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corallett850440

不說話還好,一說話那柔柔弱弱的語氣,更是讓得此時的小醫仙,在柳席眼中顯得無比誘人,呼吸也不禁是急促起來,眼神中湧出一抹火熱。

不過在看到小醫仙眼中那抹淚花后,心頭徒然冷靜下來,默默想着:「以後有的是機會,現在還不到時候……」 柳席立即站起身,順帶拉起小醫仙,臉色也有些訕訕。從黑角域回到內院后,他難得的放鬆心神,休息一晚上,沒想到就出現這種情況。 小醫仙坐在床邊微微低着頭,揉着被柳席捏出紅印的白嫩手踝,眼眸之中帶着委屈和無辜,憤憤想道:「少爺真討厭,就不能溫柔一點嗎……」 柳席看着一直低頭不語的小醫仙,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生氣,訕笑着轉移話題道:「仙兒,今天怎麼會來叫我起床呢?」 聽到柳席詢問,小醫仙抬起頭,輕聲解釋道:「少爺,外面一大早就聚集了好多人,好像是要找你的,我就來叫你了,哪些人要怎麼辦啊?」 說到最後,聲音中帶着些許緊張,輕咬嘴唇,歉疚的說道:「我是不是又給少爺添麻煩了……」 「誰特么的還敢給我找事!」柳席眼中閃過一抹寒光,隨即想要安慰一下神色愧疚的小醫仙,不過注意到此時自己還是衣冠不整的樣子! 「我知道了,仙兒,你先出去吧!我穿好衣服就出來,一群跳樑小丑而已,不必擔心!」雖說小醫仙是侍女,但柳席還真沒要求過她服侍自己的起居! 「嗯!」小醫仙也是發現此時有些不雅,有些害羞的扭過頭去,隨即站起身來,卻並沒有離開房間。 走到一旁抱起柳席的衣物,再次回到柳席身邊,面色紅潤,輕聲說道:「少爺,我服侍你穿衣服吧!」 隨後就在柳席驚訝的目光中,有些拘謹的幫助柳席穿衣束髮,開始動作還有些笨拙,之後倒是越發熟練起來。 接下來打水洗漱,也是忙的不亦樂乎! 洗漱完畢的柳席站在鏡前,看着鏡子裏俊美不凡、風度翩翩的大帥哥,自信的說了一句,「還挺像那麼回事兒,起碼把我的帥氣展示出七成!」 小醫仙本來看着自己一手打扮出來,顯得英氣勃勃的柳席,也是大為滿意,不過隨後柳席的話,讓小醫仙不由嬌哼一聲,有些不滿的別過頭去。 轉頭看向不再顯得那般愧疚的小醫仙,眼神中浮現一抹笑意,隨後轉身朝外面走去,嘴角上揚,柳席在笑,不過笑容很冷,漠然想道:「我倒要看看是誰皮癢了,我來給他松一松!」 身後,小醫仙看着離開的柳席,邁步小跑着追上來,伸手抱住柳席的一支手臂,神色堅定,想道:「不過是什麼困難,我都要和少爺一起面對!」 想罷,卻是直接將柳席的手臂抱的更緊! 柳席感受到手臂上傳來的柔軟觸感,倒是將剛才心頭的怒意消去一些,心中舒爽道:「仙兒看來是沒有生氣,還越發貼心了……」 咳!字面意思,就是手臂越發貼近心臟了…… 走出大門,來到院中! 柳席已經可以看見小院外,那烏泱泱的一大片人,眼睛微眯,想道:「群情激奮嗎?最好別讓我知道是誰起的頭!否則……哼!」 「斗王大戰啊!強榜第二要挑戰強榜第一,今天說不定可以看到一場龍爭虎鬥……」 「我看懸,蠻力王…咳…強榜第二雖說也是橫掃內院眾多高手,但是比起強榜第一的妖君,還是差些吧!」 「沒打過,誰知道呢!我決定了,強榜第一和強榜第二沒有開打前,我連天焚練氣塔都不去了,就守在這裏……」 「嘶!執著如斯!還是你牛批……」 ………… 「吱……」 柳席單手推開院門,因為另一隻手還被小醫仙抱在懷裏呢!柳席有些捨不得抽出來…… 「各位白天不去修鍊,來找我幹什麼!」 柳席聲音有些冷漠,斗王的強橫氣勢擴散開來,讓這些還在斗靈和大斗師的內院學生瞬間安靜,看向柳席的目光滿是敬畏,齊涮涮後退幾步,讓出一片扇形空地。 唯有一個紫發紫瞳,眼神冷漠的白衣小女孩,還站在原地。 手裏拿着一株參類藥材正放在嘴邊啃著,看到柳席出現后,鬆開嘴,舉起手中的藥材指向柳席,稚聲道:「你就是強榜第一,我要挑戰你!」 柳席一愣,小醫仙愕然! 「沒想到這個麻煩是沖着自己來,五階魔獸太虛古龍紫妍,來挑戰我!」柳席啼笑皆非,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小醫仙微微皺眉,勸說道:「小妹妹,少爺他可是很強的,你還是不要自討苦吃了。」 紫妍聞言,就像是一隻炸毛的小貓一樣,張牙舞爪,「你是在看不起我嗎!像你們這樣的,我一口就可以吃掉!」 話音剛落,紫妍立即舉起手中還帶着牙印的藥材,狠狠的一口咬下去! 藥材的皮膜被徹底咬破,瞬間汁水四溢! 7017k 不想再看他們所謂的深情,他們能感動的,也只有她們自己罷了! 畫面一轉,眼前出現了一群身着白衣的內門弟子,白瑧閉了閉眼,平復剛剛有些動蕩的情緒,這股情緒被放大,或許會印象後面的考核,靜站了兩息,再睜開眼時,眼中已是一片平靜。 面前這群人圍在一起,對她盡情嘲笑,頗有些校園凌霸的意思。 白瑧徑直繞過,雖然是有些生氣,但是在幻境中,她還真沒必要計較,這些人又不能真把她怎麼樣,現實中,她也不能將他們怎麼樣。 時刻記着她是在幻境中,一切都是假的,白瑧一路過得還算輕鬆。 便是再看見了前世的家,那一幕幕的場景,她就如一個看客般,僅有稍許感慨,她原本的怨恨、不平、渴望等情感,在這十二年中消磨得淺淡。… Read More »不說話還好,一說話那柔柔弱弱的語氣,更是讓得此時的小醫仙,在柳席眼中顯得無比誘人,呼吸也不禁是急促起來,眼神中湧出一抹火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