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bonniereis54

玄爺從街上吃完豆漿餜子回來了,張凡和鄒方去酒店餐廳吃了早餐,回到房間里時,玄爺笑眯眯地打量二人一眼,馬上故作正經地道:「我昨天晚上睡得很實,一覺醒來天大亮了,夜裏發生了什麼事,我一點都不知道。」

鄒方臉上一紅,輕輕罵了一句:「老不正經!你以為你是誰?你知道了又能怎樣!亂說亂猜的話,小心我斃了你!」 說着,拍了拍臀后的手槍。 「不是那個意思,鄒局,我是說……」玄爺馬上改口道,「殺手的位置我還沒有確定下來呢。」 鄒方哼了一聲:「你定不下,你把我們領到L縣幹什麼?旅遊嗎?」 「不不,我的意思是說,事情有點奇怪,我早上起來算了一卦,發現卦象詭異呀!」 玄爺認真起來,看上去不像是開玩笑。 「詭異?」 「殺手好像……好像已經死了!」玄爺吞吐著說道。 玄爺從來沒有這樣不自信。 「死了?」張凡差點把嘴裏的煙頭給吐出來,「玄爺,你沒喝酒吧?」 「早上醒來,我趁著腦袋清醒,弄了一卦,結果是個天字第一號凶卦。用神弱火被凶神大水相剋,已經滅了。目前屍首在東郊外林木茂盛之處。」 張凡和鄒方互相對視一眼,半信半疑:怎麼可能這麼巧,我們來的當天晚上,殺手就死翹翹了? 鄒方想了一會,給L縣警察局打了電話,要求見面。 警察局馬上派刑警中隊長帶人來到酒店。 鄒方把情況細細通報了,並請縣警察局出動警犬,去縣城東郊尋找一具男屍。 縣局那邊聽說有兇案,而且是省廳直接派來的偵察員辦理此案,不敢怠慢,便把縣警察局所有的警犬都派出去尋找。 。可在時空裂縫中,他的大腦越來越混亂,最後昏睡過去,等他醒來,就落在紫荊城,可他認為那條飛船,一定是哪個國家也將他們精英送回來,企圖達到平行世界稱霸世界的目的。 在他記憶里,南明小朝廷確實有向扶桑借兵行為,可扶桑人沒有理會,但絕對沒有扶桑人來中原大陸參與明清爭霸,史料中也沒有提及清軍和扶桑人有多大交往。 莫非是來自未來世界扶桑精英,已在扶桑國取得大權,令部分懂得明語的扶桑武士,混入中原,實施刺殺…… 《帶着崇禎去流浪》第二百五十四章:刺客疑雲(四) 「薇薇,你好像還沒來過那個呢,是吧?」趙可晴和陳思淳說著話,突然cue到旁邊的江薇。 「啊……」江薇窘迫地從桌子上爬起來,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復她。 她不想在好朋友面前暴露自己的秘密。 正在江薇萬分窘迫的時候,突然有名同學從教室門口風風火火地跑進來,大聲高喊著:「咱們班肖航和一個初二的打起來了!」 班裡瞬間炸開,在他們這個年紀,戀愛和打架都是讓人莫名激動的事情。 一群同學像是循著味兒獵食的鬣狗,鬧哄哄地衝出教室要看熱鬧,結果剛衝到門口,就看見班主任陰著臉走過來,一個個立馬三百六十度轉身回教室。 班主任一臉陰沉地走進教室,把教案摔在講台上,目光嚴厲地一掃:「上課!」 班長毫不含糊:「起立!」 「老——師——好——」 同學們嘴上喊的整整齊齊,一個個心裡卻像長了草似,看到班主任怒氣沖沖的表情,便可以斷定班主任已經知道了肖航在校打架的事。 這件事很快傳遍了整個春町中學。 下課後,班裡全都在討論肖航。 學校論壇里已經有人發了貼,曝光了肖航和初二男生打架的場面。 「江薇,你看!」趙可晴正瀏覽著帖子。 「嗯嗯我在看。」江薇在自己的手機上也看到了帖子,讓她驚訝的是,與肖航打架的男生居然是今天早晨在校門口調戲她的那個男生。 這個男生真是罪有應得啊。 江薇心裡暗暗想著。 像他那樣的人就該好好教訓一頓。 可是從照片里看到肖航臉上也掛了彩,江薇心思微動,眼底流淌過一絲複雜的情愫。 就算她欠了肖航一個人情吧。 江薇想著,斂下了目光。 與此同時,江宿那邊也在討論這件事。 籃球隊里有一個初二的男生叫許賢超,他和肖航關係很好。與肖航打架的男生是許賢超的同班同學,所以許賢超對這件事了解的比較清楚——是肖航先動手的。 而肖航打人的原因,則是因為那名男生調戲江薇的時候被肖航看到了,肖航替江薇打抱不平。 籃球隊里很快就傳遍了這件事的前因後果。… Read More »玄爺從街上吃完豆漿餜子回來了,張凡和鄒方去酒店餐廳吃了早餐,回到房間里時,玄爺笑眯眯地打量二人一眼,馬上故作正經地道:「我昨天晚上睡得很實,一覺醒來天大亮了,夜裏發生了什麼事,我一點都不知道。」

