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阿蒙和他娘在這個村子也不是啥重要人物,不可能擋了什麼人的路。

既然如此,林大夫對阿蒙娘下手完全說不通。

三人一時也想不通林大夫對阿蒙娘下手的動機是什麼,只能暫時先觀察之後再來找原因。

就在眾人的小聲議論聲中,村長帶著幾位族老,終於姍姍來遲。

村長站在一塊兒大石頭上,居高臨下的看著眾人,表情嚴肅無比。

「相信大家都已經聽說了,我們村裡的五位狩獵小隊隊員,就在不久前永遠的留在了詭林……」

村長話還沒說完,五位遇害者的家屬已經忍不住痛哭失聲。

村長安慰了兩句之後,周圍的人也在一旁勸說。

足足勸說了三分鐘,這五家人的哭聲才終於開始逐漸消失。

「咱們接著往下說,就在剛才我與幾位族老商量了一下,我們都覺得詭林之所以有此異變,是因為又到了五十年一次的血祭之期。」

。 「怎麼了?還是不放心?要不我等他安定下來,再去看看……」

封晏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她打斷。

「不用了,你這段時間也辛苦了。我住院的時候你也忙來忙去,現在還因為我弟弟,讓你更加辛苦。小幸也不是小孩子了,我相信他可以的。」

「那你可以嗎?真的能放下心來?」封晏憂心忡忡的看着她蒼白的臉色,她身子單薄的彷彿一陣風都能吹倒一般,實在讓人放心不下。

「我可以的!」她捏緊拳頭。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她不能阻止小幸去走他想走的路。

她吐出一口濁氣,道:「封晏,吃完午飯陪我出去逛街吧。夏天到了,我都沒給自己買新衣服。我也不能老把自己困在家裏,也要多出去走走,散散心。」

「好,是該添置些東西了。」

她吃完飯,回到房間簡單化了個妝,將眼睛紅腫的地方遮了遮,不然別人還以為她被人打了呢。

可即便化了妝,補了腮紅,可臉色看起來還是有些不好。

她深呼吸,拍了拍臉頰,阻止自己繼續喪氣。

她和封晏去了商廈,看到那些漂亮衣服,她的心情總算好了。

有的衣服不過多看了兩眼,封晏就讓人包下,嚇得她眼睛都不敢亂瞟。

什麼當季限定,什麼時尚暢銷,封晏只是淡淡掃了一眼,問了一句,你覺得好看嗎?

只要唐柒柒點頭,下一秒刷卡付錢。

不多時,十幾個袋子打包差人送到了別墅。

「封晏,我覺得我買的差不多了,我也逛好了,可以回去了。」

「買完了衣服,不買配套的包包?鞋子?化妝品?」

額……

他怎麼這麼了解女人?

「可是太多啦!一天一套,都足夠我撐完這個夏天了!」

身為服裝設計師,一個勁的買別人家的設計作品,不好吧!

「女孩子還會嫌棄自己的衣服多?」他捏了捏她的鼻子:「繼續逛,晚上在外面吃。」

他拉着她又去買別的。

只要封晏一進店,店鋪立刻將門關上,所有的員工都服務唐柒柒一人。

她換衣服的時候,封晏總是安安靜靜的等著,不會玩手機,也不會亂看別的東西。

他的視線總是鎖定試衣間的出口,等她出來第一眼看到她才能安心。

唐柒柒逛到最後腰酸背痛,實在走不動了。

「不行,我實在走不動了,我們去找地方吃飯吧。」

「也好,樓上有家不錯的西餐廳,可以嘗嘗。」

「那行,我先去上個廁所,你等我。」

唐柒柒走後沒多久,封晏就看到了熟人。

路遙帶着一個女孩子過來逛街。

女孩穿着普通,扎著高高的馬尾,看起來清純可愛。

兩人有說有笑,路遙的視線一直凝睇在她的身上,看着她笑,自己也跟着笑,有時候耳根子還會偷偷的發紅。

路遙後知後覺發現了封晏,趕緊帶着女孩上前打招呼:「先生,好巧啊,你也在這兒。」

「嗯,這位是?」

「你好,我叫陶桃,是路遙哥的朋友。」

陶桃主動介紹。

。 第二天上午,一家咖啡連鎖店,張凡和錢蘊介紹來的律師小彭相見了。

這個人看上去不想是一個好人,但因為屬於第二代移民,估計也壞不到哪裏去,說一口蹩腳的大華國文,中間偶爾摻雜一兩句英語。這種說法在北美是常見的,如果在國內就會被人噁心是在秀英語。

雙方交談了合作報酬,小彭變一口答應,幫張凡去有關資料庫查找這些資料。

接下來幾天,沒事可做,錢蘊便帶着張凡,來到海港。

這裏有錢蘊停泊在這裏的一艘小摩托艇,兩人在海上轉悠了兩天。

接下來,得到的消息令張凡失望。

小彭來跟張凡說,什麼結果都沒有,無論是在政府還是私營公司的資料庫里,沒有一個叫做董江北這個人的信息,好像這個人根本就不曾在北美生活過。

張凡也是無可奈何。

小彭不行,張凡更不行。

自己現在沒有下手的方向和用力點,到哪裏去找董江北?

看來這次北美之行也就是白來了。

接下來幾天,錢蘊又陪張凡到各處轉了一圈,這裏風景點兒太多,且是如畫,地域又遼闊,也只不過是走馬觀花,看了個九牛一毛。

正準備改簽一下機票,把返程的時間提前,突然看到同班女同學一條朋友圈兒。

那個女同學畢業後由爸爸安排,在國家直屬機關幹了兩個月,就出國了。現在定居在紐約,平時喜歡秀一秀自己的豪宅和大遊艇,接她的話說,秀車,有點太漏了。

今天的朋友圈卻有些令張凡醒目:

她在自己家的草坪上,和一個女同學在喝紅酒。

而那個女同學竟然不是別人,是姚蘇!

