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charlotte47q

劇烈真氣漣漪激蕩而起,廣場上白玉地板炸裂,真氣波動所過之處,飛沙走石反卷而起,宛若末世降臨一樣。

「咳咳!」 「噗!」 一陣輕咳聲傳來,凌霄空中鮮血噴出,雙腿深陷在地面,眼眸中騰起一道明亮之光。 「楚帝,居然是你!」 「我凌霄能死在你手中,當真是三生有幸!」 「噗!」 「噗!」 顫抖的聲音響起,凌霄頭顱耷拉著,身影上的真氣之力消散,整個人已經氣息全無。 楚非梵沒想到一擊之下竟可將凌霄斬殺,其實他並不知道凌霄太子其實早已行將就木,七彩花之毒激發替身體最大的潛能,可同時也在破壞他體內所有經脈和骨骼。 剛在在霸王巨力的碰撞下,凌霄太子體內所有經脈斷裂,就連骨骼也被震碎。 因為在上官鴻心中,他根本就不會上這對父子活下去,只是將他們最後的價值壓榨一空而已。 看著眼前凌霄太子嘴角噙著笑意死去,楚非梵知道往昔的梟雄,怎會甘願淪為別人的奴隸,死在自己手中也算是一種解脫。 正如凌霄自己所言,死在楚帝手中三生有幸,英雄惜英雄,這是一種無上的敬重。 凌乾帶領精兵將趙雲擊殺的節節敗退,他雖然長槍如龍,血染虛空。 可身上依舊布滿傷痕,深可見骨的傷痕痛徹心扉,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 「子龍危矣!」 楚非梵厲喝一聲,一腳踢中在地面凌霄的長槍上,長槍橫空飛出,宛若碎空的子彈一樣,所過之處士兵皆被透體而過。 「砰!」 長槍插在趙雲面前的地面上,槍身向穿刺著凌乾的身影,看著鮮血順著槍柄滑落而下,玄龍帝國兩位昔日的霸主,徹底消失在天地間。 情话太多 上官鴻注視著被插在虛空中的凌乾,眼眸微微收縮了下,心中惶恐,楚非梵給他帶來的震撼,簡直就是災難性的。 本以為不費出灰之力就可以將楚帝斬殺,現在卻接連損兵折將。 可越是如此,上官鴻越堅定斬殺楚帝的信念。 「德英,是時候你親自出手了!」 「皇上,老奴早已準備妥當,就等皇上一聲令下。」 李德英尖細的聲音響起,布滿皺紋的臉頰上噙著陰狠之色,身影凌空掠出,接連踏空數步飄落而下出現在楚非梵面前。 「銅皮死士,殺!」 「轟!」 「轟!」 大地震烈,煙塵飛揚,楚非梵循聲看去,眼眸中閃爍著驚愕之色,心裡暗自嘀咕著。 「上官鴻,你倒是準備的夠充分!」 安靜的對峙中,反倒是道士先反應了過來,帶着小道士從旁邊走過,一溜煙跑了,直接離開了殯儀館大堂。 頓時房間里便只剩下了葉思黎和秦丞兩人,以及他們身後,那隻孤零零的躺着秦晴屍身的棺材。 安靜的對峙中,秦丞開口, 「想叫我求你,你憑什麼?」 他垂眸就能看到她狼狽的俏臉,被潑過血噴過酒後,她的臉像是調色盤一般五顏六色,還在一直往外滲著虛汗,很是難看。 不僅如此,她的周身還散發着濃烈刺鼻的血腥味和酒味。 可以說,他從來沒見過任何一個女人,在他面前是如此醜態。 然而就是在這樣一張難看的臉上,卻有一雙倔強如荒原野火的眸子,閃爍著不屈的火光,帶着永不臣服的怒意,似乎要把他點燃,將他焚燒! 「就憑你對我有所求,就憑你明明能殺我……」 吐詞不清的話說到一半,葉思黎卻忽然雙眼一閉,直接暈了過去。 她再是精神不願意屈服,身體上,卻終究是撐到了極限。 秦丞皺眉看着她,半晌后視線下移,看到了她手腕正在往下滴血的一幕。 他冷哼一聲,「手上還在流血,嘴裏竟然還反倒逞強讓我求你,我求你什麼?求你別死么?」 話雖如此,他卻拿出自己的絲綢手帕,簡單的包紮在了她的傷口上。… Read More »劇烈真氣漣漪激蕩而起,廣場上白玉地板炸裂,真氣波動所過之處,飛沙走石反卷而起,宛若末世降臨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