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鑄劍山莊鍾離氏,原姓已不可考,只因家業地處鐘山腳下,並且祭煉法寶時更多的用到火。而在八卦方位中火屬離位,因此鑄劍山莊以鍾離為姓。

鍾離氏實力非常雄厚,以煉器名揚中洲,屬於修仙界煉器派別。聽聞修士但有所求,只要能拿得出材料,鍾離氏就可以祭煉出威力強絕的法寶。

當然,修士想要祭煉法寶就必須付出代價,要麼是煉器材料,要麼是天材地寶或海量靈石,就像買賣一樣,肯定是在雙方滿意的情形下進行。也因此,鑄劍山莊無數歲月以來,積攢了海量財富。

中洲不論宗門亦或七大家族,都想過將鍾離氏吞併,至少得到他們的煉器秘籍。然而鍾離氏就像丹鼎派一樣,雖以煉器為主但實力不容小覷,至少中洲七大家族無法單獨將其吞併。

再有,鍾離氏向來低調,每次都是有強絕一時的法寶出現時,人們才會同時聽到,此法寶出自鑄劍山莊鍾離氏之手。

枫衡 「實力雄厚外加低調,乃鍾離氏的自保之道。」陸臨風向陳瑜介紹著鑄劍山莊,又疑惑道:「只是他們竟在為魔門祭煉什麼東西,而且是同時為魔門三大宮一起祭煉,魔門三大宮這是有什麼陰謀?」

「魔門的陰謀由你中洲五柱去操心。」陳瑜環顧一圈將自己保護起來的這些修士,囂張地哈哈大笑,道:「感謝各位同道對陳瑜的愛護,不過陳瑜在此提醒各位,在心中將道誓再重溫一遍!」

說著,極為狂妄地,在曾新瑤和紫蘇的喝斥下走出水光屏障,道:「當前形勢,相信司馬錯師兄已經想到了破局之道。」

眾人被此話吸引,但還是向司馬錯看去。

卻見隨著陳瑜走出水光屏,司馬錯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沒錯,中洲修仙界沒有立道誓的習慣,因此中洲修士的品性雖然令人不敢恭維,但同時他們思維僵化,在霹靂雷鳴聲中不敢有其他想法。

可司馬錯不一樣,他和萬六郎率先向陳瑜這裡走來,但此時,他離水光屏最遠。甚至離司馬錯最近的一些修士,可以發現司馬錯身上修為波動非常劇烈。並不是他即將突破境界,而是他正準備以突然之勢御劍離開此地!

如意宗內不得對陳瑜出手;若是有人想殺他,其他人發現則必須全力相救;若是他要欺負別人,被其他人發現同樣必須全力相助!

司馬錯的破局之道,就在「發現」二字。只要他御劍而去,只要他遠離龍背嶺看不到這裡的情況,那麼是不是就意味著,他並沒有「發現」有人要殺陳瑜?

這些是司馬錯匆忙想出的破局之道,他不知道遠離這裡,算是「發現」還是「知道」,更不知道遠離這裡還會不會遭雷劈,但他想賭。

「陳瑜師兄何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見自己的破局之策被陳瑜道破,司馬錯擠出笑容訕訕不已。但是在其他修士的注視下,司馬錯突然臉色大變,怒喝道:「你幹什麼?」

已經無法將陳瑜拿下了!這是天空中所有築基修士的想法,魔門修士忌憚著鍾離建,因為他們拜託鑄劍山莊的事情不容有失。其他築基倒是很願意為大局著想,然而他們必須做出艱難的樣子。

只能另找機會了!折應拭、陳駿之、鄭維新之輩,他們心思活泛的想著,現在只能放過陳瑜,待他落單之時再想辦法將他擒下。

然而他們還在做著艱難的樣子,卻聽司馬錯怒喝道:「你幹什麼?」

「各位同道,想來你們也知道道誓的內容了!」陳瑜已經走出三百多人的保護圈,並且取直刀在手。這一刻,在司馬錯的怒喝下,陳瑜盡顯狂妄與囂張,哈哈大笑道:「既然知道道誓的內容,陳瑜要欺負人了!」

說著,在司馬錯、萬六郎等五十多修士神色劇變下,陳瑜雙手高舉直刀,向著剛才被選中的,那個凝氣十層的黑衣修士一刀斬下!

