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carrolfranks7

說到這裏,她抬頭看天,感嘆道:「大多數人的生活,不都是這樣子的嗎?」

楚奴兒賭氣不說話。 她們這些話語可全落進了雲水兒的耳朵里。 「說得好啊,紅顏禍水就應該有自己的覺悟,值得表揚。」 「你說誰紅顏禍水呢?」楚奴兒終於忍不住了。 「我說誰誰心裏清楚,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誰是紅顏禍水,你們不清楚嗎?」雲水兒繼續譏諷道。 士可忍,孰不可忍。 楚奴兒道:「你要是再說一句,信不信我扇你。」 雲水兒是有保鏢的,她的幾個保鏢一下子就涌了過來。 雲水兒不陰不陽道:「怎麼?說不過就想動手啊,你大可試一試?看看吃虧的會是誰?」 這下子算是爆發了,人群立即看了過來。 楚奴兒的師兄弟們也站了過來,與雲水兒的保鏢們面面相對,儼然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幹起來的架勢。 雲水兒罵道:「幹嘛,你們想造反吶?還想不想幹了?」 楚奴兒咬牙切齒道:「雲水兒,道歉!」 「要我道歉,你算什麼東西!紅顏禍水!」雲水兒根本不怕她。 這時,導演唐胖子趕了過來,喊道:「幹嘛呢?你們幹嘛呢?」 沒有人回答他。 他的身後,花小寶一臉陰沉。 楚奴兒對花小寶喊道:「花小寶,你的女人被人欺負了,你看着辦吧!」 兩人跟着雲家人來到登記處后。 「蔭山,你好。」 蔭山,是個中年女性。 「是雲老闆啊,怎麼,有空來閑聊了?」 雲飛爽朗一笑:「不是,這兩位是我朋友,還請為他們登記一下。」 登記員着重看了眼空,因為他那身裝扮確實有些迥異。 倒是閑羽,沒怎麼特別,璃月人,在稻妻也不算難遇到。 「好的,兩位請說說你們的名字,身份。」 登記過程並不複雜,有雲飛這個經常來稻妻的「熟人」,很快就辦理了下來。 「對了,兩位,這登記只能在港口附近駐留,出了範圍就不管用了,所以還請注意。」 看着手裏紙片,閑羽兩人將東西收了起來,然後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這東西,其實對於閑羽來說,基本沒用,他想走,整座島沒人能阻攔。 只是畢竟不是在璃月,太高調不是明智之舉。 離開,空沉默了一會後才開口:「雲先生,有沒有辦法獲得所有地方的通行證?」 不止雲飛,連他身邊一路跟隨的雲芷也看向自家二叔。 「這……也不是沒有辦法,不過我和勘定奉行的柊家不熟悉。」 「不過,我可以為你們介紹一個人,他也許有辦法。」 只要能得到通行證,空不在乎,只有得到了出入證明,那就離見到雷神更近一點了。 …… 雲飛介紹的人,閑羽見到的時候,有一瞬間認為對方是『公子』,但幾句話交流下來,說話方式又有些像凱亞。 托馬,就是雲飛介紹的人。 空兩人不認識對方,但托馬可是認識空。 「旅行者你的事,我差不多了解了,想要整個稻妻的通行證明不難,但想要面見神明,可有些麻煩。」 「不過……我依舊有辦法可以幫助你。」 自從上次被『公子』利用后,空就有了戒備,特別是這種無故幫忙的人。 「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是帶你們去辦理離島上的通行證吧。」 派蒙聽了都有些頭暈。… Read More »說到這裏,她抬頭看天,感嘆道:「大多數人的生活,不都是這樣子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