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clarence1217

無論是一樓的舞姬還是二樓的琴姬皆神色驚懼,開叉的長裙被風雨狠狠吹捲起來,露出修長如玉的長腿。

她們儘管沒有正面承受,但那一刀的爆發就像是天威降臨,她們中有不少人都是含有龍血的混血種,那一瞬間血統上的碾壓甚至讓她們跪服了下來。 在玉藻前的外面,無數身穿西裝帶著墨鏡如標槍般站立在風雨中的男人,遇到這場突如其來的巨大變故,內心雖然產生巨大驚懼,但依然視死如歸般的紛紛衝進了玉藻前。 他們都是忠誠的家僕,如今家主很有可能遇難,他們又怎麼可能會臨陣退縮。 就算三樓是刀山火海他們也要衝上去。 於是一樓以及二樓的女孩們就看到身穿黑衣的男人們匯聚成鋼鐵般的洪流湧入玉藻前,直奔三樓和室而去。 可這些人越是噌噌噌的往樓上沖,其承受的壓力就越大,就像是頂著萬斤重的刀子,最後一個個都體力不支的從盤旋的樓梯上滾了下去,在連鎖反應下再度化作一股洪流湧向玉藻前外的風雨中。 那速度簡直比來的時候還要兇猛。 女孩們美眸眨呀眨,大眼瞪小眼干愣愣的看著這股黑色洪流來來又去去,沒有半點拖泥帶水。 …… 三樓,四面裂開的和室里。 凱撒撐著一把傘,雨水從傘的邊緣滑落下來,手裡端著威士忌不時地啜飲起來,神情悠然,彷彿是來日本遊玩又碰巧遇到一場暴雨的外國人。 败给安慰 旁邊的家主們看著對方的舉止,皆是嘴角抽搐。 還真是他們這幫人自不量力了啊。 這個男孩…… 話說這真的是一個男孩么?而不是其他恐怖的東西? 「犬山家主,現在可以談正事了么?」 男孩淡漠收刀,說出的話儘管是詢問對方,但卻是以極為肯定的語氣。 犬山賀看著手裡化為塵埃般黑雪的斬鬼名刀鬼丸國綱,滿臉複雜,有震撼,有驚懼,甚至有敬畏,但這些情緒里唯獨沒有遺憾。 是的,哪怕他六十年錘鍊的劍道,在今天面對這個男孩的出手,最終一敗塗地,他的內心仍舊沒有遺憾。 剛剛秦夜的一擊,沒有人比他這個當事人更能感同身受的理解了。 他並不是在這場對決中惜敗於對方,而是被對方徹頭徹尾的碾壓。 甚至他感覺到對方極有可能沒有全力出手。 當對手的實力強到巔峰的時候,作為當事人,嫉妒遺憾的情緒都不會再產生,只會在絕望以及震撼過後,從而發自內心的湧出一股敬畏感。 他敬畏男孩,就像是敬畏劍道中的至聖者。 犬山賀朝秦夜深深鞠了一躬。 其中包含著對秦夜強大實力的敬畏,以及對方的不殺之恩。 「秦夜君大可放心,線索我隨時都會交出,只是線索之人直指一位家主,確切來說是這位家主曾經的族人,此次我已通知她前來,只是不知為何到現在還沒出現。」 犬山賀抬頭看向四周。 「哪位家主?」源稚生微微皺眉。 「櫻井家,櫻井七海。 話語剛落。 嘭的一聲,原本就被破壞的破破爛爛的和室房門被一個高大如馬熊的傢伙一頭撞碎,整個人狼狽的跌倒在和室里,緊接著只見一位身穿黑留袖和服的絕美少婦走了進來,精緻的妝容上滿是憤怒。 「櫻井七海女士,別,別打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芬格爾一臉悲催的解釋。 凱撒眼神玩味的走過來。 「我說學長,剛剛我們的s級爆發,你借尿遁跑了出去,現在這幅慘樣,話說你該不會是上廁所的時候,把櫻井家的家主給強上了吧。」 他壓低聲音在芬格爾身邊說。 不過即便他已經極力壓低聲音,但加圖索家的少爺又何時低調過,幾乎在他開口的時候,全場都聽到了他滿是玩味的話。 聞言,在場的其他人也都不由得看過來。 本來凱撒這句話只是想要調侃一下對方,可芬格爾聽到后,卻一臉不可思議看向前者,「好傢夥,這都被你發現了。」 頓時間全場驚悸。 就連正在喝清酒的秦夜也一個猝不及防,當場把清酒噴了出來。 而不遠處龍馬弦一郎與風魔小太郎兩個人,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扭頭看向了芬格爾,眼神里是逐漸升騰的熾烈風暴。 ……… Read More »無論是一樓的舞姬還是二樓的琴姬皆神色驚懼,開叉的長裙被風雨狠狠吹捲起來,露出修長如玉的長腿。

畢竟也是因為相信,這是否沈雪茹透露出去的,她還不肯定。她只知道,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沈雪茹是在場的。