他腳下不穩,卻也不至於摔倒,只是坐在床上的時候因為床比較柔軟彈了彈。

「學姐,鬧鬧,我給你看,嘿嘿。」他一邊笑,一邊打開盒子,浮光看見了,那是一條白色的choke ,主體是白色蕾絲,不過中間有一朵淺粉色的花苞,是玫瑰花,只是含苞待放,瞧著清純可愛。 花苞的兩邊是波浪紋的珍珠項鏈,珍珠不大,卻也不是小米珠,就是剛剛四到五點位的那種,糖果色的珍珠中和了白蕾絲的單調,看上去多了幾分俏皮可愛。 「鬧鬧,好看嗎?」公孫梓年取出項鏈對浮光說。 澄齐 「好看。」浮光誇讚,公孫梓年在這方面的眼光還是很不錯的,她還以為對方會選擇那種各種鑽石翡翠點綴的,她都已經有心理準備了,結果並不是這樣。 她覺得是很不錯的。 「那我給鬧鬧戴上好不好?」公孫梓年放下盒子,他笑嘻嘻的對浮光說。 這醉醺醺的樣子…… 浮光能感受到公孫梓年是醉了,卻又不是那種沒有意識的那種,他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酒壯英雄膽,比平時要大膽一些。 浮光靠過去,漂亮的天鵝頸就送到公孫梓年的手邊。 公孫梓年忽然呼吸一滯,對上這麼漂亮的脖頸,他覺得喉嚨發緊,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嗯?」 聽到耳邊傳來女孩清甜優雅的聲音,公孫梓年耳朵不爭氣的紅了,他把項鏈對準了浮光的脖子,因為項鏈很短,而且扣子在後面,他得靠近些。 「離得這麼遠能扣上嗎?」浮光問道。 澄齐 公孫梓年老實的說:「有點困難。」 說着他朝浮光這邊移動了些,這個姿勢像極了把他送到女孩的懷裏。 浮光沒有動,只是那雙原本優雅從容的眼睛多了幾分促狹逗弄的笑意。 「扣好了。」公孫梓年說。 汐楚 他離開了些許,女孩的皮膚很白,如同牛奶一樣絲滑,他的指尖忍不住發顫,似乎那種觸感還停留在指尖上。 的確,如同他想的那樣,很好看,太好看了,特別適合她。 「好看嗎?」浮光問。 一邊問,她一邊走到梳妝台前,鏡子中的女孩還穿着睡衣,但是這不影響項鏈的好看。 「好看。」 好看。 前面那話是公孫梓年說的,後面那句是浮光在心裏說的。 公孫梓年似乎覺得不夠,好看還不夠形容這個女孩,他又說:「鬧鬧怎麼樣都好看,怎麼樣都是最好看的。」 「今天的嘴巴是抹了蜜嗎?」浮光一邊問,一邊從抽屜里拿出黑色的禮盒,她對公孫梓年招手,「過來。」 公孫梓年乖巧的走過來,浮光把盒子打開,裏面同樣躺着一條choke ,黑色的,同樣有一朵玫瑰花,只是這玫瑰花是暗紅色的,配上黑色的主體,怎麼看都有幾分魅惑黑暗的感覺。 浮光給公孫梓年帶上,他本來容貌就張揚稠麗,配上這choke 就有一種蠱惑人心的感覺。 性感。 這個詞是最能形容現在的公孫梓年。 「嘿嘿,好看嗎?鬧鬧給的一定是最好看的。」他突然雙手撐在梳妝台上,就這麼把浮光困在他與梳妝台之間。 他突然害羞起來,但是還是大著膽子問,「鬧鬧,我,我可以親你嗎?」 「可以嗎?」 「當然可以。」浮光的話剛落,少年就湊了過來,只是你能不能對準了? 浮光:「……」就挺無語的。 她一手抓住他的胳膊,一手放在他腰上,眨眼兩個人就調換了位置。 公孫梓年腦子懵了一瞬,似乎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勁,可是一時半會兒又說不清楚到底是什麼地方不對勁。 「不準走神。」她輕輕咬了一口公孫梓年。 唇上傳來輕微的疼痛,公孫梓年勉強回神。… Read More »他腳下不穩,卻也不至於摔倒,只是坐在床上的時候因為床比較柔軟彈了彈。

······

錄製完節目后,林海等人還是坐着節目組的大巴,前往機場。 除了林海和黎洛,其他人的時間還是很趕的。 職業選手趕着回去參加訓練,明星們則是繼續去趕通告。 幾位明星有專業的團隊負責接送和行程安排,就沒跟他們一起了。 臨走時,林海還加到了蘇星婕的微信。 跟這位小姐姐也算是合作過兩次了,也做過兩次隊友,林海可以看得出來,這位小姐姐是真心喜歡玩王者榮耀的。 蘇星婕作為新生代演員,年齡只比林海大上兩歲,大概22歲左右,也算是同齡人了。 「登機了。」聞人離歌的飛機比林海的先到,聽到機場廣播的提示,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色風衣,然後朝旁邊的林海擺擺手再見。 「季後賽加油。」林海點點頭。 回到榕城后,林海第一時間脫掉厚厚的毛衣,這時候的榕城氣溫還沒降到最低點,和魔都還有很大的差距。 從機場一頓折騰,回到家,林海索性給自己放假了一天。 第二天七點照常直播。 【離異帶兩百個孩子】:這幾天山海乾嘛去了? 房管【企業級李姐】:不知道,好像說是有什麼驚喜,神神秘秘的。 【巴黎在逃聖母】:不管不管,這幾天都沒有直播看,今天必須加班! 林海笑道:「這些天去參加了一個活動,具體是什麼就先不告訴大家了,容我先賣個關子。」 說話間,林海也是直接開始今天的巔峰賽。 「看一下我們的巔峰賽排名······第二名似乎還差一把就超過我了,看來今天晚上還要上一波小分。」 林海之前已經將巔峰賽積分拉了第二名將近一百分了,這樣帶來的後果就是,匹配不到人了。 這就要等其他玩家的分數上來才行。 很快進入BP階段,林海是三樓,一進去他率先BAN掉了太乙,然後對面連續兩BAN全部給到了瀾和鏡,動作還非常之快。 「看來今天又不能當野王了。」 露娜要看陣容拿,其他的野位英雄打這個分段就有點不夠看了。 別說什麼諸葛亮打野,在這個分段拿出來,不管隊友有沒有見過,總歸知道諸葛亮的技能,前期野區就能給你反爆。 正當林海在看着隊友的陣容,思考今天要玩什麼的時候,系統的提示音突然響起。 「叮~!」 「司馬懿玩法數據更新中······已完成。」 ??T1戰隊2:0了,下一章有可能晚點,想看李哥3:0對面 ? ???? (本章完) 束縛感消失。 薄荷凉人心 許心悅身體放鬆,眼裏依舊殘留着化不開的怨懟和濃濃的悲傷。 她的頭髮和衣服都濕淋淋的,水珠自身上滴落而下,落在地上轉瞬間又消失不見,肉眼凡胎根本無法察覺到絲毫的不對勁。 薄荷凉人心 「我叫許心悅,今年17歲,如果還活着的話今年就讀於市裏的七中,高二學生。」 聽她舊事重提,牛莎莎的臉上和眼裏泛起心虛。 盛縉雲察覺到牛莎莎眼裏的不對勁,翻了個白眼,嘴裏發出一聲嗤笑。 這個女的果然心裏有鬼,許心悅的死亡說不定跟她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你們知道嗎?校園暴力不論是在哪個地區哪所學校都會發生,而我很不幸的就是那個被暴力的對象。」 「可能因為是出自一個村又都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學校,我是班級幹部,年紀第一,而她是班級吊車尾,不學無術的小混混。」 「我們兩個人就像是一個對照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慢慢的聯合她的朋友們針對我,從一開始的語言嘲諷到把我關進廁所,薅我頭髮,拳打腳踢……她們以欺辱人為樂。」 ……… Read More »······

