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brandiemace

「金老一句話的事,我們能幫上忙覺得萬分榮幸。」周揚儼然成了這群人的代言人。

「那好,時間有限,為了儘快的解決問題,我就不繞彎子了。」 「金老,您儘管說。」 「上個月在西安,我們考古發現了一座墓。裡邊出土的幾件文物非常珍貴。所以就送來了文物修復處。 剛開始的時候好好的的,誰知道我們的幾個工作人員,剛修復了半天都出現了癥狀,四個人都昏迷不醒了。 醫院束手無策,所以求助於各位,大家集思廣益,看看能不能救救這幾位老師。」金老十分痛心地說。 此話一出,大家都議論紛紛,金老也不阻攔,倒是看著大家討論。一刻鐘以後,周揚代表大家說話了。 「金老,我們義不容辭。但是還是要先看看病人,還有那幾件接觸過的文物。」 「這個么問題,病人都住在帝都療養院里。至於文物,現在就能看。大家跟我來。」 語畢,金老起身,帶著大家到了文物修復處。只是故宮外圍一間毫不起眼的屋子。 但是內里卻十分的驚艷,全部都是么一批修復好的古董。雖說有點殘缺,但是個個都是精品。 金老沒有觸碰那些瓶瓶罐罐,指著其中兩件跟大家說:「這就是那兩件文物,他們四人當時同時在修復這件酒壺,還有這件梅瓶。」 眾人都圍上去看,有的還看了一下內里,但是沒有人觸碰到。大家看完都搖搖頭。表示看不出什麼來。 木易安卻皺了眉頭,他剛要上前的時候,他的平安符發熱了。他退後幾步,伸手把脖子上的平安符拿出來。 剛一拿出來,木易安就變了臉色。平安符已經燒的黑了,馬上就要化為灰燼。他不死心的往桌子上走了幾步,平安符直接化為了灰燼。 站在角落的金老,發現了木易安手裡的平安符,他看著有點眼熟。順手把自己口袋裡的也拿了出來。 驚奇的是,金老手裡的平安符也華為了灰燼。 就在此時,上前查看的那幫人,除了周揚還勉強站立,別人都直接倒下了。但是周揚也沒堅持住,直接倒了。 !金老和木易安對視了一眼,直接從屋裡出去了。 「我看你手上的符和我的是一樣的。這是不是你畫的?這又倒了這麼些人,這可麻煩了。」金老著急的不行了。 「我也不知道,只是我剛要過去的時候,我就感覺平安符熱了一下。再往前走,直接化成了灰燼。您沒有感覺?」 「我褲子口袋太厚了,沒感覺啊。我是看你和我的一樣,才拿出來看看。誰知道一拿出來也化成了灰燼。」金老這會覺得這符籙應該是救了他,怪不得那四個人都昏迷了,他還沒事。 「看來都是符救了咱倆,要不然也得躺下。」木易安這時候太想念傅焱了,姐們兒就是牛。 「我得回家找老婆子問問,這張符是誰做的。小子,你也去找人。快點的,這麼多人的人命可都在咱倆手裡了!」說完不等木易安說話,金老交代了幾句,直奔自己家裡去了。 木易安剛想說他認識這個人,金老那張符一看也是傅焱畫的。但是沒有自己的新。估計是以前畫的。 金老一點不給機會,他要說的話都憋住了。木易安趕緊追上去,想跟金老說。 但是沒想到老爺子跑的倒是快,這會造就沒影了。木易安只好去找傅焱了。 這時候傅焱正在家裡看孩子,今天是周末。二哥和姐姐都回來了,不過都被傅大勇叫去收拾酒缸了。 傅焱一回來,傅垚就給她演示自己練的那幾招。傅焱驚喜的發現,這小子竟然身體中有氣息了。天才啊! 於是更上心的教他,下周末回來再檢查。一個教一個學,時間過的倒是快。一上午很快就過去了。 木易安到的時候,全家人都在後花園裡,要不然聽不到他敲後門。 「哎呦,來客人了,小安來了。」王淑梅打開門之後,向著傅焱喊。 「你咋來了?你不是在家研究乾坤袋啊?」傅焱很驚奇。 「傅焱,救命啊。你快跟我走,一屋子人都倒下了。」