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constancehoy71

【卧槽!我胳膊粗細的把手,一下就扭斷了!】

【這得多大力氣?】 【感覺跟麵粉做的一樣,太脆了吧】 【主播以前該不會是個殺手吧?故意隱藏身份,當宅男?】 【我覺得這個說法很靠譜,全人類消失后,自然不用再隱藏身份】 【建議深入調查一下他的背景!來歷!】 …… 之後,陳偉從那一節木把手上,撕下來一根兩頭細,中間粗的木刺。 拇指食指捏住,開始往其中注入力量。 一成,兩成,三成,四成,五成! 五成后,連忙打住,他感覺,再繼續下去,平衡將被瞬間打破,木刺會因為無法承受這股力量,爆炸開。 手臂一揮,將木刺朝向書櫃方向飛射出去。 砰! 首先,玻璃被擊碎,緊接着是書本被洞穿。 【我的媽呀!這!】 【無敵,主播這直接無敵了好嘛!】 【大驚小怪,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這種招數很早就有了好嘛,可以去搜一下慢手的神射手小丁,一根鐵釘,射穿木板,鐵門,輕輕鬆鬆】 【前面的,主播用的可是一個木刺!你拿鐵釘比?】 【不好意思,剛才文字有限,我補充一下,人用外賣筷子也能射入木板】 看到彈幕吵起來。 導演不慌不忙,對工作人員下達命令,「分出一個畫面,讓蜜蜂無人機飛到牆外看看。」 儘管心裏認為很誇張,但他總覺得,陳偉能給自己帶來驚喜。 「好!」工作人員沒有多想,照做,操控一台停留在附近的蜜蜂無人機,飛出窗外,找到對應位置。 「這,這怎麼可能!」工作人員瞪大雙眼,難掩表情震撼。 木刺竟然有一半,穿透牆壁!還有一半,留在牆內。 要知道,這只是一根木頭啊,按照他的認知,木頭是不可能比水泥,鋼筋硬的。 「他果然不是一般人!」身為導演,節目組到底有沒有幫助陳偉作假,他難道還不清楚嗎? 這一切,都來源於陳偉自身的實力。 【那個叫茶百道的,怎麼不說話了?你家主子,不說木筷,能用鐵釘射碎玻璃,書本,然後再是書櫃背板和牆壁嗎?】 茶百道:【一看就是作假,你得意什麼?小丁貴在真實!】 【說我老公作假,你有證據嗎?有本事拿出證據來啊,沒有證據就乖乖閉嘴!】 【比不過就惱羞成怒,說人作假,我看,你就是那個小丁本人吧?等會就去舉報你】 茶百道:【難怪別人叫你們腦殘粉,這麼假的東西也信】 自此,再沒有人看到頂着這個昵稱的發言。 神射手小丁賬號則涉嫌違規暴力,辱罵粉絲,約架,被封禁一個月。 對於射穿牆壁這個結果,陳偉很滿意。 事實上,能夠射穿牆壁,並不是因為木刺本身,確切來說,木刺只是容器,一具空殼,真正擁有穿透能量的,是陳偉注入其中,暫時儲存的力。 眼下,飛花摘葉,對於陳偉來說,皆可傷人。 草木竹石,均可為劍! 要知道,這才過去一晚上,陳偉忍不住好奇,按照這個進度下去,一周,一個月,一年以後,自己又會變得如何? 是否真能如同修仙小說中描繪的那樣,吸風飲露,乘風御劍,彈指,殺人! 「也不知道妖獸出現沒有。」總是用電線桿,門鎖鐵鏈這種死物當對手,讓陳偉覺得很沒意思。 他想要找個有生命的對手,試試劍。 拿上青鋒劍,走出房門,陳偉計劃上午時間好好探索一下,靈氣潮汐爆發后的世界。 同時。 江城隔壁,羊城。… Read More »【卧槽!我胳膊粗細的把手,一下就扭斷了!】

