!行,既然這樣的話,那咱們就按照你說的簽合同吧。」

雙方的意見達成了一致,那接下來的事情自然就是非常的順利了,在由閱行出版社這邊的律師將合同給擬定好以後,沈天賜又再次認真的看了遍,確認無誤后,就將自己的名字簽了上去。

自然了,這裡簽署的名字就不是沈天賜了,而是沈天賜的筆名:一品先生。

「合作愉快!一品先生。」許文殊這邊伸出手后,也是大笑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