木易安語無倫次。 「什麼一屋子人,你慢慢說啊。」 木易安這次坐在池塘邊的石頭上,慢慢把話說全了。 「你快跟我走吧,那個金老的平安符估計也是你畫的,早晚也得找到你這裡來。」 「你穩重點,我去換衣服,再跟你去。」傅焱直接回屋了。 沒想到木易安等著的時候,前門敲門,打開門一看,是張偉來家了,後邊還跟著一個老頭子,木易安一看,這不是金老是誰。沒想到這麼快找來了。 「木家小子,你咋在這?咱倆的符是一個人畫的?」金老瞪大了眼睛。 「老爺子,你跑的也太快了。我沒攆上你,你也不等我說話就跑了。」 金老一下子坐在了木易安旁邊,一上午連找人帶跑的就停下,可把這把老骨頭累死了。 這時候,傅大勇正好從後花園的棚子里出來,他剛才就在下酒麴。這會子剛弄完。看見木易安和張偉就笑。 「啥風把你倆都吹來了啊?」 木易安和張偉都叫叔,金老一個箭步過去握住了傅大勇的手。 「傅先生,你好,我是故宮的。我們那邊的事,還是仰仗您了。人命關天啊!」… Read More »「金老一句話的事,我們能幫上忙覺得萬分榮幸。」周揚儼然成了這群人的代言人。

以至於,此時的龐建當場大怒。

「是這樣的!今天,我二人跟大姐頭去堵截葉婉秋。」 隨後,那兩小太妹將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在聽完了二人的話后,龐建立馬便猜到了是李庶 「又是李庶那個王八蛋!」 經過上一次的游泳比賽之後,龐建在沈西上流社會名氣盡毀。 要想重新回歸沈西上流,龐建基本上已經不可能了。 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龐建對李庶恨之入骨。 現在,李庶又毀了自己的表妹。 這新仇舊怨加在一起,讓龐建對於李庶的恨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李庶,老子一定要宰了你。」 。 「我可是要認真了!!」 那穆爾競技場,地面上還殘留着各種魔法、重力擊打留下的痕迹,而在寬廣的場中對立而站兩位身着不同顏色盔甲的對手,赫然便是艾倫與被他邀請來做客的傳奇巨龍菲格拉斯。 「好啊,不過這裏地方太狹小了,不如我們到天上去?」 艾倫一手斜拖着斬骨者,一手輕輕把身上殘留的火星拍滅,然後抬頭往上望着有着朵朵白雲的藍天。 「好啊!!」 一身赤紅色法袍打扮的菲格拉斯,身上也到處是被艾倫腳踢、拳打留下的青紫痕迹,看得出來他也並不好受。此時打的興起,菲格拉斯誓要讓艾倫這熊地精,好好感受一下巨龍真正的實力。 變形術的綠色光華,在菲格拉斯精靈身體上流轉,隨着他腳下一震衝上天際之時,一頭身體有二十多米的修長紅色巨龍,驀然出現與蒼穹間。 艾倫見狀,眼神中也是一陣戰意閃爍,毫不猶豫地拖着斬骨者便追了上去。 不多時,高空中的朵朵白雲便被一陣陣激涌的能量風暴吹散,被一團團熾烈的火焰魔法給蒸發,百里範圍內已無一團雲朵存在。 那穆爾要塞中也是一片雞飛狗跳,無數的牲畜在感受到巨龍這食物鏈頂端掠食者的氣息后,全都嚇得四蹄發軟、雙翅亂舞,地上全是被驚嚇后留下的排泄物,已經慌張驚恐的撞擊聲與嚎叫聲。 居住其中的智慧生物們,在度過了一開始的驚慌,看到艾倫族長拖着他那一把重劍衝上天際后,反而躲在陰暗處往天上張望起來。難得在大白天裏,能看到傳說中的巨龍,讓本就沒有多少見識的城中居民大開了一回眼界。 「哇!!原來巨龍真的很大啊!!」 「看它的模樣,怕是一口下去能把一個食人魔給生吞進去吧!!」 「誰說不是呢!!我們族長也厲害啊!!你看看,那頭巨龍竟然被族長一劍給劈飛了出去!!」 