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georgiannapullia

所謂的車竟是一輛馬車,車箱倒是挺大的,勉強擠得下她們四個人,行李坐屁股底下湊活湊活即可。

馬車顛簸了許久,天黑了才到達目的地。 葉卿楊竟然發現那地方是方嬤嬤的老家,但是,方嬤嬤沒有露面,可葉卿楊發現她了,她也被用了易容術,坐上馬車和高錦勇一起離開了村子。 這院子只留了車夫,還有倆粗布衣裳的年輕男子,應該都是葉明城的人。 家裏收拾的很乾凈,土坑用柴禾燒過,暖和的很,可就是條件太差了,沒有點,全靠煤油燈或者汽油等,再條件好點的人家就用蠟燭。 看來方嬤嬤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葉卿楊和葉明城的房間是蠟燭,其他房間是煤油燈。 葉明城見到葉卿楊后,死活不肯拿下臉上的面具,葉卿楊氣的暴跳如雷,「那你們大費周章把我弄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做什麼?」 葉明城的一雙眼睛露在面具外面,看着葉卿楊,說:「因為,我聽到的那個抗議英雄葉卿楊完全和我的妹妹葉卿楊不是一個人,可所有人都說就是一個人,包括歐陽蕭弛的描述,我更加確定最近全國的媒體都在報道的抗疫女英雄葉卿楊,龍城少帥夫人,不是我妹妹葉卿楊啊!」 葉卿楊抿著唇看着恐怖的葉明城,故作鎮定道:「那麼,我現在就在你面前站着,哥哥覺着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妹妹葉卿楊?」 葉明城盯着葉卿楊看了許久,點頭,「是。可是,卿卿,你的醫術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厲害的?」 葉賀年夫婦一心要把葉卿楊培養成一個中西醫貫通的醫學高手,也好發揚傳承葉家祖上曾經做過御醫的那些優良傳統,然而,葉家女公子根本不喜歡學醫,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頂多也就會打個針,包紮閣傷口,傷風感冒面前可以,其他的疑難雜症那就呵呵了,跟別說,他可以開刀,且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挽救了寧涼的疫情了。 這讓葉明城費解了許久啊! 葉卿楊冷靜的什麼似的,說:「哥哥,我們有多久沒見了?當時,你和父親出事,我被趙南貞囚禁在了後院,我若不是靠着鑽研醫術,讓自己腦子忙起來不要胡思亂想的話,你今天還能見到我嗎?」 葉明城道:「可是,我聽說少帥把咱們家都封了,咱家那些醫書秘籍都在葉家的藏書閣放着的,你哪兒來的醫書可研究?」 葉卿楊的眼底很冷,聲線也很冷,說:「我自然有辦法。」 此時此刻的葉卿楊,無論是冰冷的眼神還是冷漠的口氣,都讓葉明城理解為,那是她被少帥囚禁后的仇恨。也有葉家世仇的恨意在裏面。 如此一來,葉明城倒也完全的信了。 一個嬌生慣養的大小姐,一夜之間,家破人亡,再也沒有人給她撐腰了,命隨時都會被人拿走,那麼,她是怎麼在那種朝不保夕的環境裏活下來且有了如此高超的醫術?每次,就光想想,葉明城都心疼這個妹妹的不得了。 葉明城哀怨道:「卿卿,都怪哥哥沒有保護好你。可是,卿卿,我怎麼聽說你和少帥突然間感情好的不得了了,這又是怎麼回事?你可不要為了哥哥和葉家而委屈了你自己啊!」 