場景切換的相當自然,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曾經心中的恐懼。

但是,只是曾經。 渴望是一種力量,憎恨也是,經過那麼多事情之後,維爾忽然發現自己也變得冷靜了許多。 「好了,接下來還要讓我看什麼呢?」撣去身上的塵埃,維爾的嘴角掠起一抹奇特的笑意。 這樣一段奇特的幻夢,維爾也抓到了暗中那個搗蛋鬼的一些蛛絲馬跡——從自己幫伊芙治療開始的那一瞬間,他就已經中招了。 那個大廳似乎挺安全的……似乎。 在維爾陷入幻境之後,通過心靈聯繫,維爾已經感知到不下十次來自黑暗中的悄然襲擊,但是每一次,都被影魔一巴掌給抽飛了。 除了這個以外,就再也沒有什麼黑暗中的偷襲了。 由此看來,有影魔的保護,維爾很自信自己的身體不會出什麼問題。 這方面的問題解決了。 但是,在精神方面卻是一個大麻煩。 原因無他——如果思維在幻覺中被抹殺,那麼那沒有思維的身體純粹是一塊沒有知覺的爛肉而已。 防不勝防。 看起來和和氣氣的溫馨夢境,但是一路下來,維爾一直不止一次擋下了來自黑暗中的悄然襲擊。 那是一個漆黑的刺客。 它身材矮小,手握一柄奇怪的匕首,穿梭在暗影中來去自如。 那速度,赫然和維爾加持了風雷翼魔法不相上下! 對於這個暗中的傢伙,維爾也沒有一點辦法。 知道情況是一回事,破解又是另外一回事。 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幹掉施法者,但是,關鍵點是——在人家的「主場地」上,那傢伙就和泥鰍一樣滑溜,不管維爾怎麼嘗試,根本連它的衣角都摸不到。 雖然說實力有所壓制,但是這種憋屈的感覺,維爾很久都沒碰到過了。 …… 眼前的畫面迅速變化。 「好極了,這一次又是什麼呢?」維爾在心中默默吐槽。 一陣劇烈的扭曲后,周圍直接變成了一個奇特的墳場。 黑夜裡的墓地嗎? 輕蔑的笑了笑,維爾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只聽「嘩啦嘩啦」幾聲,一連串奇特的聲音忽然開始在維爾的耳邊回蕩。 循著聲音望去,維爾卻發現了幾張熟悉的面孔——伊芙、暗鴉、三葉草小隊的各位……還有當初救過自己的老人,他們分別被綁在一根石柱上,看起來奄奄一息。 在他們的身前,一個背後長著薄翼的古怪惡魔靜靜的站在那。 「你來了。」惡魔這樣說著。 「你在等我?」 「他們似乎認識你,所以處決他們的『殊榮』就交給你了。」說著,一柄奇特的血刃被強行塞進了維爾的手中。 維爾沉默。 說實話這種不按照套路的出牌讓維爾也有了那麼一瞬的茫然。 不過,這種茫然僅僅只是持續了一小會兒—— 噗嗤。 毫不猶豫的,血紅色的刀刃直接沒入了那個惡魔的胸口。 沒有想象中的鮮血和死亡。 一連串肉體被刺穿的聲音響起。 那個惡魔胸口的刀刃徹底不見了,而那些被綁在柱子上的人的胸口前,卻都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洞。 「我看錯你了!」 「你這個惡魔!虧我還相信你!」 「我詛咒你!」 …… 詛咒聲、嘆息聲瞬時間響成一片。… Read More »場景切換的相當自然,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曾經心中的恐懼。