那黑衣修士臉色瞬間凝重,他不知道道誓的內容,但是面對陳瑜雪亮的刀芒,他倒是好整以暇的祭出築基盾,輕易地擋下陳瑜這道刀芒。

但是很快,黑衣修士臉色霎那慘白。

因為陳瑜這一刀本就沒有多少威力,因為隨著陳瑜這一刀斬下,司馬錯、萬六郎等五十多修士,個個破口大罵神情激憤,卻不得不施展各種術法攻向黑衣修士。

瞬間,只是瞬間,黑衣修士甚至沒來得及慘叫。各色術法過後,築基盾以及黑衣修士,像是從未存在過一般徹底消失。而且,和黑衣修士距離較近的五個無關修士,也受到五十多道術法的波及,雖不至於當場死亡,但個個吐著鮮血向後倒飛出去。

「原來,築基法寶不過如此!」黑衣修士被瞬間斬殺,天上築基修士個個還在震驚之時,卻見陳瑜以不懷好意的眼神向他們打量,並且神情狂妄地道:「如意宗對築基修士有壓制,所以,我和五十位同道,在這裡擁有斬殺築基的實力!」

「陳少兄不可!」折應拭大急,道:「陳少兄冷靜!」

由不得折應拭、羅浩宸以及洛洛大驚失色。因為如今保護陳瑜的人,雖然各有齷齪各有紛爭,但他們免強可以統稱為正道。那麼,如果陳瑜借著此時的瘋狂,當真要殺幾個築基玩玩,他會找黛姝還是鄭維新?更大的可能,陳瑜會找他們魔門幾修士。

「折世兄、洛洛姐不要想著離開這裡!」其實他們還沒想到這一點,但陳瑜接下來的話,卻令他們不得不留下。

「若是你們離開,我會將身後這些保護我的同道一一斬殺,而如此血案,必須由你們魔門負責。」陳瑜全沒有宗門弟子的氣度,耍無懶一般道:「因為你們不聽我警告,他們是因你們而死!」

「你卑鄙!」身後五十多修士,以及近三百他們的追隨者破口大罵。

這是什麼世道?趙抽心中大怒,明明給陳瑜當免費保鏢,結果自己竟成了被挾持的對象,而且陳瑜竟然以自己的性命去威脅不相干的人!風鈴渡趙抽鼻子差點給氣歪了,他感覺這西北修仙界太過邪門。

「還請陳公子提出你的條件!」終是活夠了歲數,理解了陳瑜的意圖,鑄劍山莊鍾離建身邊的中年,強忍著怒氣沖陳瑜的後腦勻問道。

陳瑜並不理會,而是以亮的瘮人的眼睛,滿是挑釁的看著天空中的築基修士。確切的說,他看向的是魔門折應拭、羅浩宸和洛洛三人。

「有什麼條件,陳少兄儘管提。」羅浩宸終於想明白了陳瑜的底氣所在。

他身後的五十多修士在保護他,同時也是他的人質。而羅浩宸等築基修士,要是敢就此一走了之,依著陳瑜之前的警告那就是見死不救!

雖然即便是同宗同門,此時也不見得願意相救,然而若是在中洲傳開呢?

中洲啊,那地方各種勢力錯綜複雜,就算中洲五柱之間,若有機會決不介意將對方一把掌拍死。如果在陳瑜的警告之後,他和折應拭、洛洛等仍然離開這裡,那麼陳瑜一刀將鍾離建殺死,想想就知道,鑄劍山莊定會遷怒於魔道三大宮!

