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魏嵐雙手環肩下巴高高抬起,「我這眼睛受了傷現在看不清東西算半個瞎子,怎麼你的眼睛好好的,比我還瞎不成?」

劉二嬸以為魏嵐這種大城市裡來的嬌嬌女聽到這樣直白的話,不是生氣也該是羞憤離去,那裡料到得魏嵐非但沒走,還站在那裡跟她對持起來了?

大隊長不喜歡婦女嚼舌根子,劉二嬸怕事情鬧大,連忙訕笑轉口道:「魏知青,你二嬸兒可沒什麼惡意,也是為你好,這顧家的情況你也知道到,二嬸兒也是……」

「我爸沒有兄弟,我更沒有嬸兒。」魏嵐皮笑肉笑杜絕劉二嬸拉近關係的行為。

她搭著顧朝的肩膀重新爬上自行車後座,「就不懂你們這些人幸災樂禍個什麼勁兒,先不說我跟顧朝同志之間有沒有事,就是有那又怎麼了?富農家的狗崽子都能找到媳婦兒,你們家兒子還是個老光棍呢。」

就想要你 說完,魏嵐鏗鏘有力「哼」了一聲,伸手在顧朝背上拍了一記,說話一點也不客氣,「還在這杵著幹嘛?一群嘴碎的老娘們有什麼好看的?趕緊騎車。」

顧朝沉聲道:「囡囡不許說髒話。」

魏嵐癟癟嘴,伸手在他腰上擰了一記,「訓我的時候一板一眼,他們說你的時候,你就不知道回一嘴?」

顧朝沉默不語。

這怎麼能一樣?

他越是描補,那這些人只會越得意,說得也越凶。

他不怕被人戳脊梁骨,但不許別人玷污他的姑娘的名譽。

直到魏嵐顧朝的自行車騎出去好遠,劉二嬸還呆若木雞站在田裡。

「要真能娶個城裡媳婦,那可真是撞大運的好事兒。可看魏知青這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樣,我看那些人說的,八成做不得真。」

「可不就是,沒瞧見魏知青臉上嗎?嚇死個人,別真是瞎了吧?」

「有些人啊,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周邊田裡傳來議論嬉笑聲。

有個年輕但跟劉二嬸不對付的小媳婦,當即笑嘻嘻道:「她二嬸,你可悠著點兒,下回扯嘴皮子還是換個人說吧,人家魏知青眼界可高著呢,拉郎配也沒這樣拉的。」

劉二嬸被眾人的話臊的一張老臉通紅。

嘴碎沒討到好處還惹了一身騷,劉二嬸當即怒道:「可閉上你的臭嘴吧,還當老娘不知道呢,剛才魏知青沒回來的時候,說得最凶的就是你!現在在這充什麼好人?也不看看人家魏知青承不承你的好。」

「瞧嬸子這話,俺也是為了嬸子好不是?得得得,怪我多嘴了。」小媳婦「嘖嘖」兩聲,繼續除地里的草,轉身時卻忍不住在地上啐了一口。

「呸!不要臉的老東西,難怪你家兒子到現在還是個光棍兒哩,缺了死德!」

。 強忍著心中震動,我認真打量起了女子手中的短劍。

清风如你 短劍約莫二十公分左右,再具體便看不清楚,可那劍身上下淡淡散發著幽藍的光,我看的卻是一清二楚!

剛開始覺得還只是月光下劍身反光,可當感受到那淡淡幽藍光芒中的怨氣時,我瞬間否決了自己!

難怪大長老想要她手中這把短劍,看來他的目的,也正是短劍了!

也不知道這女子是屬於外國什麼勢力,手中竟有如此寶物?

面對大長老的逼近,外國女子憤怒大罵起來,但聲音已經透著絕望,或許是聽懂了大長老的話,手中短劍握的更緊,整個身子微微顫抖起來。

「魂門,還真是夠卑鄙無恥的,幾個大男人追殺一個外國女孩?」

我大聲說道,身形緩緩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中!

