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redricmedders

這是一個帝王整肅朝廷的決心,也是一個天大的冤案的由頭!

大理寺卿是陳昭的人,然而,此時他已知道自己別無選擇。 再怎麼選,總不能丟了自己的腦袋吧? 於是,他只能跟着朱信之和蔡明和站了出來,低聲應:「是!」 當即,就有內監將殿中的桌案全部撤下,換上四張條案,文武百官換成了小凳子,皆安安靜靜的並坐在殿中兩側。 宣慶帝回到自己的位置,陳皇后已是昏了過去,他看都不不看這個女人一眼,只盯着下面的四張條案,不知在想什麼。 朱信之等人就位,將證物拿到手上后,立即取來陳昭往日裏的奏章,斷定是同一筆跡。 陳昭誣陷皇子毫無疑問。 只這一點,就足夠他死了! 然而審問沒停。 長公主告了陳昭四條大罪,以及兩條重罪,都得一一核實。 早有內監將陳昭和陳放請到一側,陳昭起身時,渾身綿軟,幾乎站不穩,陳放也是,父子兩人被放置在四張條案的旁邊,接着文武百官格外複雜的打量。 根據長公主所訴,陳昭偽造了不少朱信之謀逆的書函,分別藏於朱信之的書房以及朝中幾位重臣的家中,派了人去搜查后,果真在對應的地點找了這些東西。東西一一攤開在眼前,包括謝遺江、蔡明和、曲雁鳴、韓奕、白無雙、紀迎初等朝臣,紀迎初不在宴席上倒沒什麼,其他幾人皆是白了臉,他們險些就在不知不覺中成了「謀逆之人」! 都對得上! 這一條板上釘釘,陳昭不得不認。 緊接着就是豢養死士,排除異己,這一條罪名,當初陳珂認了,如今陳珂已經死了,不可能從地下爬出來做證。 然而,朱信之就是有證人。 就是如今在天牢裏待着的陳淵! 陳淵被枷鎖套著來到殿中,當年意氣風華的貴族公子神色萎靡,從陳家複雜的家境講起,講到自己的父親是如何被陳家人當成一條狗驅策,最終不得不做替罪呀,又是怎樣在牢中被人逼死,自己則是如何被陳昭利用,於承平寺刺殺朱信之的事情一一都說了,末了,仍舊是提到了陳家守望多年的秘密。 當然,他也很聰明的顧忌著宣慶帝的顏面,並未明言。 他送上當初手中留下的證據,鐵證如山,陳昭跑不掉。 太子幾乎癱軟的坐在那兒,可他維持着鎮定,讓自己坐得很直,他還沒有輸,他還有一招,他尚且穩得住!此刻,他無比慶幸,當初不顧陳昭反對,也要做第二手安排,今夜還沒到魚死網破,他不見得就是階下囚! 。 文學社的畢業聚會被定在一個電影院內,財大氣粗的幾位後浪領頭,包了場。 趙孟華用他標準的美式發音稱呼著這部電影的名字《Wall-E》。他還並不知道,他一直心心嚮往的那所學校說的不是英語而是優美的中國話。 「wow,你比我想像的還漂亮。」尚卿文端著經典的星冰樂正仰在星巴克的椅子上打量著那位叫做諾諾的學姐。 周圍正抱着蘋果筆記本處理著事務的上班族,紛紛被那位穿着火辣短裙的紅髮美女所吸引,耽誤了手中正進行的工作。 「謝謝,我倒是一直都知道你這麼帥氣,不過你的氣質倒是比我想的要脫俗。」諾諾輕笑着坐在尚卿文的面前。 「是嗎?總有人說我是二流子,學姐你的遣詞倒是一流。」尚卿文誇獎著諾諾脫俗這個詞用的相當婉轉。 「沒事,卡塞爾學院這樣的人也不少,我們學校的二把手比你還要脫俗幾分。」諾諾的腦中閃過了那個稱作守夜人的邋遢酒鬼。 「那你們的學校有不少怪物啊。」 「確實是如此。」諾諾要了一杯濃郁的摩卡。「我有感覺,你以後也會是學校的一頭知名的怪物。」 「為什麼?我可是遵紀守法的goodstudent。」尚卿文說出這話時,顯然是忘了他帶着路明非翻學校那一堵牆時是有多麼熟練。他只記得,在越南的雨林上方,他還勤學地背誦著詩仙的噫吁嚱。 「天朝的好學生也會染頭?」諾諾望着尚卿文這和她同款的發色輕輕挑了挑眉。 「我說我這個是天生的,你信嗎?」 「巧了,我也是天生的。」 「真的假的?」尚卿文露出了驚喜之色,「我們該不會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吧?」 「怎麼也是姐弟才對,不過做我的兄弟姐妹,可不值得讓人高興。」諾諾的眼神閃過了一瞬哀愁,不過轉眼間又恢復了明亮,「不過說起來,我們的五官倒確實有幾分相似。」 「也就是說,如果我的23號染色體上不是XY,而是XX的話,就能有你這麼漂亮了?」 尚卿文察覺了諾諾的那一絲哀愁,想來是她家中有些不愉快的情況,但這種語境下道歉就顯得太低情商了。於是尚卿文故意說着胡話,逗著諾諾開心。 「哈哈,或許吧。」尚卿文的玩笑顯然是成功的,諾諾臉上浮現了燦爛的笑容,「對了,你知道明非今天將要面臨的遭遇嗎?」 「無非就是被甩唄。」尚卿文攤了攤手,他待在路明非身邊已經快兩年了,自然是把他那份純情的戀愛看得明明白白,而明非卻還是擁有能抱得陳雯雯歸的美好幻想。 路明非深刻的展示了,如何叫做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生在此山中。 「確實是被甩,不過這個被甩可比,我們以後做朋友吧,還要殺人誅心。」 「你看上去很擅長拒絕男人啊?」尚卿文不由的開始懷疑,眼前這個火辣的女人是不是那種玩弄了無數純情小男生的壞女人。 「曾經是,不過自從我公開了我的男友后就幾乎沒有。」… Read More »這是一個帝王整肅朝廷的決心,也是一個天大的冤案的由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