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雖然延慈大師和張清修道長都是在住進迎松客棧之後中的毒,但是他們卻沒有懷疑到丐幫的身上,因為這對丐幫一點好處也沒有。他們認為定然是有人故意嫁禍給丐幫,並想以此攪亂武林大會。

「常聽延慈師兄說李少俠風采無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延聞大師讚歎道。

血腥杀戮 「延聞大師過獎了。」李固施禮說道。

「李少俠何必過謙。」張洞靈道長說道。

「敢問延慈大師、張清秀道長中的是什麼毒?」秦依依問道。

延聞大師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並不知方丈到底中的是何毒。」

「難道蓑衣神醫也查不出來是什麼毒嗎?」秦依依有點驚訝的問道。

蓑衣神醫皇甫謐是江湖上最有名的神醫,據說他曾經在藥王谷中修行過,沒有人知道這是真是假,但他的醫術卻沒有人懷疑。有人甚至說他能夠起死回生,當然也沒有人知道這究竟是不是真的。

在江湖上流傳著很多關於蓑衣神醫皇甫謐的傳說,同樣也沒有人知道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對於江湖的傳言,皇甫謐從來不會發出肯定或者否定。傳播這些傳言的有些是被皇甫謐醫治過的人,也有些是被他拒絕醫治的人,但是無論是誰,他都從來不去理會,因此皇甫謐在江湖的傳言多到如天上的繁星一樣。。 「在堅持一會!」魔童有些不甘心的看著眼前潰逃的萬族。

而耳邊卻傳來了林天成的低吼,「我不是在和你商量,先斬殺戰魔的一世身先,我快拖不住了,只要他隕落一身,再見面,我有自信幫你殺了他,事後再殺光所有人不遲!」

聞言,魔童嘴巴張了張,很想說服林天成,但話到嘴邊還是放棄了,只能轉身朝著虛空之上殺去。

「快一點,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這雲中府內有死氣溢散,我不說你也應該清楚這代表了什麼!」林天成繼續說道。

魔童盤算了一下,無奈的吐了口氣,只能放棄繼續追殺萬族強者的想法,轉身奔向林天成而去。

而戰魔也意識到了林天成和魔童的目標轉換成了自己,當即不再纏鬥,而是想要突圍遁走。

林天成低喝一聲,一劍掃出,劍影覆蓋天地,打的那兩位三世身重傷倒飛而出。

「攔住他,別讓他的三世身逃走,最少也要斬一尊!」林天成起身追了上去,怒吼道。

聞言,魔童也是低吼一聲,手中長槍揮舞,大戰瞬間爆發。

此時的魔童瘋狂無比,即便是以一敵二,就算是被震的吐血也絲毫不退半步,長槍橫掃,將去路封死!

戰魔心急如焚,眼看林天成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心中頓時升起滔天怒火,手中神劍爆發出強悍無比的氣息,一劍將槍影粉碎,旋即又是一劍將魔童斬飛。

然而,不等他逃出去,下一刻,林天成就和魔童匯合到了一起,一臉寒霜的盯著他。

魔童劇烈喘息著,看著身邊的林天成苦笑,「幸好你來了……不然真的被他逃了!」

剛剛太危險了!

此時的他已經開始實力下滑,要不了多久,自己就會陷入虛弱期,加上此時身上也是傷痕纍纍,若是繼續追殺那些萬族強者,估計可能都完蛋了!

幸好,林天成勸阻了他,讓他留下和他一起圍殺戰魔的二世身,否則的話凶吉難測!

對面,戰魔忽然笑了,輕笑道,「你們是在逼我……」

聞言,林天成二人凝眉!

「先恢復一下,我來對付他!」林天成取出一些寶葯塞進魔童的手中,也不顧對方的驚愕,便再次閃身衝殺向戰魔。

此時的戰魔也有傷在身,正是乘勝追擊的好時候!

「林天成……小心一點!」

林天成沒有回話,而是一劍斬向了戰魔,然而下一刻,魔童就愣住了。

只見林天成的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又出現了一尊戰魔三世身,手中的長劍已經刺進了林天成的肉身。

戰魔淡淡的道,「不是讓你小心了嗎。怎麼還這麼大意……」

下一刻,戰魔臉上的笑意瞬間當然無存,剩下的只有驚駭。

只見林天成回頭對他邪魅一笑,體內氣勁爆發,強悍的氣血,瞬間將長劍逼出了體外,緊接著轉身重重一劍站在了他的三世身上。

只聽聞轟隆一聲巨響,戰魔的三世身應聲炸裂!

