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頓時場上的氣氛變得極其嚴肅。

傑爾斯和布里斯特兩個人默默的站在薛維後面。

他們對華夏的裁決院可是有所耳聞,如果被華夏的裁決院抓走,那他們想回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現在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前有狼後有虎。

剛從狼窩跑出來又被一群大蟲盯上,這簡直是想要玩死他們。

「你可以這麼理解,現在這兩個傢伙是我的人,如果你們裁決院想動手的話,那就別怪在下不講道理了。」薛維淡淡說道。

硬氣!

牛逼!

傑爾斯現在瘋狂想給薛維鼓掌!。王山和七名探員留在了B.P.R.D辦公室,據集團描述,這間辦公室已經被改造成能屏蔽大部分偵查手段,相對安全。

李涼帶著兩個探員,身穿魚鱗狀的戰術外甲,跟在集團身後走出辦公室。

此刻他體會到了隱形的感覺。

戰術外甲貼身穿著,輕薄卻不透氣,可能出於隱形的結構需求,也不具

《賽博飛升》第二百一十八章神奇生物 當那十八位純陽,一齊落下城頭,向妖族大軍這邊逼來的時候。妖族這邊,兩位名將白山暖和九清芒面面相覷,獃滯了好一會兒。

此番妖族對朝歌城發起總攻,便是由他們這兩位名將,協同負責。至於太虛金睛猿一族的猿曄和猿嘯琥兩人,則是已經步步推進,朝麗水防線一路碾壓了過去。

在今日這場最終決戰開始之前,兩位妖族名將,做了很多種預案,自信足可以覆蓋戰場上出現的所有可能性。可眼下,當這十八位純陽,打算單獨走下城頭一戰的時候,還是超出了他們的預想。

修真界……到底要幹嘛?

「他們瘋了?」

九清芒怔怔道:「這不可能啊?明知處於弱勢,還跑出來送死?這不合理啊?這十八人若是死了,別說麗水防線,在進攻到大離腹地之前,我們都不會再遇到任何阻力啊?」

白山暖此刻亦是怔然,不過很快,這位妖族老將就搖了搖頭,鄭重道:「不可能!就算有一兩個純陽,發現雁寶證道之後感到絕望,打算送死。但絕不可能出現幾個聖地的掌門,同時前來赴死的局面。」

「我們一定是漏算了什麼!」

在這一刻兩位妖族名將,相視一眼之後,都從對方的目光當中,看出了一絲懷疑和恐懼。

對於他們這種名將層次的戰將來說,敵人強並不是最可怕的。在這種大戰當中,最可怕的,其實是未知。未知的存在,超出了可控範圍的影響,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十八位純陽啊?」白山暖忽然陰惻惻的笑了起來,道:「以我們這邊目前集結出來的戰力,也未必就怕了他們。哪怕只有一線機會,能夠直接吃掉他們,我們都應該試試。這個局若是賭贏了,一戰滅掉這十八位純陽,我們後面硬仗就不多了。」

然而就在此時,在妖族帥帳內,有三道身影,忽然同時出現。

白山玄樹族長,白山昱。

九清蟬族長,九清桃夭。

吞海鯨族長,吞海懷空。

如今妖族有四大皇族,但太虛金睛猿一族,至今還沒有族長。這三位族長出現,也就等於是族長都到齊了。至於妖王殿那邊,原本作為妖王殿代表的月鹿妖聖,之前已經被衛易親手擊斃,如今則是以雁寶為首。

但此時的雁寶,卻並不在這座戰場上。而且,雁寶早已離開了妖皇宮。就連三大族長,眼下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裏。

所有的這些跡象表明,如今這座戰場,恐怕正在逐漸脫離他們的佈局控制。

三位族長當中,吞海懷空作為吞海鯨一族的族長,本應出現在星海戰場上才對。尤其是如今的星海前線那邊,已經沒了純陽級的戰力。這本該是吞海鯨一族最好的機會,趁機突破天玄宗的防線,將戰場擴展到整個星海,這才是最好的結果。可不知為何,這位吞海鯨一族的族長,卻偏偏來到了雲莽前線這邊,甚至還帶來了另外一位吞海鯨一族的純陽老祖。

「我們這邊,現在有十位純陽。我們吞海鯨一族有兩位,你們兩族各三位,太虛金睛猿一族一位,妖王殿一位。另外,你們應該還能調動至少三十位以上的返虛。再加上戰部,這場仗,我們更佔優勢!」

