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lisahaverfield

你想獻祭轉生,而被獻祭的對像,應該就是鳳凰古鎮內的所有人了。

只是我不太明白,你既然想要用這些人的獻祭,為什麼外界那些修士進入古鎮救人的時候,你並沒有派鬼出去阻止呢? 他們遇到的幾次危機,這裏面並沒有你的手筆,只能怪他們自己運氣不好。 你想用古鎮內的人獻祭大陣,卻又不阻止他們被救走。 我真的有點看不懂鬼王你的意圖。」 萬嬰鬼王對上喬安打量的眼神,一張原本平靜的小臉已經完全變了顏色。 獻祭大陣是它最大的秘密! 就連跟在它身邊的鬼仆都不知道它發動鬼潮的真實原因,為什麼這個叫喬安的女人卻會知道?! 更重要的是,她竟然能夠認出這個一千多年前的獻祭轉生陣法! 這個陣法在修仙界早就失傳了,它也是在一個古修洞府中得到的。 如果不是它無意中找到了那個古修的洞府,只怕連它這個活了一千多年的鬼王,都不會知道這個獻祭轉生大陣的存在。 這個喬安,到底是何方神聖?! 萬嬰鬼王面對喬安,變得越發謹慎起來。 喬安:「鬼王不用緊張,我對你們沒有惡意。 如果我說我是來幫你們的,不知道鬼王會不會相信?」 萬嬰鬼王:「你當本王是三歲小孩兒嗎?人類修士怎麼可能幫助我們鬼物。」 喬安:不,你不是三歲,你看起來最多五歲,不能再多了。 喬安當然不會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只見她淡淡一笑。 說道:「鬼王修鍊至今已有千年時間,我哪敢將鬼王當成三歲小孩糊弄。 我所說的一切句句為真,我是真的想幫你們。 如果鬼王願意將發動鬼潮的真實目的告訴我,說不定我能有更好的辦法來幫助你們。 而鬼王你也不需要造下如此重的殺孽。 要知道殺孽過重,可是無法入輪迴的。 哪怕你是鬼王,冥界也不會留你在凡間繼續作惡,一定會派鬼差捉拿你回地府進行審判。 到時,以鬼王你造下的殺孽,肯定免不了一個魂飛魄散的結局。」 喬安說這話並不是在恐嚇它們,而是實話實說。 要是萬嬰鬼王真的用鳳凰古鎮所有人的性命來布下轉生大陣,它所犯下的罪孽哪怕去了地府,也決不會有活命的機會。 鬼要是再死一次,那可就真的死了,什麼也不會再留下。 「幫我?就你? 別開玩笑了,連我自己都幫不了我自己,更何況是你。」 萬嬰鬼王雖然知道喬安可能來歷不凡,卻也並沒有將她的話太放在心上。 它知道人類修士修鍊的時間越長就越厲害。 人類當中真正的強者,哪一個不是滿頭華髮,或是滿臉皺紋。 這個叫喬安的女人,雖然表現得十分不凡,但她太過年輕了。 光是她的年紀,就無法讓萬嬰鬼王把她當成高人來看。 「你什麼也不說,又怎麼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能幫到你,給自己一個機會不好嗎?」 喬安確實是真心想幫助萬嬰鬼王。 如果不是因為對萬嬰鬼王還有一絲惻隱之心,她也不會和萬嬰鬼王說這麼多,而是直接開大了。 「茜茜,我們就把事情告訴她吧,萬一她真的有辦法呢! 雖然我不知道她的來厲,但她真的挺厲害的。 萬一她要是能幫我們,茜茜你就不用為了我們犧牲了。」 小立拉了拉萬嬰鬼王的小裙子,有些遲疑的說道。 「茜茜,我們就告訴她吧,要是她真的不能幫到我們,大不了我們把她殺了就是。」丑兒也跟着說道。 喬安瞅了那個叫丑兒的小鬼頭一眼,心裏呵呵兩聲。 萬嬰鬼王還是聽得進這兩個小夥伴的話的,最終它還是點點頭,同意把自己發動鬼潮,布下獻祭轉生大陣的原因告訴喬安。 「事情要從一千多年前說起,你聽說過有關生子湖的傳說嗎?」萬嬰鬼王看着喬安問道。… Read More »你想獻祭轉生,而被獻祭的對像,應該就是鳳凰古鎮內的所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