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carmelladoorly9

徐聞讓夏晴照着自己的姿勢一樣盤腿坐好。

「保持好這個架勢,然後閉上眼睛。」 「屏住呼吸。」 「閉氣凝神。」 「接着在丹田內匯聚一股真氣。」 「也太跳了吧!什麼叫丹田,什麼叫真氣啊?」 「你們都不念書的嗎?我還以為你們學過呢……丹田就是氣海關元穴,你肚臍下面大約四指的位置,就這——」 徐聞試圖教導夏晴正確的丹田方位,結果被夏晴紅著臉一把推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那要怎麼才能匯聚真氣啊!」 「你只要靜下心來,真氣自然會開始凝聚,」徐聞解釋道,「就好比丹田裏忽然生出一股暖流……匯聚在你的氣海。」 「匯聚之後呢?」 「真氣匯聚后,你再放鬆全身,均勻呼氣,將真氣引入體外。你吐出的真氣會吸收周圍的靈氣,然後再被你吸進體內,一個完整的吐納周天就這樣完成了。」 這種吐納的過程是讓人自身體內的真氣帶着靈氣在體內遊盪一圈,並不算真正的引氣入體,只有步入鍊氣期才會有靈力,也就是法力值的概念,這樣才能使用法術。 「其實就是深呼吸嘛,聽上去好像很簡單。」 夏晴托著下巴想了想,「但一定要用盤腿坐這種姿勢嗎?」 「這是為了讓你氣沉丹田,你這種新人對於其它的姿勢還把握不住。」 「那……那我試試……」 夏晴試了半天才勉強保持着盤腿的姿勢。 「就這也叫盤腿?腿都沒壓下去。」 「我穿的牛仔褲,所以本來就很難盤腿……」這也是夏晴不願意盤腿打坐的原因。 「那下次修鍊的時候記得穿那種短裙,我看街上不少女人都會這麼穿。」 徐聞比劃了一下到大腿根部的超短裙,夏晴紅著臉嘟嚷:「你要我穿我就穿啊……」 我都過了穿短裙的年紀了啊……真是的。 徐聞上下打量了夏晴一眼,接着說道: 「如果你不穿短裙也至少該減下肥,我看你盤腿坐不下去就是因為屁股太大,所以腿張不開。」 「你找死吧,徐聞!」 夏晴對徐聞使出了瘋狂亂抓,效果拔群。 陸霆之有些不解,不知道沈悅為何會反應這麼大。 「你犯了什麼錯誤?」沈悅聲音都拔高了幾分,「是男人慣犯的錯誤么?」 這下,陸霆之明白了,原來他的岳母是理解錯了他的意思。 他搖了搖頭,「不是……」 緊接着,他將事情簡明扼要地同沈悅說了一遍,沈悅的神情這才微微放鬆了一些,不過仍舊很是嚴肅。 「你截然錯怪了鳶鳶,以後便要加倍地補償她。鳶鳶願意原諒你是她善良,以及在乎對你的感情,你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不要非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沈悅的口氣很是嚴厲。 她才不管陸霆之在京城是什麼隻手遮天的大人物,就算是天王老子,她也還是會向著護著自己的女兒。 陸霆之慎重點頭,「媽,我會對鳶鳶好的,護她一輩子,她不只有您護著,還有我。」 沈悅似笑非笑地看他,「看你從前對你那個錯認的恩人那麼寶貝,能看出來,你以後一定不會對鳶鳶差。」 「不。」陸霆之斬釘截鐵,字字鏗鏘,「她們是不同的,沒有可比性。」 「倒是長了一張巧嘴。」沈悅有些不自在地嘀咕,「從前怎麼沒發現?」 陸霆之沒聽清沈悅的話,他此時很堅定,目標也很明確,再沒有任何理由,能夠阻止他去疼他的小女人,他的寶貝! 等陸霆之跟沈悅談完,打開房間門準備離開的時候,發現商衍就站在門口不遠的地方等著。 陸霆之一愣,繼而默默地給他留了門。 想着以後他們兩個可能會統一戰線,商衍讚許地看了陸霆之一眼,這一眼,包含很多內容。 * 夜晚如期而至。 陸霆之帶着時鳶一起,去了皇家醫院。 再次踏入這家醫院,往事彷彿就是昨天發生的一樣,一切都還歷歷在目。… Read More »徐聞讓夏晴照着自己的姿勢一樣盤腿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