「那,可還有很多詩?」皇上好奇的問。

燕九從懷裡拿出一本詩集道:「那位老爺子留下的詩集,全部在這裡了。」 除了昨天秦荷讀的帶『春』字的詩集,還有其它的詩,每一篇都寫的格外好。 「好,這些詩都寫的極好。」皇上將每一篇詩句都翻了問:「小九啊,你可還記得那位老爺子在哪裡?能寫出這般傳世詩篇的人,一定是文采極好的。」 「不知。」燕九搖頭。 京都,秦荷昨日說出的詩句,就已經在整個京都流傳著,大家都誇讚著燕九的才華。 從宮裡傳來消息,一本詩集從宮裡傳了出來,昨日秦荷所讀的詩句,都是一位無名老者所作。 燕府里,秦荷聽到這個消息,總算是狠狠的鬆了一口氣,別人家的夫人,都恨不得自家夫君身上的名聲榮耀越多越好,可是秦荷卻不希望,這樣能流傳千古的詩篇,若一首是燕九作的,那還說的過去,若二三十首,都是燕數作的,那以後,燕九就別想有安穩日子可過了。 「九哥,對不起,一時意氣,差點把你害了。」秦荷特意燉了一鍋魚湯,給燕九賠罪。 「這麼多年,你這酸菜魚湯的手藝,倒是一點都沒退步。」 燕九看著桌上的酸菜魚湯,大概是最不容易失誤的一道菜了,和秦蘭把菜做出花來相比,秦荷做菜的手藝,就止步於酸菜魚湯了。 「九哥!」秦荷抿著唇,一臉不高興的看著他道:「你要是不愛吃,還是我自個吃。」 「別。」 燕九護食的將湯扒拉到了自個的碗里:「這可是我家娘子挺著大肚子替夫君做的,身為夫君的我,怎麼能不感動呢?」 「謝謝娘子。」 燕九感謝的方法也很簡單直接,把魚湯喝了一乾二淨,打著飽嗝,道:「後日就是小年了,明日北越的使臣就要到了,我給你訂了一個包廂,到時候你可以坐在包廂里,看一看北越公主。」 「能看到嗎?」 秦荷一聽北越的公主,瞬間就激動了,之前就說北越的使臣要到了,可是等了這麼許久,一直還在路上呢,久到她都以為北越的使臣是不是半途回去了。 「當然。」燕九肯定的說著:「金玉滿堂二樓,早些過去,免得路上堵著,讓金玲和華笙跟著你。」 「好。」 秦荷咧嘴笑著,只要讓她出門,她去哪裡都高興的,而且還有金玲和華笙一塊跟著呢。 「對了,我最近新研究了一款凍傷膏,正讓醫館做呢,我琢磨著這一批凍傷膏先供給兵部那邊,你看怎麼樣?」秦荷提起醫館,十分高興,葯堂分開管制了之後,作用也是顯而易見的。 「好。」燕九應聲道:「到時候先送一批進宮,如今天寒地凍的,正好需要這一批凍傷膏。」 「嗯嗯。」秦荷應聲,隔天,就帶著人出門了。 楚婉把小煜帶著在家裡,本來秦荷想約著婆婆楚婉一塊去的,但楚婉不願意:「小荷,人老了就喜歡安靜,那熱鬧,我就不去湊了,你如今挺著大肚子,要注意安全。」 「娘放心,肯定會注意安全的。」 秦荷早早的就到了包廂等待著,金玉滿堂的廚子早就知道秦荷會來,秦荷一到,奶茶、點心就源源不斷的供了過去,燕九怕她無聊,還特意挑了很多畫本子,給她打發時間。 或許是因為北越使臣進京的原因,北越公主這個名頭,讓老百姓們都十分好奇,這北越公主是不是長的天姿國色的,街道兩旁,早就擠的滿滿當當的,只留下了中間過馬路的車道。 北越公主會是什麼模樣呢? 會不會像電視劇里那般? 秦荷不由的想起了當初南安使臣進京的場面,那時候,大家也十分好奇,安彤身為公主,卻是喬裝打扮來的南安,那時的盛況,是不如今日的。 「少夫人,我聽說,大概還要些時辰才會來,要不,我去買些點心?」金玲問。 「不用了,這裡的點心這麼多,都吃不完。」 秦荷隨手挑了一個話本子看了起來:「等會北越的人來了,再叫我。」 說著,秦荷就坐在軟榻上看話本子了,這話本子也不知道是誰編寫出來的,書生和千金的故事,明明老套,卻寫的挺別緻的,書里的千金也是格外的膽大。 秦荷心中一動,如果她去寫話本子……念頭剛起,秦荷就搖了搖頭:不行不行,她就不是寫話本子的料。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凌雅去村委會還有事呢,張玄就把她送到了村委大院門口。 凌雅解開了安全帶,對張玄說道:「張玄!!」 「怎麼了?」張玄問道。 「那,那個你剛才不是說要讓我感謝你嗎?所以我決定把我最美好的東西送給你!」凌雅想了想說道。 最,最美好的東西? 難道是…… 「在這不太合適吧?」張玄撓了撓頭道。 看著張玄臉上的表情,凌雅臉色一黑大罵道:「你這腦子裡裝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我是說星空!!」… Read More »「那,可還有很多詩?」皇上好奇的問。