「……」 天空上打得很熱鬧,底下城池的目光聚焦中蘊含的情緒各不相同,雖然大多數都是好奇加上惶恐,但是也不乏幸災樂禍者、醞釀陰謀者。但是當看到天上激戰的雙方,在交手了一個多魔法時后,卻突然間停止了攻擊的動作,巨龍搖身一變化作一名英俊精靈,兩位強者並肩落下城池時,許多人都大跌了眼睛。 「原來,那是我們族長的朋友啊!!」 「族長竟然跟巨龍都有關係!!」 又是一陣嘰嘰喳喳的交頭接耳聲,一名名綠野部族的地精族人們此時臉上洋溢着的,不再是惶恐不安之色,取而代之的是與有榮焉的自豪感,還有對族長的敬畏。 互相帶着笑容與敬意,從天上降落的兩位強者,落地時臉上都還有一股意猶未盡的神色。這一次的交手,是艾倫提出來的,在族中艾倫已經找不到可以交手的對手了,就算是族中其他兩位傳奇蔻兒與艾利克,他們的實力還真就沒有辦法讓艾倫衝動用太多的實力。 直到菲格拉斯的到來,作為一頭有着傳奇中階實力的巨龍,加上巨龍得天獨厚的天賦,或許也就只有他才能讓艾倫認真幾分。 當然,菲格拉斯也有不服氣的想法,剛剛蘇醒后便被艾倫偷襲得手,丟了臉面,多少讓這驕傲的巨龍有些不舒服。當艾倫提出交手的邀請時,菲格拉斯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下來,並在交手的第一時間施展出精靈姿態時最強的戰鬥力。 隨後的巨龍姿態,讓艾倫確實感受到了沉重的壓力,雙方這一番交手可以說是勢均力敵,沒有勝負。但是他們彼此心中都還是有一點數,如果傾盡全部戰鬥實力的話,艾倫還是要強過巨龍菲格拉斯的,畢竟彼此間有着一個小等級的差距。 「……還是艾倫你更厲害些,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能達到你這樣的地步啊!!」 菲格拉斯有感而發,眼帶羨慕地說着話,順手還把一條修長臂膀往艾倫身上一搭,那是跟艾倫很友善了。 來那穆爾要塞好幾天了,每天裏艾倫都吩咐地精們拿出看家的本事,給菲格拉斯做出完全不重樣的食物,並且親自招待着,讓這頭一睡數十年的老龍那是很感動啊。 來到文明世界后,菲格拉斯這些年確實沒有少吃苦頭,但凡它不小心在外面泄露了身份,那就免不了有各種各樣的屠龍勇士追逐而來取他的性命。雖然,這些所謂的勇士,在真正面對巨龍真身時,往往不堪一擊,但是架不住還是有不少的好手,以及種種詭異陰險的陷阱之類,讓菲格拉斯防不勝防。 然後便是菲格拉斯潛入雷霆部落中,偷了部落的珍藏庫房,以及裏面最重要的一件貢品璀璨之星,被雷霆部族科茲默兩位傳奇強者追殺。 也就是在綠湖鎮中變身為精靈,很是過了一段舒心的日子,如今雖然在艾倫面前展露了本源,對方也能從容面對,不起絲毫的殺心,這就足以讓菲格拉斯另眼相看了。 「我還羨慕你呢,生下來就有這麼好的體魄,而且也不需要吃多少苦頭持久鍛煉,便能緩步提升實力。」 艾倫正為身體強度而困擾,在跟巨龍交手時,他卯足全力一擊劈砍在巨龍那赤紅色的龍鱗上,往往只是讓巨龍暈頭轉向、或者踉蹌後退吉米,然後又跟沒事兒龍一樣,再一次殺過來,那種體魄實在讓艾倫羨慕。 「以後有時間,我們之間多練練手吧!!」 「那沒有問題啊,只要你能做到每天都有美食提供給我!!」 「這是小事兒,不說美食了,就是美地精,只要你看中了城裏的哪一個,跟我說一聲,立馬幫你帶過來!!」… Read More »以至於,此時的龐建當場大怒。

如此一來,唯一的通道,就只剩下了鄰國。

