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isisbone85

回到家,蘇軟軟並未離開,她看著華曉萌進了房間,躺在床上,上前掖好被子,這才悄悄的出門在沙發上坐下。

之後,她思來想去,還是給蕭謹言發了一個消息,華正國去世的消息不是什麼小事,事後肯定還會有很多麻煩的事情。 據她所知,過兩天,關於葉老爺子車禍的事情馬上就要開庭了,到時候華正國怎麼也跑不了。 這其中不僅僅是華曉萌這邊的參與,還是蕭家,葉家。 但是現在看來,完全沒有必要了。 當然了,除了華正國之外,還有當時肇事的司機,事情要怎麼處理,就看蕭謹言那邊怎麼做了。 收到蘇軟軟消息的時候,蕭謹言正在開會,楚氏集團現在跟它的主子一樣,就是一條瘋狗,對蕭氏集團完全是無差別的攻擊。 最近這段時間,為了鉗制楚燁和楚氏集團,蕭氏集團的損失著實是不少,董事會也頗有微詞,好在蕭謹言積威已久。 董事會想要在他這邊做文章並不現實。 相比較而言,楚氏集團獨斷的情況才叫嚴重,那完全就是楚燁的一言堂,就算是有人無法接受他現在的做法,那也是敢怒不敢言。 「老闆,再這麼下去,我們這段時間的損失怕是還會增加幾倍……」 「楚燁就是一個瘋子,他完全不計代價的攻擊我們,能得到什麼好處?」 「……」 嘈雜的討論聲響起,蕭謹言從始至終都沒有說話,他臉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沈翔站在他的身後,眼裡帶了對眼前這群人的譏諷,以為這樣就能阻止老闆嗎? 實在是過於天真了,而且,他可不認為老闆會在這場博弈中吃虧,別看現在是在虧損的階段,最後的結果誰知道呢! 他從不敢妄加揣測蕭謹言的想法,在他眼裡,蕭謹言是神! 叮! 不知道誰的手機突然進來消息,這一瞬,空氣陡然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看向蕭謹言的方向。 他們很清楚,只有老闆的手機才會開著聲音,而他們早就調成了靜音。 蕭謹言一言不發的將手機拿起,看清楚上面蘇軟軟發來的消息內容,瞳孔微縮,下一秒直接起身,對著沈翔說: 「你來主持!」 這場會議有多麼的重要,與會的人沒有不清楚的,可現在看來,老闆這是要走?怎麼可以! 有人起身,急急的道:「老闆,我們的會還沒開完呢!」 緊接著,又有人說:「老闆,我們需要一個明確的,應對楚氏集團進攻的計劃!」 蕭謹言抬起的腳步落下,轉頭,眉頭擰起,眉眼中帶了寒意。 「你們做不到?」 簡短的五個字在空氣中炸響,霎時間沒人說話了。 蕭謹言繼續說:「若事事都要我親力親為,要你們有什麼用。」話落,不再停留,直直出了會議室。 沈翔臉上帶著笑意,接著蕭謹言的話道:「老闆相信大家有解決困難的能力,當然,你們若是做不到,大可收拾鋪蓋滾蛋,蕭氏集團,不留廢人。」 。璇風瓑浼氬啀璇.. 「轟,轟,轟!」 三十艘猶如鋼鐵巨獸一般的玄武級星空戰艦於突厥星上的大片空地中降落。 緊接着三十艘玄武級星空戰艦全部艙門大開,三十萬名神色冷漠,手持火凰勁弩的大秦材士自戰場艙室之內有序走出,於他們後面走出戰艦座艙的是二十萬具極富金屬質感的戰爭武器――機械猛獁戰士。 進行過半機械化改造的巨人戰士駕馭著戰爭武器機械猛獁緩緩自戰艦座艙內駛出。 不多時,由三十萬名大秦材士和二十萬名機械猛獁戰士組成的遠征部隊投送完畢。 投送完畢過後,三十艘玄武級星空戰艦依次升空離去。 任此次遠征總指揮的鎮北將軍王齕目送所有戰艦駛離其視線過後,其便將目光投注到了在場每一名大漢遠征軍將士的身上,道:「諸君,此戰是為人族戰,為大漢戰,為陛下戰。」 「你們說我們能失敗嗎?」 戰前的動員總是必要的。 「吾等必以戰死為榮,誓不讓帝國蒙羞!」 所有遠征軍將士皆神色肅穆的應聲。 他們的聲音之中飽含殺氣,他們註定是一支向死而生的軍隊! 「好!」 「現在向前方五傷關快速行軍,抵達五傷關下后,若敵人不肯降,便直接發動進攻,關破之後,雞犬不留。」 屠殺人族劉襄可能會反對,但屠殺異族他不但不會反對,甚至還會贊成。… Read More »回到家,蘇軟軟並未離開,她看著華曉萌進了房間,躺在床上,上前掖好被子,這才悄悄的出門在沙發上坐下。