一塊犀牛角一樣的東西跌落在地,被林天成眼疾手快的收入囊中,正是三世身的承道至寶!

「我也和你說過,和我以傷換傷,是找死的行為,你怎麼就聽不進去呢!」林天成一邊咳血,一邊笑道,胸口的傷勢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戰魔傻傻的愣在原地怎麼也沒想到林天成是怎麼恢復的傷勢,此刻,他終於明白,林天成身上隱藏著巨大的秘密,他根本不怕同歸於盡的打法!

魔童此時也是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著林天成,這……他是怎麼做到的?

虛空中,林天成的聲音再次響起,「看夠了沒有?還不來幫忙?他三世身已經被我斬殺一尊,剩下的兩尊都是重傷之軀,你負責拖住一個,剩下的交給我,今日我必斬他!」

林天成殺意十足的說道,此時的他也十分的憤怒,這個戰魔,若不是自己體內的電量還算充沛,都已經死了兩次了!

而這兩次的代價也不低,生生將他的電量耗紅,此仇不報不足以平怒火!

看著一臉憤怒的林天成,魔童和戰魔都傻了,這又是鬧哪出?

怎麼搞得像被斬殺三世身的人是他一樣?

「我堅持不了太長的時間了,剩下的交給你了,沒問題吧?」魔童有些底氣不足的道。

聞言,林天成看著他久久不語,良久長嘆一聲,「我他媽是信了你的邪,才會答應和你聯手,你這麼莽的嗎?剛剛我不叫你回來,你不是勇的一塌糊塗要以一敵百嗎?現在你告訴我你萎了?」

「我……這……我也是第一次使用魔皇精血,很多時候把握的不是那麼的準確?!」魔童苦笑。

林天成白了一眼,瞬間一劍穿透天地,朝著戰魔殺了過去,這一劍的氣息讓魔童都暗自心驚,好強!

「戰魔,讓我送你前往永生吧,能成為我劍下死的第一個神境,是你的榮幸!」

「……」

戰魔氣的渾身哆嗦,臉色發白,然而卻頂不住這股劍氣的逼迫,當即憤怒的遁走。

「你給我等著,林天成,我必殺你!」

林天成緊追不捨的跟了上去,「跑什麼?我還沒殺過神境呢!」

林天成一邊大笑,一邊卻是不斷和戰魔交戰,不斷環繞戰魔斬出恐怖的劍氣,拳芒,讓其無法逃出自己的掌控範圍。

一時間,整個雲中府上空氣機爆發,靈氣溢散!

天空中,一滴滴蘊含強大力量的血液也不斷的滴落,有林天成的,也有戰魔的,二人此時已經殺紅了眼,相互之間拳拳到肉,劍劍見血,卻依舊不肯退讓半步。

大戰至今,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地步,這時候誰退,誰就有可能死!

只是,讓戰魔沒想打的是,林天成的手段太多太多,即便是他,也自愧不如,特別是林天成那壕無人性一邊吞噬天材地寶一邊和自己交戰的那種行為,更是氣出了他的內傷!

實力強大也就算了,可偏偏他還有錢,有錢也就算了,還揮金如土,這樣的人,誰頂得住?

大戰至今,雙方都已經重傷,可偏偏這時候林天成展現出了他的鈔能力……

戰魔心裡苦,卻不知該和誰訴說! 如果軒轅麟月和大家知道了冰帝的想法肯定會倒成一片,被冰帝氣暈了。

你偷懶還有理了,打天夢那是打着玩,也就你下手最重,還不許天夢去找月兒告狀,天夢被你欺負成什麼樣了。

「好傢夥,這頭牛是跑的真快,累死哥了。」

天夢擦了擦額頭不存在的汗水,扛着一大塊處理好的牛肉朝烤架走去。

而此時冰帝左看看右看看的,眼珠子直溜溜的轉,似乎在打什麼壞主意。

天夢把牛肉綁好以後又飛向了來的方向,一頭牛可不夠他們吃的,畢竟大家都是大胃王級別的。

冰帝見天夢離開了,迅速衝過去抱起綁好的牛肉連同烤架一塊搬走了。

只留下一個篝火堆在原地燃燒,顯得是那麼孤零零的。

冰帝把烤架弄好后就坐在了旁邊,軒轅麟月無語了,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身邊那堆積如山的生肉串,再看看眼前烤架上的大塊牛肉。