武裝份子目前的活動區域,就是背靠著邊境線的。 為了防止他們逃竄,國王特意和鄰國交涉過的,讓他們派遣重軍把守邊境,不讓任何一個武裝份子混過去。 鄰國也同意了的,並切實的落實了下去。 可這次,鄰國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國王當即向鄰國致電。 就鄰國為支持武裝份子的人,提供便利一事,提出了嚴正交涉。 但讓國王氣惱的是,人家根本就不鳥他,不承認也不否認,全程都是在打官腔繞圈子,話說的那叫一個好聽,但就是不給你解決。 國王能有什麼辦法呢。 他自己內部都還是一團糟,心裡再不爽也得憋著。 為了平定大局的事不被破壞,他隱忍克制自己的情緒,放低身段向對方請求。 給出承諾,等大局平定下來后,礦產的收益,會分給對方一份。 但即使這樣,對方依舊不給面子。 嫌國王啰嗦,直接掛斷了電話。 …… 前線。 將領們一直在做著準備,以防被敵方反包圍。 但一連過去了兩三天,對方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按理來說,對方要是想反包圍的話,行動應該是越快越好才對。 行動越快,給他們的準備時間就越少,這樣才會更好打。 但對方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殺出重圍之後,就沒下一步了。 「那些突圍出去的武裝份子,現在的位置在哪?」 將領向偵查部門詢問道。 「據線報分析,他們近日,在中部區域活動。」 偵查部門回答。 「中部區域?」 將領突然間覺察到了什麼。 「或許,我們判斷錯了,他們並不是要裡應外合反包圍我們,而是兵分兩路,直取首府!」 劉湘,馮天魁殉國。 羅家烈心裡一直憋著一股氣。 曾經自己的副官也開始罵人了,真當自己是吃素的。 可是周小山還在念叨。 「從今天起,你必須要把自己放在軍長的位置上,大帥沒了,軍座沒了,永州川軍自成一系,沒有人給你遮風擋雨,就目前的抗戰時局,加上66軍在國內的影響力,你就算是想把66軍交給十八集團軍或者新四軍都不可能,因為這是對抗日統一戰線的破壞,你必須時刻謹慎的帶著部隊,控制著部隊,既不能被人陰謀調離,也不要被康澤,戴笠之流鑽了空子!」 「特娘的,你光說我,你呢?跟著軍座一起南下,為了打幾個鬼子,把大帥和軍座都丟在後面,讓日本人鑽了空子!」 「我有什麼辦法,又不是我願意去打的!大帥和軍座給我下的軍令,我敢抗命嗎?」 「狗屁。你巧舌如簧,只要你不敢去,誰都沒法讓你去,我看你就是顧著自己打仗過癮!」 满日绿阴 「你以為我願意大帥和軍座死啊,我跟你這種看不到大局的人,就說不清楚!當初軍座怎麼瞎了眼,讓你加入了組織!」 看著羅家烈毛了。 周小山也毛了,雙眼瞪著他! 川軍缺乏政治教育,沒有經歷過長征,雪山草地。 馮天魁發展的這兩位黨員,也僅僅是時局所逼迫。 思想上跟陝北走出來真正的革命鬥士有著巨大的差距。 66軍南下安徽,不管是調去正面作戰,還是在敵後堅持。 要想抵抗中央化的全面滲透,能夠保持對軍隊的控制力,而且不隨著戰局僵持而腐朽,等到合適的機會,把部隊交給黨,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要去完成馮天魁的遺願。… Read More »如此一來,唯一的通道,就只剩下了鄰國。

免得他繼續擔心下去。