「okok,奴婢錯了,皇後娘娘,那咱們出發吧,去會會你的真命天子。」

「我才不要當皇后嘞,我要做老佛爺……」 喬思語忍俊不禁,「好,那我們出發去找太上皇。」 「走着……」 就這樣,兩個女人大搖大擺地出門來到了一家公認的相親咖啡館。 喬思語和何雨瞳到的時候,那位相親男已經到了,一見面,喬思語就給他的外貌,穿着,坐姿都打了一個分數。 雖然沒有太優秀,但已經有七十分了。 「請問,是梁先生嗎?」 那位梁先生沒想到來的是兩個大美女,眼裏閃過一絲驚喜,立刻紳士地站了起來,「是我,梁超凡……你就是何小姐吧?請坐請坐……」說着,又紳士地替喬思語和何雨瞳拉拉開了位子。 兩個女人互換了一個眼神,都微微挑了挑眉,意思是:「可以繼續坐下來聊一會兒了。」 「很抱歉讓梁先生久等了,這位是我閨蜜喬小語……」 「你好喬小姐……」 「梁先生好……」 客氣地跟喬思語打了個招呼,梁超凡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何雨瞳身上,兩人從興趣愛好聊起,漸漸地發現有很多共同語言,喬思語在一旁認認真真地當着電燈泡幫何雨瞳把關。 直到何雨瞳將目光放在喬思語身上的時候,喬思語就知道該自己出馬了,有些話何雨瞳不好問,但她這個做閨蜜的不得不問。 「請問梁先生對我們家雨瞳還滿意嗎?」 梁超凡臉色微微有些紅,「何小姐為人漂亮大方又有能力,我哪有不滿意之理?」 虧你還有點眼光! 「聽說梁先生是一個小公司的職員,那你會不會覺得跟我們家雨瞳在一起會有壓力呢?你會不會認為女人比你賺得多就會傷了你的自尊心?或者,你覺得女人比你賺得多,你就可以躺在家裏享受了?」 喬思語字字犀利,但這些都是很現實的問題,人不可貌相,她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是吃軟飯的人還是大男子主.義比較強的人,當然,這些問題都是她和何雨瞳在來的路上就商量好要問的問題。 。 「啊!」宛如被一頭猛虎盯中般脊背發涼的心驚和冷意讓中年僕婦本能的輕呼出聲。 顧七勾起嘴角冷笑一聲,收回目光並不再看她,倒是柳青山聽到了動靜順著聲音看去,見到那個僕婦后,微微皺了眉頭,臉上也帶出幾分不快。 兩人怪過轉角的連廊后,柳青山才問:「方婆子剛剛為難你了?」 「倒也沒有。」顧七搖搖頭。雖然那僕婦的眼神和臉上表情確實讓人覺得不舒服,但要說為難確實也談不上。 「那是老夫人叫余家送來的婆子,麻煩的很。」柳青山不耐煩的啐了一口,沒有再細說。 