「emmm?·°(???﹏???)°·?」

軒轅麟月默默的流下了工具人的眼淚,看着軒轅麟月的的這幅表情,大家紛紛偷笑,沒想到冰帝居然連同月兒和天夢他們一起坑。

軒轅麟月無奈的搖了搖頭,工具人要有工具人的覺悟啊,直接動用精神力開始幫忙,烤架自動旋轉了起來,似乎有道無形的力量在轉動它。

大量的生肉串在篝火上懸浮着,調料紛紛飛起自動撒在烤肉上,烤肉串自動反面,大型放毒現場,想減肥的朋友請撤退。

各式各樣,濃郁的烤肉香味撲面而來,讓人食指大動,垂涎欲滴,很快一串串烤好的肉串落入盤中,被端到一張特別大野餐布上擺放整齊。

陣陣香味瀰漫空中,讓眾女食慾大開,要不是這是大型聚餐,她們早就拋棄形象開始大快朵頤了,不過這一次不一樣,屬於家庭聚餐,不能太過隨意了,起碼等大家人齊了來。

金龍王天夢大明二明各自拿着七八塊大肉塊,若不是看清楚了那是肉,別人還以為那是紅色的棉質呢。

「這!」

天夢傻眼了,烤架不翼而飛,天夢連忙看向軒轅麟月她們的方向,只見一個烤架轉動着,上面還有一塊特大號的烤肉。

「冰帝!!!」

天夢頓時大喊一聲,怒氣沖沖的盯着冰帝。

金龍王和大明二明默默的退後了三米。

嘭!啪!噠!咚!乒!乓!

一陣拳打腳踢過後,天夢帶着兩個熊貓眼和幾個大包o(╥﹏╥)o

就連那些搬回來的肉塊都被冰帝拿走了。

「哎,何苦呢?」

金龍王和大明二明他們把肉塊烤上后,默默的走過來拍了拍天夢的肩膀道。

天夢委屈的看向軒轅麟月,那眼神似乎在說你不管管你媳婦?她天天打我,現在還搶我東西。

軒轅麟月被天夢的眼神看的實在是受不了了,就對冰帝歪了歪臉,示意冰帝把天夢的肉塊還給他。

冰帝撅著小嘴,一臉不爽的把生肉塊全部扔給了天夢,然後就一臉不高興的坐在軒轅麟月的旁邊,氣鼓鼓的看着軒轅麟月的臉。

軒轅麟月無視了冰帝的行為,因為她知道天夢不久后又會有一頓毒打,而毒打他的人就是冰帝,正所謂千萬不要輕易招惹女性,要不然會倒霉的。

而冰帝方向自己的所作所為不管用后,就扭頭看向天夢,嘴唇輕啟,口型彷彿在說,『等著吧,天夢混蛋,回去精神世界以後你完蛋了,老娘不打死你,我就不是冰帝!』

天夢此時後悔了,看着身邊自己收集的肉塊,咬了咬牙,架起烤架開始烤,大不了做個飽死鬼,多吃點,免得到時候打着疼,哼,吃成一個大胖子,然後在變回臭寶寶,看冰帝能不能打的自己。

一個小時后,眾女開始了乾飯人乾飯魂,伊萊克斯老爺子也在其中混吃混喝,只有天夢金龍王大明二明眼巴巴的看着,時不時咽口水,看着還沒有熟的肉排,四人快餓死了,按正常情況來說他們都是不會餓的,但眼前的情況勾起了他們的乾飯人的本能,饞蟲都勾出來了,但是吃不到,大哭???????????。

