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lanep354810010

眾人的表現,似乎大大的愉悅了它。

「捉迷藏開始啦,我要開始數數了哦,1、2、3、4、5……」 小女孩兒的聲音,突然在眾人的耳邊炸開。 在知道了這個小女孩兒厲害之後,已經有人受不了這壓抑的氣氛,開始真的找地方躲藏。 看到有人真的聽話的去找地方躲,這些普通人,一下子亂成了一團。 有人跟隨其他人的腳步,也跑去找地方躲了起來。 有人則是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不該躲。 「安安,我們怎麼辦?我們要藏起來嗎?」馮素梅一臉不知所措的看着女兒問。 老太太和喬俊興也下意識的靠近了喬安。 不管平時和喬安關係如何,現在靠近喬安身邊,確實能讓他們更有安全感。。比起常規的廢墟,這座魔法塔莊園遺跡果然給了艾文更多的驚喜。 除了常規的金銀財寶,他還發現了一座隱藏的紫金錠倉庫,從裏面收穫了共計67.3噸已經初步提煉好的高純度紫金。 根據金屬錠上打印的標記,基本可以確定之前挖掘的那兩座放置了大量資金礦石的倉庫,應該也是歸這裏的主人所有。 《我的魔獸不對勁》第242章藏在廁所夾縫裏不能示人的書 「噗嚕?」 在遇到商離之前,咪咪子從未與任何的人類接觸過,更別說是遭受到人類的攻擊了。 因此在遭到箭雨襲擊的時候,咪咪子非但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慌,反而還一臉好奇地站在原地歪了歪腦袋。 那些會飛的東西……到底是怎麼啊? 怎麼看上去,比鳥兒飛的還要快啊? 咪咪子的思緒很快,但是再快也快不過飛行的箭矢。 就在咪咪子打算繼續深入研究天上的箭矢的時候,那些急速飛行的箭矢已經射在了它的身上,並且發出了「叮叮噹噹」的聲音。 「噗嚕嚕~」 咪咪子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本能地想要撒丫子跑路,結果卻發現除了一開始的觸碰感之外,自己的身上什麼感覺都沒有。 似乎……也沒有那麼可怕嘛。 咪咪子心中有了計較,緩緩地轉過身,走到了那些掉落在地上的箭矢身邊,用鼻子撿起一根箭矢,好奇地打量了起來。 飛的很快,但是卻並不能對人家造成傷害。 這是咪咪子對箭矢的第一印象。 想到這裏,咪咪子直接將鼻子中的箭矢丟掉,而後一腳踩了上去,將它踩成了兩半。 垃圾,就要有垃圾的覺悟哦~ 咪咪子如是想道。 「住……快住手啊!」 一旁的子和見狀,忍不住大聲疾呼道: 「那可是好不容易才打磨出來的箭桿,別踩啊!」 「噗嚕?」 聽到聲音的咪咪子轉過頭來,好奇地看了子和一眼。 你是在和人家說話嗎? 「啊!!!天殺的!這可都是上好的箭桿啊!你怎麼可以這麼糟踐它!」 然而子和卻沒有搭理咪咪子,而是快步跑到被踩碎的箭桿旁,一臉心疼地將其撿起,捂在自己的胸口道: 「你知道為了打磨這些箭桿,我們花了多大的力氣嗎!?結果你卻就這樣輕易地將其踩碎了,你這隻可惡的象!」 說完,子和還惡狠狠地瞪了咪咪子一眼。 「噗嚕!」 咪咪子何曾見過這般兇狠的眼神?當即驚嚇地後退了好幾步。不僅如此,咪咪子還遠遠地朝着商離呼喚了一聲,希望商離能夠站出來保護自己。 故事很短 「王叔不必如此。」 這時候,商離知道自己不出馬不行了,當即走到子和的身邊道: 「這些箭桿在以前確實是難得的寶貝,但是放在以後,這些卻也已經稱不上是有多難得了。為了這些隨時可以獲得的箭桿而傷心,王叔不覺得自己的眼淚太多了些嗎?」 子和的反應是正常的,在鋸子和砂輪被發明出來之前,箭矢的箭桿都是用天然的蒲草做的。但問題是野生的蒲草桿極少有又直又勻的,因此在鋸子和砂輪被發明出來之前,箭矢的射程以及精準度往往都不會太高。無他,純粹是箭桿在空中受力不勻爾!… Read More »眾人的表現,似乎大大的愉悅了它。

