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3秒。

……

大家緊緊盯著儀器,季柚更是眼睛都不敢眨,就怕錯過,就在萬眾矚目之下,檢測結果很快出來了:

【滴——】

【經鑒定,99%為水,1%為皮膚組織。】

當看見是水時,季柚略有些遺憾,但看見後面這句話,她眼睛一亮,忙問:「什麼生物的皮膚組織?」

【基因序號暫未納入生物庫,無法查詢。】

季柚皺起眉頭,「也就是說,這是一種目前沒有納入生物庫的生物,是一種人類暫未探索、發現的生物?」

【是。】

這結果,雖然有點不理想,但並沒有特別讓季柚意外,她心底里其實已經做好了什麼都沒有發現的準備,於是對沈長青等人道:「我想把這種生物的基因序號存起來,下回再有發現,我可以有個參考。」

沈長青等人也沒有反對,季柚小心、妥貼的存進了個人光腦的數據裡面。

對季柚用掉一個特殊物品,但竟然一點變化也沒有,這個結果,大家其實心裡也略有點失望,看著大家的神情,季柚擺擺手,道:「我可是註定不凡的人,就算是用特殊物品,那也肯定是有與其他人完全不一樣的效果,所以大家不用遺憾,沒準這效果並不是及時顯現的呢?」

鐵片不是藏在自己的腦袋裡面,它是藏在在自己的精神世界深處,它吃掉這個特殊物品后,將來有什麼變化,季柚暫時不得而知,但她對此抱有非常樂觀的心態。

看——

鐵片龜裂的表層,不也被這個特殊物品修補了嗎?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季柚已經大致看到了鐵片上面哪些繁複的陣法圖,陣法圖突然變清晰了些,季柚相信鐵片再一次出現時,自己一定可以完整的看清楚其中一個陣法圖了。

由鐵片身上復刻下來的陣法圖,它有多厲害,季柚是知道的,之前自己只是稍稍從中獲得靈感,就能用垃圾材料成功製作出一個低級魂器。

如果是完整的陣法圖呢?

會不會,直接就成了高級魂器?

……

季柚有些心動。

這時——

精神世界深處——有一道略微沙啞的嗓音,突然響起來:

【姐姐!】

季柚精神一震:「小柚,我在,你……你好點了嗎?」

鐵片幽閉的空間內,小柚盯著自己的雙腿,略微發怔,當一聽見季柚的聲音后,她潔白、秀美的臉龐上立馬露出一抹甜甜的笑來,聲音不自覺輕快了些:【姐姐!我覺得很好。】

季柚略微蹙眉:「你的聲音,怎麼還沒有好?」

直视人心太刺眼 小柚的聲音,一直是那種軟糯糯的,甜甜的,像裡面夾裹著蜜糖一樣的柔軟、甜美,讓金剛糙漢聽了都不自覺軟化態度的聲音,可現在——

它依舊像磨砂一般,粗糙、沙啞……

小柚聽了,唇角帶著笑,一點也不在意,說:「沒事的,已經好轉了。」

她說話時,盡量將聲音收起來,落入季柚的耳朵里,這聲音雖然不再刺耳,卻變得尤為低沉,季柚微微蹙眉,但轉而,立馬果決道:「小柚,鐵片吃了那個東西后,是不是出現了很大的變化?是好的變化嗎?最主要的是對你好嗎?如果好,我以後就多抓一點這東西回來!」

小柚聽見姐姐的聲音,一雙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著幽閉空間唯一的一抹光源,嘴角揚起一抹甜甜的笑,但一瞥見自己的雙腿,聲音轉而低沉下來:【姐姐,不是鐵片有變化,是我。我的腿,突然變成了實體。】