「真的,那我們去汴京吧!」 奶胖雙眼冒出道道金光,整個人都變得興奮了起來。 「汴京太遠了,還是待師父老人家回九華山,告知他,我們再去!」 秦誠雖然很思念父母,但實在太遠,一去一來,最起碼得一年,如這一年裏,他師父回九華山找不着奶胖,來青州又找不着他們呢? 雖可以留下信件,不過萬一他師父覺得他們是不辭而別,先斬後奏,一個暴脾氣上來了呢? 那後果,秦誠也不敢想像。 至於奶胖不辭而別來青州,雖是同樣道理,但青州距九華山並非太遠太遠,他師父不會花太多時間便能趕到。 到時候一番軟磨硬泡,必然能解決。 何況,他小師叔說南陵古墓復活,雖不知是真假,但他也不能直接前往汴京。 因此種種,秦誠放棄了去汴京的這個念頭。 「秦大哥說的是,不能不辭而別!」 奶胖點了點頭,覺得秦誠說的完全在理。 「好了,奶胖,收拾收拾,我到你去青州逛逛!」 「好吶,來青州還沒去逛逛呢?」 奶胖激動的跑過了房間,一番倒騰后,一個拿着傘的採藥童子出現在了秦誠面前。 踩着朝霞,兩人走出秦家棺材鋪,直接叫了一輛馬車,去了繁華的鬧市——旺街。 旺街是青州最繁榮的街道之一,左邊十里便是大名鼎鼎的清月湖,右邊則是享譽青州的美食聖地, 街道兩邊茶館酒樓數不甚數,服裝首飾也是多若牛毛,文藝古玩也是不計其數,那美食餐飲更是不勝枚舉。 街上更是熱鬧非凡,吆喝聲叫賣聲,鶯鶯燕燕,形色各異。 秦誠與奶胖一下馬上,便瞬間吸引了不少人注意,一個長得玉樹臨風,又不像那些翩翩公子面容慘淡,反而有着出山水之景秀,還有一個就更奇特了。 長得胖嘟嘟白嫩嫩不說,明明一個健壯的少年,卻撐著一把傘,背上還背着一株晶瑩剔透如水晶寶石的蘭花,蘭花散發着沁人幽香。 這兩人與周圍的世俗格格不入,自然迎來不少人圍觀。 「哇,這誰家的公子,那氣質簡直絕了,要是能陪我一宿,我死也瞑目了。 就你,趴在床邊地上給人家當鞋墊的資格都沒有。 那小胖子背上的蘭花好漂亮了,我好喜歡呀!你要是沒被他壓死的話,那蘭花可能就是你的了? 討厭,我不可以騎他啊。」 一路上,總是有着許多嘀咕聲,弄得秦誠都聽不下去了。 半個時辰后。 富貴居酒樓包廳里,一個家丁打扮的男子猛地闖了進去,接着在一少年耳邊嘀嘀咕咕了起來。 「這世間真有如此罕見之物?」 少年一把推開旁邊長相妖嬈的女子,目光冷冷反問道。 「李公子,就算借小人一百顆熊心豹子膽,小人也不敢騙您呀!」 「竟有此物,真是天助我也!」 少年拍了拍家丁男的肩頭,他正愁沒有像樣的禮物送給周少呢,這不就來了? 傑克森非常狡猾! 雖然現場大廳這邊,傑克森已經佈置了這麼多高手,但傑克森還是給自己留了後路。 在窗子外面,傑克森提前佈置好了繩索,為的就是以防萬一方便跑路。 本來,當時只是為了預防,但卻沒想到,到最後卻居然真的用上了。 「滾回去告訴你家主子,燕北的命是我的,你們若是誰膽敢再騷擾他,老娘端了你老家!」美少女也沒有繼續追擊傑克森,而是收起弓弩,對着匆忙逃走的傑克森嬌喝了一聲。 燕北睜著著從地上站起來,聽着少女的話語,心中不免有些好奇。 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啊? 按照水輕柔的說法,師雨薇不是要自己做她夫君么?但眼前這個美女,一口一個要自己性命,這…… 「美女!謝謝你的救命之恩……請問,姑娘是叫師雨薇么?」不管怎麼說,人家救了你一命,燕北總是要感謝的。 經過剛才這一段時間的修養,特別是從蘇氏祖陵那個盒子中間,一股股奇特的氣勁涌動而出,幫燕北將身體溫養了大半,燕北現在的氣息已經恢復了大半。 「哼!該死的男人……你就只認識師雨薇那賤人么?」剛才還一臉肅然的美女,臉上的神色瞬間變化,一片冰寒,嘴裏呵斥的同時,一把明晃晃的戰刀架在燕北脖子上,「你再敢提師雨薇一個字,本姑娘現在就宰了你!」… Read More »免得他繼續擔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