「誰?」大長老冷喝一聲,身邊兩個黑衣人已經將他護在身後!

「你猜呀!」我笑道,腳下快速朝女子走去!

「余楓?」大長老驚道,隨即冷哼出聲,「我還以為是哪個不怕死的,敢阻擋魂門做事,原來是你!」

「呵呵,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我笑笑沒有說話,將眼中看見我,就像是看見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的外國女子,擋在了身後。

別說,她身材很好,面容也是不差,月光下,皮膚嫩的出水,即使穿的緊身背心撕破了一個口子,臉上也有擦傷,也掩蓋不了她的嬌好面容!

我看外國人就像外國人看我們一樣,總覺得他們長得是同一張臉,對於他們的審美也是不敢苟同,不過眼前這個外國女子,卻是極其附和咱們華夏這邊的審美。

個子雖足有一米七,卻根本沒有老外的那種粗狂,反而全身上下透著一股子秀氣。

「我早就想要你的小命了,沒想你自己倒送上了門來,看你狼狽不堪的模樣,在這沙漠中翻了不少跟頭吧?」

「大長老過獎了,翻跟頭這種事,我相信,你也可以!」面對他的嘲諷,我沒有生氣,笑著回道。

「哼,死到臨頭了還嘴硬!」

大長老冷笑一聲,一揮手,身邊兩個黑衣人頓時朝我衝來!

望著他胸有成竹的模樣,我也沒有猶豫,當即幾道法決打出,兩個黑衣人還沒衝到我的身前,就已經化為一灘膿血。

眼看著自己的手下,被無形的東西瞬間殺死,然後身體逐漸化為一灘膿血,大長老終於不安起來,但他還是強裝鎮定!

「妖法?」大長老眼中一跳,隨即冷笑出聲,「呵,沒想你余楓屬堂堂正宗玄門子弟,竟淪為妖人一脈!」

「不過,你以為學會區區幾手妖術,我就怕了你嗎?」

看著大長老冷笑,我差點大笑出聲,他眼光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淺薄呢?我頂多就是在陣法上多加了一層隱匿陣法,這他就看不出來了?還妖法?

當然,我肯定不會傻傻的去解釋說,這是陣法,不是什麼妖法。

既然他認定是妖法,那就是妖法好了,免得他知道是陣法,提前想破陣的法子!

對於像剛才一樣,用陣法直接殺死大長老,我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這東西用來偷襲一般人還好,可對付大長老,我覺得還是沒有多少勝算。

因為我的級別就擺在那裡,布的陣法,再厲害,能厲害到哪去?

我想了下,偷襲大長老,最多最多,也只能是讓他重傷,或者重傷都不可能,反而會引起他的暴怒。

要知道,人在暴怒下,情緒失控,什麼事都會做出來的,那可不是我想見到的局面!

再說了,他身邊還有一個自始至今,從未有過任何動作,也從未說過話的矮個子黑衣人,雖然不知道他是魂門中的誰,但我卻隱隱感覺,他比眼下的大長老好像還要危險幾分。

對此,我也是多留了心眼,注意著這個低調黑衣人的一舉一動!

「大長老目光如炬,果真厲害,既然如此,那請前來,取在下項上人頭吧!」

大長老臉色一陣難看,陰沉的望著我,明顯聽出了我話中的戲謔意味,身形卻是一動不動!

現在跑肯定跑不掉,我和那外國女子身上都有傷,而大長老那邊,卻是完完全全的生力軍,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想法子將大長老弄死!

大長老不為所動,我心中卻是一動,本不想用激將法,但想想,激激他好像也沒什麼不可!

「怎麼?面對我這區區幾手妖法,大長老這是害怕了嗎?」

「沒事,要是害怕,就早點回家,喝點奶粉就不怕了!」

我一臉正色說道,可大長老卻是差點被我氣炸,整張臉一陣青一陣紫,身體卻是不敢動作絲毫!