顧七也沒追問,反正不是自家的事情,左右管不著。 很快柳青山將顧七引進書房,書房裡周璃正在案桌前書寫著什麼,便是幫忙磨墨伺候的是之前見過幾次的那個貼身小廝。 「你來了,先坐會兒。等我寫完這份信在與你說。」說罷周璃側身囑咐了另外一個小廝上茶水糕點。 顧七也不急,便一邊用著茶水,一邊無所事事的四下打量了起書房內的擺設。這間書房不大,除了案桌和待客的方桌圈椅外,還另外兩個書架一個博古架。書架上的書很多,不過顯然是才放上去不久,幾乎都是簇新的,沒有多少翻閱的痕迹。 吸引顧七目光的時,博古架上的那些擺件。顧七對這方面了解不多。雖然前世出任務時,也接過幾個與古董珠寶相關的單子,為此還專門學過一段時間,只是這行水深,並不是初學幾日就能精通的。 不過這也不妨礙顧七此時正目不轉睛盯著一隻海棠紅的圓盤看。牛血紋,色暗處隱隱帶了幾份殺氣,發色和紋理都恰到好處。 『縱有家財萬貫,不如鈞瓷一片。』 這玩樣看著還真像是鈞窯出來的。 「怎麼,你認得這個海棠盤?」周璃寫好書信,放下筆走了過來:「這是前朝的鈞台窯。上月才從一行家手裡收來的。花了我不少銀子,要不你幫我看看,真不真?」周璃笑問。 還真是鈞窯,顧七輕笑搖搖頭:「我可不懂這個,不過是外行看個熱鬧罷了。」 說罷,顧七乾脆直接表明了來意:「我來是問你借錢的。需要五百兩銀子,昨日出來的急,身上沒帶,等過幾日還你?」 「五百兩?要的不少。」周璃輕笑:「莫不是看中了什麼新買賣?咱們如今也算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有好買賣記得捎帶我一份?」 還真是個老狐狸! 顧七忍不住咧了咧牙,將馬市上的事簡單說了一二。 周璃聽完忍不住變了神色:「真是阿哈爾馬?你沒看錯?」 見顧七點頭,周璃眯了眯眼:「若真是阿哈爾馬,只要處理的得當,翻個三五倍不成問題。你是打算自家留著,還是馬上轉手?」 「先留著,等過兩年看情況出手。」顧七道。 「才剛成年,留兩年不打緊。」周璃點了點頭,轉而卻笑道:「見者有份。五百兩銀子可以借給你,不過你這馬也得借我用幾日。」 顧七撇了周璃一眼「你借去何用?」若是太麻煩了,倒還不如自己連夜跑一趟小旗村,讓書生將賬面上可動的銀兩先湊湊,雖然確實賬目上確實會難處理一些。 「放心,只是借去給我撐撐臉面用的。過幾日在江陵郡,有一場百寶宴。舉辦人是從京都那退下了的前諸金紫光祿大夫。幾乎將江陵郡內大大小小有頭有臉的人家都邀請了。… Read More »「okok,奴婢錯了,皇後娘娘,那咱們出發吧,去會會你的真命天子。」

