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rancesbartley

隨著鍛造的深入,體內器官出現劇痛是因為本身喜歡並不是強度非常強悍,若是自身遇到同階的武者,如果對方修鍊了鍛體功法,另外就是他天生神力的話,可以輕而易舉的擊潰我,或者說是打敗我或者擊殺我,關於這種事情我非常重視,畢竟關乎到生命安全的問題。

「咔嚓!」 而就在這個時刻,我體內傳來清脆的骨骼聲,這就是鍛體的初步成果,鍛體是需要時間去磨礪的,當然不可能是一次性就可以完成,等到時間過了一會兒之後,我抬起頭仰望星空,畢竟有些時候是需要時間的,所謂天時地利人和,在這個時候非常講究。 「噗!」 一口鮮血自我口中吐出,這口鮮血之中滿是黑色,帶著一股寒意,這是我心頭的淤血,經過內力鍛體之後,成功的排出來,這樣一來,體內的傷痕可以出現一個反彈,也就是說,他會有一段時間的修復過程,就這樣的話,對於我來說是非常好的。 等了許久之後,終於等到了凌晨五點鐘,根據《北神護體術》上面介紹的那樣,在這個時間點開始修鍊《北神護體術》的重要部分,可以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想了想,還是決定一試,就在時間到了的那一刻,全力運轉體內的內力,果不其然,那種力量得到了快速的發展。 簡單來說,就是我的力量在成倍的增長,當然,體內器官的強度也在不斷的增加。 通體散發出熾烈白光的吳鉤雙劍如日月一般橫掛中天! 「那……那是什麼東西?」 滿達海此刻是遍體生寒,望向吳鉤雙劍的目光中儘是驚恐與畏縮。 那是生命對死亡的本能敬畏! 素以莽撞,不怕死著稱的巴達爾此刻比之滿達海還要不堪,他兩股戰戰,幾欲跪倒在地。 吳鉤雙劍只是停在半空中,便能讓他的靈魂感到戰慄。 這無關勇氣,是靈魂的本能在畏懼殺伐靈寶。 「自你們與大漢為敵的那天起,就應該有必死的覺悟。」 木吒平靜的出聲道:「死!」 其聲剛落,橫掛中天的吳鉤雙劍陡然迸發出了熾烈炫目的強光。 「噗嗤,噗嗤!」 隨著兩道沉悶的血肉破碎聲一前一後響起,熾烈炫目的白光方才退卻。 位於炫目白光中心處的滿達海和巴達爾二人,此刻已經化作了無頭之鬼,他們那喪失頭顱的軀體憑藉著身體本能掙扎了幾下過後,便自虛空中無力墜落。 「此天神將軍也!」 「吾等願降!」 滿達海和巴達爾死於吳鉤雙劍之下過後,還倖存著的二旗軍士十分從心的選擇了投降。 他們朝著木吒所在的方向連連叩拜,口稱天神將軍。 「如此最好!」 見不用再造殺戮過後,木吒的面容之上綻出了一絲笑意。 次日,隸屬於紫薇王朝的太南星被漢帝國天誅軍團完全攻陷。 位於其上的三十二萬星族正規軍向漢軍投降,而後被與投降的正天教軍士一同被押解入長安。 ……………… 長安,勤政殿內。 身披玄色龍袍的劉襄面色略微有些陰沉。 此刻的他已經獲知了帝國天誅軍團完全攻陷太南星的消息。 對此,他並沒有多少欣喜之意,有的只是深深的憂慮。 目前大漢帝國的絕大部分武力全部被抽調到了長寧防線一線,根本就沒有多少力量再面對勢力極端龐大的紫薇王朝。 說句老實話,劉襄並不想與紫薇王朝在現階段開戰,這倒不是說他懼怕紫薇王朝,而是局勢所然。 「舊敵未除,又添新敵!」 「此禍事也!」 劉襄於龍椅之上嘆息出聲。 「陛下,事已至此,我們只能面對,別無他法。」 兩日前突破至大乘境的帝國政界第一人呂蒙正(宰相與漢帝國氣運息息相關,漢帝國越強大,其修鍊進階速度便也越快)沉聲開口。 「朕不想在如此局勢之下再與紫薇王朝發生衝突,然事已至此,朕亦無法挽回,不知宰相可有良謀教朕?」 