「不管修真界那邊,到底是什麼打算。只要我們能在這座戰場上吃掉這十八位純陽,我們就贏了。」

「你們兩個,負責居中指揮戰部。」

短暫的下達命令之後,三位純陽族長,同時消失在帥部內,迎向此刻正步步逼近的那十八人。

這註定是一場前無古人,以後恐怕也後無來者的大戰。

光是現在已經出現在戰場上的純陽高手,就已經多達二十八位!除此之外,妖族這邊還有三十多位各境返虛。不過,在朝歌城那邊,除了這十二位純陽之外,其他的各境返虛,卻不知道是何原因,都已經撤的乾乾淨淨。

顯然,修真界這邊,絕對是有什麼大手筆的佈置才對。

所有的這一切,看似很多,但其實也就只是轉眼之間而已。再加上這十八位純陽高手,似乎也不急於對妖族大軍發起突襲。所以很快,在妖族最前方,同樣出現了八位純陽,以及超過二十位返虛妖王。與此同時,後方的妖族戰部,也開始如同一尊醒來的荒古巨獸,迅速行動起來。

十八位修真界最頂尖的純陽高手,一字排開,恰似一線大潮。

這一幕,和當初恆秀和尚展現出來,還有衛易後來以瞳字訣看到的景象,完全一致。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戰場上,一時寂靜。

然後,十八位純陽高手,幾乎同時向前衝刺,殺向前往的妖族。

戰鬥瞬間爆發!

白霜、三宵、圓木這三位老祖,首先殺向妖族那幾位純陽妖聖。這三位純陽老祖,如今名義上是天玄宗的純陽,但其實都僅僅只是天玄宗的客卿高手而已,算不上天玄宗的嫡系。而且,三宵、圓木兩位老祖,之所以會來雲莽戰場,也不過是因為白霜老祖的邀請而已。

残肢落叶 三位早有舊交的純陽老祖,此刻同進同退,暗合三才之陣,攻守皆遊刃有餘。在這三位純陽殺來的時候,妖族那邊,九清蟬一族、白山玄樹一族,再加上妖王殿,各出陣一位純陽,迎戰這三位純陽老祖。

「我們三個,今日算不得頂尖。但我倒是好奇,我們聯手,能不能殺掉一尊純陽妖聖?」

見到三位妖聖殺來,白霜老祖反倒是哈哈大笑,道:「三宵,你平日裏號稱是當世陣法大家,無人能夠在陣法一道上勝過你。今日我倒是要看看,你這陣法到底有多大能耐。」

出身雲州散修的三宵老祖,此時只是嗤笑一聲,道:「當世陣法一道,能和我並駕齊驅的有,但能明確勝過我的,還沒生出來呢!我這陣法,好歹也是琢磨了上百年的,今日用它來殺一位妖族純陽怎麼行?至少要殺三位!」

「好!」

這一刻,三位純陽老祖,同時全力出手。在這六位純陽的戰場上,瞬間霜雪盈天,又有無數木靈自虛空中浮現而出,殺向三位純陽妖聖。

既是純陽,便意味着在某方面一定是當世最巔峰的存在。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一定是當世真正的無敵。白霜真君無敵的地方,便是在於他的霜雪之道。三宵老祖,則是以陣道獨步天下。至於圓木老祖,則是乙木之道當之無愧的當世第一。

更讓人震驚的是,在三霄老祖主持的陣法當中,三人不但攻守一體,進退自如。就連三人的大道法域,都有了某種相容共振的跡象,威能倍增。

這三位純陽故友,竟是直接聯手壓制了三位妖族純陽。

在這白霜真君這座戰場開始交手的同時,另外一側,以曹家家主曹本熹為首的三位曹家純陽,同樣也主動上前,搶下了另外三位妖族純陽。

一門三純陽。

放眼整個修真界,除了大離皇族之外,再無任何可以比擬曹家的世家。

「這場大戰,若無我曹家怎麼行?既然來了,不殺幾個純陽妖聖,豈不是遺憾?」

曹家家主曹本熹率先出手,一支靈晶傀儡大軍,瞬間出現在戰場上。寶羽老祖身後同時顯化出六對羽翼,寶羽老祖走的是獨戰一路,並無太多的靈晶法寶。但身後那六對羽翼,卻皆是道階以上的法寶。六件道階法寶組合在一起,更是千變萬化,妙用無窮。