眾人聽了老闆的話,只覺得歡欣鼓舞,跟着有實力的老闆就是痛快,以前千難萬難的事情,人家幾句話就搞定了。

錢就是超能力! 來到院長辦公室,屋裏只剩哈迪和沙同溢,哈迪道:「回頭研究院自己出一本雜誌,就叫中醫藥研究院雜誌,月刊,讓研究院裏的人,每月最少寫一篇文章,這樣可以激發他們研究的積極性,省了整天吵嘴架。」 「仙靈丹在美國的銷售情況非常好,你繼續加大生產,增加到每月100萬粒以上。」 「準備開發新產品,目標對準女性、老人和孩子,我之前和你說過,保健品要針對人群,要抓住消費人群的心裏。」 「還有一點比較重要,要懂得研究人性,這樣消費者才能買單。」 沙同溢有些納悶。 「老闆您能說的再詳細些嗎?」 哈迪道: 「很簡單,比如給女人的保健品,可以做成口服液,名字就叫『女人口服液』,主打美容養顏、延緩衰老,女人最想什麼,美啊,最怕什麼,老啊,咱們就主打這個方向。」 「西藥維生素e有養顏護膚的功效,口服液可以加進去,其他成分萃取中藥精華,我相信就可以做出一種非常好的女性保健品葯。」 「但你記住幾點,第一要服用方便,現在的人惰性大嫌麻煩,麻煩一點她們就會放棄,第二口感一定要好,良藥苦口過時了,顧客需要體驗感,口服液,要弄得味道特別好喝。」 「第三,要有效果,但是效果絕對不能太好。」 沙同溢驚訝的看向哈迪,「為什麼不要效果太好,效果好難道不更吸引客戶嗎?」 哈迪搖搖頭。 「經濟學上有一條原理,開發新客戶的成本,是維護老客戶成本的5倍以上,我們要不斷開發新客戶,但一定要留住老客戶。」 「口感好,有效果,每日早晚各一瓶,讓顧客養成習慣,保證客戶一直在線,這樣咱們的銷量才能有保障,而不是整天賣力氣去開發新客戶。」 沙同溢心裏佩服老闆的厲害。 依恬 難怪人家能賺大錢。 把這些都研究透了。 看來自己真不是做生意的料,難怪這麼多年一直蹉跎,發展到一定程度就再難有進步。 自己還是老老實實做藥廠管理者吧。 哈迪繼續: 「女人主打美容養顏、延緩衰老,老人就主打長壽,比如什麼『人蔘蜂王漿口服液』,小孩子就主打健腦,『健腦口服液』,越喝越聰明。」 沙同溢在本子上不停記着,這些都是他今後的工作目標。 …… 回到家。 韓藝珍正在自己的工作室畫圖。 哈迪過去送上一個盒子。 「什麼?」 韓藝珍大眼睛裏帶着探究神色。 「生日禮物?」 「啊,你記得嗎。」韓藝珍跳起來抱住哈迪。 「當然,你的生日我怎麼可能忘記。」過兩天是韓藝珍生日,作為一個渣男,最基本的修養就是要記住每個女人的生日,愛好。 生日、情人節和聖誕節的禮物必不可少。 至於禮物種類,別怕單調重複,不用太用心,聖誕節送珠寶,情人節依舊可以送珠寶,生日繼續送珠寶。 女人喜歡的禮物,往往不是你用不用心。 而是你用不用錢。 就這麼扎心。 盒子打開。 裏面是一條綠色晶瑩的玻璃種帝王綠項鏈,還有兩隻同等級的手鐲。 情歌有热茶 「哇~~好漂亮!」 韓藝珍驚喜叫道。 「換上旗袍帶上這個應該好看。」哈迪道。… Read More »眾人聽了老闆的話,只覺得歡欣鼓舞,跟着有實力的老闆就是痛快,以前千難萬難的事情,人家幾句話就搞定了。