「可是……我真的想不起來,關於我自己的太多太多事情了……」

面對蘇銘的苦笑,婉言等人也是無奈了下來。 「該怎麼辦,婉言小姐……」其中一個年輕人便是無奈道。 婉言沉默了一下后道:「我們的下一站,不就是沙漠里的綠洲島嗎?!那個地方非常安全,我們就把他帶上吧,把他送到那個地方去……」 「那個地方,他總不至於餓死渴死被曬死……也許他在那裡,可以先生存下來后,有契機慢慢恢復自己的記憶……」 很快,福叔走了過來,當聽到婉言的話后,他也沉默了下來。 而經過商隊一番商討后,大家最終還是決定,同意婉言的建議,將蘇銘暫時帶上,而到了那下一站綠洲島后,就將蘇銘放下,讓他在這個安全的地方先生存下來。 蘇銘一臉的茫然,觀察了下這大漠的情況后,他也實在是沒有一個人單走的條件,而這個商隊又是如此的友好,他在思考了一下后,便是跟著這支商隊開始了前行。 凌冉很苦惱。 如何委婉的讓沈卿風服下她這顆『十全大補丹藥』呢? 還不能讓他察覺到…… 【宿主,我有一個好辦法……】 凌冉:「有話直說,別賣關子了。」 早點結束這個位面,她好下班…… 【你還記不記得『牽引』?】 「記得。」 「……你的意思是解除『牽引』!」 系統點頭。 不得不說,這確實是個完美的理由。 沈卿風小心翼翼看向凌冉,詢問道:「師姐,我的眼睛真能恢復嗎……」 凌冉抬眸看向他,「可以,只不過你要替我解除牽引。」 沈卿風的心徒然一驚,「師姐……」 就那麼想擺脫他嗎? 他的存在讓她感到不適了嗎? 凌冉在這時候出聲:「怎麼,你不願意嗎?很公平不是嗎,你想治療眼疾,我想恢復自由,各取所需有何不好?」 自由? 原來他影響到師姐的自由了…… 凌冉冷笑一聲,「你該不會以為,可以拿牽引無解來搪塞我,我就真的會相信吧?」 沈卿風回過神,他心頭一顫,看了一眼她那冷漠疏離的容顏。 隨即自責又內疚地跪在地上,向師姐請罪,「卿風該死,是卿風的錯,我該隱瞞師姐……『牽引』確實可解,只不過……」 凌冉明知故問:「只不過什麼?」 沈卿風耷拉著腦袋,不敢抬頭看她,心虛不已,「只不過需兩人行周公之禮,方可解除。」 凌冉雖然早就知道了,解除牽引的方法,可是這話從他嘴裡說出來,卻是另一種感覺。 凌冉:「你明知牽引一但種下,便是如此解法……為何當初要對我種下?」 「師姐,我心悅你……很久很久以前,便一直喜歡你。 「不同於師弟對師姐的那種敬仰,也不是徒弟對師父的那種愛戴,是一個男人想和一個女人共度餘生的那種……所以,我才會膽大包天對你下牽引……」 少年的表白既青澀又膽怯,可偏偏讓她為之動容。 可越是這樣,她就越是做不到,欺騙他。 他對原主的感情是深厚的,歷經了從兒時到少年…… 她怎麼忍心佔據這段情感? 凌冉問他:「犯下如此可不饒恕之事,你可知錯悔改?」 沈卿風笑了,笑得那般真摯,可在她眼裡,卻有那麼幾分挑釁的意味。 「卿風知錯,可卿風不悔,若是再來一次,我依舊會這麼做。」 愛上一個人可以是錯的,但是我不後悔…… 從我睜開眼見到你的那一刻起,師姐,我就已經萬劫不復了…… 凌冉被他這番積極認錯,死不悔改的架勢驚到了。… Read More »「可是……我真的想不起來,關於我自己的太多太多事情了……」

他的精力,開始轉向結演算法庭。

民眾的自首報備非常踴躍,至少,以前的難民是如此的,他們對於這座城市的變化感官最為直接,也清楚能夠推翻原本秩序,打敗新聯勝的李和是有多麼強大和偉大。 仁者無敵,這句話不是說說的。 伟亦 當一個人自己行得正,立得住,做的事情讓人信服,足夠公正,哪怕是犯了法的,也只能感慨,他們錯過了相遇的時間,倒也不至於不服,更不會認為自己冤枉。 所以。 除了極少數外,絕大多數難民都進行了報備,有的曾經背負幾十條命案的難民,在最後的兩天甚至沒有去狂歡,而是堅守在崗位上,連睡眠都不肯,只想著能夠站好最後一崗班。 這還是韋天鴻告訴李和的。 兩人偶然相遇,韋天鴻邀請李和來到了農場,罪惡之都的前身是香江,在回歸現實后,這座城市陸續填海造陸,面積擴大了一倍,有了3500平方公里。 但。 依舊太小,作為千萬級人口的超級都市,要供養這麼多人口,需要約300萬畝耕地才行,但在新春大戰中,李和整理了城外所有土地,最大可能的擴展耕地,也才弄出15萬畝。 差了20倍。 罪惡之都不適合發展農業,但,也必須發展農業,田地其實是現代化社會中人的最後一塊凈土,因為當你在城市裡生存不下去的時候,你還能保留最後的尊嚴,回家種地,自給自足。 不至於……跪著要飯。 不至於……撿垃圾。 曙光營地在佔領罪惡之都后,對罪惡之都的所有土地,直接明文規定,土地屬於全體人民,所有曙光的企業也是屬於全體人民。 由人民當家做主。 在耕地上沒有具體分配到個人,由農業部統一管理種植,為了最大化的提高農業產量,現代化種植是必須的。 作為農業部的一名農民。 褚建飛每天最高興的事情,就是看到作物一點點的長高,一點點的茂盛,在駕駛農用機車完成噴洒農藥和布置肥料后。 他將機車在車棚中停好。 穿著套鞋和黃色農服的他行走在田間,仔細檢查著每一處滴灌管道,看是否有鬆動和漏水,看著三個月來已經成熟長高的早稻,看著那金黃的穗子,他那有些狠厲的面貌上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沒有什麼比他們更明白糧食和田地的重要性了。 在貧民窟生活十多年,即便他是有名的狠角色,能夠佔據最好的資源,可那最好的資源……也是垃圾。 即便城內鋪張浪費,特別是來自商業區的垃圾中,許多東西甚至才買一兩天,包裝盒都沒拆,就扔掉了,食物也是如此。 幾萬一盒的超高檔日料,吃都沒吃,就扔掉的,比比皆是。 但。 再好的東西,那也是垃圾。 種地再不賺錢,那也是自己種出來的,似乎檢查完了自己負責的區域,褚建飛笑了笑,就那麼傻傻的坐在田間,看著滿目稻子。 這時。 他們農業小組的組長走了過來,在褚建飛旁邊坐下,將一瓶二鍋頭放在田埂上,口袋裡摸出兩個杯子。 一邊倒酒,一邊看著快要下去的夕陽,組長問道:「有什麼不放心的事么?說說,我能幫忙的,都給你辦好。」 褚建飛接過酒,跟組長碰杯喝了。 望著稻田,說道:「十五年了,我作為第一批流浪漢,到後面貧民窟和垃圾場越來越亂,也越來越習慣殺人。」 「終於。」 「垃圾被清理,土地被開墾,種子被種下。」 「若說有什麼不放心的,老林,答應我,以後哪怕付出生命也抵擋不了一秒鐘,也不能退縮,不能……再回去了。」 「我們也就算了,以後,我想看到孩子們在稻田裡歡樂的奔跑。」 「我想。」 「那時的他們,不只是有著無憂無慮的童年,更是有著充滿意義的一生,他們不虛度青春,他們不娛樂至死,他們不卑躬屈膝,他們不自私自利……」 「他們的一生,將是偉大的一生。」 「因為。」 「他們將為了解放全人類的偉大事業而奮鬥,奉獻終身。」 。 小蜘蛛緊緊的抓着格溫腰裏的軟肉,只覺得綿軟非常,好像是抓着兩塊麵包,尤其她身上穿着的一件高級面料棕灰色保暖襯衣,手感更是非常順滑。 格溫受到了驚嚇,緊緊的抱住小蜘蛛的胳膊不撒手,一對驕人的柰子緊緊的貼在了小蜘蛛的胸膛上,搞得小蜘蛛一陣心神蕩漾,呼吸更加的粗重了。… Read More »他的精力,開始轉向結演算法庭。

