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darnellvardon

沈天賜也是微笑著點了下頭:「是的,我也正準備著將這個劇本拍成電影呢。」

「真,真的是一名鬼才啊、絕世鬼才啊……」王天朔聽到沈天賜的話后,也是不知道該怎麼去評價了。 他是關注娛樂圈兒的,眼前的這個沈天賜不僅歌詞寫的好,唱的好,連劇本兒也都能寫的讓人看的熱血澎湃啊!並且他也是無法相信年紀輕輕的沈天賜是怎麼學來的啊,歌曲全是自己所譜寫,劇本也能寫的這麼熱血,另外又是一個醫術高超的醫生,我去了……此刻的王天碩是真的對沈天賜佩服的無以言表了。 就在這個時候,身為小諾母親的張萍也是忍不住的開口罵道:「真是太可惡了,這個叫什麼沙河幫的老大真的是太缺德,太壞了,竟然拐賣了那麼多的婦女,難道就不怕遭天譴嗎?!」 而沈天賜在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後,也是忍不住的笑了笑,而這個時候莫彪也將劇本看完了,隨後就看著沈天賜:「沈兄弟,你……你是真的讓我出演這個梁寬的角色嗎?」 「怎麼?莫師兄難道是不願意嗎?」沈天賜開口問了起來。 「哦,不!不是的,只是我感覺自己已經很久沒有拍戲了,因此我是擔心我把控不住這個角色的真諦……」 莫彪也是看到了這個角色梁寬的戲份是真的很多的,並且準確的可以說是他就是這部影片的男二號了,很明顯,戲份是很重的,因此他自然是有些緊張了。 沈天賜也是笑著開口:「哈哈哈,我說莫師兄啊,我可以說就是以一個新人的身份都敢出演這個主角黃飛鴻的,如果連你這樣的老演員都不敢演梁寬,那我這個豈不是就已經……」 在聽到沈天賜的話后,莫彪也算是終於答應了下來,沒辦法,實在是這個劇本給他的吸引力太大了,甚至他都有種感覺,那就是這部影片很有可能會成為他東山再起的經典之作! 這個時候,那個田醫生也是忍不住的開口:「這個劇本里的黃飛鴻的這個形象,我看完全就是為沈神醫量身創造的!」徐 「是啊,還有就是這部電影,也恐怕會打開咱們國內動作電影的新天地了……」王天朔也是不得不感嘆道。 這邊的沈天賜在聽到后,也是苦笑:「呵呵,這,恐怕是沒有那麼容易的!」 「怎麼會這麼說呢?我就看著這劇本真的是很好啊,而且比那個朱凱編劇都是強了很多呢。」王天朔不解。 這邊的沈天賜也是將手中的劇本放下了,接著就是一臉苦笑的看向了莫彪:「對了,莫師兄,你呢,可是要做好一下心理的準備,因為這部電影恐怕就算是拍完了,然後一直到上映可能會遇到不少的麻煩呢。」 莫彪在聽到沈天賜的這句話后也是一臉奇怪的看著沈天賜。 而這邊的沈天賜也是不隱瞞,隨後就將皇家天娛的背地裡阻撓的事情也就全都說了一遍,接著他開口道:「雖然在演員的這方面解決起來是並不難的,不過影片要上映的話就是一個大問題了,因為,如果那個皇家天娛給各線的影院打了招呼的話,那麼我們的影片要上映,那恐怕就會是一個大麻煩的。」而這也就是沈天賜目前最擔心的事情。 如沈天賜所說,這演員的問題可以說不算是問題,因為演員完全是可以找的,只需要找那些沒有什麼名氣的演員就行了,因為在影片的質量是絕對是有保障的。 可是上映的事情就有些麻煩了,而且也是真正的大問題,因為就是影片的質量在好,但是見不到觀眾也是沒有任何的作用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王天碩笑了:「哈哈!原來是這個啊,本來我還以為是什麼問題呢,不過這只是小事!」 而沈天賜則是有些不解的看向王天朔,這是小事? 而這個時候莫彪開口了:「沈兄弟,你可能還不知道吧?王叔可是咱們華夏院線的董事長呢,所以如果你的電影想要上映的話,那你完全就可以找王叔幫忙的。」 這邊的王天碩也是開口了:「沒錯,沈先生,咱們先不說你是醫治好了我的女兒,單純的就是沖著這部影視的劇本,我也一定會給你們排片的!你就放心好了,這電影上映是絕對的沒問題。」 沈天賜在聽了后,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雙眼,這一刻,他真的感覺自己是在做夢,因為目前擺在他面前最困難的問題就是影片上映的問題,但是沒想到就是這麼給解決了,所以說,這對沈天賜來講,這真的就是一個絕對的意外的驚喜。 最難的問題都解決了,剩下的就是和莫彪進行簽約合同了,雙方沒有任何的分歧和意見,很快合同也就簽署完畢,接下來,沈天賜和小諾又玩了一會兒后,沈天賜就離開了這裡,因為此刻的沈天賜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張易某導演和苗鐵山董事長。 而就在沈天賜急匆匆的離開,去苗鐵山公司的時候,京城的飛機場,朱龍帶著墨鏡和口罩也從飛機上走了下來。 他的言行舉止,就像他真是個成年的男子一樣,這讓冶伽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說,他不是應該向她要糖吃,或者是對她撒撒嬌什麼的嗎? 因為好奇,冶伽輕聲問:「木白,你哭過嗎?」 「從我記事起,我就沒有哭過了!」 「為什麼?」 木白揚起唇:「我的秘密!」 聽到這話,冶伽越來越好奇了,不過他既然不想說,冶伽也不再多問:「好吧!那你就保守秘密好了!對了,我剛找到你的時候,你為什麼怕我?」 「難道小孩子遇到逼自己高大很多的人,並且自己還做了虧心事,不應該害怕嗎?」他十分淡定的回答。 「你做了什麼虧心事?」 「我自從來到這裡,偷了很多東西。」 冶伽稍稍點頭:「那你以後可不能偷東西了!」 「我知道,我也不用再偷東西了,我所要的,你都會給我!」 「哈哈哈!對,除非我給不了的東西。」冶伽著實被他那小大人的模樣逗笑了。 兩人正談得興起,霄王敲了敲門,直接將房門推開了。他側眼看向桌前坐著的一大一小:「看來你們相處得很好!」 「姐姐,這個哥哥是誰?」木白挪挪身子,轉過來看著霄王問。 臉上帶著一副童真的模樣,不管是眼神還是嘴角的笑,或是他孩童的動作,都裝得十分逼真。 「這位哥哥是霄王,征夜之主!」冶伽陪著他一起演戲,絲毫沒有要拆穿他的意思。 「征夜之主……是很厲害的人嗎?」 「對,很厲害的人,以後你可別惹他,知道嗎?」 木白一個勁兒的點著腦袋,而且幅度很大,就像先前那淡定,成熟的模樣全都是冶伽的幻象。 霄王看了木白很久,隨後才走到桌前坐下來,緊接著便開始問:「你是從哪兒來的?為何會流浪街頭,父母呢?」… Read More »沈天賜也是微笑著點了下頭:「是的,我也正準備著將這個劇本拍成電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