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lexistroup0

如果城主府以減免這些小宗門繳納的靈石數量為條件,可以推薦優秀的城衛軍士前往拜師。城衛軍士並不修鍊他們的核心功法,只需小宗門的掌門長老們稍加指點……

這個建議,羅虛之城主應該不會拒絕,而那些小宗門,應該也會欣然接受吧? (未完待續) 。 「救我。」宮媚秋低聲叫道,那邊傳來慘叫聲,蘇承晟連忙駕車快速趕過去,剛到她的公寓那,就看到一片狼藉。 蘇承晟抬腳走進去,聞到裏面瀰漫着香腥味。 「怎麼回事?」蘇承晟冷聲問道。 保鏢看到他時,立刻迎了上前,低聲說:「公寓被人洗劫了,宮小姐不小心被誤傷了。「 蘇承晟心裏不由一沉,他走進卧室內,看到宮媚秋狼狽的躺在那。 「查到是誰做的了嗎?」蘇承晟問道。 宮媚秋臉色蒼白搖了搖頭,有些凄涼一笑,說:「大概是宮家以前的仇家,現在找不着宮家的人,所以發泄到了我的身上。」 蘇承晟注意到她的手上有刀傷,脖頸上也有傷痕,臉上也掛了彩,宮媚秋注意到他的視線,連忙別過頭。 「這件事你別讓阿景知道,我不想他被牽連進去。」宮媚秋低聲說道。 她勉強一笑,吃力坐了起身,胸口隱約還傳來疼痛感,她懷疑被踹飛那剎那,自己的肋骨斷了。 但現在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就醫,胸口一陣翻滾,鮮血從她嘴邊滲了出來,她也嚇了一跳。 「你受了傷,好好休息。」蘇承晟說道。 他沒有再在她的房內逗留半步,檢查了四周的痕迹后,蘇承晟邁著大步離去。 坐進車內,他給燕景霆打了通電話。 「看來被你猜對了,宮媚秋的公寓突然被人洗劫,看似報復,她人受傷了,傷的是手指和脖頸,我看到她的狀態應該是也有內傷。」蘇承晟說道。 他握著方向盤,半晌后啞聲說:「她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心裏肯定是有鬼,不過你放心,我會盯着她。」 蘇承成說着,抬頭看着那套名貴的公寓許久,才駕車離去。 宮媚秋聽到汽車離去的聲音,她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咳咳。」她咳嗽了下,胸口的疼痛越發明顯,整個人摔倒在床上,保鏢聽到動靜連忙跑了進來。 「小姐。」保鏢上前,扶住她 宮媚秋揪住他的手腕,她低聲說:「我受傷了,你去找一個醫生,要靠譜一點的。」 「等等。」宮媚秋看到保鏢起身,連忙叫住他。 保鏢疑惑回頭,聽到她說:「你去找唐夢琳,就說我的公寓被洗劫,讓她過來陪我。」 「我去?」那保鏢有點心虛。 別的人不知道,但他卻有點擔心,自己和唐夢琳有一腿,這事如果被宮媚秋知道,肯定會閹了自己。 但現在她卻讓自己主動找唐夢琳,這種偷情的感覺,讓他莫名又覺得有點爽。 「嗯,去把她帶過來。」宮媚秋說道。 這位保鏢走後,宮媚秋的眼底閃過絲寒意,她低聲說:「敢出賣我的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之前她認識的人去綁架北北和晚晚的時候,宮媚秋就有所懷疑,畢竟這些事情除了身邊的人外,沒人知道。 而這位保鏢一直跟在她身邊,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到底是誰利用自己身邊的人,想要陷害自己,宮媚秋雖一直都沒吭聲,但不代表她什麼都不知道。 查了一遍后,她懷疑這人與唐夢琳……. 「去跟着他,如果他和唐夢琳偷情,你留點證據。」宮媚秋說道。 話說完后,她感覺胸口疼痛難忍,整個人重重跌倒在床上,突然又失聲大笑,說:「這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吧?」 想到唐夢琳的囂張,她氣得牙痒痒,但幸好她留了后招,那炸藥里藏了些葯,一般人聞了不會有事,但如果中了毒的人,那就是致命的。 「所以你就是燕家那個中毒已深,讓燕景霆耗費巨資設研究所的人吧。」宮媚秋低聲說道。 她其實很多事都知道,可卻要閉一隻眼,因為她要活下去,嫁給燕景霆是她唯一的活路。 想到這,宮媚秋痛苦並快活着,如果除掉唐南綰,那就沒人能礙著自己了,但她也有點害怕。 「唔。」她在笑時,突然一隻手伸來,用東西捂住她的嘴巴。 宮媚秋掙扎著,腿不斷踢動,被子都被她踹出了個破洞,她瞪大眼睛,盯着眼前不斷放大的臉。 「秦,秦。」宮媚秋痛苦叫着,下秒脖頸被人狠狠劈了下。 她吃痛整個人暈了過去,暈倒前,隱約感覺被踹了一腳,腹部疼得厲害,痛得她兩眼一黑,失去了意識。… Read More »如果城主府以減免這些小宗門繳納的靈石數量為條件,可以推薦優秀的城衛軍士前往拜師。城衛軍士並不修鍊他們的核心功法,只需小宗門的掌門長老們稍加指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