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ndrezamora4

特別是你看他這體形,哎!

凡楊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真的有這樣差嗎?我也不是班上最後一名。 恩,不是全班最後一名,但是年紀倒數第一名,而班級倒數第一名是因為別人沒有考試,所以作為零分處理的,但全年紀的別人不是。 那也不是最後一名。 「算了、算了、惹不起,我還是不說話了,總感覺只要我一說話,你們都來懟我,寶寶心裏苦啊!你們這樣太不人道了。」 我們這也是為你好,我們打擊你,總比外人打擊你強吧!如果我們的打擊你都受不了,外人的打擊就更受不了了。 「別人能打擊到我嗎?我也不在意他們如何說。」 好吧!我們錯了,不該打擊你,可是這不完全是我們的錯吧!不打擊你,那你也得弄個不讓我們打擊的機會啊! 你說要是你理解能力強一些,我們會在這點上打擊你嗎?不會的。 「比如說你能吃,這點上我們打擊你,你會在意嗎?或者說我們說你比豬還吃得,你會在意我們說的話嗎?」 當然不在意,你本來就是說的事實,能吃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就算說得像在罵人,但是這又如何,這就是明顯的妒嫉。 那為什麼同為打擊,你一個不在意,一個很在意呢!你想過是為什麼沒有。 這個能有什麼為什麼,不是一樣的嗎? 「不是一樣的,我們在吃的方面打擊你,你一點也不在意是有原因的,打擊別的方面你會很在意,也是有原因的。」 能直接說明嗎?我有些懵了,總感覺聽得腦袋嗡嗡的。 「好吧!我們打擊不到你,是因為你在這方面比很多人都強,所以你不以為恥,反到以此為榮,那樣別人越打擊你,你反到越開心,因為就像你說的,這是一種妒嫉的表現,你在這方面很自信。」 可是在別的方面呢!就是因為你在別的方面不自信,所以別人在同樣打擊時,你會生氣,你會惱火,也會不開心。 如果你將別人的打擊點提升到你吃的方面一樣,那你將是無敵的,也沒有人能夠打擊到你,你也將會發生脫變。 發生脫變,這時大家都感起興趣來了,對修行者來說,修行就是不停的脫變,不停的變強,而凡楊居然說這樣會變強,他們如何不感興趣。 「果不然王波聽到這個詞后,兩眼一亮說道:可以可以發生脫變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的值得一試。」 還沒有等凡楊回答,王波就立即說道:那個我先去一邊想想你說的事情,總感覺有些多,一時半會消化不了,你們慢慢看,我去那邊閉關了,記得考核時叫上我,別忘記了。 「放心去吧!我們不會忘記你的。」 見王波離開,萬書恆傻笑的對凡楊說道:那個凡小哥,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雖然感覺你說得有道理,可是總感覺有些不對。 你說他完全不怕別人的言語攻擊后,是不是靈魂得到了升華,然後成為精神念師了。 「這個還真有可能,不過可能性不高,這個主要是增加防禦能力的,當然對精神方成的增幅也是不少的!」 至於說成不成了得精神念師,這個就真的不知道了,但是肯定要比一般人覺醒的機會要大,必境臉皮厚的人,都很精神。 真的有這樣神奇嗎?要不你們也試試打擊我看看,說不一定就像今天小胖子那樣,就突破了,就算不能突破,來個脫變也是很好的。 不過這種辦法靠譜嗎?總感覺有些不太對。 「當然靠譜了,這種方法叫做心之防禦,是一種難得的精神方面的防禦,如果你修到大成之境后,你會發現就算精神念師,也很難攻入你的內心世界。」 精神念師不是只能控制工具戰鬥嗎?還能進入別人的內心世界,是不是有些太神了一些,要知道精神可是無形的。 「無形的,可以這樣說,但這個世界有多少是有形的,只是聚集到一定程度后的具現罷了。」 其實不管是我們生活中的水,還是火、或者說木、都可以說是無形的,而我們覺醒的能力,你們會發現比現實中你認知的東西,更純粹就是因為這個。 而我們看到的金、木、水、火、土,其實都是無形的,只是因為和別的一些東西結合在一起,才有了你們看到的東西,就像火,他要燃起來必需得有一個依託,他是不會單獨存在的。 「也許你們會說,這裏面就只有火是無形的,別的都是有形存在的,那如果你們這樣認為的話,那就大錯而特錯了。」 水,如果你將裏面雜質全清除了后,你會發現水就不見了,土也同理,我們的土系異能,他並不是土,而是一種能將這些固體結合起來的能量。 「金和土同理,不過相對土來說,金屬性更喜歡選擇性的結合某些特別的物質,不像水和土,對所有東西都具有包容的特性。」 那木呢! 片刻后,他輕輕地搖了搖頭,笑罵道:「於尊啊!於尊!你可是畏手畏腳之人?」 繼而,眼神再次變得堅定,天地乾坤,縱有奇象,終是過客,任由繾綣,輒思玄度。 他的眼神中,迸發出一道厲光,他緊緊地握著圓月彎刀,喝道:「來罷!命運!」 玉石天梯不知通往何方,只是仰頭遙望,卻依舊是一片綿延不盡的路,他咬著牙根,身體再次蓄滿了力氣,他輕輕一彈腿,躍過數十石梯,他如一隻隼,輕盈的身體,凌風而立。 周圍的星光,溢滿了雙眼,他不知天梯的盡頭在哪裡,他如一頭田裡的耕牛,勤勤懇懇,可他的心底,卻充斥著一片不屑之意。 漸漸地,眼前的光景,在腿速不斷變快的過程中,開始幻變。 他看到了一片片桃花,桃花從天畔上,輕輕地散落下來,清淺的香氣,令於尊心底為之一動,「這桃花自何處而來?」 桃花片片,如同一層粉紅色的雪花,隨著風,搖搖擺擺地墜落下來。 他伸手接過一片桃花,可轉瞬間,那桃花便化為一片液體,他嗅了嗅,清香中帶著一絲甘醇,「這……是桃花釀?」… Read More »特別是你看他這體形,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