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ionapeyser61764

從內心來說,蘇輕還是更喜歡住在鄉下,依山傍水而居,平日里種的蔬菜水果,享受著最樸實的收穫。

「我骨子裡果然是個農民,就算成仙了,也是個喜歡種田的仙人。」 蘇輕微微一笑,環顧四周的天地,心中有淡淡的歡喜。 對於現在的他而言,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心順,是何其珍貴的東西,他身為擁有萬年道行法力的人仙,如果心不順,那會很危險。 當然,危險的不是他,而是影響他心順的人或物。 傍晚,木料都運輸到土馬路的盡頭,一小部分,也被壯勞力們抬到山下的水庫邊上。 今天肯定是干不完了,只能明天繼續,不過蘇輕給所有人結了當天的工錢。 晚上,蘇輕在老村長家吃了飯,又回到水庫邊的房子,坐在山坡前的一塊石頭上,欣賞著眼前的寧靜。 這兩天在小青山村的時光,讓他時不時想起上一世。 上一世的小時候,他也是在一個類似的小村子里長大的。 來到這方宇宙,發現水藍星與上一世的地球過於相似之後,他嘗試過去尋找上一世的那個小村子,可最終發現,水藍星是水藍星,再相似也不是地球。 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宇宙。 「為何兩個宇宙,還有如此相同的星球?」 「為何不管是這個宇宙,還是三千仙域所在的洪荒宇宙,有些方面總與上一世那麼相似?」 「這裡面是否存在什麼關聯?」 「是宇宙演化的趨同性?還是其他什麼?」 蘇輕想了一下,就不去想了,他知道,這裡面的奧秘不是自己暫時能涉獵的,或許只有達到接近宇宙開闢者的層次,也就是接近「盤」的層次,才能徹底弄明白。 「還是想想眼前的吧。」 水藍星與地球太相似了,大夏也與華夏太相似了,蘇輕希望自己能為水藍星,能為大夏做點什麼。 他想著,趁著自己呆在水藍星的未來十幾年,幫著推一把水藍文明。 別的不說,大夏肯定是要推著往前走幾步的。 這對蘇輕自己來說,也有好處。 一方面能找機會基礎賽金文明,另一方面,算是體驗生活,加深某些方面的修行。 到了他這個層次,萬事皆是修行。 「水藍星文明能否邁出幾步,關鍵在於天地元氣。」 「水藍星上的天地元氣已經太稀少了。」 天地元氣過於稀少,限制了所有修行方面的發展,哪怕大夏文明的武道,走出了一條適合低元氣的路,可這條路始終是有局限的,化勁便是盡頭。 最終,還是需要元氣來助力。 大夏的領導階層很有遠見,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想方設法去賺賽金文明的外匯,肯定是為了用外匯去換取元氣等資源。 蘇輕揚了揚好看的眉毛,御風,飄然而上。 他和逐漸和風融為一體,越向上,越是悄無聲息,身形也越來越模糊。 很快,四周的空氣逐漸稀薄到沒有的程度,蘇輕停了下來。 繼續往上,飛出水藍星的大氣層對於他來說當然沒問題,可是沒有了空氣的遮掩,容易被人發現。 水藍星各個國家到還好,主要是擔心賽金文明。 誰也不知道,賽金文明有沒有在水藍星的外面放置什麼探測器。 蘇輕張開道場,萬米內的情況盡收心底。 「果然如此。」 蘇輕感受到,在大氣層之外的太空里,是絕靈地帶。 毫無疑問,天地元氣生於星球,大氣是元氣的保護層。 根據大夏歷史來看,先秦時期,水藍星的天地元氣要遠遠多於現在,之前蘇輕就有猜測,天地元氣的減少,應該是散與大氣層之外了。 此時來看,還真是如此。 「水藍星上的天地元氣也是後天元氣,在三千仙域,大部分後天靈氣來自於地書傳輸的大地精華轉化,那麼水藍星上的後天元氣,又主要是來自什麼呢?」 蘇輕沉思著。 這一切匪夷所思,超出了人們的理解,根本不可想像。 這個天底下根本不可能有人橫渡數道雷劫。 更何況,這雷劫還如此洶湧,威勢不可思議。… Read More »從內心來說,蘇輕還是更喜歡住在鄉下,依山傍水而居,平日里種的蔬菜水果,享受著最樸實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