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雖然他的代號還是日天宇,可內部人員都稱他天宇,很少有人會把那個日字帶上,默認他的代號就是天宇,連一些編外的賞金獵人也是如此稱呼他。

「我是最早的一批賞金獵人。」皮衣女張菲菲連忙點頭。

她平時沒事的時候就刷六扇門APP,對江湖動態很是了解,而且她還是日天宇的小迷妹,此時雙眼都要化為桃心妝了,不禁的說道:「愛豆,你比我想象的要帥。」

「不要拍馬屁,況且這個馬屁拍的毫無技術含量,難道我會不知道我本人非常帥?」唐宇笑著摸了摸自己的帥臉,而後轉身回去坐下,看了眼桌上的物品后說道:「這裡沒有你什麼事情了,拿著東西走吧。」

張菲菲有些意外,「這就放我走了?」

「怎麼個意思?」唐宇眉頭一挑,「你還想進黑獄,體驗下牢獄生活?」

聽到黑獄二字,張菲菲臉色就不由得一變,連忙上前拿回自己腰包等物,退後幾步對唐宇和胡三姑躬身行禮,轉身就要離去。

可她從眯眯眼身旁路過時,突然停步,忍不住的對著眯眯眼踹了幾腳。

她踹完就後悔了,小心翼翼的轉身看向唐宇。

見唐宇和胡三姑都在喝茶,根本就沒理會她,知道二人是裝作沒看到而已,她就習慣性的吐了吐小舌頭,隨後掛上腰包就要甩開兩條大長腿飛奔離去。

可就在這時,她身前不遠處,竟然平地起陰風。

呼……

沒等她反應過來,陰氣濃重的陰風,就已經刮到她的面前。

被這麼濃重的陰風刮一下,哪怕她是天師道弟子,恐怕也得受點罪。

她想要後退躲閃已經來不及,可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她身前,替她擋下了刮來的陰風……看著身前的背影,她雙眼不由得發亮。

天宇捕頭。

愛豆好有愛啊。

愛了,愛了。

唐宇微微側頭問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張菲菲看著唐宇的側臉,雙眼都要化為桃心狀了。

唐宇沒再說什麼,抬手掐了個印訣,驅散身上的陰氣后護著張菲菲後退,同時神色凝重又好奇的看著前方,因為平地起陰風的那一塊平地,竟然浮現出一道光幕。

這道光幕和通往神秘空間的入口相似,只不過是黑色的,四周縈繞著肉眼可見的陰氣,濃郁程度超乎想象,哪怕唐宇護著張菲菲後退幾步,還是感到不適,只能護著張菲菲又向後退,退出五六步才停下來。

此時,徐昊陽趴在桌子上,而胡三姑的元神,則是站在黑色光幕前。

張菲菲盯著胡三姑元神,低聲問道:「愛豆,那個是鬼嗎?」

她沒有開過天眼,原本是看不到胡三姑的元神,可隨著那道黑色光幕出現,周圍的陰氣極速加重,別說她了,哪怕是來個普通人,肉眼也能看到胡三姑的元神。

「不是。」唐宇感覺不對勁,就回頭看了眼,見張菲菲手中竟然握著打鬼棒,頓時就被嚇一跳,連忙低聲警告道:「你別亂來,那是地府的陰差。」

張菲菲吃了一驚,連忙將打鬼棒收起來。

這時,四周陰氣突然變得有些躁動不安,無風自行滾涌,夜空中的明月也隱入烏雲之中,而黑色光幕中也伸出了一隻穿著白褲、白襪子和白皮鞋的腳。

隨後,一個中年男人從黑色光幕中走了出來。

這個中年男人看上去有四十來歲的樣子,白面無須,劍眉星目,帥氣逼人,一頭黑又亮的長發隨意扎在腦後,上身穿的是一件很有格調的白色立領中山裝。

他右手拇指上戴著個翠綠扳指,手中拿著一柄打開的白紙扇,正緩緩的搖動。

白紙上寫有三個字:白無常。

「???」張菲菲一臉懵逼。唐宇也有些懵逼。

他之前想象過白無常的形象,應該和世間的畫像相差無幾,長發披肩,面色慘白,頭戴寫有『一見生財』四個字的無常帽,身穿白色大褂,手持白色哭喪棒,吐著垂到胸口的腥紅長舌,雙眼通紅,目光凌厲,看人一眼就能讓人心神動蕩。

他萬萬沒想到,現在出現在面前的白無常,除了有一頭長發外,再無和世人想象的白無常有相同之處,甚至可以說是天差地別……這算是注意形象,還是不注意形象?