「紀清?不認識,急診找我幹嘛?」

「我就想問問人體穴位里有哪些是能降壓的?」 「哼,你們不是都直接打葯的嗎,問穴位幹嘛?」 「這不血壓太高了嘛,我們沒轍,就找你來了。」祁鏡難得服了軟,聲音聽上去還有點甜。 「四個穴,人迎,合谷,曲池,百會。」 說罷老頭就想掛電話,不過手速並不快,因為一般這時候對方肯定還會追問穴位所在的具體位置,他得給別人一個緩衝時間。 幹了幾十年中醫卻還是只能窩在一個四角方方的門診,沒有病床也沒有多少小醫生供差遣。 回想艱辛的漫漫學醫路,再看看現在中醫慘淡的前景,他自然有自己的倔犟和孤傲。 有事就是問這問那,沒事就中醫垃圾,我學中醫還欠你們西醫的不成? 「等等,張老……」 果然,相似的情節如約而至。 「怎麼?」 「張老,我可是把會診單都開好了。」 祁鏡馬上眼神示意紀清,後者馬上心領神會,找到會診單在上面刷刷地寫下了病人的基本情況。 祁鏡繼續表現出很無助的樣子,輕聲細氣地說道:「病人血壓300/160,聯合用藥也就降到250/110左右,您如果有空的話就快來看看吧。」 老頭沒想到還會給自己開會診單,連連輕咳了一陣掩飾住自己一時的慌亂: 「那,那就等我看完這個病人再過來。」 「好的好的,您辛苦。」 祁鏡迅速掛了上電話,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雖然在旁人看來這份笑容實在過於不擇手段了點。 「這有用嗎?」 紀清很懷疑中醫的效果,而且王廷本身就很反感中醫:「急診搞針灸艾炙這一套讓王主任知道了肯定會被罵死。」 祁鏡沒多話,彎下腰從他的白大褂口袋裡掏出圖章,往會診單上重重敲了下去。等紀清反應過來,一份由他親手書寫還蓋有他工作章的會診單就已經完成了。 再加上之前電話也被署名了「紀清」,人證物證俱在,他否認也沒用。 「反正是你叫來的會診,要罵也是罵你,和我沒任何關係!」 「……」紀清欲哭無淚。 「好了好了,王廷哪兒有那麼不講道理,把病人的血壓降下去比什麼都重要。」祁鏡嘴裡那麼說,可手裡卻攥著會診單防止被他銷毀,一邊還拍拍他的肩膀好聲安慰道,「沒事的,放心吧。」 這一套甩鍋的聯合技法用得爐火純青,看得胡東升直發愣。 簡單歸納起來就是兩個字:無恥。 而且單有手法還不夠,必須要有超強的演技支持才行。 從博學幽默的學長,到嚴厲不留情面的「帶教」,再到看似無助的住院小醫生和沒什麼下限的混蛋。僅僅一天他就變換了好幾種人設,似乎什麼角色都能玩得得心應手。 這不去演戲真是浪費人才了。2,狼山孫方簡 在定州西北二百里處(定州與易州之間,今天河北省易縣西南),有一座狼山,亦作「朗山」,後來又改了一個名字,而這個名字相信每一個中國人都會知道——狼牙山。 這裡地勢險要,易守難攻,附近的居民在山上興築要塞,以躲避亂兵和盜匪們的騷擾,成為了附近百姓們的避風港。 《五代十國往事》第591章三大戰役之滹沱河戰役1 無聲無息之間,那處淤積的穴道,中間的薄膜上,便出現了一個及其細微的小洞,而後一股龐大的元力,便開始撞擊這處穴道。 「啵!」 林衛的右腿,傳來一聲扒開瓶塞的聲音響起,這處穴道,輕易便被林衛打通,只要事後好好溫養一下就行,不過此時自然是繼續打通剩下的穴道。 就這樣,林衛的雙腿,不時便有聲響發出,一共二十四處穴道,一開始,便被衝破了一半,只不過,越是到了後期,林衛元力消耗太多,漸漸慢了下來,直到他拿出元石跟丹藥,雙重吸收,才使突破的速度,再次加快。 「呼……!總算搞定了!」所有穴道打通之後,林衛神情頓時放鬆下來,最耗時間的一步,已經完成了。 來不及休息,林衛調動氣海內的元力,開始在剛剛貫通的穴道之中流轉,慢慢溫養穴道,防止穴道再次堵塞。 ………… 「這位學長,我要接,第一百四十三號任務,麻煩你幫我登記一下。」在功德殿內,林衛對一位執事弟子說道。 「學弟,這第一百四十三號任務,可是要滅殺一頭高級魔獸,裂風豹,資料上記載,這隻裂風豹,雖然還未達到成熟階段,但也已經度過了成長期,快要成年了,實力已經是六階巔峰,最少也需要戰王級別,才有可能對付,我看學弟你……!」那位執事,聽到林衛的話,頓時一驚,急忙抬頭看向林衛,在林衛身上,上下打量一遍之後,發現林衛的修為,只是戰將級別,頓時眉頭一皺,開口說道。 「啥?這小子要接一百四十三號任務?他難道不知道,排在前一百五十號的任務,最低也要戰王級別的高手,才能完成的嗎?」 「這小子的實力,也不算低了,怎麼說也有戰將的修為,或許對方有什麼依仗也說不定。」 「不可能吧!那可是六階巔峰的魔獸,實力可比同級的人類武者強上不少。」… Read More »「紀清?不認識,急診找我幹嘛?」