至於新晉純陽的曹慈,則是更為令人震驚。出身曹家的曹慈,除了頭頂一座微型宮殿之外,竟然再無任何靈晶法寶。但同時,曹慈走的是自煉之道,將自己修鍊成了一件極強的人形戰兵。在近戰方面,比之純陽級別的體修亦不遜色,同時又兼備靈晶法寶一道的諸多妙處。頭頂那尊微型宮殿,彷彿蘊藏了無窮的法寶,直接形成了一道法寶洪流,殺向敵手。

三位曹家純陽,各自對戰一位妖族純陽,打得天崩地裂一般。

在曹家旁邊的那座戰場上,身穿戰甲的韓寶芝,同樣攔下另一位妖族純陽。這位在修真界向來以煉丹術聞名的煉丹大家,這些年在兩族戰場上,亦是留下了赫赫凶名。而今日這一戰當中,韓寶芝更是一反常態,沒有任何留手和謹慎,上來便是和吞海鯨一族的這位純陽妖聖,來了一場以命搏命的死戰,起手便是玩命的搏殺。

吞海鯨一族的這位純陽妖聖,本以為自己好不容易撿了個軟柿子,心中還在竊喜。但雙方交手之後他才發現,自己遇上的是一個何等恐怖的強敵。這位以煉丹著稱的修真界大宗師,上來便打到癲狂。

「你們這一族敢殺我兒,我要你們一族拉去陪葬!」

在韓寶芝旁邊,則是落霞島的兩位純陽,謝弦歌和雲霞真君。只不過,這兩位純陽都再沒有純陽級的對手可以對付,阻攔她們的,是多位妖族返虛妖王,同時聯手頂階戰部,對兩人進行阻截。但雙交手之後,妖族這邊卻發現,終是低估了兩人的戰力。

兩位純陽當中,雲霞老祖稍弱,負責兩人身後的攻擊。而作為落霞島當代掌門的謝弦歌,一襲紅裙掠過之處,無數妖族強者都被她迅速鎮壓。這位強的不像話的女子,之前曾拔起那座坤盧山的恐怖女修,只顧埋頭沖陣,絲毫不管身後,將身後的一切都交給了雲霞老祖。

兩人的目標,只有妖族的那座帥部。

除此之外,天玄宗的其他幾位純陽,武火、囚蒙、延棺、鏡花,以及天玄宗的前掌門榮多福,則是各自分開作戰,同時向前鑿陣。這幾位純陽,皆是天玄宗的純陽高手,所以可以肆無忌憚的對普通妖族出手。於是,在他們各自的戰場上,戰事就變得無比血腥,每一瞬間,都有無數妖族死在他們的出手之下。

如果說,其他純陽還只是捉對廝殺,和自己同級別的純陽高手對戰。那麼這幾位純陽,則完全是在進行屠殺。那些純陽之下的妖王,根本無法阻止他們屠戮普通妖族,只能眼睜睜看着他們沖入妖族大軍當中,肆無忌憚的進行收割。

所達之處,就如同秋收的鐮刀拂過麥田。那妖族大軍便恰似麥田中的禾苗,成片倒下。

在所有高手的最後方,珈藍寺的當代主持,恆秀和尚,還有另一位禪修大宗師法時禪師,聯手擋住了所有趁機進攻朝歌城的妖族。兩座璀璨佛國,如同禪修典籍當中的佛國臨世一般,擋住了所有妖族的去路。

世人只知菩薩低眉,卻少見金剛怒目。

但今日,在這座戰場上,兩位禪修大宗師卻告訴世人:佛門不殺生,只是不忍,而非不會。佛門怒目降妖之時,一樣有天崩地裂之危。

在戰場最中央,衛易則是和三位妖族純陽族長相對峙。

在他身旁,周玉一直持劍而立,隨時準備出手。

不過,看衛易的意思,似乎並不打算讓周玉此時動手,似是有意以一己之力,同戰三大族長。

可當衛易露出這個意思的時候,緊張的,反倒是妖族那邊的三位族長。

就算他們三個聯手,一樣未必能夠在衛易手底下,討得半點便宜啊?