「黃泉接引使胡三娘,見過陰帥謝大人。」

胡三姑上前一步,畢恭畢敬的躬身行禮。

胡三姑的本名是胡三娘。

白無常本名謝必安。

黑無常本名范無咎。

「無需多禮。」白無常嘴角微微上翹,似乎是在笑,又似乎天生笑面。

他輕輕扇動手中紙扇,向著一旁走開幾步,這才抬頭看向唐宇和張菲菲。

「六扇門曲州捕頭唐宇,見過陰帥謝大人。」

「龍虎山天師道張菲菲,見過陰帥謝大人。」

唐宇和張菲菲都是連忙抱拳躬身行禮。

「嗯,稱本帥七爺即可。」白無常嘴角又上翹幾分,卻是看向立於一旁的胡三姑,「小三娘,這二位是你的朋友?地上那一位什麼情況?」

胡三姑連忙將與唐宇相識,還有今晚發生的事情,撈乾的,撿重點說了一下。

「沒想到你上來一趟,經歷了這麼多事情,這段時間真是辛苦你了。」白無常笑看著胡三姑,一臉的寵溺,隨後就又抬頭看向張菲菲,臉上的笑容沒有了,「本帥與張天師有舊怨,雖不會遷怒天師道弟子,可看到你著實有些不爽。這裡沒有你的事,去吧。」

張菲菲感覺自己在鬼門關溜達了一圈,急忙行禮離去,不敢再留在這裡礙眼。

看著張菲菲飛掠離去,白無常才打量一下唐宇,「既然是小三娘的朋友,還是六扇門的捕頭,那就留下來吧,正好本帥還有點事情需要麻煩你一下。」 「知道嗎?我是把她當成我的長輩的,她和我的一個親人很像。」陳宇冷冷地說:「我不允許任何人對她不敬,小子,馬上去道歉,別逼我殺了你。」

「你,你到底是誰?」何泛舟驚心於陳宇身上傳來的殺意。

這股殺意,就算是家族中供養的那批高手身上也沒有見到過,他相信自己如果敢不按照陳宇的意思來,他下一秒就會直接殺了自己的。

「我是誰?」陳宇咧嘴笑了,突然,他又是一拳擊出。

砰……何泛舟再次飛了出去,這一次他趴在地上,幾乎沒有知覺了。

「你別把他給打死了。」沐夕出現在門口,說真的她真的想一刀把何泛舟給弄死。

但是如果他真死了,他老子肯定會發瘋的,何泛舟的老子掌控何氏一部分大權,如果真的發瘋,雙方起了衝突,何氏集團勢必會受損嚴重。

「放心吧,我有分寸,他死不了。」陳宇笑了笑,再次上前。

一腳踹在何泛舟的身上,真氣渡出,再次激發何泛舟的潛力,這傢伙猛地直起身子,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他身體裡面紊亂的氣息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但是這一次,他看向陳宇的眼神里已經充滿了驚恐,因為他發現,眼前的這個人根本不會管他是誰,如果再惹怒了對方,對方會真的直接殺了他的。

「我道歉,我認錯,你別打了,你不要再打了。」何泛舟這一次沒等陳宇開口,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慘叫了起來。

陳宇一言不發,他一把拖著何泛舟,走到了室內,像是丟一條死狗一樣把他丟到何靈韻的身邊。

「姑媽,我對不起你,我真的錯了,我是禽獸,我是畜生,我向你道歉。」何泛舟跪在何靈韻的跟前帶著哭腔求饒道歉。

「態度認真點。」陳宇突然抓著他的頭髮,重重地把他的腦袋磕在地上。

撲通…何泛舟的腦袋磕在地上,很快就滲出血來,他哭喊道:「我道歉,我已經在道歉了,你別打了。」

「好了,小宇,別打了。」何靈韻看著有些不忍,她扶起何泛舟道:「去醫院看傷吧,以後再目無尊長,我對你不客氣。」

「姑媽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謝謝你姑媽。」何泛舟感激得涕淚交加,他艱難地退出了房間,頭也不回地掙扎著跑了。

陳宇這才吐出胸口的一口濁氣,躁動的心臟這才緩緩地平復下來。

他視何靈韻為親人,那種血濃於水的感覺讓他無法釋懷,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侮辱她。

「小宇你沒事吧?彆氣壞了身子,和這種人生氣不值得。」何靈韻這才關切地看著陳宇。

「我沒事何姨,我就是看不慣這小子嘴巴像是吃大便一樣的臭。」陳宇笑了笑。

「我執掌何氏,大權在握,他們何家的人當然不甘心。」何靈韻微微地嘆了一口氣:「並非是我不放大權,而是…我只想在那吃人的盛京…生存下去。」

陳宇心中一痛,何靈韻的身邊,到底有多少只豺狼虎豹?他的拳頭不自由主地握緊,他發誓,一定要清除何靈韻身邊所有的危險。

在這裡呆了一會兒,陳宇便出門了。

不掩浓情 「你剛才為什麼這麼大反應?」下了樓,沐夕抬頭問。

「我不知道,就是看不得有人侮辱何姨。」陳宇搖搖頭。

「我們也不是外人了。」沐夕頓了頓道:「說說吧,你看到我姐到底是什麼感覺?我覺得,你對她的態度和對別人不一樣,有種對待自己長輩、親人一樣的感覺。」

「血濃於水的感覺,看到她就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媽媽,我就是想親近她。」陳宇猛地抬頭,雙眼微紅:「我這麼說,你明白嗎?」