大軍奔赴,幾乎在瞬間,百戰餘生的煞氣從四面八方彙集而來,與此同時,藍田大營的校場之上,聚集起一股凌厲的殺氣。

一股氣吞萬里如虎,橫掃千軍如卷席的氣勢出現在大營之中。 不愧是大秦銳士,這便是大秦帝國最精銳的將士,也是大秦立足於天地間的底氣所在。 戰鼓咚咚,依舊在有節奏的響起,而將士們早已經在各自的位置上站定,手握戈矛,眼中有煞氣隱藏。 而踩踏着漫天戰鼓聲,嬴政一步一步朝着點將台而去,身穿帝服,氣勢威嚴而霸道,手中秦劍已經半出鞘。 「陛下萬年,大秦萬年——!」 「陛下萬年,大秦萬年——!」 「陛下萬年,大秦萬年——!」 ……. 。唐明朗立在黑暗之,片刻后,淡聲說道:「不管是王姝還是唐啟文,你都盡量不要招惹。」 「我可以問一下理由嗎?」 空氣中似傳來一聲冷嗤,分不出是他的還是風聲。 見唐明朗不說話,安之夏也沒有追問下去,有……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四十六章新歡舊愛 「小小年紀就能有此醫術,還怕賺不到錢嗎?想要跟他們結交,就要出一些錢買不到的東西。他之所以願意跟你化干戈是為了那場拍賣會。」 「也對,像他這樣的高人,普通的東西肯定吸引不了他的!」歐少辰點了點頭,贊同道。 「既然張神醫想要這家藥廠,那你就送給他。後續一系列的事情你也親自處理吧!」 歐國榮剛才是在外面,也聽到了關於假合同的事情,他就知道了張玄是要買他們家的這個藥廠。 反正這家藥廠也已經掛牌出售了,給誰不是給? 用一個藥廠換張玄的一個人情,在歐國榮看來是一筆非常划算的買賣。 「我知道了爸!」歐少辰應了一句。 兩父子在會議室談話,趙健是如坐針氈! 當他聽到歐國榮這話,心就像是掉進了冰窖中一樣。 他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頭了! 趙健的心裡更是無比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去招惹張玄! …… 從工廠出來之後,郭曉沒有上他們來的車,而是坐上了張玄的車。 工廠所發生的事情也給她產生了一定的陰影,在她看來只有跟張玄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 劉潔很自覺的坐到了後排,郭曉坐在副駕駛座上綁上安全帶,那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司機張玄。 「你幹嘛這麼看著我?我臉上有花不成?」張玄啟動了車子,問道。 「雲天市四巨頭之一的歐國榮跟你談笑風生,歐氏集團的掌舵人歐少辰甚至對你畢恭畢敬。張玄你實話告訴我,是不是還有什麼背景?」 「我們家你又不是沒去過,你看像是有背景的人嗎?」張玄哭笑不得。 「我還是覺得奇怪,這一切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沒什麼匪夷所思的,只是剛才歐老爺子中毒了。因為我恰好救了歐老爺子而已!」張玄解釋道。 「你救了他?難道你會醫術不成?」 郭曉這才想起,剛才歐國榮確實有提到一些這事。只不過當時的郭曉正處於震驚之中,所以沒聽清楚而已! 「這很奇怪嗎?」 「切,不想說就不說!」郭曉氣鼓鼓的說道。 張玄說他自己是神醫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可郭曉還是不相信。 噹噹是他在農業上就已經如此閃耀,如果要是在是一個擁有超凡醫術的神醫!那不是太逆天了嗎? 所以她就把張玄的這句話當成了是吹牛而已。 父親的病情雖然穩定,可也沒有蘇醒的跡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遇到陳婷口中的那位神醫呢! 也不知道那位神醫能不能讓我父親醒過來? 「郭曉,你回去的時候就派人去高陽村那邊把枇杷運來吧。枇杷養肺露也是時候開始走上路程了!」張玄回答道。 「啊?可我們的工廠還沒找好呢!」郭曉問道。 「放心,不用多久。歐少辰就會把三金藥廠送到我們的面前的!」張玄回答道。… Read More »大軍奔赴,幾乎在瞬間,百戰餘生的煞氣從四面八方彙集而來,與此同時,藍田大營的校場之上,聚集起一股凌厲的殺氣。