沈雪茹進來,還是以前的樣子,見到沈清若,連忙緊張的走上前來:「二姐,你可算是回來了,那事情結束了?你現在沒事兒了。二哥和公主怎麼樣了?」 出賣沈清若之前,沈雪茹顯然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所以現在沈清若回來的時候,沈雪茹的心裏面多少有點說不出來的慌張的,這個時候,沈雪茹的臉色可以見到很緊張,很想要知道沈清若離開之後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六妹妹的消息還真的很靈通,這麼早就知道我回來的事情了?」 沈清若的聲音輕輕地,似乎不在意,但是言語之間,很多事情表現的再明白不過了。這個時候,沈雪茹還是心中有數的。見到了沈清若的模樣,沈雪茹反覆揣測著沈清若現在到底是什麼處境。 不過能好好回到尚書府,應該就是萬無一失的吧,至少現在的沈雪茹是這樣想的。 「二弟現在還在貴妃娘娘手中,也因為這件事情受了重傷,我都不知道如何去面對二弟好了,怎麼六妹妹知道嗎?」 勤双 沈清若這句話說出來,沈雪茹明顯愣了一下,有些緊張的看向了沈清若:「二姐,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不是說現在離開萬無一失嗎?怎麼二哥……難道姐姐也救不了二哥嗎?」 沈雪茹更想要知道的應該是,沈清若為何安然無恙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了。這件事情對於沈雪茹來說,確實是一件自己難以猜透的事情。畢竟她也知道,貴妃真正針對的是沈清若,而沈雪茹害怕的也是沈清若沒有錯了。 可是…… 沈清若抬起頭,眸子裏面多了一抹說不出的淡然來。 想來,沈雪茹現在應該很難受了。 「這事情,我也不知道,到了京城之外,我和二弟很快就被人圍攻了起來,至於發生什麼事情,我現在也是一知半解的想要知道。雪茹,這事情來得着實危險,我真的好奇,到底是誰將這件事情說出去了,眼看着我根本保護不了二弟,不知道二弟這一次是死是活!」 這結果,真的是令人唏噓的,沈清若這個始作俑者安然無恙,卻不想沈浩宇這個幫忙的人竟然無辜的躺槍,還是說關鍵的時候,乾脆就是沈清若放棄了沈浩宇,若是按照沈清若的性格,定然不會那麼輕易放棄的。 此時此刻,眼前的沈雪茹都覺得,事情有點問題了。 她狐疑的看着沈清若。 「連二姐都沒辦法,這一次二哥還真的是凶多吉少了。二姐,這事情那麼隱秘,你可有頭緒了。亦或者是那醫館的人,將事情說出來了,以至於二姐你們……」 「貴妃不會那麼沉得住氣的,知道我們就在京城,冒着讓我們逃跑的危險,自己一個人等在京城之外的,她若是有這樣的心思,我早就九死一生了。但是貴妃沒有這樣的心思,我不確定別人到底如何!」 沈清若望着眼前的沈雪茹,突然感覺一切的信任在這個時候,都變得深不可測起來了。 她猶豫的不得了,甚至猶豫自己要不要把事情說清楚。沈雪茹看着單純可愛,但是做起事情來,卻可以滴水不漏。這樣的事情,讓沈清若感覺十分的恐怖,那種莫名的細思極恐,是沈清若之前不想要去面對的。 「我聽太子殿下說,是大皇子通知他們過去的!但是貴妃那裏,又是什麼人呢。這時間卡的剛剛好,晚一點我可能就萬劫不復了。這大皇子平日裏面不聲不響的,又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做這樣的事情呢,這些我實在是想不通的!」 沈清若猶豫,把問題丟給沈雪茹。 或許沈雪茹的心中,千絲萬縷的,有很多害怕的地方。 這大皇子的身份都出來了,沈雪茹也開始懷疑起大皇子到底想要做什麼,將她的目的那麼清晰的送了出來,沈雪茹真的覺得無限的后怕。 「妹妹可了解大皇子?之前覺得妹妹很多事情都在留意大皇子,他我還真的沒有去了解過,現在看着,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感覺了!」 這沈雪茹看着沈清若,眸子裏面的光淡淡的。 「大皇子的事情,妹妹怎麼知道,妹妹也想要弄清楚,當初到底是誰背叛了姐姐,也好為姐姐報仇啊,畢竟這樣的事情,牽連甚廣,還有在牢中的二哥,難道姐姐和公主都救不了他嗎?」 「現在貴妃想要用這件事情威脅我,除了我死,就是二弟了。所以為今之計,我還是查清楚了到底這個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更加重要吧,畢竟我不能讓二弟,白白的死在這裏!」 沈雪茹聽完,似乎更加害怕了。 「六妹妹也幫我想想,到底是哪裏除了問題,若是找不出這問題所在,就算是這一次安然了,之後一樣會十分危險!」 沈清若說完之後,沈雪茹徹底慌了,匆匆忙忙的道別之後就回去了。 凌姑姑看着沈清若的神色,似乎瞬間就懂了:「小姐不會懷疑,這些事情都是雪茹小姐做的吧!」 這一句話,眼前的目的是在明白不過了。 對啊,沈清若就是這樣的懷疑,其實也怪不得別的,沈雪茹的所作所為,卻是惹人懷疑。 「那段日子,雪茹說主動幫助我,但是偏偏的在那之後,事情就出現問題了,我十分不願意去想這件事情,但是現在看着,這件事情未必與六妹妹沒有關係,好玲瓏剔透的心思啊,竟然動到了我的身上,凌姑姑,我現在可真的感覺,周遭一切都變得危機重重了呢!」 沈清若環顧四周,沈雪茹這樣做是為了什麼,大皇子的做法又有什麼目的,可是沈雪茹將事情告訴貴妃的,還是其中曲折,另有其人。 。 下一刻,這群人,一鬨而散,分別沖向了極惡大世界的入口。 他們知道,極惡大世界已經完了,被楚秦一個人,滅了一個大世界! 但是,他們不知道,在入口處,一朵金色的蓮花,在此處綻放開來,攔住了整個入口。 在那金蓮的前方,無數道身影,氣勢洶洶地盤坐在那裏,赫然,便是姍姍來遲的盤古女帝曦娥,聖來,如天等人! 「極惡的氣息,消失了!」曦娥,黛眉微微一蹙。她原本,是帶着所有人,來救楚秦,可是,似乎有些跟她想的不一樣。 「難道是楚秦長老,殺了極惡!」聖來長老,瞳孔一縮道。 「不可能吧!」如天搖了搖頭道。 「有可能,楚秦長老,這麼厲害,很可能,就是他殺了極惡!」龍無笙說道。… Read More »畢竟也是因為相信,這是否沈雪茹透露出去的,她還不肯定。她只知道,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沈雪茹是在場的。