「幾天不見,嘴上功夫倒是練的不錯!」他望著我,咬牙切齒般說了出來,隨即躬身對身邊的黑衣人低聲說起什麼。

看到這一幕,我心中頓時一驚,果然,這人大有來頭!

我心中沉了起來,就是不知道眼下這黑衣人到底是魂門中的誰,能讓大長老都躬身說話,看樣子好像是在徵求他的意見。

只是那矮個子裹著黑袍,看不清面容,我也想了一遍魂門中能讓大長老俯身說話的人,很多,但卻沒有一個能與眼前之人對得上號!

別的不說,那身高,我在魂門中就沒見過有哪位高手這麼矮!

大長老說完,抬頭望向我,臉上閃過一絲殘忍道:「我新煉的噬魂旗,正好卻一道主魂,本想再找找看,有沒有合適的,現在看來,就是你了!」

從他抬頭那一瞬間,我就已經察覺到了不妙,再一聽他透著極度自信的話語,我整顆心頓時不安起來!

一瞬間,我提起了全身的精氣神,注意著大長老身邊矮個子的一舉一動,可好一會兒過去,他並沒有出手!

突然,他從腰間拿出一面黑色小旗,旗子不大,和平常作法祭祀沒什麼兩樣,可這一剎那,我整顆心悸動起來!

月光下,那黑色小旗開始變得不正常起來,陰氣逐漸滲透而出,我彷彿看見了無數鬼魂,撲面而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三樓是是司家大少爺司聿衡居住的地方,同時也是司家的禁地,自從司康榮病重后,就不允許任何人靠近三樓。

因為一場車禍,司康榮最看重的大兒子不得不躺在病床上過一生,而車禍的背後,卻是更大的豪門恩怨,可惜,車禍的兇手一直都沒有找到。

只是在車禍之後,有一個酒駕的司機出來頂罪。

而原本意氣風發的司家大少爺,也從天之驕子,瞬間從天堂跌入地獄。

司若風來到了三樓盡頭的房間。

平叔一直在外面的休息椅上坐著,看到司若風來了,站起身,「二少爺。」

司若風對平叔點了點頭,「我進去看看大哥。」

他走進了病房,空氣裡面有濃重的消毒水的味道,入目是一張大床,還有一些簡單的高定傢具,就是床邊的氧氣機跟各種醫用系統。

躺在床上的人,跟自己長得一樣。

皮膚白,幾近透明,頭髮的顏色也比黑色的淺一點,似乎是黑灰色,彷彿是多年不見光線導致。

躺在床上的男人睜開眼睛,笑了笑,「哥。」

司若風抿著唇走過來,「醒了。」

「嗯。剛剛醒,覺得頭有些疼。」

看著司若風準備打電話叫醫生,躺在床上的男人說道,「我沒事,就是躺在床上太久了導致的。」

「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我明年會安排醫生給你做個專項檢查,兩個月之前的檢查結果很好,醫生說,你恢復的不錯。」

床上的男人搖頭,「你不用安慰我,我的身體什麼樣子,我知道。」

司若風沉默了一會兒。

躺在床上的男人說道,「下周,是不是就要跟莫家那位小姐去領證了。」

聽到這件事情,司若風怔了一下,「小風。」

男人說,「我總覺得,耽誤了人家這樣的好姑娘。」

司若風的唇瓣闔動,想要安慰他,可還不等他開口,男人便道:「哥,能不能幫我,我不想耽誤人家姑娘。」

「這門婚事是老爺子定下來的,老爺子走了之後事情就沒有人再提過,最近這段時間又被提起來了,顯然是江秋蘭有備而來。」司若風說著攥緊了雙拳,「你也不必對莫家有什麼好感,若是莫家不願意,他們自己就拒絕了,又想攀上司家,又不想嫁過來,哪裡有這個道理。」