想到這裡,為了大局著想,為了日後不必要的麻煩,羅浩宸想先聽聽陳瑜的條件。

(未完待續)

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鄢陽此時正在比試登記處抓了狂。

「什麼意思?五階散修裏面,鍊氣期的只有我一人?今晚輪空?」鄢陽不可置信地質問道。

負責登記的男子收起一尊巨大的晶瑩剔透的方石頭,沒好氣地,看了鄢陽一眼,道:「測靈石已經顯示,你只是鍊氣期的。今日參加的五階散修中,確實只有你一人是鍊氣期。」

他再一次在暖玉上刷了她的玉牌道:「你們這些選手信息都在那塊玉牆上面,不信你自己去看。就算是極會偽裝的人來了,人力目測有可能會錯,但測靈石可不會出錯。」

鄢陽一把抓回自己的玉牌,去看那塊玉牆。

玉牆前面早已經人山人海,哪裏擠得進去。

「呦,這個花子是誰呀,鍊氣期也敢來打擂台?!」

「讓我看看,還是個女的!」

「女的?我看看,不是吧,昨天才加入?」

「不可能!鍊氣期,女的,一天的時間,升到五階?」

……一群人對着玉牆上的信息指手畫腳,各種議論傳進鄢陽的耳朵。

「怎麼樣,要不要到我那去看看,可比這裏看得清楚。」一個男人出現在鄢陽身後,正是蘇未。

「不必了……」鄢陽回道,順勢離他遠了一點。

「花子道友真是貴人難近。」一聲嬌語從兩人身後傳來,是白佩嵐來了。

「說起來,我今天也要上場呢,呵呵。」她嬌笑道。

「佩嵐,別鬧。」蘇未冷著臉。

「我可沒鬧,別忘了我也是五階散修呢,我也可以參加。」白佩嵐美目一轉,看向鄢陽,「怪我沒自我介紹,我來自西部大陸,是夏河白家的,白佩嵐。」

西部大陸?夏河白家?鄢陽多看了她兩眼,莫不是白沛澤家族的人?「白道長,你好。」鄢陽微笑道。

「花道友,說不定咱們在擂台上也能遇到,到時候咱們切磋切磋?」

「好。」鄢陽已經看出來了,她已經是築基中期了。

「呵呵,好,太好了。蘇公子,到時候你可要給我喝彩哦。」白佩嵐笑得燦爛。

「好。」蘇未臉上笑着,眼神卻冰冷。

「我要去準備了,祝你們今天玩得開心。」白佩嵐最後給蘇未拋了一個媚眼,轉身走了。

鄢陽不知兩人昨日還好好的,今日就這樣陰陽怪氣的。也許是有了利益衝突?

蘇未轉臉,就換了一副雲淡風輕的笑臉道:「花子道友今晚應該是輪空了,那就好好觀戰,好應對明天的對戰。

剛好在下的座位,可以看見台上的每個角落,而且,有那塊玉牆的投影,隨便怎麼看都可以,不用去跟他們擠在一起。

不知花子道友能不能賞臉,到在下的地方坐一坐。」

本來這種規則,就對鄢陽這種鍊氣期的十分不友好,很可能明天就會把她刷掉,但蘇未說得好像沒看出來一樣。

他究竟是何目的?