兩天之後,一段由元首親自播報的新聞,傳遍了幾乎每一名人類耳中。

「……我們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黑幕已經進入一個較為穩定的環繞地球運轉的軌道。在通過愛神星繼續對其進行後續影響的前提之下,至少在50年時間之內,我們不必再去顧慮它對於我們人類世界的威脅……」 電視機前,病床之上,李忠文看着屏幕之中元首的身影,看着病床旁邊堆滿的鮮花還有各種榮譽證書以及嘉獎,臉上笑開了花。 「這波不虧,不虧啊!……」 7017k 夜已經很深了。 下線前,馬清香特意囑咐大家,下去后,多想想公會的名稱、徽章和據點……明天要集合開會。 至於花錦明,已經躺平放棄抵抗了。 第一公會?不難啊,不至於說要去成立什麼女子公會。朝歌、永恆、神話……什麼的,敢擋路的話,幹掉就好了。對我有點信心啊。 自DEIFY世界開放以來,在國服這片熱土上,誕生了很多極富閃光點的公會。 首當其衝,便是遠古四大至尊的清辭公會,會長滿江紅更是國服電競的開拓者,元老級的存在。 與清辭一個時代的還有唐朝公會,有著唐朝飛鼠、唐朝飛牛、唐朝飛虎……等十二位,以十二生肖為名的頂級高玩。 再後來,國服迎來了妖刀和他的朝歌公會,DEIFY史上最具統治力的電競選手,和史上最成功的公會。 可再鼎盛的王朝也有衰落的一天。 清辭走向了沒落,成為了遙遠的美談。唐朝人去樓空,再也湊不齊那驚世駭俗的十二生肖。 妖刀退役了。橫壓一世的朝歌自此一蹶不起,也失去了昔日的榮光。 眼下,永恆想要超越朝歌,坐實國服第一公會的位置也絕非易事。打敗朝歌只是第一步,奪回朝歌失去的榮譽才是最至關重要的。 所以,花錦明認定,這時候恰恰纔是稱霸國服的最好時機。 倒下了一個朝歌,馬上國服就會群雄並起。永恆未必就是新的天選之子。 翌日,花錦明正在劍道社裡,悉心教導著雲容容。 她的進步每一天都肉眼可見。 林美堂和劉斌也來了。花錦明安排雲容容自習后,便上去與兩人就昨天的事寒暄了起來。 昨晚,皇圖被多家公會圍攻,慘不忍睹。第一傭兵團的榮譽也輸給了花錦明。 花錦明很好奇,「哎,胖子,小美,怎麼一直沒見你兩刷軍功?我覺得以你兩的序列,第一名應該也沒啥問題啊。」 林美堂打著哈欠道:「忙著給胖子一轉。」可見昨天又忙活到了很晚。 劉斌頭疼道:「14級升15級,除了要32個明日之星,還要做轉職任務。做完轉職任務,拿到職業認證才能升到15級。加上我又是第一個做轉職的人,所以被這任務卡得很死。」 「轉職,這倒不是什麼新鮮事。做得怎麼樣了?」花錦明笑著,關心到。 劉斌噁心得不停搖頭。「別提了,被小龍競川那傢伙各種為難,給的任務個比個難。而且還有一個霸氣留痕在跟我競爭第一個一轉,我為了趕進度,所以才放棄了刷軍功,專心做轉職。」 林美堂也點著頭,說:「是啊,免得到時候又丟芝麻又丟西瓜。」 「到時候可能還需要你幫忙。小明。」劉斌看向花錦明,眼睛里依舊充滿了信賴。 「嗯,有任何需要,隨時叫我。」花錦明拍了拍劉斌,又道:「你最近技術進步很大啊,上來陪我練一練。」 劉斌當即畏縮道:「你饒了我吧小明。就我這身手,別說跟你練一練了,稍微過兩招都不行。」 然而最後,還是被花錦明拖上去了。 劉斌和林美堂都是日斬加雙沖,是花錦明給推薦的路線。因為月斬和次元斬對大眾極不友善,哪怕是職業選手都時有翻車。 非天賦型玩家,花錦明一般不推薦玩月斬。劉斌和林美堂很顯然不是天賦型玩家。 反而雲容容,有那麼一點樣子。 她出劍迅速,運劍同樣飄逸迷人,如果再給她一些時日,恐怕就能匹敵丙級職業選手了。 林美堂瞟了花錦明好幾眼,見他一直在關注云容容,蜜笑著,「哎,很漂亮,加油。」 「說什麼呢你,」花錦明臉一紅一漲,把林美堂也拉上了地板。「上來練練。」 林美堂果然叫喊了起來。「說著玩,說著玩。我錯了。」 沒用,花錦明拿木劍劈上去,照打不誤。 遠處,雲容容正在自我練習。他看到花錦明在和男生們打鬧,臉上露出很少見的輕鬆的陽光笑容,她也不由得跟著撲哧一笑。 …… 中午,距離委任狀的生效還有5個小時。 槐城樹蔭下的小山莊一隅,花錦明和姑娘們一起商議著公會事宜。 公會日後會繼承傭兵團的名稱、徽章和據點,故而馬虎不得,姑娘們討論的熱度一直高燒不退。… Read More »兩天之後,一段由元首親自播報的新聞,傳遍了幾乎每一名人類耳中。