外層空間齊塔瑞人旗艦之上,洛基看着化作了一片火海的克林區域,命令道:「集火打擊十五分鐘過後,準備降落!」

他要利用中庭的空間通道,反攻神域,要直到他本來就應該是神域的君王。 硝煙散盡,齊塔瑞人指揮官給這個自大的殿下潑了盆冷水,說道:「洛基殿下,我想你最好來看一下這個,再決定是否降落的問題!」 他們的集火打擊並沒有機會中庭人的戰甲,誰也沒有想到中庭人竟然也會擁有大型護盾! 「分析護盾構成,準備隨時調整攻擊頻率,對中庭人的戰甲發動第二波次的攻擊!」 不過就算中庭人擁有護盾又能如何,自己的戰艦群在外層空間,就能動用所有的武器消耗掉中庭人護盾的能源。 能源耗盡了,護盾發生裝置,就是一堆廢銅爛鐵,不足為懼! 齊塔瑞戰艦艦員,開始對中庭人的護盾構成開始分析,能量護盾在星際戰爭中是衡量戰艦生存率的一大指標! 護盾強度,重啟時間直接關乎著,全艦成員的生死。 雖然星際中護盾種類各不異同,但大致分為技術派和法術派! 技術派只要消耗掉能源護盾就會不攻自破,而法術派就不好對付了,需要斬殺掉施展護盾的施法者,才能破掉護盾。 技術派的普通護盾通過電能產生,而法術派通過修改規則產生! 面對法術派的護盾,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對其進行飽和式打擊。 「指揮官,分析完成,中庭人戰甲為煉金產物,初步分析護盾為戰甲衍生法陣!」 「建議使用飽和性打擊,打掉中庭人的護盾!」 洛基毫不在意的說道:「那就開始吧!」 …… 齊塔瑞人的戰艦群再次開始集火打擊,只是於上一次不同的是,雖然單位時間攻擊強度減少了很多,但是攻擊一直在持續。 熟悉戰爭的弗瑞立即意識到了問題的不妙,神靈戰甲的護盾確實強大,但是誰也不知道,在外星戰艦群的打擊下,究竟能夠堅持多長時間! 更何況一旦防線在外星人的打擊下崩潰,那隨之而來的喪屍又該如何對付,所以面對強勢的外星人戰艦群,必須速戰速決。 「托尼,立即開火!」 弗瑞拿起對講機吼道,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了,只有給外星人以足夠的威懾,他才能夠不斷地調集援兵。 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戰鬥,顯然並不局限於神盾局,在中庭的邊界處,黑暗領主看着正在對中庭進行飽和性打擊的齊塔瑞人戰艦群。 諷刺道:「古一法師,你有大麻煩了,齊塔瑞人的背後主使者可是滅霸,他可不想我這麼好說話!」 「如果你就此退去,讓我將中庭拖入黑暗,我可以勉為其難的解決掉這個麻煩,要知道在多元宇宙滅霸只是個小角色!」 古一看着異想天開的黑暗領主,嘲笑道:「多瑪姆,你以為你能夠擊敗我嗎?等你跳出時間長河再說吧! 多瑪姆是足夠強大,但還是沒有強大到足夠超脫時間長河的地步,所有持有時間寶石的古一,先天性的處於了不敗的地位。 「古一法師,你除了時間寶石之外還有其他的招數嗎?你的生命就要走到盡頭了,那個時候就是我將中庭拖入黑暗的時候!」 …… 無錯 聞此那雲飛揚也開口說道:「這麼一個人怎會和魔神宮之人扯上關係呢?若真是和魔神宮有不菲的關係,何必花費十萬靈石離開飛雲城呢?」 「師兄還是先別打岔,讓我再問問紅葉,此人之前可有異常的活動?譬如和魔神宮有過接觸之類的?」 燕紅葉稍加思索之後說道:「並無這種可能,此前的六七年時間他一直在租賃的洞府閉關,知道最近幾天才出來,是和他比鄰洞府租住的風青寒介紹過來的,並無異樣。」 「這還真是怪事呢,白雲飛那丫頭難不成和此人有什麼交情不成?」 「哼,那丫頭和他的叔叔一樣,詭計多端無情無義,這絕對不可能。」 雖然兩人和魔神宮是敵對的關係,但此時兩人說起白雲飛倒是想在說自家的晚輩一般。 「算了,紅葉你再去查查此人的底細,必要的時候可以帶來過讓我們見見,相信在我和你師尊面前,晾他也不敢有所隱瞞。」 「是,師叔。」 燕紅葉應承的同時還是將目光投向了雲飛揚。 「就按你師叔說的辦吧。」 「是,弟子領命。」 飛雲城之外的護城大陣已經徹底關閉,魔神宮的眾人也攻進了城內。 城主府的大殿之內,白亮穩坐主位,每發出一道命令便有一名弟子領命而去,如今魔神宮算是徹底將整個飛星島收入囊中,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穩定形勢。 雖然因為之前的大戰,雙方都損失了不少修士,但這飛雲城之中仍舊有不少凡人居住,加上剛剛進駐的魔神宮弟子,整座城池也算還有幾分熱鬧繁華的樣子。 對於城中的諸多散修而言,雖然有些擔心魔神宮,不過現在發現魔神宮的修士並未對他們採取行動,也都逐漸放下心來。 而此時魔神宮的修士的主要精力,還是查找原來城主府留下的勢力,進而進行下一步的清算。… Read More »外層空間齊塔瑞人旗艦之上,洛基看着化作了一片火海的克林區域,命令道:「集火打擊十五分鐘過後,準備降落!」