「那好。」鄢陽點頭。

於是,她跟着蘇未,一路行到位於擂台正上方的雅室中。

期間,引來無數人側目。

噹噹當……

三聲鐘磬鳴響后,一尊測靈石從擂台中心降落。

一名黑袍紅髮的男子,上了擂台,另有一負劍男子也走了上去,與之遙遙相對。

兩人分別走到測靈石前,伸手將自身靈力傳遞進去。

「沃阿布,五階散修,築基期初期。」

「賀臘,五階散修,築基期初期。」

「開啟封禁。」

嗡……一個透明光罩,將擂台整個罩了進去。

「這塊小玉石,就是下面玉牆的投影,你想看哪個選手,都可以在上面翻看。」蘇未遞過來一塊合掌大小的玉板。

滢蓉 鄢陽接過來翻看,果然自己和白佩嵐的信息都等級在其上。

她一目十行,將所有選手的信息都強記了下來。還真的就自己是鍊氣期。

「若花子道友感興趣,這個就送給花子道友。」蘇未無比誠懇地說。

「不必。」鄢陽將玉板還給了蘇未,「蘇公子找我,究竟是為何事?」

轟!擂台上一陣強震。

那叫賀臘的,劍光如飛虹,直擊那紅髮男子。

那紅髮男子大喝一聲,渾身便披掛起一副鎧甲,雙目射出兩道流光,凡流光所到之處,皆化為火海……

滢蓉 「那賀臘背後,是闌干城杜家,而那紅髮沃阿布,背後則是唐家。你看,雖然大家都是散修,但是背後不投靠某個勢力,其實很難在這世上出人頭地。他們明面上是為自己的名利爭鬥,其實,卻是背後的各個勢力之間的對賭。」

「這個,我當然知道。」鄢陽道。

「那在下就明說了。花子道友背後似乎還沒有依靠哪個宗族或者門派,不如,考慮考慮我蘇家?」蘇未親自為鄢陽添了一壺茶。

「啊!」一聲慘叫,那叫沃阿布的,面色慘白,鎧甲也被劈開了一半,他仰面吐血倒下。

「本局,賀臘,獲勝……」場外宣佈著結果。

嘩!!!

旁邊一個雅座里傳來杯盞被砸碎的聲音,顯然是對這對決十分不滿意的人,那必然就是唐家了。

「蘇未!是你安排的吧!」蘇未的雅室門被一腳踹開了。

鄢陽昨日看見過的姓唐的女子出現在門口,她看見鄢陽,顯然愣了一下。

「唐大小姐,我這裏有客,不能接待你,請你自重。」蘇未整了整自己紋絲不亂的衣襟道。

「哼!蘇未,你故意安排我的人對戰強者,對不對!」

「抱歉得很,我很沒空。來人!」蘇未眉頭一皺,幾個男子出現在唐大小姐身側。

「蘇未,你給我等著!」唐大小姐說着狠話,眼睛卻不瞪蘇未,反而瞪向一邊靜坐的鄢陽。

「哼哼,原來如此,蘇公子可真是,用完就棄啊,這麼快就物色到新鮮獵物了?」唐大小姐居然氣笑了。

「唐大小姐,注意你的言辭!送客!」蘇未手掌一擺,那塊倒塌在地的門板,便重新安裝上了雅室之門,將那些擾攘隔絕在外。

「呵呵呵,花子道友見笑了,我們繼續觀賞。」蘇未道。

「抱歉,我沒有投靠任何一個勢力的想法。」鄢陽如實回答。

「先別說話,你看誰上台了?」蘇未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嘴唇上道。

鄢陽順着他的視線看去,台上的,是白佩嵐。

她一身粉色勁裝十分清麗。

場外一片呼呼喝喝的嘈雜聲。

「這不是蘇公子的人嗎?」

「蘇公子怎麼捨得的呢?」

……

閑言碎語像是從門縫裏吹進來的風,不想聽都不行。

蘇未卻似乎並未聽見,只是閑適地品茶,觀戰。

。 江寒很早就有去域外走一趟的打算。

尤其是這塊五品元石,確實令他心動了。

域外一直壓制龍國的,就是元石資源,要能跟域外達成合作,未來踏破域外便指日可待。

他有種預感,域外的勢力遲早要插入到龍國。

尤其是在武道方面,域外由於有元石以及各種古法的存在,一直處於絕對的優勢地位。

而這無疑是一個契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