「咦?」季柚一聽,大驚:「腿都有實體了嗎?這麼說,是不是全部長出來后,小柚就可以脫離我的精神世界出來了呢?」

小柚:【嗯。】

季柚開心極了,臉上的笑意掩也掩不住,但察覺到什麼,季柚略有些困惑,問:「小柚,怎麼聲音突然聽起來略有點不高興呢?」

幽閉空間內,小柚低眸,愣愣望著自己的雙腿,低聲說:【找到那種東西一定很辛苦,很不容易,我……我不想讓姐姐你那麼辛苦。】

同時——

她心裡另一股想法冒出來:【不……不想與姐姐分開。】

如果脫離了姐姐的精神世界,重新出現在現實中,那……那自己就再也無法像這樣能與姐姐融為一體,互不分離。

如果……

小柚輕輕握著拳,就聽見光源處季柚的聲音響了起來:「傻瓜,根本不辛苦的,你是我所有的動力與源泉呀!因為你,我才想要一直一直變強。因為你,我才想要不斷的去冒險,不斷的去拼搏。如果沒有你,我不可能做到現在的地步。小柚,永遠不要覺得我做這些,會有多辛苦。只要想到你,我所有的辛苦,都化作了甜。」

【姐……姐姐!】小柚的臉,霎時間緋紅一片。

季柚笑哈哈道:「咳咳……最近為了跟小金龍說話,我看了特別多渣男語錄,還把我腦子裡所有的霸道總裁的土味情話複習了很多,咳咳……這話雖然有點肉麻兮兮的,但我覺得它說的特別好,你就是我生命中的甜呀。」

小柚:【嗯。】

小柚眼睛亮晶晶的:【姐姐也是我生命中的甜。】

——唯一的甜。

——永遠的甜。

「咳咳……」季柚板起臉,嚴肅道:「……咱們正常點說話,小柚,你是我很重要的人,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所以——」季柚忽然一笑,語氣裡帶著一絲無奈的寵溺,道:「傻瓜小柚,不用擔心身體長好了,就跟我分離了,因為,我們是彼此很重要的人呀,不會因為存在形式的變化,就徹底分離。相反,如果小柚有身體了,我們可以一起訓練,一起戰鬥,一起變強,一起踏上宇宙之巔。」

小柚臉紅了,她張張嘴,半晌,突然握緊拳頭,用力道:【嗯。】 夜玖抬頭邊走邊看着壁畫上所述的故事。

據壁畫所述,雪族的一位鑄器大師一生追求鑄器的最高境界,但卻怎麼也沖不破那道瓶頸。

在他鑄造一把劍的時候,無意中得到一本關於鑄器的邪術,但是他卻認為這是他衝破那道瓶頸的機緣,他開始無休止的鑄器,以至於產生心魔,最終被他的族人也就是雪人一族所滅。

殘月也在他產生心魔前所撿到的,他知道這是一把好劍,想要據為己有,但沒想到在契約殘月的那一刻,竟然因它的煞氣而失去心智,如同一個沒有靈魂的殺人機器。

雪人一族的祭司為了族人的性命,把殘月劍用陣法封印於此。

這些壁畫令夜玖更加迷惑了。

為什麼她沒有被殘月劍的煞氣所反噬?

夜玖走過長長的甬道,眼前一道刺眼的白光亮起,她不得不閉上眼睛。再睜眼時,她發現自己又換了一個空間。

這裏是一處石室,四周空蕩蕩的,除了一張石床和一架骨骸,什麼也沒有。

「哈哈哈,沒想到這世間竟然還有人能契約殘月劍,可真叫人驚訝啊!」

忽然,一道蒼老有力的聲音響起,一抹黑霧從骨骸中飄散,形成一道虛影。

契約?

可是她並沒有將自己的血滴入殘月劍中。

夜玖一雙平淡如水的黑眸冷然的看着面前的老者。

老人一身白色衣袍,一頭白髮亂糟糟的披散著,賊眉鼠眼,嘴尖猴腮。

他此時盯着夜玖,眼中毫不掩飾的興趣,叫人看了直犯噁心。

周持一臉好奇地打量著面前絕色傾城的粉衣女子,道:「沒想到契約殘月的竟然是個女娃娃,而且年齡還是如此之小,不過無事,只要是一具寄體,男女無所謂。」

夜玖眯了眯眼,凌冽的目光射向老者:「那你也要有那個命。」幽幽的言語,如同黑暗中的鬼魅。

可沒想到,老者倒是哈哈一笑,一雙三角眼邪惡的盯着鳳九傾:「哈!哈!哈!果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小女娃兒,老夫欣賞你的勇氣,這麼一個妙人,這麼隕落倒是可惜了。」

