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lebruff98239

一連數波,都是隕星,只是越來越大,數量越來越多。

到了第九波的時候,冰冷黑暗的宇宙已經變得一片光亮,因為四周滿是閃電化作的大日和神月,還有一顆顆生命古星模樣的閃電大星。 它們衝擊而來時,恍惚間有歷史景象重現,但看不真切,似乎是烙印下了昔日的影像。 數千顆大日、神月還有生命古星模樣的閃電排列在一起衝撞而來,這樣的威勢何其恐怖,在這裏放上一千個普通的斬道修士也只會死無葬身之地。 有情但薄情 羅墨也不能保持瀟灑了,這樣的天劫簡直是在用數量欺負他。 他若是動用源術和永生法,自然能一口吞掉這些雷霆,但他願意用遮天法來對抗,因為這些閃電大日和神月中蘊含的道則,似乎是天劫為他量身定製的。 他遮天法修陰陽兩部經文,這大日閃電和神月閃電,實在是再適合不過了。 羅墨揮動拳頭,在天劫中掙動,向前打去,頓時有滔天混沌氣發出,因為他每一寸肌體都被混沌仙光籠罩,左手太陰,右手太陽,二者交替,一息打出千百擊。 以太陰對大日閃電,以太陽對神月閃電,以自身的道行去化解這些星辰閃電,捕捉它們中蘊含的仙台境界太陰太陽道則。 紫色的小人站在眉心前,懷抱紫金道劍。 紫金道劍,是由羅墨吸收九種仙金的本源以自身仙脈製造出來的仙金素體,融入了鴻蒙紫氣,在雷海之中劍斬那些生命大星的閃電,經受閃電的錘鍊,在漫天雷光中,劍身上的每一條道紋都在閃爍,沐浴無盡的雷霆。 既捕捉道則,也洗禮神念,還千錘百鍊自己的劍器。 天劫與他碰撞在一起,他力撼閃電星辰,這是一場大破滅,雷光億萬重,一息之間所有的閃電星辰都化作齏粉,被擊潰,只剩下一縷縷細小的雷光飄蕩在雷海之中。 但即便是一縷細小的雷光都是毀滅性的,相當於別人的一場大天劫,擊垮山川大岳不成問題。 「呼——」 羅墨全身毛孔舒張,每一次呼吸都在吐納成千上萬縷雷光,他的肌體在自主吞吐這片雷光神海,血肉臟骨等都在呼吸。 此刻身處雷海中,他的每一個毛孔都化作了混沌漩渦,有太陰太陽之力演化鯤鵬,吸收雷海中被他擊潰的那些雷光,將其煉化,元氣補充自身,道則歸納於心。 「天劫真不錯。」 吸收了這些星辰閃電中的道則后,仙台境界的修行會快上許多,用不了多久就能再次提升境界了。 嗡—— 虛空震動,還沒等羅墨完全恢復,便有一座古樸大氣,比神山還高的閃電鎮壓向羅墨,上面有星空、大日和神樹圖案,威勢凜凜。 這是一座古塔,由閃電凝聚而成,剛剛落下那一擊彷彿上百顆星辰閃電一起炸開,威力不凡,被他一掌拍飛。 「太陽聖皇的塔?」 羅墨一眼認出了這件器,即便它是閃電化成的。 太陽聖皇的武器竟然顯化在雷劫之中,這位人族大帝的武器現在還存在着,他也打過主意。 只是遠在域外,一時半會兒去不了。 天地烙印下了一個時代最強者的神則,並以雷霆閃電的方式顯化於世間,威力巨大,因為羅墨開啟神禁后,天劫也自動進行了調節,讓威力可以匹配開啟神禁的他。 他能這麼輕鬆的度過,到現在還無傷,是仗着紮實到令人髮指的雄渾根基還有強大的肉身,這樣的天劫,就算他站着不動想要打傷他的肉身都不可能。 太陽聖皇的塔烙印一位古代至強者的神則,一擊之下簡直能劈碎一顆古星。 這是天地間的大道痕迹,代表了上古天道,每一次立劈下來都是驚世的,可破滅一方世界。 虛空震動,神光如神鐵般冰冷堅固,一方黑色的大印從雷海中化出,朝着羅墨打來。 人皇印! 太陰人皇的證道之器,羅墨甚至收藏有一部分碎塊,此時也在天劫中顯化,以閃電構成,朝他打來。 這倒是不錯,給了他一個近距離感受兩種大道的機會。 他一拳轟去,將人皇印打得爆碎,變成一團電芒,隨後強行煉化這一團電芒,汲取當中那一絲天地烙印下來的人皇道則。 但這是天劫,人皇印由雷霆閃電構成,天劫未完便不滅,電光一閃便再度凝聚出來。 羅墨揮動拳頭,將聖皇塔和人皇印粉碎,享用天劫的饋贈,汲取當中兩位古皇的道則。 轟 龍氣閃爍,鋒芒驚仙,一把龍首為鋒龍尾為柄的長劍從雷海中化出,朝着羅墨斬來。 太皇劍! 太皇劍還未至,羅墨身後的雷海炸開萬丈雷霆巨浪,一座雷霆凝成的仙淚綠金塔和太皇劍前後夾擊。 西皇塔! 四件帝兵從雷海中顯化而出,這還僅僅是仙台一重天第六個小台階的天劫。 神禁一開,天劫對他何其看好,動用的力量足夠將一般斬道王者都殺個幾百幾千回了。 羅墨將太皇劍抓在手中,鋒芒在他掌心切割出絢爛的光,隨後被崩斷。… Read More »一連數波,都是隕星,只是越來越大,數量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