「我們很好奇,你們這一戰,為何會垂死掙扎?」

白山玄樹族長白山昱,似乎並不急於動手,只是開口詢問道:「我若是你,絕不會如此孤注一擲。若是能夠多拖延一段時間,拖到雁寶氣運耗盡,說不定還有一絲勝算。可若是當下這樣,你們所有純陽,都已經出現在這座戰場上,雁寶到了之後,你們便是被屠戮殆盡的下場,再無任何勝算。」

衛易此時似乎同樣不急於動手,輕笑一聲,隨即道:「我等他來。」

「你們若是有各自手段的話,也不妨馬上去聯繫雁寶。我可以等雁寶來了之後,同時打你們四個。」

「狂妄……」

三位族長皆是冷笑一聲,但同時亦是不再等候,直接同時對衛易出手。

Start开始 「就憑你們三個,也配和我生死一戰?」

。 第二百三十六章人山人海

在天命城西南方向,有一片連綿不盡的荒山,人們稱之為天脈山。

相傳天脈山在遠古之時曾是無數宗門的棲息之地,不過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天脈山發生巨變,其中的所有宗門都消失無蹤,整個天脈山也徹底荒蕪,就連花草樹木都漸漸枯萎。

時至今日,天脈山已經徹底成為了荒山,就連一根像樣的草木都找不到,說是不毛之地一點兒都不為過。

在天脈山的腹地,這裏有一片狹長的大峽谷,名為黎月谷,平日裏,這裏幾乎很少有人踏足,就算偶爾有人路過,也絕對不會在這樣的荒蕪之地歇腳。

不過,最近幾天,黎月谷陸陸續續來了很多人,無數的飛行妖獸從四面八方湧來,其中甚至還有駕着雲船來的。

一時之間,整個黎月谷的谷口簡直被圍了個水泄不通,熱鬧得不得了!

……………

這一日,一隻白雕從遠處疾馳而來,很快來到了黎月谷上空。

「我的天,這也太多人了吧?!」

白雕之上,雲逸凡的目光第一時間朝着黎月谷的谷口看去,而當他看到下方的景象之時,他的雙眼頓時瞪得滾圓,眼底充滿震撼之色。

只見黎月谷的谷口周圍,密密麻麻的擠滿了人和妖獸坐騎,他大致地估算了一下,此時聚集在黎月穀穀口之人,絕對不下十萬之數!

「太壯觀了!實在是太壯觀了!難道這些人全都是沖着遠古遺跡而來的么?」

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人頭,他一時之間簡直有些回不過神來。

長這麼大,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的,而最主要的是,這些聚集在此之人,幾乎全都是靈力境以上,很少能夠看到靈力境以下之人!

不用問,這些人肯定都是沖着遠古遺跡來的!

「五彩霞光?那就是傳言中,象著着遺跡現世的五彩霞光么?如此看來,這黎月谷即將有遠古遺跡出現肯定是真的了!」

穩了穩心神,他不禁順着谷口朝着黎月谷深處看去,而這個時候,整個黎月谷完全籠罩在一片五彩的光芒之中,看起來十分的神秘!

五彩霞光,這正是遠古遺跡出土之時特有的景象,據說是跟遺跡深埋地下,積攢了大量的天地靈氣有關,但具體是真是假,恐怕誰也說不清楚。

「五彩霞光尚在,那就說明遠古遺跡應該還沒有現世,看來我來的還算及時。」

據說,遠古遺跡出土之前,周圍的五色光芒會越來越明顯,直到遺跡出世,五彩霞光就會隨之消失。

眼下黎月谷的五彩霞光已經明顯得不能再明顯了,估計應該是距離遺跡現世不遠了。

「落!!」

心裏想着,他直接拍了拍白雕的脖頸,然後朝着人群的後方降落下去。

此時黎月谷的谷口已經被擠滿,想要往裏面降落肯定是沒地方了,他只能是落在人群的大後方,沒辦法去佔據有利位置。

「咦?又有人來了!」

就在雲逸凡剛一落地,一支十幾人的小隊伍便是發現了他。

Start开始 這支小隊伍原本正圍在一起商量着什麼,見到雲逸凡駕着白雕落在自己等人不遠處,他們紛紛停止談論,然後直接朝着雲逸凡圍攏上來。

「這位小兄弟,看你一個人來此,想必也是沒有組織了?要不要加入我們的小隊,大家相互之間也好有個照應。」

小隊伍來到雲逸凡近前,其中一個身材魁梧,一看就是小頭目的男子站了出來,笑着對雲逸凡發出邀請道。

「這位仁兄有禮了。」

雲逸凡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顯然沒有料到,自己剛一落地竟然就有人對自己發出邀請,眼看着來人一臉的友好,他也是正了正神色,跟對方拱了拱手,隨後繼續道:

「實在是抱歉,在下一個人獨來獨往習慣了,還望閣下和諸位多多見諒。」

他心思通透,自然一眼就明白了這些人的想法,顯然,這些人應該都是散戶,因為沒有佔據到有利位置,所以就在此搞了一個小團體,以便進入遺跡之後能夠有一定的競爭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