金龍王默默的走到最先烤的肉排那裏,張嘴就開始咬,反正他是龍,吃生的無所謂了。

而且眼前那賞心悅目且食慾大開的場景,不幹飯太浪費了。

大明二明也紛紛效仿,天夢震驚了,??????這三個傢伙居然直接啃生的,這。

「我要不要也啃啊?這不啃好像不合群啊。」天夢喃喃自語道。

「罷了,開飯!」

天夢直接放棄了吃純熟肉的想法了,直接開造。

軒轅麟月她們也發現了天夢他們四個的行為,頓時感到一陣無語,就連伊萊克斯也是嘴角直抽抽,顯然天夢他們的行為在他眼中是瘋了。

「要不,下次老夫和他們一隊?這看上去蠻可憐的,但老夫做的東西他們敢吃嗎?」

伊萊克斯咬着烤串喃喃道。

軒轅麟月聞言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同情,雖然老師做的東西能吃,但除了她其他人吃了肯定會有些不舒服和不適,畢竟攜帶了大量的亡靈死氣,也就她不怕。

聚餐結束了,眾女收拾著東西,而天夢他們那邊堆積著大量的骨頭,四人嘴邊一片血紅色,若不是知道他們這是什麼情況,要不然軒轅麟月還以為他們嘴巴受傷了呢,都開始流血了。

天夢擦了擦嘴,有些無奈,果然也就外面的那些地方是熟的,裏面確還是生的,而且因為溫度的原因,肌肉組織之中還有一些血液流動。

「這吃生的,有些懷念啊。」

金龍王砸吧砸吧了下嘴巴,有些懷念這個味道。

大明,二明點了點頭,顯然他們也是經常吃生的,只有天夢這個蠶寶寶不太適應吃生的,如果是冰的另說,而且天夢大部分時間都是吃冰髓,要不然就是吃草,這然後就是啥也不吃。

而是被其他魂獸吸取能量,管着圈養,也就是這個時候天夢才開始吃草的,因為怕它消耗自己的能量,要不然它連草都沒得吃。

若不是因為軒轅麟月的出現,天夢肯定會等到霍雨浩的出現才能徹底離開那裏,但那個時候天夢也就只剩下些精神本源,連魂骨都不可能誕生了,魂骨純粹是靠魂獸能量誕生的,可不是靠有沒有骨頭,要不然藍銀皇和蛇類魂獸那裏來的腿骨這類的魂骨,連手臂和腿都沒有,來個鬼的手臂骨和腿骨啊。

7017k 周嵩興沖沖地回宿舍換上新裝,然後樂呵呵地去食堂犒勞了自己一頓四菜一湯,連習慣性帕金森的打飯阿姨,看起來都沒那麼可惡了。

胖哥中午回到寢室,見周嵩大冬天在宿舍穿著運動服玩電腦,自然又是一陣吐槽,待得知袁月苓竟然主動送禮物給他,還幫他洗衣服,不禁咂舌。

「看來,這次你真的是有機會了。」胖哥道:「可這沒道理啊……」

周嵩哼著小曲玩魔獸世界,玩到一半覺得腳冷,便打開衣櫥取了一雙厚羊毛襪換上,繼續玩遊戲。

這時,一個念頭在他腦海中靈機一現,接著內心戲就豐富起來。

那何思蓉對周嵩說「月苓平時給自己買雙新襪子都捨不得」本是口胡,為的是向周嵩賣好,月苓送他運動服,也是為了叫他自覺每天去晨跑。其實經濟條件再困難,又豈有買不起襪子之理?誰知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周嵩就給當真了。

一邊打著副本,一些情景就輪番往周嵩腦子裡爬。

整個冬天見到月苓的時候,她都是穿著她那雙白色運動鞋,好像從來沒有換過。有時候穿白襪子,有時候穿黑襪子,至於是夏天的薄棉還是冬天的厚襪,周嵩自是從來沒有注意過,只記得有一回,見袁月苓站著路上,一直輕輕跺腳,如此想來,該是腳冷了。

接著他又腦補出如下的場景:袁月苓回到寢室,脫下自己的運動鞋,露出一雙夏日的薄棉襪,竟破了一個大洞,她脫下襪子,一雙小腳凍得是青一塊,紫一塊。

女孩拿出針線盒,就著從破窗欞間漏進來的些許月光,開始穿針引線,不小心扎到了手指,全身一怵,一粒殷紅的血珠滲了出來。她慌忙張開小口含住,靈巧的舌頭纏繞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