何況,我壓根不相信,這世上真的有妖魔鬼怪、魑魅魍魎這些東西。

既然不是那棵大榕樹成了精,那差點要了我們命的豈不是就是那樹藤了? 我意識到了這一點,Alice她也想到了這一點。 的確,從一開始進入那片榕樹林裏頭,再到後來偷襲我們的,都不是那棵大榕樹,而是從那棵大榕樹樹冠裏頭冒出來的樹藤。 至於我們為何覺得那棵大榕樹是樹妖呢,也全是因為那棵大榕樹茂盛無比的樹冠里,藏了太多的屍骸,數十年前慘死的那一百多名日寇,許多都像是弔死鬼似的吊在了那棵大榕樹的樹冠上。 可現在細細想來,那棵大榕樹卻是壓根沒什麼危害、沒什麼攻擊力,除了格外茂盛,有種遮天蔽日的感覺之外,那棵大榕樹也沒什麼過於妖異的地方。 真正恐怖的,不是那棵樹冠遮天蔽日的大榕樹,而是那大榕樹樹冠里,那好似枯樹枝,行動起來,像是毒蛇一樣的妖藤。 「自然界裏有很多的共生和寄生關係,這種共生寄生的現象,在動物里也很常見,比如海邊的寄居蟹。」 「植物里最常見的,就一棵樹上寄生或者是共生了許多的藤蔓一類的植物,雲南的鐵皮石斛、銅皮石斛,其實就是寄生在樹上的一種藤類植物!」 Alice想了想,開口說了這麼一句話,她這句話也是瞬間點醒了我,我想起來小時候,村裏頭村口那棵大核桃樹上,就長了很多奇形怪狀,沒有葉片,和核桃樹截然相反的藤類植物。 村裏人說那是寄生草,有的還會把那寄生草,弄下來泡酒入葯,我老爹也提過這寄生草的事兒,他說核桃樹上的寄生草啊,味苦發澀還有毒,不算是治病的良藥。 現在想想,那寄生草,多半就是Alice口中的石斛科的一種。 不過那大榕樹樹冠裏頭冒出來的那些妖藤,明顯不是Alice口中的石斛。 「現在想想,那棵大榕樹也許只是一顆普普通通的野生榕樹,之所以被人當成妖樹,完全是因為那些和那棵大榕樹一起共生的樹藤。」 「不過那樹藤,到底什麼來頭,不僅會獵殺活物,還像是具備思想一樣,真就像是一條條潛伏在樹叢里伺機而動的毒蛇一樣!」 Alice這番話,也是引來了錢鼠爺和陳八牛的大為贊同。 我呢,也因為Alice那一番話,猛地想起來我老爹提過一樁奇聞異事。 「我想,我大概知道那妖藤是什麼玩意兒了!」 聽到我這句話,Alice、錢鼠爺和陳八牛立馬就抬起頭,把那滿是好奇的眼神投到了我的身上。 我告訴他們,我曾經聽我老爹說過,這世上啊有一種叫做虯藤的妖異植物,據我老爹所說,那虯藤並非算是正兒八經的植物,可也不能說那虯藤是動物,它是介乎於動物和植物之間的一種妖物。 「虯藤?」 「這是什麼玩意,八爺我咋從沒聽說呢!!」 不僅是陳八牛瞪着大眼睛,一臉茫然不解的看着我,就連師承張道爺,見多識廣的錢鼠爺,也同樣是滿臉驚駭的看着我,顯然是第一次聽到虯藤這種東西。 自幼在國外接受現代化教育的Alice,雖然能一句點破,那妖藤和那棵大榕樹是自然界裏很常見的共生關係,可她也同樣是不知道虯藤這種妖物。 說實話,就連我也只是從我老爹口中聽說過虯藤這種介乎於動物和植物之間的詭異妖物。 至於我老爹是從何處聽說過世上有虯藤這樣一種介乎於動物和植物之間的妖物,我就不得而知了,可我知道像我老爹他們那樣老一輩兒的風水先生,在年少學習風水術的時候,都會按照慣例,遊走天下,踏遍天下大河大川,為的不僅僅是增長見識,更為了將所學的風水之術,和各地的大川、大河、山川樣貌、地形地勢所結合。 紙上得來終覺淺、唯有實踐出真章,這話可絕對不是胡編亂造出來忽悠人的。 老一輩兒的風水先生,在遊覽全國各地大川大河,觀摩山川樣貌的時候,自然是認識很多的人、聽說很多的奇聞異事,甚至於親身經歷遭遇很多不為常人所理解的荒誕詭事兒。 我也不知道那虯藤到底是什麼玩意兒,不過我倒是想起來,曾經在潘家園裏頭淘換到一本貞觀元年的山海經。 說起這山海經啊,那絕對算是我們國家一本流傳盛廣、流傳盛久的奇書了。 山海經當中不僅記載了很多奇聞異事、神話傳說,它更記載了幾乎囊括大半個中國、包括一部分海域的地理風貌,還有其中的人文環境,礦產民生,包括一些祭祀、巫醫、藥理的知識。 這本書,可謂是包羅萬象,涵蓋極其廣泛。 只不過,山海經流傳到現在,其中很多內容已經失傳了。 我老爹也說過,因為歷史上,許多朝代都發生過打擊封建迷信、破除魑魅魍魎的活動,所以山海經當中,一些記載着神怪之事兒的內容,流傳到現在,已經所剩無幾了,大概剩下的就是諸如女媧補天、后羿射日、夸父逐日、女媧造人這一類自古流傳的遠古神話了。 換句話來說,現在市面上那些刊印發行的山海經,比起最早的山海經,其中的內容,只怕早就是十不存一了。 而我當初在潘家園淘換到的那本山海經,是貞觀元年發行的,距今一千多年,雖不能說是最早一版的山海經,可那本山海經里記載的內容,也絕對不是現在市面上流傳的那些山海經可以比擬的。 我記得那本山海經的海內經當中,記載過一種奇異叫做玄樹的植物和我老爹所說的虯藤,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據那山海經海內經所寫,北冥之海有一種大蛇,叫做玄蛇,那玄蛇通體黝黑、無目無耳,全身只有一口,全身上下披鱗帶甲,好似金鐵之軀,不懼風火雷電、不懼刀劈斧鑿。 那玄蛇有多大呢?按照書中所寫,那玄蛇自出生開始,便身長百丈有餘,成年之後,更加是身長一千三百餘丈,橫卧於北冥之內,好似橫山峻岭。 成年之後的玄蛇,盤踞於北冥之內,嘗嘗一搖尾巴,就能掀起滔天巨浪,還常與北冥之內的龍族,互相撕咬爭鬥。 雖說這片記載,讀起來有些匪夷所思,始終讓人覺得,這就是誇大其詞的一則神怪故事。 可細細琢磨,這片看似誇大其詞的神怪故事,其中卻是有很多合情合理耐人尋味的地方。 按照我所學的風水術來說,北方呢屬於玄武、這玄武又屬水,風水術中有黑水之說,這黑水之說粗淺意思呢就可以理解成黑色,代表的就是北方、是水、是玄武。 按照那本出自貞觀元年的山海經所說,上古時期這龍族,那可是獨霸一方的大族,真正海域的王者,而蛇類呢,卻並不是龍族的後裔。 有關現如今流傳盛廣的蛇類百年成蟒,千年成蛟、萬年化龍的說法呢,其實並非是一早就在民間流傳的。 很早的時候,蛇類和龍族可沒半點關係,更加沒有蛇化龍的說法,只有鯉魚躍龍門,繼而成龍的說話,或者說在最早的時候,有關化龍的說法,其實是海域內,所有魚蝦蚌龜其實都可以化龍。… Read More »何況,我壓根不相信,這世上真的有妖魔鬼怪、魑魅魍魎這些東西。