厲銘威語氣重了一些。

很顯然,章姨是誰、死因跟她有沒有關係,他並不是很在意。 他更在意的是自己和厲墨司「分居」了,還把宸寶給拐跑了。 十年戎马 「墨司的妻子不說能給他帶來多大的助力,但起碼不能在後方擾亂軍心,如果你不想做這個厲三少夫人,雲夢瑤還在那等著,宸寶也不可以一天沒有媽媽。」厲銘威聲音更冷了。 雲琉璃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的,「這件事你問過墨司的看法么?」 「男人最忌諱兒女情長。」 言下之意,就是沒問過。 雲琉璃也不知道哪來的一股氣,直白道,「我們感情沒問題,他出差,我順便帶幾個孩子出來體驗下生活,至於厲家三少夫人的人選,墨司早就說過了,排隊都輪不到雲夢瑤,爺爺你就別操心了。」 厲銘威鐵青著臉,「排隊輪不到她,那宸寶怎麼生出來的?別以為我不知道,霄寶和軟軟到底是誰的孩子,當初你又是怎麼嫁給墨司的,那些事我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這不是你得寸進尺的理由。」 「所以呢,爺爺現在是讓我們坐實分居么?」 厲銘威沒想到話說到最後,反而變成了雲琉璃在步步緊逼。 他皺緊了眉頭,「我只是要提醒你,墨司是我最看好的晚輩,你身為他的妻子,就要好好的幫他,讓家庭和睦。」 安外必先攘內,厲銘威還是很看好厲墨司的商業才華,能帶領厲家走向更輝煌。 「爺爺,抱歉,我不是想忤逆你,只是夫妻之間吵架拌嘴是平常事,我知道分寸,不會影響到厲家。」雲琉璃看厲銘威臉都憋紅了,軟聲軟語道。 「行了,你明白該怎麼做就好,畢竟你也救過我的命,平心而論,你比雲夢瑤更有本事,有時候,我甚至在想,當年生下宸寶的人若是你那就好了。」 雲琉璃垂下漂亮的眼眸,沒有接話。 這話她沒法接。 厲墨司恨雲夢瑤就是因為當年她強了他,偷生下宸寶。 這要是換了位,變成了她強了厲墨司,也許現在厲墨司恨的人也變成了她。 又聽厲銘威語重心長的說了一會話,讓她把宸寶送回淺水灣,雲琉璃也不反駁,一一應下來,然後離開了書房。 穿過長長的實木走廊,剛下樓,就聽到厲瑤瑤咋咋呼呼的刁難趙沁。 「你懷孕,別人也懷孕,怎麼沒見別人那麼難受?你吃什麼吐什麼,我小侄兒哪裡能吸收的到營養?」 厲瑤瑤是個攪屎棍,什麼事都能插一腳。 她因為之前慫恿宸寶撞破老爺子的花瓶,被厲墨司罰沒了零花錢。 還如喪家之犬一般躲在外面一個多月。 這會是聽沈姿月說,趙沁懷了她大哥的孩子,老爺子高興,不追究她的責任了,她才敢露面。 沈姿月讓她陪趙沁解悶,好好照顧她的孫子,但厲瑤瑤能安分陪孕婦才怪了。 她手裡端著一碗燕窩,餵了趙沁兩口,趙沁全給吐了,她當即趾高氣揚的諷刺。 趙沁沒想到小姑子這麼難纏,也很委屈,「瑤瑤,我不是故意吐掉的,實在是反應太大了,可能是兒子太鬧騰了,你別生氣好不好?」 「瞧瞧你那副小家子氣,真不知道我媽怎麼接回來了,就算小侄兒真從你肚子里爬出來,我也嫌他將來沒出息……」厲瑤瑤冷哼一聲,摔下燕窩碗,不耐煩走開。 一扭頭,就和還站在樓梯道上的雲琉璃撞了個正著。 雲琉璃心想真是晦氣,居然又遇到這個瘋子。 厲瑤瑤好久不見雲琉璃了,但恨意絲毫不減,馬上囂張的問,「是你?你來老宅幹什麼?」 「三嫂都不知道叫么?」雲琉璃語氣微冷。 厲瑤瑤有點噎著了,鐵青著臉,「就你還三嫂?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和三哥都分居了,離婚還不是遲早的事?」 雲琉璃沒跟她爭,快步離開這裡。 跟她爭口舌之快,說真的,她都嫌棄掉價。 但她的離開,反而讓厲瑤瑤覺得她是心虛了,三兩步衝過來,攔住了雲琉璃。 「你別走啊,怎麼,被我說中了,所以心虛了對吧?呵呵,我早就說過了,你配不上三哥,遲早要被攆走!」 雲琉璃現在很聽不得「配不上」三個字,也不走了,直接冷笑著諷刺道,「我會不會被攆走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現在在圈內的名聲可謂是爛大街了,有功夫來關心我和你三哥的感情,不如操心你怎麼嫁得出去?富二代多得很,關鍵除了錢還有腦子和氣質的,估計多半都懶得看你。」 這話不亞於是直接捅了馬蜂窩,哪個女孩不希望自己能嫁給如意郎君? 厲瑤瑤當場就炸毛了,渾身顫抖著,喊保鏢來,「給我抓住她,我要把她的嘴撕爛……」 大梦主 「住手!」此時,門口傳來一道不悅的女聲。。「不過現在極光會在貝克蘭德的成員,都聽從我的調遣。」 聽到林若這話,克萊恩是確確實實的愣住了,畢竟這話的信息量太大。… Read More »厲銘威語氣重了一些。

