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rlinda19v

於是,最後的最後,混沌大帝是塞著兩團棉布坐在大殿里,依舊是目光炯炯的看著藍曦若。這棉布還不時的滲出一點點血跡,要多搞笑有多搞笑。

這…… 藍曦若看著這畫面,臉已經笑的發疼了。其實她比較想知道,能被劍戳到鼻孔這種極小概率的事情……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簡直神人好嘛? 可以被膜拜了! 「藍曦若啊,我是真心誠意的要和你合作啊。我誠意你還看不到嗎?你看看,我早上的時候被夜華傲打的變成這個樣子,現在又遭了這樣的傷害,我的誠意還不夠明顯嗎?」 藍曦若有些尷尬的笑笑:確實……太明顯了…… 現在的混沌大帝已經是有些……慘不忍睹了,他的臉上還帶著早上的青腫,鼻孔里塞著棉布,說話悶悶的,整個人都給人感覺很不好。 她覺得……不答應已經是太對不起他了。 「合作可以,不過……你的籌碼呢?你知道的,我現在無暇養廢人,跟著我的都是一些極其有能力的。」藍曦若望著混沌大帝。 藍曦若這一開口,混沌大帝就知道有希望了,眼睛一亮,直接跳起來:「嗯嗯嗯,我跟你說啊,我有籌碼的,現在的籌碼更大一點,不過……有點不好意思的是,他們說我是邪修。」 邪修? 藍曦若的眸子閃閃,好像和混沌靈力也差不多了,畢竟在眾人的眼裡,混沌靈力也算是邪修的一種了。 「你有多大的能力?」藍曦若的聲音很沉穩。 混沌大帝深吸一口氣,但奈何鼻孔被堵住,這氣吸的著實有些憋人,然後再用力呼氣。本來是個很正常的運氣的過程。 但是他的鼻子里塞著棉布,這就…… 在他呼氣的時候,因為用的力氣比較大,兩團棉布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噴了出來,落到了……不遠處的兩個侍衛的臉上,也就是剛剛用劍把他鼻孔戳破的那兩位。 而且,這棉布還是帶血的那種。 不僅如此,這落的位置也很是巧妙,直接在眉心正中,倒是像點了什麼胭脂。 藍曦若懵逼半天,忽然大笑起來:「混沌大帝,這就是你的……能力?你倒是挺獨特的啊,這樣的攻擊估計誰都想不到……」 混沌大帝望著笑的前仰後合的藍曦若,有些苦惱的撓撓頭:「我跟你說啊,這只是一個意外啊,藍曦若,真的,這只是一個意外。」見她依舊狂笑不止,他急了,直接跺腳,「真是的,討厭!」 噗…… 藍曦若徹底噴了。 等她笑完,她有氣無力的捂著肚子,望著混沌大帝:「比起你的能力,我更像知道一件事情。」 混沌大帝猛點頭:「你說!」 「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本來這應該是一個都不需要思考的問題,但是在混沌大帝這裡卻有了例外,他抓抓頭皮,有些不好意思:「其實吧……你願意把我當成女的,我就是女的,你要是想把我當成男的,我就是男的……」 藍曦若忽然想起了那句不知道誰說的:可男可女,可攻可守,可上可下,可前可后…… 雖然有些沒節操,但是……用來形容現在的混沌大帝簡直就是恰當到了極點啊! 最後,藍曦若是真的笑累了,混沌大帝的實力她很清楚,他對於空間法術的運用極其精湛,而且對混沌靈力也頗有研究,再加上現在不知名的神奇的邪修法術,倒是也厲害的很。 她才不在意什麼正修邪修,有些所謂的正修比邪修還要骯髒,還不如邪修,正大光明的就承認自己就是邪修。 哪裡像那些噁心的正道中人,非要往自己的臉上貼金,把自己偽裝成一個普渡眾生的大善人。 「我讓人給你安排房間,若是以後有什麼事情,我們大家一起商量。前提有一個,你不能騷擾其他人啊,他們都是有主的!」藍曦若瞪著眼睛。 額…… 混沌大帝連忙擺手:「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絕對沒有!」 藍曦若這才點頭:「那就好,還有啊,你在華傲面前收斂一點,小心他真的把你打到半身不遂,我可是救不了你。」 。 姜憐處在風暴中心,此時周圍的一切她都拋在腦後。 將全部內力匯聚在掌心,她躲開食人花的層層攻擊,朝果實抓去。 食人花感受到了威脅,此時花身劇烈的搖晃著,簡直入魔發狂一般,恨不能立刻滅殺眼前的少女。 姜憐發現,她越靠近那顆果實,食人花的藤蔓對自己的攻擊就越弱,似乎正被那果實中滲透出的某種力量所凈化。 最後,當她的右手覆蓋在果實上,輕鬆一摘。 食人花霎時間就像是失去了生命源泉,快速縮小,萎靡,變回原來弱小的模樣。 它的花身不甘心、劇烈的顫抖著,食道里傳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而就在它即將完全枯死之前,食人花忽然匯聚全身力量控制藤蔓纏住姜憐纖細的腰身。 用盡最後一口氣將姜憐朝黑暗森林最深處的地方死命甩去,姜憐頓時像斷線的風箏一般從天空中飛了出去。… Read More »於是,最後的最後,混沌大帝是塞著兩團棉布坐在大殿里,依舊是目光炯炯的看著藍曦若。這棉布還不時的滲出一點點血跡,要多搞笑有多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