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lmorennie75

已經種下了!?

速度竟然這麼快,效率竟然那麼高? 「春天秋天三天澆一次,夏天一天一次。冬天一周一次。這樣對花好,它們很快就會開花的。」 美紀的聲音響起。已經對薰衣草的未來做出了具體的安排。 「美紀…其實……」 聽到了美紀已經進行了如此細緻安排的時候,木村悠張了張嘴,在猶豫要不要把那一件事情告訴美紀。 思來想去之後,木村悠覺得還是要說的。 雖然那一件事情,真的很對不起美紀這半夜的努力。 「悠,怎麼了?」 聽到了悠在喊自己的名字,美紀問道。 是悠對種子種的地方不滿意嗎?還是其他的地方她沒有做好? 「近期要搬家了。」 聽到時宜的話后,周蓉卻覺得十分開心。 「有些人一輩子都無法到達你這樣子的精神境界,看到你不在乎這些事情我真的很開心,但是我想要對你說,這應該爭取的你就要去爭取的,你不可以永遠都隨波逐流。也不可以為了悠閑而放棄自己身上的責任。你現在的想法其實都是時老爺子年輕時候有過的,但是最後他還是選擇面對這些事情。」 「爺爺會面對這些事情那也是無可奈何,畢竟當時他們兄弟爭鬥的厲害,如果不是爺爺在這當中斡旋,獲得最終勝利的話,我想可能就不會有我的出生了,所以他的努力是必然的,但是我的努力卻不是。」 時宜還是不想要改變自己心中的想法:「我知道什麼事情重要,什麼事情不重要,我也有自己的想法,周奶奶,你可以放心,我不會做會讓我後悔的事情。」 「好,只要你現在都想清楚了就可以,那麼不管你做什麼事情我都會支持你的。」 周蓉年輕的時候什麼事情也都已經經歷過了,該見過的也都見過了,到了老的時候自然也不會想着要控制孩子。 每個孩子都要每個孩子的愛好與堅持,只要他們自己喜歡,不會後悔,那麼就沒有什麼好置喙的。 「周奶奶,那我們現在就過去開會?」 「好。」 時宜帶着周蓉去開會,無疑是震驚到了所有董事。 一些聰明的董事已經從這些事情中嗅到了風向,這分明就是時老爺子想要讓時宜繼承位置啊。 不然的話為什麼會讓周蓉過來呢?這裏的人誰不知道,周蓉是跟在時老爺子身上的人呢? 當初也是周蓉跟着時老爺子一路過關斬將,最終扶持時老爺子做到了總裁的位置。 但是有聰明的,那就有愚蠢的。 甚至於直接當面開炮。 「時總,我們原本以為你真的是聰明的,所以才會得到機會繼承時氏集團,可是你這才剛剛拿到股份呢,怎麼就需要周特助跟着你上班了呢?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周特助到底是什麼樣子的身份,哪裏輪的到你來指揮?還是說你就是一點本事都沒有的,所以你只能夠讓周特助跟着你呢?」 周蓉臉色有些難看,也是她很久都沒有來過公司了,這才不知道他們竟然都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 時宜手裏轉着筆,絲毫不為現在的情況而擔憂,嘴角一抹輕笑。 眾人彷彿看到一絲絲的輕蔑,但卻轉瞬即逝,等大家再看過去的時候,時宜就只剩下紈絝了。 「李董事,你說的有些道理。不過我自認為自己還是有些本事的,比如我可以讓周特助跟在我身邊,而你卻是怎麼都做不到的。」 李丹臉色頓時發青:「怎麼,你竟然將走關係說的這麼清新脫俗嗎?」 「走關係?」時宜啪的一聲將筆給放在桌子上,「我是時耀的親生孫女,周蓉是跟在我爺爺身邊的特助,現在轉而來幫助我,請問這有哪裏做的不對嗎?李丹,如果你不知道什麼叫做走關係的話,我建議你百度一下,省的出來丟人現眼。」 「你。」李丹猛然站起來,「黃口小兒,什麼事情竟然輪到你來對我說出來這些話了?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我是誰?知道不知道你自己說出來這些話的時候,會對你造成多麼大的影響?」 「會對我造成什麼影響我的確不知道,但是我卻知道按照李丹你現在的做法來說,放在古代那可就是亂臣賊子。不過呢,我可以認為你是看到我剛剛成為總裁,不服氣我這個小姑娘,給你一次機會,但是如果你要是自己不把握的話,那我可就沒有辦法了。」 時宜在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絲毫沒有將李丹給放在眼裏。 李丹氣的臉紅脖子粗的:「時宜,就你這個樣子的人,你還指望着自己可以帶領我們時氏集團?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這是怎麼了?」 傅婉清晚來了一會,一進門就看到李丹跟時宜在針鋒相對,臉上一片擔心,心裏卻早就已經笑開了花。 果然啊,這時宜根本不用她去給她製造什麼麻煩,她自己就可以給自己製造出來許多麻煩了。 「李董事,時宜才剛剛繼承公司,不可以掌握公司的情況這也是非常正常的,我希望你可以給她一段時間。」 「傅婉清。」 時宜冷聲道:「如果下次你再要是來晚的話,那就不用來了。」 後勤部其實原本就是一個後備部門,傅婉清來不來開會都是一樣的,有事情自然會傳達下去。 可是傅婉清之所以會過來,無非就是想要所有人都知道,她哪怕被安排到了別的部門去,她也依然是時宜的母親。… Read More »已經種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