說完,便搖搖頭,一副極為可惜的樣子。隨後又是一副施捨的表情。

「小女娃,看在你快要死的份上,有什麼問題儘管問,老夫會讓你死的瞑目。」

「甬道中的壁畫是你刻的?」深邃幽暗的黑眸劃過一絲深意,紅唇勾起,夜玖問道。

「是。」老者點點頭,說着目光看向遠方,陷入了回憶。

「當年,雪人一族的祭司想殺我,被我察覺到后,使出了一個金蟬脫殼的計謀才得以逃脫。」

老者忽然癲狂大笑起來:「周恆你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若不是你當年的一時心軟,又怎會被我逃脫啊!」

瘋癲的神,情猙獰的面孔,夜玖幾乎可以斷定他……入魔了。

這時,老者狠佞目光射向夜玖,雙目猩紅,他陰狠的一笑,神色冰冷:「小女娃要怪就怪你命不好,陰差陽錯的契約了殘月又來到了這裏。」說完,他的身形漸漸淡化,化作一團黑霧鑽入夜玖的眉心。

夜玖見此,柳眉微挑,深色悠然,也沒阻止周持的動作

《我的夫君是絕色》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搜書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搜書網!

喜歡我的夫君是絕色請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是絕色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 天空深藍無雲,蒼鷹尖嘯而過,這裏是北境荒野,一片古老而充滿生命力的土地。

禾木鎮,北境荒野中的一座人類聚集地,上百年的平寂的時光,因為一位貴族老爺的到來而變得不平靜了,城鎮中心的古老城堡,也恢復了生機。

空曠的校場空地上,三三兩兩的人群聚集在一起,有的揮拳猛擊著掛在架子上的麻袋,有的則是在銅鑼聲中快速奔跑,還有的抱着石塊行走着,他們似乎在進行一些測試,

而在校場的一側,一位身穿灰色長袍,頭髮花白稀少,眼神犀利的老者端坐在一張桌椅上,時而翻閱著桌子上的表格,時而盯着校場上測試的人群。

「嘭!」一聲銅鑼聲吸引了老者的注意,只見一道人影,如同獵豹一般快速在車馬通道快速的奔跑着,上百米的距離,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衝到了對面虛掛着的繩子上,

老者蒼老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這個人他有印象,剛才給登記信息時,就感覺是個不錯的苗子。

接下來的時間,校場上又出現了幾個表現突出的人,引發周圍人群的一陣驚嘆,老者則是嘴角高高翹起,顯示著此刻心情非常不錯。

這時,一道身影出現在校場上,金色微卷的頭髮,略顯白皙的臉頰,碧藍的眼睛格外清澈,一身綉著金邊價值不菲的服飾,顯示著身為貴族的身份,但就是那壯碩如牛的身形,與那貴族服飾與氣質完全不搭。

這個人便是禾木鎮前天新來的領主,維斯特家族凱恩伯爵第六子,哈爾森男爵。

「老爺,日安!」

一身灰袍的老管家傑克起身打招呼到,同時將那幾份表格遞給了哈爾森,老傑克知道哈爾森來校場是為了什麼。

哈爾森一份份看著錶格,不由的喜上眉頭的說道,「這幾人的基礎都不差啊,稍加培養應該就能評測為一階兵種了。」

「是的,北境荒野的圖瓦人,身體中有着一絲野蠻人的血液,所以這裏的人身體素質要比南方人好不少,不過,老爺,我們也不能招募太多的民兵,因為我們攜帶的源力食物並不多,」