這怎麼可能?

姚蘇怎麼不聲不響的就到紐約來了?

細細一看,確實是姚蘇。

沒錯,姚蘇肚子已經不小,穿着一條孕婦連衣裙,一臉的笑容,跟那個女同學摟在一起碰杯。

張凡想給姚蘇發條信息,告訴她自己也在紐約。

想了一想,又放棄了。

便給那條朋友圈發了一條評論:「為瑤,姚蘇也在你那兒?」

評論剛發出不長時間,姚蘇便給張凡發來了一條信息:

「你為什麼不問問我?」

「你不聲不響的去了北美,沒想告訴我,我為什麼要問你呀?」張凡回復道,「再說,你是誰?」

過了十幾分鐘,為瑤忽然要跟張凡視頻。

張凡因為是住在錢蘊家裏,不想讓她看到周圍環境,便接通了她的語音。

為瑤一上來,就是一陣大笑:

「張凡,你跑到紐約來了,也不跟我說一聲?要不是你剛才冒泡兒,我也想不到用軟件給你定位一下!原來你離我家不到100公里,麻溜過來!」

張凡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話的時候,被對方找到了馬腳。

現在定位一個手機,隨便下載個軟件兒,都可以做到,自己剛才疏忽了這點。

不過人家既然查到了,就不好繼續否認:「我是幫朋友的一個企業過來做一個商務考察,正想把事情做完之後去看看你。」

「趕緊過來吧,姚蘇也在我這裏,你倆能在北美相聚,也算前世有緣吧。哈哈哈……」

其實在同學的眼睛裏,張凡和姚蘇早已經斷絕了關係,根本沒有來往,更沒有任何人想像得到,姚蘇肚子裏的孩子竟然是張凡的。

張凡當然要迴避大家對兩個人之間關係的聯想,便推卻道:

「我看還是不過去了吧。」

「為什麼?跨了半個地球過來,難道不應該來看看老同學我?」

「看望你倒是應該的,不過姚蘇和我,我們兩個人之間特殊的關係,如果我現在去的話,很容易在同學里引起聯想,認為我和姚蘇又怎麼怎麼樣了,其實我倆你知道一點關係都沒有。」張凡苦笑着說道。

不料剛剛說到這裏,姚蘇那邊搶過手機,大聲的喊了起來:「張凡,你在這裏裝什麼逼?什麼聯想?誰會聯想?就你自己聯想吧!我和你有半毛錢關係嗎?用得着別人來聯想。」

姚蘇說的話就像帶着火藥味兒。

張凡聽着稍微感覺到不是滋味兒,這個娘們兒坑人不淺!

寻鸩 最初坑的自己失去了中醫院的工作,弄得自己簡直要走上了人生的絕路,後來又坑自己做了她肚子裏孩子的父親,現在又靠肚子裏的孩子對他頤指氣使……這個女人簡直就是自己一生的大剋星!

張凡如果是一個衝動的人,可能會產生一刀捅了她。

「好吧,我下午過去。」

張凡放下手機,錢鐨馬上警醒的問道:「哪來的爛女人?對你指手劃腳,罵罵咧咧?」

張凡想要遮掩一下把這事過去,錢蘊卻是放不過,緊緊的追問張凡,張凡只好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大致的說了一遍。

「既然她老公己經死了,那姚蘇肚子裏的孩子是你的吧?」錢蘊問。

張凡揍了皺眉頭,這種事情,也只能硬著頭皮否認,不管合不合邏輯,否認是第一要務:

「你瞎猜什麼呀,她肚子裏的孩子是由鵬舉的遺腹子。」

錢蘊在這方面倒也單純,並沒有想太多,也就相信了張凡的鬼話,「那你肯定特別恨姚蘇是不是?」

「是吧,我一想起她這個名字,腦袋都疼。」

沒想到錢蘊一下子衝過來,緊緊的晚住張凡的胳膊,大步向外就走。

「你要幹啥去?」張凡問道。

「我和你一起去見那個姚蘇,告訴他我張凡在國內不但能搞一大批美女,即使在北美也有美女相伴,她姚蘇算個什麼東西!」

張凡本想攔住錢蘊。

又鞏怕錢蘊懷疑自己單獨要去見姚蘇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也只好同意錢蘊一起去。

一個多小時之後,來到了為瑤的家裏。

張凡第一眼注意到的,並不是穿着紅裙子的為瑤,也不是挺著大肚子、穿着白色孕婦裙的姚蘇,而是眼前高大的夢幻別墅,旁邊是車庫,四車位庫門全都大開着,庫門前整整齊齊的排著四輛豪車,有跑車,有大商務,還有一輛越野吉普車。

張凡不由暗暗驚嘆:

為瑤這資產轉移的也真算是成功!

別的不說,就是那麼多的外匯是怎樣換出來的?

這一點,在技術上,就不是張凡這個檔次的人所能夠想像到的。

張凡小聲的對錢蘊道:

「這個房子,比你的大多了,漂亮多了。」

「眼饞了?」

「我喜歡!」

張凡先前想像中的錢蘊那個檔次的別墅,已經退居二線,現在,為瑤的這幢,才是心目中最理想的別墅。

。 蕭玥一愣,不明白蕭珩為何會有這一問?不過她還是答道:「喜歡。」她最愛看書,但這年頭書實在太少了,她愛看的傳記遊記更少,蕭玥只能開發新愛好了,寫字既能修身養性又能消磨時間,是很不錯的靜態娛樂方式。

蕭珩說:「我這裡有一份謝大家的手稿,你要喜歡,等到了京城我給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