可是一個男人捧出來的公主太多了,即便是公主,也就顯得廉價了。

江小魚拿過那個髮夾來看啦看,隨即又放了回去,道:「我不要了,你幫我扔了吧!」 有關於姚烈的一切,無論是這枚髮夾,還是那段記憶,她想全部都忘掉,最好這輩子都不會再想起來。 不然的話,她就會感到很噁心,替自己感到噁心! John從國外回來之後,也第一時間來醫院裡看望了姐姐。 他把自己的小女友留在了醫院門口的奶茶店裡,一個人跑來看望江小魚。 平時總是嬉皮笑臉,沒大沒小的弟弟,這次沒有嘲笑她丑,更沒有嘲笑她笨,而是很仔細的看著她身上的每一處傷勢,然後道:「下次,可千萬別這樣了……」 人不是每一次都可以這麼幸運的,萬一…… 萬一下次運氣不好,John就會少一個親人,失去他唯一的姐姐! 江小魚笑笑:「知道了,這句話已經有N多人和我說過了,你就不要訓我了!」 John伸手,想像以往一樣,戳一戳她的腦門。可是手一抬起來,看到她頭上還纏著紗布,就沒敢下手,而是道:「你——你是不是失戀了?」 江小魚聽了,抬頭看了他一眼,才道:「你聽誰說的?別瞎說好嗎?」 這種丟人現眼的事兒,江小魚才不想被別人給知道呢! John看著她,輕笑了聲,道:「行,不說這個……」 說著,他將自己從美國給她帶回來的禮物,放到她的床頭上,道:「那你好好養病,乖乖聽醫生的話……」 。早上七點鐘,船內的廣播響了起來,要所有參賽選手現在去吃飯,然後到甲板上集合,八點登陸風火島,開始比賽。 朱邪推開房門,一股海風迎面吹來,頓時渾身一震,他仰頭望着外面,海面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座小島,看上去不大,就是風火島了,比起預先告知的時間,也早抵達了一些,也是風平浪靜的關係。 …… 《捉妖大師》第604章登島比賽 莫情吃着雄鹿宴,忽然想到了什麼,直接收起了16道看起來不錯的菜,用大塊源晶切成片,做成簡易的盤子。 然後又扣了一個小桶,倒走了半桶酒。 「你你這這這…怎麼吃一半就開始打包了!」六皇子一臉懵逼。 「這是給一位長輩的!對你我都有好處!」莫情朗聲說道。 「算了隨你吧~反正我也吃不了多少,這些玩意到最後都是你吃~」六皇子有些悲觀的說道。 「卧槽!你不吃你點這麼貴的!」莫情當時就不樂意了。 「喝一口酒直接三階了!咋了?後悔了?」六皇子強硬的說道。 「不得不說~這鹿肉真香~」莫情夾了一塊鹿肉放入嘴中。 「我點這個也只是緬懷一下罷了~差不多也就是最後一次了…」六皇子悲觀的說道。 「收起你那個悲觀像,你有我倒霉?特么的花了一個劣質源晶,買了一個這麼能消費的奴隸!」莫情砸吧砸吧嘴繼續說道: 「能花錢就算了,還特么是一個落魄的當朝皇子,是吧六皇子?」 六皇子慘然一笑:「還六皇子,現在就是一個廢人罷了~這皇子當的,還不如一個常人家的孩子…」 「得了吧你~就這雄鹿宴,有幾人能吃得起?」莫情鄙視道。 「誰讓我撞到你這個倒霉催的…正好趕上了!」六皇子賤兮兮的看着莫情。 「你說這個就很讓我受傷啊!我這一身衣服還是別人送的呢!給你買了一身那麼貴的!」莫情不滿道。 「你這身衣服可不簡單啊!可別小看了它!」六皇子正色道。 「沒發現什麼厲害的地方,就是舒適結實,目前沒有被利器劃過,不知道會不會划傷…」莫情咕噥道。 「給你這東西的絕對是一老傢伙!」六皇子十分肯定的說道。 「你確定?」 「我很確定!」 莫情和六皇子四目相接,短時間內莫情就敗下陣來。 「確實是一位老先生送的!」莫情抿了一口酒。 「我說對了吧~」六皇子也抿了一口酒。 「問你一個問題…」莫情神秘兮兮的說道,莫情隨手丟了一個罩子把小蝶和她的朋友罩住。 「說吧~什麼問題,這麼神秘?」六皇子也來了興緻。 「如果現在有一本大涅魔功給你,你會修鍊么?」莫情盯着六皇子的眼睛,正色道。 「會!」六皇子堅定的回答道。… Read More »可是一個男人捧出來的公主太多了,即便是公主,也就顯得廉價了。

《從上海灘開始》第二百三十六章前線情況 「這是一個問題。」許林想了想發話道:「如果藍衣會與紅龍社有什麼敵對關係的話,事情就簡單了,不過……」

「嗯,據我所知,迄今為止,他們之間並沒有發生什麼衝突。」楊凌補充道。「雪凌鋒是個專業的暴力組織。但藍衣會和紅龍社只能算是南城區的兩個小團體。雙方沒有利益衝突,所以沒有對立的理由呢。」 「那會不會是其中某個團伙想要打垮對手。於是聯合雪凌鋒發動了這次襲擊呢?」林雪問道。「如果是這種情況,那麼他們自己受到的襲擊也就成了掩人耳目的幌子。」 「但,至少荷米斯和龍志武這兩個人的關係並沒有那麼差。硬要說的話,他們反而有點互相欣賞的感覺。」許林回答道。 「不錯嘛。很有觀察力呀。」楊凌欣賞地看了一眼許林說:「據我所知,荷米斯和龍志武的關係更像是對手間的惺惺相惜哦!一開始,南城區的不良團伙只有龍志武的紅龍社。不過,大約在兩年前,荷米斯突然出現並組建了藍衣會。當然,龍志武他們很快就去找荷米斯的麻煩,但結果卻……」 「難道,他被荷米斯打敗了?」洛維恩問道。 「沒錯,你們別看荷米斯斯斯文文的像個學生,其實他好像會一種很厲害的格鬥術。聽說他當時用快得讓人眼花繚亂的拳腳打倒了大意的龍志武哦!」 楊凌頓了頓繼續說道:「他一開始只是大意而已,後來他們也交過幾次手,但幾乎都不分勝負。正因為如此。他們開始逐漸欣賞對方了哦!」 「原來如此。」林雪理解地點了點頭,「他們將彼此當成難得一見的好對手吧。」 「這樣的話,利用雪凌鋒擊潰對方的說法就不成立了。」許林說道。「兩個人在手下面前好像都很有威望,所以應該也不是手下的擅作主張,這樣說來……」許林閉上眼睛,所有的線索在腦海里一一閃過。但還是沒什麼頭緒。 「就我一貫的作風來說,這次算是情報大贈送了吧?」楊凌慢慢離開座位,「我還有其他任務,就先失陪了哦,你們要加油調查,好讓我寫一篇出色的報道。」 說完。楊凌徑直離開了雪蓮飯店。 「多虧了她,這些情報很重要。問題是,雪凌鋒為什麼要介入南城區的事。這實在讓人想不明白,能作為判斷依據的情報太少了。」林雪頭疼的想。 「武衛的數據資料庫里好像也沒有相關的資料……」洛維恩說道。 「算了。天已經很晚了,要不我們先回去吧!」許林看了看外面黑色的天空說,「想不出來的話回去好好休息,也許第二天事情自然迎刃而解了。」 「也對,回去吧,長官。或許我們可以問問雷克森長官的看法。」洛維恩看著林雪建義道。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 三人冒著天黑回到了舊樓根據地。 「噢噢。回來了。」雷克森像是在等著他們一樣坐在大廳的椅子上看著他們進來問道:「已經阻止不良團伙的鬥毆了嗎?」 「這個情況變得比較麻煩了。」林雪三人給雷克森仔細講了講事情的經過。 「原來如此嗎。」雷克森低頭陷入了沉思。 「那個,叔叔。」林雪看了看沉默已久的雷克森問。 雷克森睜開眼說道:「那個。這件事怎麼發展就完全交於你們決斷吧!放棄也好,追查下去也好。全交給你們自己決定。關於雪凌鋒我也沒什麼好幫助你們的,一切就交給你們了。」 「這種不負責任的話也太亂來了吧!」許林吐槽道,果然寒霜的武衛局也不太有所作為啊! 雷克森假裝沒聽到許林的話說道:「不過你們如果確定要管下去的話,我可以向你們推薦一位指引者。」 「有用的指引者?」林雪好奇的看著雷克森將一張名片遞到她的面前。「格林法律事務所?」 「那是位於寒霜西城區的法律事務所,裡面有位叫格林的大鬍子律師。」雷克森說道。 「這位我聽說過他。」洛維恩接著解釋:「格林律師好像是為企業、貿易商等群體提供法律諮詢的律師吧?同時,他好像也經常親自給一般市民提供法律援助。」 「嗯,那位律師應該掌握著不少關於雪凌鋒的情報。說不定還有一些連武衛總局都不了解的最新情報呢。」雷克森說道。 「明白了,我們明天回去拜訪一下這位律師。」林雪低著頭,「謝謝叔叔的幫助。」 三個人正要告退。 「等一下,既然你們已經解決了不良團伙鬥毆事件。來自武衛局的支援明天就要到了,你們可以稍微期待一下,當然,別抱太大期望哦!」說完,雷克森率先回到自己的房間。 「總之今天就這樣,大家都好好休息吧!」林雪也回到自己的房間,只剩下兩個大男人大眼瞪小眼。 許林上前拍了拍洛維恩的肩膀,「早點休息好好養傷,別太逞強了。」 「你怎麼……」 許林並沒有回話獨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洛維恩下意識按了按自己的胸口,這個龍志武的剛猛力道還真是不能小看啊,雖然能打倒他,但還是有點麻煩。 許林躺在自己的床上,回想今天的發展,寒霜發生的一切都是這麼有趣,想必今後也不會無聊。 想著想著,他閉上了眼。 「咚咚咚,維恩,睡了嗎?」洛維恩立馬翻下床打開了門。 「怎麼了長官,有事嗎?」 「給……」林雪遞上了兩瓶藥膏,「這是我父親製作的,你應該很了解它的藥效,拿去吧!」 「謝謝……」洛維恩也不客氣,再怎麼也不如身體重要。 「下次戰鬥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別不把自己當一回事,不然,你的父親會傷心的。」 「在外面不要提他。」洛維恩突然大吼一聲,隨後好像意識到什麼,說了一聲「對不起」后關上了門。 林雪嘆了一口氣轉身回到了自己房間。… Read More »《從上海灘開始》第二百三十六章前線情況 「這是一個問題。」許林想了想發話道:「如果藍衣會與紅龍社有什麼敵對關係的話,事情就簡單了,不過……」

