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yuisla334

幾人走上了閣樓,呂軒塵推開了一件屋子,蘇情婉險些被嗆了一下,這是什麼詭異的藥味?

等煙霧散開,大家才發現,這床上躺着一個清秀的女子。 呂軒塵沉默了一會,才輕輕說道:「這是我的妹妹,呂茜。她曾經和蓮貴妃母家的趙何感情甚好,只是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在和趙何約會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江湖兒女不拘小節,走南闖北的女子看到喜歡的男性主動求偶、約會的不在少數,因而這話說的也不算難聽。 蘇情婉走到床前,神情忽然變得有些抑鬱。這呂茜面色鐵青,若不是還有活人的氣息,只怕是連她這種天才醫者都看不出來生死。 眾人屏住了呼吸,生怕打擾了蘇情婉診斷。 呂軒塵想了想,從懷中掏出一物。暗一眼尖,看到這東西,忍不住驚叫出聲:「這不是藏紅花嗎?」 聞聲,蘇情婉回過了頭。呂軒塵這才點了點頭:「沒錯,這就是極品藏紅花。不管蘇三小姐能不能治好我妹妹,這東西都歸你了。」 晕染 他的聲音有些悲傷:「本堂主走遍天下,只不過想尋得一醫者救好茜茜而已。誰能想到都是些庸醫!」 庸醫?蘇情婉冷笑了一聲:「呵,呂堂主,這你可錯了。呂茜得的是心病,鬱結已久才傷了身體,若不是有名醫為她調理身子,只怕是現在早就魂歸西天了!」 不等呂軒塵反應過來,蘇情婉朝着背後揮了揮手:「你們都出去,本小姐有點事情要做。」 晕染 忘川聽話的推門而出,臨走時還不忘把暗一拉走。 暗一嗷嗷直叫:「三小姐,您可千萬不能做對不起王爺的事情啊!哎呦,臭丫頭,你掐我做什麼?」 蘇情婉呆了一下,這個暗一都在說什麼鬼話? 只是看到呂軒塵低沉的樣子,蘇情婉心中莫名的抽搐了一下。這人救過自己一命,還把如此珍貴的藏紅花交了出來…… 自己理應幫這呂茜一把了。她思考了很久,才做出了一個決定:「呂堂主,我知道你定是不放心自己妹妹,只是有些東西,你還是不要知道為好。」 看到呂軒塵堅定的神態,蘇情婉嘆了口氣:「若是堂主您執意如此,那無論您一會看到什麼東西,都不要發出聲音來。」 「不知道堂主可否答應情婉這個請求。」 這下換成呂軒塵好奇了,在他的認知里,醫者行醫無非是「望聞問切」四字,即便是南疆的巫蠱,也不過是用些蛇蟲爬蟻來做引子罷了。 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我答應。」 蘇情婉呼了口氣,斟酌再三:「或許一會我會有些奇怪。」 下一刻,呂軒塵便見到了自己此生難忘的景象,只見蘇情婉的手中憑空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石頭和藥瓶! 呂軒塵武功極高,不論是誰在自己面前做小動作,都逃不過他的眼睛。只是這蘇家三小姐,真的是憑空把東西給變了出來! 許久后,呂軒塵才艱難的開了口:「蘇三小姐,這是傳說中修仙人的藏物口袋嗎?」 藏物口袋?蘇情婉想了想,自己的空間還真的有點像這玩意,本想解釋一番,但最後還是放棄了:「哈哈哈,嗯,算是吧。」 只要這呂堂主不把自己當妖怪就好,藏物口袋就藏物口袋吧。 此時呂軒塵的眼睛中彷彿閃爍著星光一般,加之一身紅衣,雌雄模辯的臉龐顯得更為妖孽。 他輕輕笑了起來:「我妹妹遇到你,也真是三生有幸。」 「你比我想象中要強了很多,但想要打敗我,還差了很遠!」 軒傲風雖然被重創了本源之氣,但語氣依舊強硬,絲毫不示弱。 秦楓以為這傢伙只是故作堅強。 但很快,他就見識了混龍族修士的變態之處。 本源之氣受創根本沒有影響到軒傲風的戰鬥。 那傢伙直接從本源之氣中分割出戰鬥意志來操控這具百丈真身,繼續與秦楓交手。狂暴的混沌之氣肆意洶湧,光影陸離變幻之間,百丈真身凝聚出的殺招越發驚人。 秦楓看到這一幕,不禁一頭冷汗:還可以這樣? 軒傲風將自己的本源之氣收入一方黑菊台中,藏於一眾混龍族修士中。這樣一來,只要黑菊台不受損,他不可能在戰鬥中被殺死。 而面前這具真身由戰鬥意識控制,可以調動混沌之氣,不知疲倦地戰鬥,直至殺死對手! 這種戰鬥的打法就像是跟別人拚命的時候,把自己的命留在家裡了。僅憑著一具打不死的軀殼來戰鬥,簡直無恥至極! 而秦楓不知道的是,這正是混沌百族的優勢所在。他們的本源和意志都是由氣組成,而氣是沒有固定形狀和大小,所以可以隨意拆分。 這也是當初元獅能練就身外化身,一個成為蒼梧國師,一個成為元獅的根本原因所在。 轟轟! 那被戰鬥意志控制的百丈真身悍不畏死地衝殺過來,掀起漫天狂潮,震得天崩地裂。秦楓在他有受無攻的壓迫下也只能暫避其鋒芒。 身形凌空閃爍,他的目光一直盯著混龍族一方的黑菊台。 現在,想要打敗軒傲風,只有摧毀那方黑菊台。… Read More »幾人走上了閣樓,呂軒塵推開了一件屋子,蘇情婉險些被嗆了一下,這是什麼詭異的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