話音入耳,身著紫袍,氣度雍容的呂蒙正沉思了一陣,道:「陛下,此事倒也不是完全無法挽救。」 「您若真的想穩住紫薇王朝,可遣一大臣出使紫薇王朝,表明我大漢對紫薇王朝的善意,如果必要的話,陛下還得令天誅軍團撤出太南行,並且將我們俘虜的星族成員,禮送出境。」 「陛下,一時的退讓不是無能,而是為了以後!」 呂蒙正是個極度聰明的人。 他在劉襄手底下為臣的這幾年間,幾乎將劉襄的性格摸透了。… Read More »隨著鍛造的深入,體內器官出現劇痛是因為本身喜歡並不是強度非常強悍,若是自身遇到同階的武者,如果對方修鍊了鍛體功法,另外就是他天生神力的話,可以輕而易舉的擊潰我,或者說是打敗我或者擊殺我,關於這種事情我非常重視,畢竟關乎到生命安全的問題。

深吸一口氣,陸玖玖重新拿起了文件,然後微信給她轉了20塊錢。

「同學,腦子不好就去掛個號。」 「專家號我請了。」。 冷鋒帶君青凰來到光明神國,張陽和天依已經在等君青凰到來了。 「冷鋒,你可真是……」天依說一半不說了。 張陽也是無奈地笑了笑,自己的第三世可謂是活出了他第一世看YY小說時的樣子。 不過自己也不羨慕,畢竟每個人的人生意義、人生追求都不一樣。 玄界之门 那個男性沒有後宮佳麗三千的夢想?這是本能的慾望,不過卻可以靠理智去克制。 張陽覺得有天依足矣,他更想走到更高的層次去! 現在冷鋒的向上進取、不貪圖安逸的動力應該都來自於自己這個第二世吧! 張陽內心暗暗想道,他可不認為開龐大後宮的人有很強的進取心、野心。 君青凰看着眼前的張陽、天依,這二人實力怕是在冷鋒之上,因為這二人身上有大道環繞。 「天依、張陽,交給你們了,我得先回去了。」冷鋒說完就消失了。 操控分身是需要消耗自己神識的! …… 第二天,冷軒宇從藍夢琴的床上起來。他看着另一邊的床,藍夢琴、凍千秋二女互相抱着而睡,看樣子,睡得正香! 今天是帝天渡劫的日子,有自己媽媽幫助,帝天肯定可以渡劫成神! 不過自己媽媽對限制魂獸成神的法則有些厭惡。 帝天渡劫,自己媽媽應該也要來!媽媽要趁這次機會廢除限制魂獸成神的限制法則! 冷軒宇對魂獸成神並不感冒,魂獸跟他有什麼關係? 如果自己媽媽真是萬年前魂獸之主——銀龍王古月娜,那自己該怎麼辦? 史萊克學院裏面的藏書記載過萬年前銀龍王古月娜的故事,古月娜的愛人不是唐舞麟嗎?那自己爸爸是怎麼追到媽媽的?唐舞麟去哪了? 可自己答應媽媽永遠不要去了解媽媽的過往,可史萊克學院的藏書記載的歷史…… 「軒宇,你怎麼起這麼早?」藍夢琴庸散地坐了起來,伸個懶腰,雙眼迷糊道。 冷軒宇一直是喜歡睡懶覺的,怎麼今日起這麼早了? 「夢琴,昨天睡太早了,所以今天就起得早。」冷軒宇不想讓藍夢琴知道自己目前在想的事情。 吃完早飯後,眾人都集合在集結點,準備等汪天羽他們帶自己過去觀禮地點。 時間不長,肖啟已經陪同著汪天羽來了,內院弟子們也都集合完畢。 昨天一年級可謂是大豐收,基本上都得到了魂獸認可! 「出發!」汪天羽一向是行動派,沒有多說什麼,大手一揮,帶領着史萊克的學員們一同出發。 一行眾人在汪天羽和肖啟的帶領下再次進入叢林。這次也沒有魂獸引路,但汪天羽似乎早就知道行進路線了。 都是魂師,前進的速度很快。可距離卻超過了眾人的判斷。這一走就是兩個小時。很快他們就已經深入到了叢林之中。 周圍都是高大的樹木,豐富的植被。空氣非常清新,生命能量也是格外的濃郁。 終於,在接近正午的時候,他們總算抵達了此行的目的地。 此時,來自於傳靈塔、唐門、戰神殿以及其他各方勢力的人都已經到了。