瑞虎,他拿出手機,撥通了葉臨天的電話:「看到自己女兒沒事,你一定很開心吧?」

驟然! 聽到這話,葉臨天似是意識到了什麼,猛地抬頭,目光正好與霸刀對上! 「雪薇在哪兒?她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定將你碎屍萬段!」 葉臨天沉聲說道,眸中爆發出滔天的殺意! 霸刀一愣,隨即揚起一抹冷笑:「呵!我倒是小瞧了你,能有這等殺氣,至少也是三星兵王!難怪連破風也不是你的對手!我現在開始期待了,很久沒遇到一個像樣的對手了,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南山郊區,咱們不見不散!」 說完,霸刀徑直掛斷電話,轉身消失在了人群里。 葉臨天眉眼冰寒,渾身殺意肆虐! 之前怕嚇到瑤瑤和其他小朋友,所以葉臨天故意收斂了殺意! 但因為憤怒,身上的殺意不自覺地流露了出來,不過只有三成而已! 也正是這三成殺意,讓霸刀斷定葉臨天是一位三星兵王! 葉臨天將瑤瑤放下,又對童歆交代了一番,方才離開幼兒園,開車來到了南山郊區。 這裡,有一處廢棄的工廠。 此時,凌雪薇被捆著手腳,倒在地上,看著走近的葉臨天,拚命地搖頭大喊:「葉臨天!你……你不要過來……快走……一定要照顧好我們的女兒……」 一旁的霸刀冷冷地看著她,搖搖頭:「真是令人感動啊,只可惜……」 話音未落,葉臨天已經走到了霸刀面前,眼中深處蟄伏著濃濃的殺意! 他看著凌雪薇,嘴角揚起溫柔的笑容:「老婆,放心吧,我們都會沒事的。」 凌雪薇眉眼通紅,泣不成聲:「葉臨天……不要……你快走吧……瑤瑤不能沒有你……」 事到如今,凌雪薇自然明白,對方這是鐵了心要他們的命! 葉臨天沒有說話,扭頭看著眼前的霸刀,身上的殺意彷彿要衝破雲霄! 霸刀咧嘴一笑,摘下頭上的帽子,露出那張駭人的臉,陰森地笑道:「沒想到,你還真的敢來!看來,這女人對你來說,很重要!」 「她比我的命還要重要!」葉臨天堅定的回道。 聽到這話,凌雪薇頓時潸然淚下! 而霸刀卻是冷冷地笑了:「呵!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去死吧!」 轟! 霸刀驟然出拳,整個人爆射而出,帶著剛烈的拳風,直襲葉臨天面門! 這一刻,無需多言,實力決定一切! 在霸刀看來,葉臨天只是一位三星兵王! 所以,這一拳,他無比自信,甚至只用了七成的力量! 他要讓葉臨天知道,與自己的差距! 他還要當著他的面,折磨他的老婆,從心裡上徹底擊垮他! 最後,再完成周永民交代的任務! 。 唐南綰抬腳走進去,看到老管家站在那,像久候多時一樣。 「唐小姐來了?」老管家迎了上前。 她提着大箱子放在桌上,對他禮貌一笑,輕聲說:「之前收到您送來的一箱禮錢,原本早就該還回來,沒想到拖了這麼久。」 「唐小姐您這是什麼意思?」老管家看到她把箱子打開,他一臉不悅的低頭。 看到滿箱的錢,原封不動的躺在箱內。 他連忙伸手,把箱子蓋上,一臉嚴肅的看向她。 「都說無功不受碌,這些錢我當然是不能收,不過我今天過來,是想拜訪一下宮家老爺子,不知他在不在?」唐南綰低聲問道。 老管家站在那,他那雙犀利的黑眸冷視着唐南綰,陰森得令人頭皮發麻,唐南綰卻與他對視着,絲毫不怯場。 「二樓第一間。」老管家說道。 「謝謝。」唐南綰低聲說道。 再次來到宮宅,那種壓抑得令人喘不上氣的感覺再次呈現,唐南綰邁著大步上樓,來到書房外。 「扣扣扣。」她抬手敲了下門。 許久后,裏面傳來蒼老又沙啞的聲音,說道:「進。」… Read More »瑞虎,他拿出手機,撥通了葉臨天的電話:「看到自己女兒沒事,你一定很開心吧?」