葉卿楊笑着說:「哥,當時是我要嫁給他的,何來的委屈?為了你和葉家,還有那一萬多條人命,我委屈一點點又如何?」 「哎……」 葉明城長嘆一口氣,說:「我就是想見見你,至於這身體和臉,算了,肯定治不好了。」 葉卿楊說:「哥哥,還是不信我的本事?你可別忘了,我是葉家的女兒,我們祖上三代做過御醫,我之前只是太年輕太傻不願意學,可當你和爹爹都出事後,我才明白了一個道理,想活下去,想救你救葉家,替那萬條無辜之命沉冤昭雪,只能靠我自己。 我得想辦法給自己創造機會和條件啊哥哥!」 「所以,你就開車去撞了江蔓琪?」葉明城道。 葉卿楊,「是,這只是第一步,至於後面發生的事情,基本都是巧合,剛好我醫術精湛,如果醫術不行,那也走不到今天的。」 心满意足 「寧涼抗疫,是你自己請纓去的?」葉明城道。 葉卿楊斂了下眉眼,而後抬眸看着葉明城的眼睛,說:「當時,我有在心裏下這個賭注,可我沒有百分百的底氣,正好趙南貞和老太太有這個想法,我就答應去了。」 葉明城,「趙家老太太的毒是你解的?」 葉卿楊,「嗯。」 這時候,有人來敲門,說是飯菜好了。 葉明城吩咐人燒了熱水,讓葉卿楊簡單洗了洗,就開始吃飯了。 「哥,就咱倆人,你把那個面具拿下來吧!」葉卿楊道。 葉明城揉了把妹妹的頭,「不用,拿下來會噁心的你吃不下飯的。」 葉卿楊,「不會。你是沒見我在寧涼的時候,真的是把我幾輩子都沒見過的病人見過了,有的真的是不敢看。你這算啥了,拿掉吧!反正,我要給你治療呢!」 飯後,葉明城終於鼓起勇氣拿下了面具。 葉卿楊抿著唇,面不改色心不跳,眼裏無波無瀾,伸手,「當時,一定很疼吧!」 對了,我書評的名叫:黯然者我在想是不是a書送進VIp里減輕負擔。大家意願如何? —————— 噗!阿郎狠狠皺眉,咬緊牙關繼續向前躍動閃避。鮮血長流,在烈日中格外刺眼醒目。這時警笛時終於傳來,一直在身後追殺的殺手們呆了一下,很快就意識過來。有條不紊的各自散開,簡直就像是訓練有素的職業傭兵。 太好了,警察終於來了。阿林狂喜不已,腳步稍稍慢下來。阿郎沉重的身軀便倒在他的背上,原來阿郎早成強弓之末,一直是依仗着出常人的堅韌意識才堅持下來。此時聽到救兵來,自然心神放鬆,加上身上中了不下十槍,換了普通人,血早就流幹了。幸虧阿郎的傷口總是痊癒得很快,這才能撐到現在。 阿林這時看見警車開來,便猶如看見苦海明燈似的激動。阿郎在半昏迷中心知不妙,阿林似乎忘了一件事,自己的奇特體質絕不能被醫院的人現。阿林打算上前尋求警察保護時卻聽到阿郎迷糊中說了一句:不要找警察。 阿林立刻醒悟過來,抱着阿郎迅離開現場,離開之前看了一眼這個幾乎致命的地方。想不到平日不放在眼裏的短短千來米,今天走過會如此的艱難,兩人從鬼門關里打了個轉終於還是回來了。 阿林通知了阿強準備急救人員和醫藥,在數名高級醫生乒乓的救治中。阿郎昏沉沉的睡去,阿林的傷勢雖然也很重,不過卻只是稍作包紮和急救。他和阿郎間早有默契,無論兩人受到如何重的傷,絕不能兩人一同睡去,以免被敵人一網打盡。 第二天,阿郎終於脫離了危險期。阿林放下心來,此處設備不如醫院齊全,阿林一直都憂愁阿郎的傷勢,如今聽到好消息,自然開心得不得了。好不容易挨到阿郎醒來,阿林就叫苦不已:大哥,你終於醒了。要是再拖一天,恐怕你就只能給我收屍了。… Read More »所謂的車竟是一輛馬車,車箱倒是挺大的,勉強擠得下她們四個人,行李坐屁股底下湊活湊活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