大師一聽這個頓時精神抖擻,非常高興道:「我現在已經三十五級了,雖然感覺到瓶頸了,但是我也很高興,謝謝你了。」

唐銀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不在意。 大家看唐銀和大師聊的那我歡,不由得看向唐三,那意思就是「他們很熟嗎?感覺很聊得來啊。」 唐三同樣用眼神回應,「他們一直都是這樣,現在知道我的我有多可憐了吧。」 「深切同情。」唐三在家就排行老三,在學院因為小舞的緣故,他都成老四了。 沒有理會幾人的眼神交流,唐銀和大師聊了幾句后就結束了對話,今天飯菜真心不錯,聞著就香。 唐銀拉著朱竹清加入了乾飯大軍,乾飯人乾飯魂,乾飯才是人上人。 幾碗瘦肉粥下肚,美滋滋,唐銀摸了摸朱竹清的肚子,小肚子圓圓的。 朱竹清臉紅紅的,唐銀太過放肆了,而且最近她運動量比較大,所以吃的也多。 這頓飯大家都吃的讚不絕口,雖然味道不錯,但是唐銀吃的不多,她都在給朱竹清盛飯。 這些能量對她來說用處不大,現在其實對朱竹清用處也不大,那個指環完全夠用了,如果要用等級算的話,那個指環怎麼也算個小神器了,只不過唐銀沒有把它的實力發揮出來而已。 半個時辰后,上課的鐘聲響起。集合的時間到了。 陽光普照大地,溫暖的氣息帶來了乾爽和勃勃生機。萬物在明媚的陽光中復甦。新的一天開始了。 大師雙手背後,站在操場中央,看著面前按照年紀排列好的八名學員。今天來上課的老師只有他一個人。弗蘭德說過,所有學院老師從今天開始都將配合大師進行教學。 大師的目光冷漠的從眾人身上掃過,「明天早餐時間,我希望更早的看到你們出現在食堂。食物吃下后需要時間消化,不能立刻進行劇烈運動。黎明時我會準備好早餐,如果半個時辰內還沒有前來吃的話,就不用吃了。」 「唐銀,你出來。」 唐銀不明所以,但是唐銀就這點好,給面子。 「他們的資料我都看過了,你的呢?有沒有獲得新的魂環?」大師一絲不苟道。 「這個呀,我獲取了第三魂環了,一形態是一個護盾技能,可以抵擋傷害,二形態是雷電掌控和空間跳躍。」唐銀向他們展示了一下雷電掌控和空間跳躍的能力。 空間跳躍看著還不那麼嚇人,就是銀白光芒閃過,唐銀出現在了遠處,然後又閃爍回來。 輪到雷電掌控那氣勢就足了,萬雷奇發,那氣勢,那聲勢,把眾人嚇的一愣一愣,現在唐銀已經可以說是呼風喚雨驅雷掣電全都湊齊了。 大師滿意的點點頭,對於這樣的學員,不滿意還能怎麼辦呢? 「這樣,唐銀你就不要跟著訓練了,對你作用不大,你和我一起看著他們吧,你輔助我。」大師忽然說道。 雖然不知道大師為什麼心血來潮找他幫忙,但是這樣也不是不可能,正好他要教朱竹清。「也可以,正好我也在教她們點東西。」 大師點點頭,繼續叫道:「戴沐白出列。」 戴沐白上前一步,邪眸中光芒吞吐。或許他以前的私生活不太檢點,但在上課的時候,他卻絕對是一個好學生。老師的話對他來說就是命令。 大師看著身材高大的戴沐白,道:「給你一個任務,從現在開始,在不傷筋動骨的情況下,將他們六個逐一打倒。」 戴沐白臉色有些僵硬,獃獃的望著大師。 大師臉上神色一僵,「你三十七級魂力,他們最高的也才三十一級,有問題嗎?如果你連這點能力都沒有,還有什麼資格繼續留下去?」 戴沐白苦笑一聲,看了看唐三,別的他不怕,但是唐三拿一手暗器,連趙老師都招架不住,別說他了。 「要麼他們和你打,要麼你們七個和唐銀打,你們選吧。」大師給出了選擇。 「當然是和戴老大打。」 「就是,和沐白打。」 …… 開什麼玩笑,招生之時,那隻老烏龜,還有剛剛電閃雷鳴的,擱誰不害怕。 看大家一致同意,大師不由得點了點頭。 「唐三出列。」大師的聲音再次響起。 大師看著唐三,道:「不得使用第三魂技和你那些特殊武器,你們可以開始了。」 「等一下。」開口的是戴沐白,「大師,這不公平。如果唐三不能全力發揮的話,那麼,我們打起來還有什麼意思。他的等級本身就比我低,如果還限制他的魂技,那這個便宜我就占的太大了。雖然唐三的第三魂環人面魔蛛相當強悍,但我對自己有信心。」 「小白你是不是誠心找事情啊,唐三前面還有六個呢,你以為一對一呢?聽話。」唐銀訓斥了一通,沒實力你就別裝逼,裝逼遭雷劈。 「哦。」雖然他還是不服氣,但是「女王大人」開口了,他也只能屈服了。 心岛未晴 第1670章 來的是元欣容和元紹承,不見李春南母子。 但是,足夠了。 辛寶娥迫不及待地走向二人。… Read More »大師一聽這個頓時精神抖擻,非常高興道:「我現在已經三十五級了,雖然感覺到瓶頸了,但是我也很高興,謝謝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