「都給我老實點,如果再給我吵吵,我就把你們給殺了,扔進大海裏面餵魚去。」巴雷特扭頭對着黑鬍子還有惡政王他們說道,說完之後整個人就是毫無保留的對着他們釋放了自己的殺意。

黑鬍子海賊團的人聽了后,以及巴雷特那赤裸裸的殺意,瞬間所有人都是老實了下來。 黑鬍子雖然說有着君臨大海成為海上皇帝的野心,但是現在對上實力強大到與凱多一個級別的巴雷特,他就瞬間老實了下來。 畢竟自己成為海上皇帝的前提是必須拿到震震果實的力量,要不然自己何談成為海上皇帝。 當眾人來到了推進城外面后,就是看到那些海軍已經把所有的船隻都給摧毀了,沒有摧毀的也是被海軍開走了。 巴雷特看到這裏,也是看向了菲爾德說道:「怎麼辦?」 菲爾德並沒有說話,而是一抬手,整個推進城開始了顫抖起來。 當推進城恢復平靜的時候,整個推進城已經是飛在了天空中了。 「飄飄果實嗎?不對那為什萊德菲爾德還會釋放雷電哪?」黑鬍子看着菲爾德在內心裏想着。 海賊們看到這一幕,也都是歡呼雀躍着,畢竟這代表了他們即將離開推進城這個鬼地方了。 其他海賊看到菲爾德著是看着遠方,也都沒有在周圍吵吵鬧鬧的。 實際上菲爾德著是在看着聊天群中,那個名為海賊王關於自己這個世界的信息,以及詢問著嬴政他們如何獲得更強力量的辦法。 不過隨着菲爾德對海賊王世界的劇情了解,很快就發現了不對的地方。 海賊王世界裏面明明只有三個大將,分別是赤犬、青雉、黃猿這三個,而自己這個世界中卻是有着另一個大將飛鴿,還有好幾位堪比大將的中將。 還有就是白鬍子番隊隊長中,還有一位實力堪比大將的存在,海賊王劇情中也是沒有。 以及菲爾德從一些剛剛進入推進城中,小海賊口中得知的消息,就有整個海賊王世界突然多出來了很多實力強大的海賊。 其中實力堪比海上皇帝的就有好幾個。 以及天龍人中出現的一個成為海軍的異類,實力也是堪比大將的存在。 這讓菲爾德感到了很大的疑惑,畢竟這些人為什麼會憑空出現,這就讓他很費解了。 「不管了,哪怕出現再多的海上皇帝依然是海上皇帝,而我現在已經是凌駕於整個世界的海上之神了!」 「我已經感受到了,這個世界充滿的墮落與罪惡的氣息了。」菲爾德感受着自己神權不斷給自己帶來的反饋,以及那些罪惡力量帶給自己的加持,和神權一點點的細微提升。 當菲爾德即將降臨馬林梵多的時候,就是感受到好十幾股正在交戰,氣息足以匹敵原本沒有信仰之前的巴雷特的氣息。 而此時此刻的海軍本部馬林梵多中,可謂是神仙打架了。 現在海軍的四大將,包括戰國、卡普還有世界政府的人,以及兩個五老星都是全部參戰了。 海賊哪一方,也是出現了很多強者。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劇情的修正力,白鬍子還是被自己的兒子給捅了一刀。 現在的馬林梵多已經可以說是天災施虐了,岩漿、冰凍、空震、雷霆、木龍不斷的出現。 那些海軍士兵沒有達到本部中將的都不能夠參戰,海賊這裏也是一樣的,畢竟去了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不過正當所有人打的轟轟烈烈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就是有着什麼東西降臨了下來。 「轟隆隆隆隆!」 從天而降的推進城,瞬間就是讓原本激烈交戰的所有人停止了下來。 當海軍還有海賊們看到菲爾德、巴雷特他們這些被關押在推進城中的大海賊們出現的時候都是震驚了。 不過最憤怒的當屬於戰國了,他已經看清楚了,這從天而降的是什麼了。 共灯一盏 推進城,沒錯就是那個關押大海上所有海賊的推進城,現在被人連根拔起,扔到了這裏。 「看來很精彩嗎,五老星中的兩個傢伙,還有這麼多的強者。」菲爾德看着下方那些強者,臉上也是露出來了他那獨特的邪魅表情。 菲爾德說完之後,就是看向了那些在劇情里多出來的人,發現這些人自己根本不認識。 「有意思,這難道就是群主他們說的穿越者嗎?不過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哪?不管了,抓住他們,然後交給吾神,或許可以從中得到什麼哪。」菲爾德看着這些人,有着閃爍著莫名的光芒,讓下方原本交戰的那些人瞬間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他們就彷彿是被巨龍盯上了的猛虎,雖然有着反抗的力量,但是卻只有反抗的力量。宋老大面色一緊,十分認真,「好的,娘,我一定寫好了。」 這可是親弟弟的喜帖,還是兩弟弟的親事,雙喜臨門哪,這些喜帖雖然只用一次,但也很重要的,特別是族裡的二伯公和族長,寫不好太丟人了,他可得好好寫。 「對了,你書抄的怎麼樣了?」說到寫字,裴玉難得過問一次兒子的工作。 《寒門婆婆不當誥命》第九十四章抱抱 厲墨司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暗藏著巧勁,讓她的嘴歪成和證件照里一樣的弧度。 「丑么?我還覺得挺本色出鏡的。」 雲琉璃語塞,氣惱地拍開他的手背:「帶我去拍個照走完流程,能浪費你多少時間?你根本就是用這種照片噁心我。」 說好的矜貴倨傲大總裁呢?能不能不這麼幼稚!… Read More »「都給我老實點,如果再給我吵吵,我就把你們給殺了,扔進大海裏面餵魚去。」巴雷特扭頭對着黑鬍子還有惡政王他們說道,說完之後整個人就是毫無保留的對着他們釋放了自己的殺意。