「哥,話不能這麼說,我這副身體,沒有幾年就不行了,娶了莫家小姐,就是耽誤了她。人家年紀輕輕的,何必把大好青春浪費在我這裡。」他說道,「若是那位莫家小姐不錯,你就用司家二少爺的身份娶了她吧。」

司若風看著躺在床上的人,沒有回答,而是說道,「今天江秋蘭來過嗎?」

「來過,那個時候我在休息,平叔攔下了。」

江秋蘭自然是想來上來看看他怎麼樣了,但是司康榮有命令,江秋蘭也不敢強行進來,只是在門口寒暄兩句就走了。

六年前的車禍,跟江秋蘭拖不了干係。

可是他們兄弟二人,都沒有確鑿的證據。 ?「一、二級文明是所有生靈和文明中最為低級的文明,不過更加特殊的是,一、二級文明當中是有特定範圍,一般情況下,將單思維或者動物體的生命體劃分為一、二級文明,單思維的生命體為一級文明,動物體是二級文明,在這個時候,一級文明的主要特性是單思維的方式,但是卻不具備完善的身軀。

而二級文明卻是不一樣的,首先它初步具備完善的身軀功能,強健的身體素質,但是在思想能力以及智慧方面,依舊沒有任何改善,三級文明劃為的是人類文明,三級文明劃分只有三個等級,由最初的誕生進化,誕生出來的智慧。

誕生的智慧這是初期的,這種表現經過之後,抵達中級的時候,是它的文明真正展開的階段,文明中期,智慧誕生是一方面,文明之中,也誕生了氏族文化,首先誕生出來的,母系氏族,在這個階段,從而進化到父系社會等等,在這個時間段中的。

最為明顯的特徵就是使用製造工具以及對火的利用,在這個階段之中,儘快的發展,最後進化到人類文明中的高級期,高級階段的情況下,人類文明之中的生物全部都發展到最巔峰的狀態,人類逐漸進化到最特殊的時期,掌握了多個文明的特殊性,由於這個特殊性,人類可以向著更多的文明發展。

有更多的發展空間,這就是他的特殊性,在這個階段的人類文明,從建設封建王朝與帝國,再到初步掌握科技,這就是三級文明的明顯特徵,而在這個階段之中,三級文明會向四級文明進化,四級文明是異能文明,在三級文明巔峰的狀態下,在三級文明生命之中,誕生了一些特殊的群體,而這些特殊群體,而這些群體誕生了新的文明,而這個四級文明就是異能者的文明。

四級文明中最為特殊的異能者,這些異能者之中所擁有的能力,就是能夠產生特殊力量,而這些四級文明之中的生命完全是在任何特徵上都是高級與三級文明之中的生命,而三級文明之中的生命在經過一段歲月的演變和誕生過程中的進化,可能在四級文明之中產生的異能者更加多,這就是四級分明,整體進化的狀態。

而五級文明和四級文明之間是不存在任何聯繫的,而在這個階段之中,五級文明和三級文明是有直接的聯繫,正如最初說的是,三級文明是所有三級文明以上的文明的最基本點,因此,五級文明之中的武者,全部都是三級文明之中誕生出來,三級文明之中的普通人類,全部都是可以進化到五級文明中,理論上講,三級文明的人類經過特殊時間修鍊之後都可以進化成為五級文明的生命。

至於六級文明和七級文明,七級文明由於宿主的特殊性,無法得知,因此也不用解釋,至於六級文明和七級文明之間,他們之間是完全沒有任何聯繫的,在這方面,七級文明完全是優越於六級文明的,至於七級文明之後,將會是宿主接下來需要開啟的所有文明,就開啟所有文明之後宿主才能明白這個世界上的浩瀚。

七級文明是屬於最高級的文明之一,是所有文明追求的最極致才能表現出來的跡象,如果說在某種情況下,可以誕生出奇怪的的東西的話,那就只能說是七級文明之上,在七級文明之後,所有的文明都有着特多的可能性,尤其是在七級文明的特殊存在,是非常強大的,至於說在五級文明的生命進化,是異常困難的,尤其是高級期的生命體,他們的進化更是困難,每次進化都帶着恐怖的變化。

