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除非讓她繼續玩遊戲。

她附和道:「嗯,我們到京城不是來玩的,還是先辦正事。」

雷君很感慨:「難怪陳總的生意越做越大,如此敬業的精神就值得我學習。成功沒有捷徑,全靠努力。

以前我覺得陳總好像比較愛玩,但我現在認識到,那只是表面現象。

我聽過一句話,你只有非常努力,才能在別人面前顯得毫不費力。」

你的英語雖然差了點,但領悟能力非常不錯。

你是該好好學習敬業的精神,你越努力,陳飛揚就越不費力。

金山公司今年成立了一個新的公司,叫西山居,專門用來做遊戲。

陳飛揚給出框架,並且給予投資的劍俠情緣,目前就是西山居在做。

與此同時,西山居還在做一個叫做「中關村啟示錄」的遊戲,嚴格來說,這是國產第一款電腦遊戲。

陳飛揚上次對雷君說過,這款遊戲賺不了錢,就當做著練手。

但是西山居的人不信啊,他們卯足了勁在做這款遊戲。

在金山公司的大門口,陳飛揚見到了傳說中的國內第一程序猿,求伯軍。

聽到雷君說陳飛揚今天要來,求伯軍也很重視,早早就在大門口等著。

對於他這個技術宅來說,浪費一分鐘寫代碼的時間都感覺在犯罪。

今天為了等陳飛揚,耽擱了半個小時,他覺得自己的罪行有點罄竹難書。

也就是陳飛揚有這待遇了。

陳飛揚投資給求伯軍,讓他能夠繼續開發wps,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對於這種雪中送炭的行為,求伯軍感激至極。

好不容易見到麵包車停在了門口,求伯軍迫不及待地迎上來,拉開車門。

在見到陳飛揚的一瞬間,他有些驚訝。

儘管已經聽雷君說過,陳飛揚很年輕,還是在校大學生,長得非常帥氣。

但是現在見到真人,還是忍不住吃驚。

這麼帥的小夥子,你說他是明星我都信。

在求伯軍打量陳飛揚的同時,陳飛揚也在觀察求伯軍。

前世只聞其名,不見其人,只在網站上看過求總的照片,現在近距離接觸,發覺求伯軍真人比照片要黑一點。

他很有精氣神,眼睛里有股子氣勢,給人的感覺就是很硬氣的一個男人。

陳飛揚與求伯軍熱情地握手,開始了商業互吹。

。 「葉少,我還是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施飛羽心裏依舊疑惑。

「這事其實也沒那麼複雜。」葉凌天又喝了一口紅酒道。

「卡牌學校不同於普通的學校,學校里的學生都是可以動用卡牌力量的卡牌修鍊者,為了防止意外的發生,所以在任何一所卡牌學校里,一般都會有幾個實力超絕的高手坐鎮。」

「據我所知,清水中學內至少有五位,卡王級別以上的高手坐鎮,除了嚴禁學生內部之間私鬥外,最重要的就是防止有校外的卡牌高手,威脅校內學生的安全。」

「五位卡王級別以上的高手!」施飛羽心裏頓時一驚。

「楚焱他們幾人現在已經回到了學校里,別說你們小隊現在已經實力大損,就算你們小隊的實力完好無損。」

「若是敢在學校裏面動手傷人,恐怕會被那幾位鎮場高手當場格殺!」葉凌天冷冷的說道。

「我艹!」施飛羽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暗自心驚,他倒是沒想到這一點。

「那葉少您讓我們回去念高中,又讓我們參加高考是咋回事?」施飛羽依舊沒有看懂葉凌天此舉的意義。

「首先,你們的身份變成了學生,這樣一來,無論哪一所學校里鎮場高手,都不會輕易的對你們出手。」

「另外,對於卡牌修鍊者所參加的高考來說,其中的實戰考試,就是持卡者操縱卡牌來和其他考生進行對戰。」

「到時候,我走走關係,讓你和那個楚焱分到一組裏去,你不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和他對戰了嘛。」

葉凌天加重了語氣說道:「卡牌修鍊者之間的對決,兇險萬分,況且那是在高考考場上,所有考生為了爭奪名次積分,手段更是無所不用其極。」

「到時你一個失手重傷了他,或者乾脆把他打死了,誰又能管的著!」

「原來如此,真不愧是葉少,想的就是周全!」施飛羽恍然大悟,對着葉凌天豎起了大拇指。

「葉少,明天我就和我那幫兄弟,去邪玉高中報道。」

「不用那麼着急,先修整幾天去也可以,另外,我還有禮物送給你們。」

葉凌天笑着放下了紅酒杯,然後把一個盒子推了過來。

施飛羽打開盒子,兩隻眼睛頓時直了。

盒子裏面是一疊厚厚的卡牌。

而放在最上面的赫然是一張紅卡。

「葉少……」施飛羽心頭突然有一股熱流涌動,嘴巴囁嚅著,想說啥也沒說出來。

「我葉凌天從來不會虧待自己的兄弟,獅王,只要你們好好跟着我干,以後像這樣的好處,絕少不了你的!」

葉凌天搖晃着酒杯說道。

「葉少,您放心,只要那個楚焱在高考考場上遇見我,我肯定讓他下不了考場!」施飛羽重重的點了一下頭道。

「哈哈,獅王果然是個聰明人,一點就透。」葉凌天撫掌大笑。

幾人又聊了一會,施飛羽就起身告辭了。

等把他送走之後,萬天鵬有些不解的向葉凌天問道:

「葉少,這個獅王小隊,現在就剩下點散兵游勇了,實力大損,您還管他們幹啥?還送給他那麼多張卡牌?這買賣有點虧啊。」

「我葉凌天什麼時候做過虧本的買賣。」葉凌天冷笑一聲。

「施飛羽的獵人小隊雖然實力大損,但他本身畢竟是卡王級別的高手,到時候上了考場,讓他替我出面解決掉一些其他學校的卡牌高手,不是省了咱們自己動手了。」

「葉少就是葉少,厲害!」萬天鵬佩服道,「不過葉少,我記得高考中的實戰對抗,有極其嚴格的規定,雙方力求點到即止。」

「若是一方出手太重,導致對手重傷或者死亡,這一方很有可能需要負法律責任,搞不好會被重判的!」

「那就讓獅王去坐牢唄,只要能幫我掃清高考路上的障礙,就是把他整個小隊的人都犧牲掉又怎樣。」葉凌天陰冷的說道。

「呲!」旁邊的萬天鵬突然感覺一股寒流,從頭頂涼到了腳後跟。

「若是到了必要的時候,恐怕我在你心中,也會成為隨時可以犧牲的對象吧。」

萬天鵬突然感覺到心裏一陣悲涼。

清水中學圖書館。

咕咚一聲,楚焱無力的癱在桌子上。

在他面前,堆得滿滿登登,全是一摞一摞的書本和複習資料。

「紅玉姐,瀟瀟,我真學不動了。」楚焱無力的喊了一句。

自從那天從牛德林那裏出來之後,三人就開始瘋狂的複習做題,為即將到來的高考衝刺。

開始楚焱也是激情滿滿,以為自己能趕的上來。

畢竟他可是覺醒了系統的天選之子。

但這樣頭懸樑,錐刺股的勵志生活,他僅僅堅持了幾天,就果斷放棄了。

沒辦法,他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頭兩年的時候落下了太多的課程。

雖然這幾天,秦紅玉和洛瀟瀟沒少給他補課,但是效果依舊不大。

畢竟三年的課程,想在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就趕上來,這種可能性太小了。

除非楚焱再覺醒一個超級學霸系統。

「紅玉姐,瀟瀟,我看還是算了吧,大不了我再回獵人協會,接着獵殺凶獸去。」楚焱已經開始自我放棄了。

梦于夜光中 「楚焱,你這說的什麼話!」面前的秦紅玉放下了書本說道。

「就是啊楚焱,咱們三人是一個團隊,到時候我們倆人都去上大學了,留你一個人在這裏獵殺凶獸,那也不像話啊。」洛瀟瀟也跟着幫腔道。

「我覺得獵殺凶獸挺好的,輕輕鬆鬆就能月入百萬。」楚焱在心裏嘀咕了一句,臉上卻依舊一副苦瓜相。

「紅玉姐,瀟瀟,不是我不想考大學,你看看這些書,什麼《卡牌誕生的歷史》,《修復卡牌技能大全》,《世界凶獸圖譜》……」

「光着幾本書,各個都有五六百頁厚,我就是把眼睛看瞎了,我也記不住啊。」楚焱無奈的說道。

聽到楚焱這麼說,秦紅玉和洛瀟瀟也有些無語了。

這幾天通過對楚焱的補習,倆人發現楚焱文化課的基礎確實太差了,按照他目前這種水平,想在文化課上有個出色的成績。

無異於天方夜譚。

「楚焱,如果你不想報考文化類的專業。」

「戰鬥類型的專業,基本上每個大學也都有,你可以報考這些專業啊。」

秦紅玉突然想到一點,趕緊對着癱在桌子的楚焱說道。

「戰鬥類型的專業?」

楚焱心裏頓時一激靈,嗖的從桌子上抬起頭來。 一回到酒店,周雲立即問鄭小句:「我剛才有沒有演得很過分?」

鄭小句搖頭,說:「沒有沒有,小雲姐,你拿捏得恰到好處!」

周雲輕哼一聲,說:「讓他今天晚上先睡不好覺吧。」

第二天,周覽給周雲發來消息:梁海原聯繫我了,只要你點頭,《羅煙》的女主角就是你。

周云:男主角是誰?

周覽說:到時候會試鏡。

周云:試鏡?真的假的,男主角放出去試鏡?

周覽說:試鏡只是走個流程,我打聽過,梁海原應該已經有人選,應該是同公司的李辭。

同公司的李辭,偶像出身,當紅流量,演過兩部戲,成績都不錯,演技不溫不火,不過,大家對他的演技要求也不高,能合格就已經是矮子里的高個兒,山裡的猴子霸王。

周雲一聽,不禁撇嘴。

她不是嫌棄李辭是流量,李辭這種大明星還不夠她來嫌棄的。

周雲只是沒想到男主角也是成千的人。

那《羅煙》這部戲擺明了就是成千大禮包了。

周雲問:李辭已經定下來了?

周覽:還沒,梁海原心中的意向人選,但如果李辭願意接,男主角肯定是他的。

周雲也理解,畢竟《羅煙》不是什麼嚴肅題材的證據,故事雖然比一般的偶像劇要有邏輯很多,但嚴格意義上也是一部商業題材的電視劇。

這種戲,李辭可不會被挑剔演技。

能看就行了。

配頂級卡司,賣頂級價格。

周雲想了想,說:覽姐,那你先幫我去聊一下吧,這部戲我確實挺感興趣的。

周覽:好。

周雲眼下的重點自然還是《問心》這部大戲。

片場,周雲跟宋遲一起等戲的時候,跟他說起了《羅煙》這個項目。

宋遲一聽李辭,立即哧了一聲。

「怎麼了?」周雲問。

宋遲搖頭,說:「沒什麼。」

周云:「你有話直說好不好?跟我還吞吞吐吐的。」

宋遲:「不是,有的事情我也不好說。」

「你跟李辭有矛盾啊?」周雲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