「勝了就是勝了,哪裏有什麼僥倖之說,老夫又豈是輸不起的人!」

第五戰以鳳清兒勝利告終! 第六戰開始! 慕青鸞以准斗宗的境界,從頭至尾都是壓着張南打,最後將其淘汰出局。 最終一戰,很快開始,卻是又很快結束,慕青鸞面對鳳清兒,莫名的冷汗滲滲,十成實力只發揮出七成不到。 因此,在外人看來,鳳清兒贏得有些莫名其妙,慕青鸞輸的也有些莫名其妙,就像是打假賽一樣。 不過席位之上的眾人而言,卻是不難理解。 風尊者輕吐了口氣,目中透露著幾分震驚,嘆道: 「沒想到這鳳清兒,竟是天妖凰族的族人,難怪你要刻意為其遮掩,青鸞輸得不冤。」 雷尊者臉上笑容越發燦爛,呵呵笑道: 「天妖凰一族,天生乃是風火雙屬性,清兒卻是例外,乃是變異而成的風雷雙屬性。 若論對雷屬性鬥氣的開發,大陸上有幾人比得上我風雷閣,這才有清兒入我風雷閣。 現在清兒更是將風雷雙屬性鬥氣融合,鬥氣之凝實、強悍,同階之中無人能出其右。」 雷尊者起身,笑着對風、劍、黃泉三位尊者,說了一句: 「承讓。」 旋即高聲宣佈: 「本次四方閣試煉大會到此結束,最後的冠軍乃是我風雷閣的鳳清兒。 不過各位也不用氣餒,前八強都會獲得我風雷閣送上的一份獎勵,以及一份榮譽弟子身份。 斗者一途乃是永無止境之路,各位當謹守本心,勇往直前!」 7017k 「呵呵,真是囂張跋扈慣了,不知道這裏是公堂嗎,竟然還敢這樣當着知府老爺的面說話。」 「呸,土皇帝做慣了,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 「誰說不是呢,這麼缺德也不怕損了自己孩子的功德。」 群眾們你一言我一語地指責著蘭巧。 蘭巧已經慌了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被千夫所指的一日。 上面知府已經對這件事情做出了判斷。 「王縣令,你在職期間收受賄賂,徇私枉法,本該死罪,但念你知錯悔改,革去官職,你可信服。」 王縣令知道,自己做的那些惡行,能夠保住腦袋已經是很不錯了。 他跪在地上,朝着知府磕了一個頭:「草民信服。」 知府點點頭,轉頭看向蘭巧,眼中全是厭惡:「孔家作惡多端,孔為富乃是死有餘辜。」 他這話一出,眾人紛紛屏住呼吸,等待大老爺對孔家的神判,已經對韋治洵殺人案的審判。 「韋治洵案件,本官已經了解看過案卷詳情,韋治洵自衛導致孔為富死亡,非但無過且有功於鎮上,本官會酌情予以嘉獎。」 隨着知府話音落下,眾人的臉上在紛紛露出笑容。 柏輕音也終於感覺心頭鬆了一口氣。 天知道這件事情一直壓在她的心裏,她有多難過,她不想讓韋治洵這輩子都背着殺人犯的罪名,現在好了,這件事情他不但無罪還有功勞。 知府知道百姓們此時正開心着,便也由着他們,等到他們歡呼結束,他這才繼續宣判。 「至於孔家,實在是罪無可恕,雖孔為富人已經死去,但財源不正,罰其將不正當手段得來的財產,如數還給受害者,剩餘財產,一律充公,即日執行,退堂!」 「謝青天大老爺。」 「謝青天大老爺。」 一時間,百姓紛紛跪下來,心中對知府更是無比感激。 蘭巧聽到充公兩個字的時候,只感覺肚子一陣翻騰,怎麼……這麼能夠充公呢? 孔家的錢財都充公了,自己和孩子還有肚子裏的孩子該怎麼辦。 等到知府離去后,眾人這才注意到,蘭巧的裙子竟然見了紅。 「呀,趕緊,趕緊叫大夫,她,她落紅了。」 眾人喊出聲來,蘭巧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裙子已經全然被鮮血染紅。 她低頭看着自己的裙子,又轉頭憤怒很地看着柏輕音。… Read More »「勝了就是勝了,哪裏有什麼僥倖之說,老夫又豈是輸不起的人!」