文明在進化后所產生的波及都具有廣泛意義的,在這個過程中,有些變化是明顯的,而有些是不明顯的,因此在這個過程的,產生出來的力量是異常浩瀚的,這就是現在所有宇宙文明的情況,其實對於宿主來說,宿主已經經歷過至少三次進化,而每次進化都是不一樣的,因此在這個過程中,所需要的時間也是非常悠久的,可能在某些生命的誕生時間需要千萬年的。

就好比如之前的三級文明初期向著中期進化的過程,也就是二級文明的最末端向著三級初期進化的過程,猿人向著真正進化過程,其中涉及的東西自然是需要去積累和沉澱的,如果近乎成功,他們將會按照準確的生命軌跡,正確的進化成為新的生命體。」

系統冰冷的聲音自我腦海中傳來,這是系統給予我的知識,當我的大腦宛如海綿一般汲取自己所需要的信息時,我自身才感受到文明的進化是非常重要的,另外就是對於生命的更加有一個純粹的認知,這是一個良好的現象,總體來說,這種規律的計劃是符合道或者說是天地意志。

從系統的講述中我回過神,眸光平靜,盯着那塊帝令,露出深思的表情,要知道按照系統所說的那樣,在古代華國曾經他的巔峰標誌是七級文明,我自身的一些問題便是如何匯聚出來天地意志,這是七級文明的情況,如果可以掌握這種力量,應該可能會開啟七級文明,有些東西能夠傳播出來的氣息。

「嗡!」

虛空之中產生的氣息,具有神秘的威力,根本無法想像的,帝令之中的氣息瀰漫開來,我心中又有疑惑,不禁再次詢問系統。

「天地意志對於他們有約束作用嗎?」

當我說出這樣的話語的時候,系統給予我最為準確的回答:「之前曾經說過文明,七級文明之下的文明皆是文明辦法超脫於道的表現,也就是生命最為根本的問題所在,而帝令的誕生是七級文明的初期一種生命的能力體現,不能說是他們已經超越於道之上,這麼說的話完全不符合他們的進化規則。」

系統解釋的非常清楚,我自然可以聽的清楚,也就是說,只要是七級文明以下或者包含七級文明初期的生命體,只要沒有超越天地意志的情況下,他們這些生命都要接受帝令的約束,不能不說,這種文明的產物太過可怕,如果掌握這種能力,對於控制和約束是一種有趣等當的方式。

帝令浮現於虛空之上,散發出淡淡的光輝,我的眸光儘是平靜,盯着它的變化,只是一剎那間,一股恐怖至極的力量散發出去,壓迫着虛空,我以武宗境的氣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當然,我是這枚帝令約束的,因此感受到的氣息是微乎其微的。

對於棒子國武者而言,這枚帝令一旦發作,就是聖旨,既然不能參與干預世俗中的東西,他們自然是不會輕易出手的,但是總有一些異類出現,在金竹山動用武者不插手這些事務的時候,總統府中有人走出來,這人身份絕不簡單,他可是象徵這個國家的存在,這正是棒子國現在的總統同學,站在那裏,一臉嚴肅的盯着金竹山。

「金公,您這是叛國嗎?」總統名為文虎,是棒子國今年剛選出來的新總統。

「呵呵,對於天朝上國來說,吾等不算叛國,再說叛國不是你說了算的,棒子國武者皆是帝令所掌握管轄的生命,任何人都不得違背,否則會降下天罰,進行懲罰這些叛徒,不遵守規則的蠢貨,你們幾個還要一意孤行下去嗎?!」金竹山開口,語氣之中充滿平靜和冰冷。

「老東西,你們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就不能年輕人一點機會嗎?就憑一塊破令牌,還真的以為你能號令天下。」有跟隨文虎的武者開口,這些人可不會怕死,在他們來看,富貴險中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