老傑克適時的提醒著哈爾森,畢竟,將一個民兵培養成優秀騎士,所花費的資源可不是少數。

「那就將最好的挑出來作為領主民兵,剩餘的編為小鎮巡邏隊,現在我們手上確實沒有太多的源力食物,不代表以後咱們沒有,而且這是北境荒野,小鎮中必須要有一支守衛力量。」

哈爾森自然知道老傑克的話是什麼意思,在斯卡提大陸上,進階力量的基礎,就是食用各種源力食物。

而自己現在,剛剛分離出家族,一切自負盈虧,沒有太多家底的自己,自然是養不起太多民兵。

不過,這可難不住哈爾森,身為一個穿越者,也是有着自己的底氣的,單單不說自己好歹有着現代人的見識,什麼肥皂製造,水泥製造,蒸汽機之類的,

好吧,哈爾森承認這些自己確實不會,但以自己的見識,經營好一個小鎮應該不難,

當然,最最要的是,作為一個合格的穿越者,金手指可是標配,而哈爾森的穿越福利便是,在自己體內,有一顆能存儲源力的小球,

至於作用,那就是儲存多餘的源力,在需要的時候釋放源力。

正是因為有這顆小球的存在,哈爾森從小就不用擔心因為吃了過多的源力食物,導致體內聚集過多源力使得身體不適,

以至於十四歲的哈爾森,身形就比一般壯漢都要壯碩,而體內的存儲源力的小球,也經過數次擴充容量,變成了現在的300/360。

哈爾森清楚的記得,最初的數值顯示為0/10,其中,0代表源力值,10代表容量,當源力值滿了以後,就能選擇消耗源力擴充容量,一次增加50容量。

現在的360容量,可是自己積攢了十四年,經歷了七次的擴充,才有了現在的容量。

過去的十多年,哈爾森除了最初消耗一些源力值做實驗外,剩餘的都積攢起來,那現在自己當家,也該讓積累下的源力值發揮作用了。

這時,一道穿着女僕裝的小女孩來到校場上,脆生生的說道,「老爺,午安,要開餐嗎!」

這是青石堡中新雇傭的女僕,畢竟,這禾木鎮地處偏遠的北境荒野之地,青石堡更是一座歷經風雨的兩層石樓,歷代的領主根本就不在這裏居住。

也只有在秋收時分,領主的稅務官來這裏收稅,在青石堡中小住幾日,青石堡中就留着一位年老的女僕看守。

所以,哈爾森到來以後,第一件事情,便是雇傭了幾個女僕,負責青石堡的日常工作,畢竟,自己可就帶着一位老管家。

「恩!」哈爾森整理下衣服,然後便朝着城堡走去,女僕小特妮則是仰著頭,靈動的眼眸中滿是好奇的盯着哈爾森,

畢竟,這可是貴族老爺,稀奇程度絲毫不亞於荒野巨怪啊,整個禾木鎮上,也沒有幾個人見過貴族老爺。

看着這個身高只到自己腰間的小女娃,哈爾森也是一陣無奈,畢竟,自己應該是這片領地,數十年唯一到來的領主。

來到一層餐廳中,三米長條餐桌旁,兩位穿着黑盔黑甲,配着黑色大劍的男子正在等待,

這是黑騎士海爾兄弟,帝國二階重甲騎兵,追隨自己來到這北境荒野,看到哈爾森到來,立刻問候到,「老爺,日安」,

小特妮則是小跑的上前挪開桌子正中間的靠背座椅,很顯然,這是老傑克教育的。

看着哈爾森坐在餐桌上,老管家傑克才坐在右邊,黑騎士坐在左邊,隨後開口示意女僕,將食物端上來。

大麥鹿肉湯,豬肉餡餅,烤麵包,烤蘋果,鮮牛奶,一小碟奇亞籽,一小碟血藤杏仁,食物還算豐盛。

其中,烤麵包摻雜了源力小麥磨出的麵粉,有強化肌肉的特殊效果,奇亞籽是源力鼠尾草結出的種子,有着強化骨骼的作用,血藤杏仁則是源力血藤結出的果實仁,有強化血液的效果。

其中,奇亞籽屬於哈爾森的特供食物,血藤杏仁屬於特供黑騎士食用,都是為進階三階兵種打基礎。

這種源力食物,也就哈爾森和兩個黑騎士能每天吃,像老管家傑克這種普通人,數天才能吃一次,畢竟,他的身體吸收不了這麼多能量,不僅浪費而且還會造成不適。

餐后,老管家傑克開口說道,「老爺,我們需要採購一批源力食物和普通食物,而且,帶來的源力植物,也應該儘快的種植下去!」

「恩,知道了!」 林天成早已經對冉冬夜面授機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