王二麻子接過藥包后,整個人都有些激動了。

胡天說道:「每服藥三碗水熬成一碗水,每個星期喝一碗。」 「喝三個星期後,你的身體就會沒事了的。」 「好,我記下來了。」王二麻子點了點頭。 他一臉感激的說道:「謝謝你啊小天。」 「沒事,我也只是舉手之勞而已。」胡天笑著揮了揮手說道。 這個時候,王二麻子掏出了錢包。 他笑著說道:「小天,我給你錢吧,你也不能白給我治病呀。」 「這些都是草藥,不值錢的。」胡天笑著說道。 「那我也得意思一下才行的。」王二麻子堅持的說道:「我給你一千塊錢吧。」 「真不用了。」胡天搖了搖頭說道。 「你不要我的錢,那要不這樣吧,我回家切幾斤肉給你。」王二麻子笑著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我家還有肉,冰箱里的肉還有很多呢。」。 蜀地閬中城下,起義的農民軍已經將城池團團圍了起來,這些手持農具和臨時趕製的竹槍的士兵,在不久前還只是鄉間普通的農夫。 當然了,若真的全是農民自發串聯,也搞不成這麼大的聲勢,在軍中,便有不少擔任基層軍官的武夫,明顯不像是老實懦弱的農家漢子。 其中既有各路綠林豪強前來助拳,或者說試圖趁亂撈上一筆,也有一張看不見的幕後黑手,在暗中助力。 諢號『闖塌天』的黃四,此時正盯着眼前擺滿了數十個箱子的制式環首刀、弓弩、弩箭,饞的直流口水。 這些由岐山兵工廠里的突厥鐵匠打造出來的練手作品,權當是拿來贊助蜀地人民自發反抗梁國暴政了,成本是沒有多少的,但對於現在的起義軍來講,作用卻非常的大。 得益於蜀地多竹,竹子不僅可以做竹槍,還可以做竹甲,砍樹也能做盾牌,雖然質量上是肯定不用考慮了,但好歹還是有些作用的,最大的優點是可以量產裝備。 而山間的獵戶,倒也不缺弓箭,現在農民軍缺的就是這些無法用樹木、竹子打造的裝備,比如鋼刀,比如弩箭。 鋼刀誰都會輪兩下,配上木盾就是一個刀盾手,至於弓弩的要求則更低,這玩意可比弓箭上手難度低得多了。 弓箭手還要臂力過人,勤加練習,弓弩手只需要能上弦、瞄準、扣扳機就完事了。 如此一來,農民軍從近戰的刀盾手、長槍兵,到遠戰的弓弩手、弓箭手齊備,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形成了一定的戰鬥力。 當然了,農民軍說到底還是農民軍,指望剛剛成軍的他們跟官軍正面對抗顯然是不現實的。 故此,漢中道總管羊侃還貼心地派來了一個兼任使者的參謀人員,以及一小股軍事顧問團。 「將軍啊,以後你定然是能戴白帽子的人物!」 東方老道今日倒沒穿他那身破羊皮襖,如今蜀地正值酷暑,他身上耷拉着一襲道袍,雖說身形乾瘦、長須飄然,有些仙風道骨的樣子,可若不是隨行的魏軍以及地上的刀弩,『闖塌天』黃四可不會對東方老道有半分尊敬。 「戴白帽子,是什麼意思?」 黃四皺着眉頭問道,東方老道連忙解釋了一番,當聽到了這是蕭衍最喜歡的帽子時,黃四咧開嘴惡形惡狀地笑了起來。 「先生帶來的這二百精兵,便是羊總管來助我起事的?」 「正是如此,羊總管非常支持將軍,還等著以後將軍佔了蜀地稱王稱帝,提攜一二呢。」 黃四見東方老道識趣,矜然點頭,腦中倒還真順着老道的思路,幻想起來了自己打進成都,成為蜀帝的場景。 他聽老人說,以前東晉末年天下大亂的時候,蜀地便譙縱割據成了西蜀,如今蕭菩薩搞得蜀地民不聊生,民怨四起,也合該是改換天地的時候了。 「這位將軍甚是英武,不知姓甚名誰?」 領這二百兵的將軍抱了抱拳,沉聲道:「在下楊忠!」 Harry窒息 黃四並沒有聽說過這一號人物,只當是尋常的領軍校尉,便也不甚在意,黃四如今擁兵上萬,只要攻下閬中城,整個巴西都將被他佔據,到時候就真成了氣候了。 「將軍,不好了!」 眼見自己與西魏來人說話,手下卻慌慌張張闖進來,黃四不由得覺得掉了面子,惡向膽邊生,抽出桌上的竹撻狠狠地抽打了幾下這名手下,才問道:「何事如此慌張?」 竹撻不過是平常用來解癢或者敲打皮肉緩解酸痛的小玩意,劈頭蓋臉挨了幾下打,這手下漢子皮糙肉厚,倒也不覺得有什麼。 趕來報信的手下連忙答道:「樊文熾、陳文緒領着兩千官兵殺來了!」 「什麼!」 黃四手中的竹撻,「啪」地一聲掉在了地上。 黃四的臉上滿是驚愕的神色,距離起事不過數日的時間,雖然輕鬆打敗了不少縣城的官軍,可益州官軍來的如此之快,還是令他有些猝不及防。 在黃四的預計中,以官軍向來懈怠的出兵效率,怎麼也得完成整肅軍隊,準備後勤,發出餉銀等等步驟以後,才能前來征討,到時候他肯定就已經做好準備了。 沒想到這次,益州刺史蕭淵猷在夫人諸葛氏的建議下,自掏腰包,直接命令成都的部分守軍先行開拔出征。… Read More »王二麻子接過藥包后,整個人都有些激動了。