「我明白…」沐夕有些驚訝,她點點頭道:「今天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自己的身世你了解多少。」

「我父親陳文重是我的養父,我是他從山下撿來的,撿來的時候身上有我的生辰八字和名字。」陳宇悵然道:「而且還有一封信。」

「是什麼信?」沐夕急急地問:「信里寫的是什麼內容?」

「信我沒看,幾個月前父親才把信交給我,但是我看都沒看,直接扔火里燒了。」陳宇說。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呀,這可是關係到你的身世啊。」沐夕急得直跺腳。

「因為信封上的落款,讓我覺得我沒有能力去和對方抗衡,我需要成長。」陳宇森然道:「我要成長到一定的高度,再去弄清楚當年發生的事情。」

「落款是什麼?」沐夕屏住呼吸死死地盯著陳宇,不放過他臉上任何錶情,說的任何一個字。

「盛京,陳氏。」陳宇吐出了這四個字。

沐夕神色震撼,她不敢置信地看著陳宇:「盛京,陳氏?」

「對。」陳宇點點頭:「落款下面,還有一個紅色的印章,印章上刻有『天命』字樣。」

「陳家,陳天命。」沐夕咬牙道:「他就是我姐前公公,他兒子陳安宜就是我姐前夫,你……你就是我姐的孩子,生辰八字一樣,名字一樣,還有陳氏的信,陳氏的落款。」

「你就是他,你就是她那從出生都沒有見一眼的兒子。」沐夕死死地抓著陳宇的手:「走,跟我回去,你們母子相認。」

「可萬一…不是呢?」陳宇咬咬牙。

「為什麼不是?你和他名字一樣,你生辰八字和他也一樣,你和她對彼此都有種親人相見的感覺,你的身世是個謎,你有陳家那老頭子的親筆信。」

沐夕抓著他道:「這種種跡象已經表明,你們之間肯定是有關聯的。」

「可是我驗過DNA,我們不是。」陳宇道。

「你驗過?」沐夕吃了一驚:「什麼時候?」

「在豐陵的時候就驗過,但不是,我不知道這中間有沒有出過問題,所以就算是我覺得我們之間應該是有聯繫的,我也不敢貿然相認。」陳宇道。

「陳家那老頭子不是一般人。」沐夕想了想說:「而且當年的事情迷團重重,萬一,有些人不希望你們母子相認呢?」

。 南京失守后,國民黨的軍政領導機關大部分遷移武漢。

1938年春,成立武漢衛戍總司令部,陳誠任總司令。

同時,還奉命兼任軍事委員會總政治部部長、湖北省主席、航空委員會委員、中央訓練委員會主任委員、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團部書記長、中央訓練團教育長等職。

國民黨內部稱他是「委座的替身」、「第二號人物」。

武漢會戰期間,陳誠兼任第九戰區司令長官,協助委座組織會戰。

武漢會戰失敗,他同樣要替委座背負責任。

第九戰區司令長官,交給了薛岳代理。

湖北省委主席,在他趕赴重慶任職的時候,軍政部也下令嚴立三兼代。

唐式遵在顧祝同的授意下,下令支援九戰區戰局的第23軍,第66軍一部全部歸建。

他壓根沒想到,這個命令包藏禍心。

在武漢會戰中,因為炮擊日軍七十多條船的後勤輜重。

郭勛琪組織,羅家烈和范邵增參與,他們三人都有戰功傍身。

尤其是郭勛琪,還被軍政部嘉獎。

試圖用郭勛琪取代唐式遵,挑起甫系川軍唐,潘二系的內鬥,扶持郭勛琪,打壓唐式遵,利用郭勛琪只注重將領能力的弱點,進而安插人手再次進入甫系川軍的陰謀拉開了序幕。

唐式遵聽說羅家烈請客,范邵增,郭勛琪都到了。

興沖沖的趕赴徽州。

酒喝到一半,他和周從化聽着鄧子英,范邵增,郭勛琪七嘴八舌的講訴有心人挑動川軍內鬥,爭奪集團軍司令職務,一身的冷汗。

「唐司令,大帥沒了,我們軍座的也沒了,川軍包括楊森所部在內,雖然每天早上升旗的時候,集體朗誦著大帥遺言,日寇一日不退出國境,川軍則一日不返回四川。可是川軍內部,一盤散沙,四分五裂的局面不可避免!」

「就是啊,大帥走了,好在有天魁陪着一路,要不是天魁陪他老人家,我也想去陪!」

唐式遵這話一出,全桌子的人心裏都在罵虛偽。

羅家烈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家烈,給這瘟豬,就不要文縐縐的,他聽不懂,老唐,這麼給你說,今天喊你過來喝酒,我們幾個支持你做集團軍司令,你不要做扶不起來的阿斗哈!」

范邵增哪裏容得下唐式遵在這種場合冠冕堂皇的胡說八道,乾脆直話直說,不允許他彎彎繞,酒桌上爆笑。

只有唐式遵黑著一張臉,你們全家都是阿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