「是人販子!」阿金放下望遠鏡,對盧卡斯說道。

「原來如此。」盧卡斯直接拿著刀,踏著月步,向著人販子船沖了過去。 來到船上,幾刀之下,將人販子一個個殺死,盧卡斯接著為這些被抓起來的傢伙鬆綁。 「各位,快點離開這裡吧。」盧卡斯說罷,接著準備離開。 「請等一下!」一個中年人連忙叫住盧卡斯。 「實在是太感謝您願意幫助我們了,不過這裡有幾個孩子,他們都是流浪兒被這些人販子抓了起來。」 「不知道您能不能幫下忙,解決一下孩子們的問題。」中年人不好意思的說道。 「哪裡?」盧卡斯意外的看著對方。 只是對付幾個人販子而已,還不如他碰到的那些敵人呢,見聞色根本沒湧出來的必要,所以一開始沒發現船上其他地方的孩子。 「請跟我來!」中年男人連忙帶著他,走進了船艙。 盧卡斯看著船艙里的幾個小孩,連忙為他們解開繩子。 一個手長族小女孩,一個腿長族小男孩,兩人自始至終,都在互相瞪著對方,好像下一刻就要打起來一樣。 張狂低着頭沉默不語,他雖然敗給了林天成,但心裏卻不願意承認這件羞恥的事情。 司徒修皺了皺眉頭道,「一個叫林天成的小子!」 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站在一旁的周賀不免有些驚訝的說道,「林天成?」 護衛統領,緩緩轉個身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怎麼?你認識那小子。」 周賀感到不可思議。 就在昨天,林天成的實力還不過是金丹期中期的境界。 他區區一個人類,怎麼可能傷得了封月族兩位大乘期中期境界強者。 這着實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周賀快步上前,拱手稟告道,「是的,統領大人,他就是我之前和你提到過的古銘帶回來的兩個人類中的其中一個。」 護衛統領眉頭微微一皺,神色有些驚訝,「人類小子?」 這一下子,大殿之下十幾位封月族的強者都開始紛紛議論了起來。 「司徒修竟然被一個人族小子給撞傷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人族小子?就算他有大乘期巔峰境界的實力,那也不可能對付得了現在的司徒修啊!更何況張狂當時也在場。」 張狂的臉色顯得極為難看青一陣紫一陣的。 司徒修卻是抱拳稟告道,「護衛統領,那人雖然是人族小子,但他卻精通我封月族的龍象神功,而且施展出的威力也遠比我強大的多。我等確實不是他的對手。」 司徒修自愧不如。 他知道即便是再給他一次機會與林天成較量,恐怕林天成只需要在一招之間就能夠讓他鎩羽而歸。 因為林天成的龍象神功威力實在是太可怕了,完全不像是利用鳳凰精血作為能量支撐。 就在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大殿外一名皇宮弟子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 「報,大事不好!」 護衛統領雙手負於身後,對那匆忙跑進來的弟子輕聲喝道,「講……」 「啟稟護衛統領,九幽境南面結界出現了裂縫,有一大批獸潮闖進了,負責駐守南面的封月族子弟傷亡慘重。」 一向沉穩的護衛統領也不免驚訝道,「結界怎麼會出現問題?」 按理來說,結界的能量尚且充足,並且只有從裏面才能打開。 而真正要完全破解結界的話,就必須得找到族長的信物天機盒。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似乎在預兆著一些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 蓝诚 司徒修似乎聯想到了什麼,連忙向護衛統領拱手道,「統領大人,如果公主出了什麼問題,整個封月族都會迎來一場浩劫,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司徒修擔心這一次結界出現裂縫和古銘長老說的,關於公主的那個秘密有關。 但究竟那個秘密是什麼?卻只有古銘長老自己知道。 「無稽之談,」護衛統領甩了甩袖口,然後對大殿內一眾封月族強者說道,「好了,這件事情暫且不論,先想辦法抵擋住獸潮再說。」 護衛統領本打算在當上族長之後,藉助天機盒內的那部分能量成功突破到渡劫期境界。 這樣一來,他才有把握對付得了狐妖一族的妖月王。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結界竟然毫無預兆的出現了問題。… Read More »「是人販子!」阿金放下望遠鏡,對盧卡斯說道。

正在他萬分驚訝猶如即將崩潰的時候,顏止緩緩而來。

他沒了往日的笑顏如花,反倒是眉眼間的氣息都透著一股子冷漠的氣息:「我也是剛從太子殿下府中來的,皇上,節哀吧。」 「不可能!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 夜溟完全沒了帝王的威儀,而是瞪着一雙渾圓的眸子:「國師,朕已經說了,這次的事情都由朕一人承擔,他為何……為何還要這樣做?!」 顏止嘆了口氣:「太子殿下知道自己闖了大禍,顯然是不想連累皇上的。」 「……」 夜溟跌坐到了地上。 谗言佞语 他身子不斷的顫抖著,似是在即將崩潰的邊緣。 小太監適時的將血書遞給了他:「皇上,您……先看看吧。」 夜溟顫抖著將其打開,一雙眸子瞬間充斥的通紅如獸! 片刻后,他忽然扔了手中的信:「朕不信!朕不信子炎會離開我,一定不會的!」接着他那如獸的樣子瞪着顏止,眼中充斥着濃濃的憤怒:「國師,你告訴朕,這不是真的!」 「皇上。」 顏止嘆了口氣。 接着上前一步,拱手道:「對不起了。」 「……」 咔吧。 忽然顏止打了一個響指。 下一瞬,夜溟便倒在了地上,竟是閉上了眼睛。 夜臨宸作勢就要上前,不過莫柒柒卻攔住了他並使了一個眼色。 原本她以為這不過是一場戲罷了,可剛才夜溟的反應太過於怪異,之前被設計的事情讓她不由謹慎起來。 這個時候不能衝動才行。 靜觀其變。 夜臨宸也懂這個意思。 他剛才其實不過是本能反應,現如今已經控制好了情緒。 「國師,皇上……」 這樣的情況嚇得小太監後退了數步:「皇上……皇上他……」 「我怕皇上太激動會傷了本原。」顏止說這話的時候,看向了那個小太監:「把他抱到旁邊休息一下,這裏的事情交給我就好了。」 「……是。」 小太監能說什麼。 自然是要照做了。 待平靜之後,顏止先是看了一眼莫柒柒,接着才看向了夜臨宸:「宸王,你要不要先看看太子殿下寫的信?」 夜臨宸沒有接的意思。 顏止正了正神色:「你不看也行,太子殿下認了所有的罪名,他為害了你的事情懺悔,現在並且已死贖罪了。」說着他便擺了擺手。 很快一個蓋着白布的人便被抬了進來…… 。 一位中年婦女將一張名片交給了喬安。 「這是我的號碼,需要證人也可以打給我,剛才發生的事我也看到了,放心,哥也替你作證,不讓這老太太誣陷你。」 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大哥將一張寫了手機號的便條紙遞給喬安。 喬安接過這二位好心人遞過來的名片和便條紙,向他們道了聲謝。 除了這二位,大多數人都不想被牽扯進這樁麻煩事當中,並沒有將自己的號碼留給喬安,更沒說要幫喬安作證這種話。 喬安倒也沒有怪這些人,畢竟人家也沒有義務一定要幫你。 喬安跟著救護車去了醫院,在經過一番檢查過後,老太太的孫子被診斷為輕微腦震蕩,左邊胳膊骨折。 好在傷勢並不算太嚴重,可以用手法複位。 不過因為病人年紀還小,醫生要求起碼要住院一周進。 而老太太則被推去做各種檢查。… Read More »正在他萬分驚訝猶如即將崩潰的時候,顏止緩緩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