「哼。」上官凌冷哼了一聲,轉頭看着顧知鳶說道:「走,跟我回去,去和離。」

「不要。」顧知鳶狠狠的一皺眉頭:「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知鳶,你不要害怕,我會保護你的,你放心,你一和離,我就去立刻娶你,絕對不會讓你落人口舌。」上官凌緊張地說道:「我會保護你,絕對不會讓你受到絲毫的委屈的。」 顧知鳶:…… 「表哥,這個事情,不是你想像之中這個樣子的,有什麼事情,我們要從長計議,不能這麼隨意的就下了結論是不是。」顧知鳶勸解道:「回再說吧,我慢慢的跟你說這個事情,你聽完之後就明白了。」 「明白什麼呀,我就是不明白,他到底有什麼地方好。」頓時,上官凌一手抓住了顧知鳶的手臂說道:「走,跟我回去,我給你主持公道,立刻和離。」 顧知鳶真的有一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感覺。 「你鬆開我,鬆開我,這裏是皇宮裏面,你這樣被人看見了,難免落人口舌。」顧知鳶拚命的掙扎,但是,上官凌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無論她怎麼掙扎,上官凌的手都像是鉗子一樣緊緊夾住了他的手腕。 「你鬆開。」當下沈毅也跟着着急了,他感覺顧知鳶一定很疼,一個女孩子,怎麼經得起上官凌如此粗魯的拖拉:「你快鬆開她,她手都要被你扯斷了!」 「起開。」上官凌一把將沈毅掀翻在了地上:「你算什麼,也敢攔我。」 唐琅見在場的士兵,都捂著肚子狂笑,臉色一沉,大吼道:「有什麼好笑的?要是覺得自己牛逼,就給老子跑過張崇,怎麼還想再拉練嗎?不想解散嗎?」 看著唐琅那張黑臉,大家瞬間噤若寒蟬,對著龍萬川等人敬禮后,立刻解散離開。 不過,他們表面是風平浪靜,但內心早就翻江倒海,在回去的路上,一個個在議論紛紛。 「新來的陳醫生,簡單是當代的賽華佗,醫術非常高明,三兩下就幫抽筋的戰士緩解了危機,手法非常老道,比那些老中醫還厲害。」 「牛逼!他還讓張崇用衛生巾踮腳,說這樣可以防止腳底出血泡,還能稀罕,沒想到,張崇照做之後,竟然拿了拉練第一名,打敗實力最強的魯閻。」 「這樣都行……衛生巾?那玩意是女人用的啊,不行,再好我也不能用,太掉價了。」 「對對,女人用的玩意,怎麼能用,太損尊嚴了……」 很多人都當場表示,堅決不用女人的玩意兒。 那些士兵雖然與陳凌隔著一段距離,但是以陳凌的耳力,想不聽到都難。 剎那間,這些話語紛紛飄入陳凌的耳中。 旋即,陳凌淡淡一笑,自語道:「我只想說一句,我老子信你個鬼。」 沒多久,長途拉練宣告結束,而所有人都返回了海軍基地。 隨著衛生巾事件被傳得沸沸揚揚,陳凌的大名,猶如颱風席捲,不斷被傳開,沒多久,就傳遍了整個海軍基地,甚至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 這個時候,一群士兵吃完飯後,坐下來,議論紛紛。 「你們聽說了嗎?張崇用衛生巾墊腳,拿了第一名,這是新來那個陳醫生的傑作。」 「天啊,這個是怎麼想出來的?簡直是神人啊,竟然想到用女人的東西,話說回來,張崇那個傢伙不怕丟臉嗎?還乖乖地照做。」 「誰知道啊,不過,我聽說效果真的很好,張崇的腳前一天起了血泡,要是按照以往,他連全程都跑不完,結果,拿了拉練第一,衛生巾的作用可想而知有多大。」 「哥們,這麼好用的話,你要用嗎?要的話,我送你一包,讓你試試效果。」 「我呸,女人的東西,我一個爺們摻和什麼?不用,絕對不用。」 「話是這麼說,要是哪天我們的腳突然起血泡,第二天還要越野,說不定必須用到衛生巾,你說是也不是?哈哈。」 「……」 相似的一幕發生在海軍基地的各個地方。 士兵也好,軍官也罷,都在議論這件事情。 畢竟,軍營的生活非常枯燥無味,除了訓練還是訓練,難得有新鮮話題,大家都很有興趣地聊著,還議論得津津有味。 說實話,眾人是第一次聽說這麼新鮮的事情,用衛生巾墊腳,而效果還非常好。 雖然很多人不屑於這麼做,但有張崇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在,他們不得不佩服,這個陳醫生確實有一手。 而陳凌並不知道這些事情,從訓練場回來,就一頭扎進實驗室,專心致志地研究藥劑。 時間很緊迫,他必須加快時間研究。 很快,夜幕降臨,時間到了晚上9點。 在海軍基地小賣部右側的一條路上,魯閻突然閃身走了出來。 他一臉警惕,低著頭在走路。 驀地,魯閻抬起頭,目光快速掃了一遍四周,好像做賊一樣,發現沒人後,加快腳步走向小賣部。 其實,他是打算來買衛生巾的。 自己又不是傻子,衛生巾效果那麼好,為什麼不用?不過,畢竟是大男人,面子還是要的,要用,只能偷偷買。 而現在四處無人,月黑風高,最適合干這件事情。 沙沙。… Read More »「哼。」上官凌冷哼了一聲,轉頭看着顧知鳶說道:「走,跟我回去,去和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