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arnulfolabarbera

微微頓了頓,於妃又是主動的開口說道:「皇後娘娘若不嫌棄的話,不妨進來說話。」

顧言月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只是與於妃一併在軟榻上坐下來。 品著茶的同時,顧言月無意之間說了一句:「妹妹近日來染了病氣,眼下也是需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身子。」 於妃乖巧的點頭應下,「皇後娘娘交代的極是。」 緊接着,顧言月又道:「這身邊的人,妹妹也理應是小心提防著,免得身邊的人做了什麼不軌之舉,反倒是迫使妹妹病情遲遲不曾痊癒。」 即便是聽到了顧言月說出的這些話,於妃卻是遲遲都沒有作答。 她笑而不語,反倒是繼續品茶。 起初宇文染便在懷疑於妃的,可偏偏是現如今於妃不予回應,也讓顧言月意識到她的確是有一些問題的。 在這種情況下,顧言月微微斂了斂眼眸,「妹妹,接下來可是得好好養病。」 再次聽清楚了顧言月叮囑的話,於妃便輕輕的笑了笑,連連應下來,「多謝皇後娘娘的關心,臣妾定是會好好的休養生息。」 為了避免留下來引起什麼不必要的紛爭,顧言月索性是隨意的說了兩句,找了借口離開。 回了寢宮之後,顧言月便看到了正在逗弄著小雲吞的宇文染。 她思慮了片刻以後,還是將如今之際的情況同宇文染說清道明,「皇上,我今日的確是去見了於妃的,也曾明裏暗裏的提醒過她要提防戒備身邊的人,可於妃對此事卻是避而不談,好似從來都不介意這些。」 如此一來,顧言月難免是懷疑,於妃知曉身邊人意圖不軌,卻仍舊是在縱容的。 聽聞此話,宇文染的面色沉沉,「這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 早在這以前,宇文染就懷疑於妃與襄王暗中有所聯絡,只不過至今都沒有任何證據證明。 現如今得到這種結果,宇文染也並未覺得詫異。 正當顧言月和宇文染同小雲吞玩樂的時候,宮人卻是匆匆忙忙的趕過來,通傳消息。 「皇後娘娘,大事不好了。」 那人見到宇文染,當即是跪下來,「奴才見過皇上。」 宇文染和顧言月彼此之間互相對視了一眼,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這是發生了何事?你這般着急忙慌的,所為何事?」 洛桑思索着他話里的意思,很快,她反應過來他指的是什麼。 窗外嘩啦啦地下着雨,雨水不斷地拍打着玻璃窗戶。 聽着雷轟隆隆的作響,洛桑的心不由生起煩悶又壓抑的情緒。 她背對着男人,直截了當地開口,「我沒說過。」 傅時寒抬手支起腦袋,幽深的眸子盯着她的側臉,一句一頓道:「你還說,比起那個男人,你喜歡我多一點。」 洛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正盯着她的後腦勺。 她頓了頓,抿著唇瓣吐出兩個字:「有病。」 恍惚間,傅時寒低低地輕笑一聲,俊冷的面容上沒有因為女孩說他有病而動怒,而是很心甘情願地讓她這麼說。 男人低沉的嗓音莫名透著幾分溫涼的寒意,「桑寶,我就是有病,而你是我的葯。」 「所以別反抗,否則會引起不良反應的。」 隨着這句話落下。 瓢潑大雨的窗外接連打了好幾個大聲的雷響。 洛桑打了個寒顫,渾身緊繃了起來,眉眼間蘊起層層的冷汗,嗓音發啞,「傅……傅時寒……」 女孩突然喊他的名字,男人眉頭一動,眸光意外地愣了一下,發覺她的異樣,坐起身子,「怎麼了?」 「你……幫我拿耳機,還有手機……」 傅時寒擰著眉問,「做什麼?」 她側着身,一隻把手放在耳廓上面,「我不想聽雷聲……」 此時的雷聲一直轟隆地響,就像是要把整個天空捅破一般。 傅時寒頓了幾秒,心中的疑惑很盛,起身下床往茶几那邊走過去,拿起女孩的手機。 手機上纏繞着耳線,他摁亮屏幕,鎖屏界面上暫停著音樂。這讓傅時寒覺得,這是她一早就準備好的。 傅時寒回到床上,把耳機塞進她耳里。 凝視着她微微皺着的眉頭終於緩緩鬆開。 男人卻聽着黑夜裏不斷作響的雷聲,眸色愈發深沉。 這是他第一次從女孩口中得知她不想聽雷聲,也就是說她怕雷,至於原因,他不清楚。… Read More »微微頓了頓,於妃又是主動的開口說道:「皇後娘娘若不嫌棄的話,不妨進來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