遠遠的,還有一群身穿各種植物編織而成衣物的精靈族。 這是一片空地,在森林中非常少有的空地。遠處,看不清有多少魂獸聚集在那裏。樹林之中有,地面上匍匐著的也有。而站在最前面的,是以翡翠天鵝碧姬為首的十幾位人形外表的存在。無疑,這些都是凶獸層次的魂獸強者。每一位都有封號斗羅以上層次的修為。 虎王藍蝴蝶此時也是人形模樣了。就站在碧姬身邊,碧姬正牽着她的手。兩人站在一起,有點像是母女一般的樣子。 所有的魂獸神色都很凝重。對他們來說,這無疑是最大的事情。那庇護了他們無數年的獸神將要進行最後一次渡劫,或者一步登天,或者,一步地獄。 一步登天,獸神就將為他們開啟一片新的天地,而一步地獄,他們就將失去整個魂獸世界最強大的強者,甚至有導致魂獸世界衰落的可能。他們怎麼能不緊張呢? 代表各方勢力的強者都已經走了過去,走到眾位凶獸面前,和他們進行簡單的交流。 …… 某個位面,這個位面浩瀚無邊的星空此時顯得有些擁擠,因為太多的生物充斥了這方位面。有些生物體型堪比小星系! 一眼望去到處是數不清的星際戰艦群,這些戰艦聚集在一起讓廣闊無垠的星海都顯得有些小。 聚集在這方位面的所有生物都在聆聽一名位於星河之巔的男子的演講。 「歡迎來自各方世界的朋友,今日我們齊聚在這裏,只為了一件事!那就是推翻神權!讓神族為奴隸我們付出血的代價!… Read More »深吸一口氣,陸玖玖重新拿起了文件,然後微信給她轉了20塊錢。

「老大,你怎麼到了紫微天來了?」相比於青木若何,夏音嵐同樣的是一臉不解,不明白自家的老大是怎麼混到萬魔同天大蘸里來的。

「藍羽前輩拖我來的,說是讓我代表血谷參加比試。」青木若何跟夏音嵐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當即,就是把自己參加這萬魔同天大蘸的原因給講了出來。 「今天的第一場就是我的比試,老大你要不要觀摩一下兒?」得知了這並不重要的原因之後,夏音嵐的話鋒一轉,笑咪咪的向著青木若何問到。 「不了,我還有正事兒要干。」毫不留情的搖了搖頭,青木若何幾乎是未曾做想,當即就是拒絕了夏音嵐的提議。 「呃….」忽然之間,兩人間的氣氛便是將硬了起來。 「唉,我還是看看吧。」見著夏音嵐的反應,青木若何是滿臉的無可奈何,出於跟夏音嵐那微末的交情,還是委屈著勉強給答應了下來。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出來便是扎到夏音嵐的心了。只見這小妮子翻了個白眼,滿是無言的識趣離開了。 「夏長老,你家的姑娘,怎的找上了個不知來歷的小子?」夏音嵐的表現,被閣樓之上那些七情六慾魔宗的長老們看在眼裡。其中最為好事的餓老怪跟他的好友琴師,不禁是轉過頭來,向著那色慾宗的夏長老好奇問到。 「小女自宗外遊歷,也不知都去了些什麼地方,其中的事情我自然是不清楚的。不過那小郎君生的倒是好生俊俏,若是音嵐真的有心,我倒也是樂見其成。」夏長老的目光自然也是放在了夏音嵐身上,見著自己的女兒跟青木若何如此的親近,倒也是樂意成全。 「嘖嘖….」餓老怪咂了咂嘴,和琴師的表情相同,滿臉之上都表露著輕微的遺憾。顯然,這次是沒有好戲看了。 「你們兩個好事精,怎的,就這麼盼著我對於女兒的親事獨斷專行、棒打鴛鴦?」見著兩人的表情,那夏長老已然是要被氣笑了。也不知是出於什麼情感,只看那夏長老倒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語氣中好似還有著些責怪。 「那自然是最好,我可是好久沒有新的曲子了。」