「墨錦城,關於這件事情的所有細節,你必須得事無巨細全部都交代清楚,只有這樣才能夠爭取寬大處理,明白嗎。」

文學網女孩的反應遠比他想像的還要不對勁。 傅時寒眸色沉沉,凝著女孩生動的表情:「跟我去,不單是為了玩吧。」 他眸底翻滾著晦澀的情緒。:「桑寶還要做什麼?」 洛桑抿了抿唇,避開他的視線:「沒做什麼。」 這樣的反應更為不對。 傅時寒沉默了良久,嗓音低啞,「確定 《偏執傅少的心頭肉》第264章桑桑撒嬌記(4) 他轉身:「妻主,怎麼了?」 沒有傳來聲音。 楚離在黑暗中摸索到夜玖垂在身側的手,牽起,溫雅地問道:「妻主怎麼了,嗯?」 走在最前面的君墨寒也停住了腳步。 「怎麼了?」 這時,那道聲音又響了起來。 「吱吱……」 夜玖隨即反客為主,緊緊地握著楚離的手,欲哭無淚:「有……有老鼠!」 老鼠? 楚離和君墨寒沒想到是這個原因,一時間有些呆愣。 楚離首先反應過來,牽著夜玖的手,唇角帶笑:「妻主怕老鼠?」 夜玖好一會兒才應了一聲。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鼠這種生物。 「吱吱……」 黑暗中,夜玖另一隻手瞬間抓住楚離的衣袖,一點點挪向他的身邊,聲音帶著幾分哭腔:「把它弄走好不好。」 「你說它?弄走這個小東西?」 話音剛落,夜玖的面前忽然出現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手上捏著一隻灰色的老鼠。 老鼠又長又細的尾巴被捏在手中,四肢不停地在空中滑動,口中還「吱吱吱」地叫著。 夜玖面容一僵。 她一把掙脫開楚離的手,準確無誤地找到了君墨寒的位置,飛快地跑到他的身後,抓著他的衣袖。 「把它給我弄走!!!」 「可是,沒有這個小東西,我們怎麼出去?」 「它可是皇甫世家親手培育的老鼠,它的身體里有蠱蟲,可以幫我們找到皇甫本家的位置。」 楚離唇角帶笑,眉間染上一抹無奈。 「那就把它拿遠一些,別讓它叫。」夜玖的聲音有些冷。 她現在好想北宮祭和納蘭容止。 早知道就聽他們的話不來了。 夜玖現在好後悔。 「可是我又不是老鼠,沒辦法控制它啊。」楚離溫和一笑。 「你不把它弄走,我就現在把它弄死!」 「大不了咱們一起被關在這兒。」 說著,夜玖冷哼一聲:「讓你這個美人為我陪葬,我還不是賺了。」 與此同時,夜王府。 「教主,主母在和君閣主進入九幽山後,屬下就找不到了。」 寢室里,北宮祭一襲明艷的紅衣側躺在榻上,微微解開的領口,白皙精緻的鎖骨在紅色錦緞的掩映下若隱若現,散發著致命的誘惑力。 狹長的鳳眼帶著幾分懶散的意味,絕美的容顏似如海妖般魅惑人心。 聽到此話,他懶懶地抬眼:「知道了,不用監視她了,下去吧。」 待屬下走後,側目看向坐在椅子上看書的人:「你怎麼看。」… Read More »「墨錦城,關於這件事情的所有細節,你必須得事無巨細全部都交代清楚,只有這樣才能夠爭取寬大處理,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