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isidrawinsor

那男人一看趙雅婷的笑意,心中樂開了花,嘖嘖嘖,這女人,要是能把她抱在自己的懷裏揉捏,那才叫過癮啊!

猥瑣男人忍不住湊到趙雅婷的身邊,嘿嘿一笑,語氣也不由得緩和了許多:「對嘛,什麼事都可以商量,只要你今晚把爺伺候舒服……」 話來沒說完,便聽見「嘩」的一聲,趙雅婷一抬手,酒杯里的烈酒一下子全潑在那猥瑣男人的臉上。 高度的酒精瞬間湧進了猥瑣男人的眼睛裏,痛得他一陣哇哇亂叫。 而趙雅婷卻未曾離開一步,只是雙手抱着肩膀,饒有趣味的看着眼前這個蠢笨如豬一般的男人。 只看那猥瑣男人好不容易用自己的衣衫把眼睛擦乾淨,當即便一通大吼:「你這個千人騎萬人上的婊子!你敢拿酒潑我……」 趙雅婷不為所動,只看那男人順手拿起酒吧上的酒杯,比比劃划的朝着趙雅婷走了過來。 臉上的橫肉堆積在一起,眯著三角眼:「爺爺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要是你再不珍惜,爺就廢了你!」 那男人的口氣十分蠻橫和強硬,並且每當這男人一張嘴,便是傳來陣陣的臭氣。 趙雅婷幾乎忍耐不住,這男人,真是要多臟有多臟。 只看趙雅婷隨手勾了勾手指:「你過來。」 猥瑣男人一愣,剛要邁步。 但卻看趙雅婷對着旁邊的一個一直在看戲的男人說:「你來,廢了他,我給你一百萬。」 猥瑣男人此刻臉上的表情十分精彩,看着趙雅婷輕飄飄地扔出一百萬,當下面子上更是掛不住:「你這個爛貨!一百萬?爺我有的是錢!五百萬!誰來?把這女的給我收拾服帖了!」 豈料,趙雅婷烈焰紅唇,「就憑你?你是個什麼東西!」 說着,便看趙雅婷伸出一個手指頭,輕飄飄的說道:「一千萬。」 「你!」猥瑣男人終於忍不住了,上前一把就要抓住趙雅婷的胳膊,趙雅婷眉頭一挑,隨手抓起一個酒瓶子。 「啪」的一聲,瞬間砸在了地中海猥瑣男人的頭上,剎那之間,鮮血橫流。 地中海男人痛得嗷嗷直叫。 然而這還不算完,只看趙雅婷腳上還穿着高跟鞋,一腳使出了全身所有的力氣,踹在那猥瑣男人的襠部。 「唔……」那猥瑣男人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好似再沒沒有力氣站起身來一般。 趙雅婷還覺得不解氣,只看她又從吧枱上抓起一個瓶子,瓶子的底部抵著猥瑣男人的臉龐。 「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次。」 地中海男人忍住疼痛,但此刻仍然沒有力氣站起身來,惡狠狠地從牙縫裏一字一句的擠出來幾個字:「爺爺我說你是個爛貨!」 「砰!」 酒瓶瞬間毫不留情的砸在這男人的臉上,直砸得這男人一陣頭暈目眩,臉瞬間被酒瓶子劃出一道深淺不一的傷口,鼻樑也瞬間被打歪。 「噗通」一聲,男人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兩眼一黑,昏了過去。 酒吧服務員一陣錯愕,這……這女人,也太烈性了吧? 這時,在酒吧里看戲的這些人,頓時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趙雅婷絲毫不在意,只看她打開精緻的紫色皮夾,從其中掏出一張黑卡來。 「買單。」輕飄飄的說出這幾個字。 酒吧服務員不敢耽擱,急忙算好了賬,劃了卡。 趙雅婷此刻已是微醺,略微有些搖晃的走出酒吧。 發動了車子,一路風馳電掣。 其實趙雅婷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去哪裏,此時已是接近黎明時分,天色不算昏暗,但也絕對算不得明亮。 幾乎是一瞬之間,趙雅婷一腳將油門踩到底,下一刻,瑪莎拉蒂的引擎聲頓時大作,車速也瞬間提升到了一個極致。 圍繞着江邊的大路,瘋狂地嘶吼著。 不知過了多久,當着一股激情已經消退,趙雅婷出了一身細細膩膩的汗水,心情也漸漸地平息下來。 這時,只看趙雅婷停下了車子,靠在橋頭,下車不由得透了一口氣,想着昨天夜裏發生的每一個細節,心中莫名出現一陣悸動,許是喝了酒的關係,趙雅婷悄悄的繞到後備箱,拿出一早之前就放在裏面的東西。 她還要回到那個地方去,她想要找到那個男人,她要確認一下,那個神秘的黑衣男人到底是誰。 只看趙雅婷已經決定好,猛地打開車門,重新坐在了駕駛室上,發動車子一踩油門。 她要回去! 回到那個救了張術的地方去! 隨着跑車引擎的嘶鳴,這一次趙雅婷沒有遲疑,輕車熟路的來到昨天夜裏她停車的地方。 下了車之後,趙雅婷打開車門,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在泥濘的小路上,昨天夜裏的雨下的很大。 此時正是清晨,寒風凜冽,趙雅婷不僅打了一個寒顫,但仍舊未曾有過回到車裏的念頭,心中揣著巨大的疑團,她要探查清楚,這其中到底隱藏着什麼事。 趙雅婷有着一種近乎本能的直覺,那就是她的男人到底是怎麼死的,為什麼這其中隱藏着如此多的疑雲。… Read More »那男人一看趙雅婷的笑意,心中樂開了花,嘖嘖嘖,這女人,要是能把她抱在自己的懷裏揉捏,那才叫過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