琴師轉過身來,雙手一攤,還巴不得夏長老下去管管呢。 「我倒是沒琴師那麼過分,還要找些靈感寫首曲子。老夫我只不過尋思著看些什麼,下飯罷了。」餓老怪這話,比之琴師那是更加的氣人,方一開口,便是將仇恨拉到了極致。 「餓老怪,你胃口倒是好,也不怕下飯太多,讓你這把老骨頭消化不良。」夏長老冷冷的看了兩人一眼,到沒有去找那琴師的麻煩,只是拽著餓老怪死活的不鬆口。 「夏姑娘,你抓著我這老人家不放是個什麼意思?怎的,我身旁這位混蛋琴師,他就不可恨了?」見著光有自己被懟,餓老怪可就不樂意了。其心裡很不平衡,說起話來,就是要拉著那音欲宗的琴師一塊兒下水。 「關我什麼事兒,我們這些個操琴弄弦之人,自然最是。 若水三秋的話讓徐真肯定,這個時候能對陰陽帝皇座動手的,除了靈王,他實在想不到第二個人。 「徐真,不可以。不能讓其他人得到星辰殿!」 強勢三秋,一雙寒眸之中凶光乍現。 幾乎是感受到異常的同時,她已經召喚出海神套裝附著在身體表面,一瞬間強大的戰皇氣勢就在這片區域肆虐起來。 隨後,發狂一樣,順著感覺之中的方向瘋狂掠去。 徐真根本來不及阻止,只能跟在若水三秋的背後。 星辰殿很大,雖然分為至陽與至陰兩座宮殿,但是一經融合之後,陰陽合璧,所有的殿中空間也發生了巨大改變。 即便是常年生活在星辰殿中的人,經過這樣的融合,一時間想要清楚每個地方的分佈也是很難的一件事情。更不要說,徐真這個首次來到這裡的人。 但若水三秋,能夠從冥冥中的感應,找到昊陽正殿所在的方位。 徐真只需緊跟,不要跟丟若水三秋就行。 也不知道穿梭經過多少空間,徐真只看見眼前的環境愈發變化的巨大,終於在一處黑白如同太極圖案的巨大門樓處停下。 「徐真,陰陽帝皇座就在這座門牌后的昊陽正殿之中。」 徐真感受不到陰陽帝皇座的氣息,畢竟他的任何是協助若水三秋獲取星辰殿。雖是如此,他一來到這裡,神靈力蔓延而開,只是瞬間他就感受到許多強橫的氣息。 「不對!這裡不止是人類的氣息。」 海妖,修為強橫的海妖。 可是這些海妖,徐真可以肯定,之前並沒有見過。 「三秋,小心一點。我感受許多戰皇級別的海妖!」 「海妖,如果真的是,在海神面前,他們只有服從的命運。」 穿過門牌,是星辰殿的昊陽廣場,直通南北,在廣場的最北部就是若水三秋此去的地方昊陽正殿。 跟隨著若水三秋,三人幾乎是片刻就到了大殿門口。 還未進入其中,三人都清楚的感受到強橫的力量從房間中衝出來,帶著刺鼻的血腥味。 三人一步踏入正殿之中,望著眼前所見,均是同時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此刻的昊陽正殿之中,除卻靈王戰國無雙以及其他靈域的眾人之外,幾乎每個人的面前都有一個模樣木訥的木頭傀儡正在與他們交手。 讓他們覺得駭然的就是,這些木頭傀儡氣勢之強,絲毫不遜色他們這些戰皇強者。 若水三秋視線的盡頭,九層台階之上,擺放著一把透露著古老氣息的深紅重木,在其木材料之中,更是縈繞著濃郁且強橫的黑白二氣。 「那就是陰陽帝皇座!」 若水三秋被深深吸引,只要她能夠將其得到,就能召喚出星辰殿器靈。莫說復仇,到時候就是統一整個海妖大陸,也絕北難事。 然而此刻。 那些木頭傀儡看起來相當古怪強力,但卻無人攻擊靈王。 「徐真,我要阻止他,不然我會後悔的。」… Read More »「老大,你怎麼到了紫微天來了?」相比於青木若何,夏音嵐同樣的是一臉不解,不明白自家的老大是怎麼混到萬魔同天大蘸里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