前不久,太子沈瑨被派往南疆鎮守邊塞,同大理作戰,而定國候父子二人,也被齊齊派往北疆,驅逐前來便將騷擾百姓的突厥蠻族。

趕走突厥之後,他們便同新來的將軍交兵,奉旨還朝。 今兒才趕回長安,適逢乞巧佳節,皇上又准允他休沐,便徹夜把酒言歡。 說是舉家歡宴,其實定國候府籠統也就顧元甲和顧九齡兩個主子。其餘的人以下屬而稱,也不願叨擾他們,便早早歇下了。 「安弦再過小一年,便是二八。二八之年,該有親事了。」又一碗烈酒入喉,顧元甲揮退侍奉的下人,抓起顧九齡的手,拍拍手背,「老爹提前給你一份大禮。」 顧九齡清冷的眼緩緩落在顧元甲這粗糙的寬大手掌之上。 他從來沒有這麼親厚地對自己說過話。 「將軍,你醉了。」顧九齡抽回自己的手,搖搖手中金杯。 這是皇帝賜的,他家吝嗇的老爺子從不拿出來用。 今兒哪根筋搭錯了? 「老爹說過,在外只論將臣,在內可言父子。喊一聲爹來聽聽,有三兩年沒聽過了。」顧元甲目光炯炯地看着顧九齡。 「……爹。」顧九齡還是順從地喊了一聲。 「誒,老爹帶你去藏書閣,給你一件好寶貝。」顧元甲頓時眉開眼笑,連眼角細紋都笑出來了。 他拉着顧九齡起身,走出大廳。 看着顧元甲高大的背影,那喜色難掩的模樣,顧九齡免不住微微搖頭。 卻悄悄恍惚了神色。 老爺子很久,沒有待自己這般親和了。上一次這般,似還在稚年。 不知怎的,顧九齡有些微微的昏沉。 大抵是酒意上涌吧。 說起來,老爺子今兒還開了自己珍藏幾十年的烈酒。 真是奇怪。 顧九齡一心思索著今日自家老爹的種種舉動,未曾注意府邸上方房檐,已經悄然潛伏了一道身影。 也未曾注意到,前方顧元甲已經斂起醉意。 他緊緊抿著唇角,眸中是前所未有的深沉。 這一夜的定國候府,安靜得出奇。 沈琮是被王府外喧鬧的聲音吵醒的。 他是修真者,又自幼習武,五感比常人靈敏百倍。 今兒休沐,又適逢雷雨天,他無需去衙門上工。 打個呵欠,沈琮起身隨意洗漱穿戴一番,從院中拿了一隻果子,一邊啃一邊撐著油紙傘,朝王府門口走去。 出門沽點酒,然後去滿香樓看看新晉花魁。 嗯,美好的一天。 遠遠的,沈琮捕捉到了一縷極淡的血腥味。 在府門口落腳,沈琮瞥了一眼那站在府門口朝東邊伸著脖子張望的老人,淡淡啟唇:「老劉,你家老婆子不是回鄉帶孫子了么?」他在這裏等誰呢。 名喚老劉的老人聽聞沈琮聲音,頓時一僵。扭頭朝他作揖,訕訕笑道:「七爺醒得夠早。」 「外頭髮生何事?」沈琮蹙眉。 越靠近大街,血腥味越濃。 「……爺,定國候府……昨兒被滅門了。」於是換了個話題:「好好好,不跟你說這些了,說多了你也聽不進去。我問你,你最近有沒有在好好練習騎馬啊?」 「當然,我一直有在好好練習的,你放心好了。」 「練習的成果怎麼樣啊?」 「嘿嘿,放心吧,你不是經常說我認定的事,八匹馬都拉不回來嗎?八匹馬我都能對付的了,一匹馬還不是小意思嗎?」 郭氏搖搖頭,說:「你呀,凈好說這些有的沒的。你聽着小婷,你不要閑娘煩,也不要閑娘嘮叨,有些話娘該說的還是要說。你這次一定要好…… 《穿書之反派自救指南》第252章好幾天沒來 因著柳先生高興,洛蔓張羅了一桌子菜,加上道君,他們坐在一起小酌了幾杯,夜風涼爽,溫度適宜,一輪彎月掛在樹梢。 「哇,靈修原來可以做這麼多事。」小棠倚在洛蔓身邊,享受著涼爽的空氣,「要是母親在就好了,她最怕熱。」 「她就是離不開凡人。」柳先生的聲音難得有些低落,「道君的身體暫時無恙,我也想回晚霞城了。」 「師父,那我也跟你回去。」… Read More »前不久,太子沈瑨被派往南疆鎮守邊塞,同大理作戰,而定國候父子二人,也被齊齊派往北疆,驅逐前來便將騷擾百姓的突厥蠻族。

雪衣答道:「賞月啊!」

「賞月?」 孟維濤前來花園,不過是想走走,完全沒有賞月的心思,猛不丁一聽雪衣說「賞月」二字,內心有些迷茫,還有些朦朧的詩意感。 他看了眼天邊的月亮,感覺自己彷彿也升華了許多。 「不來賞月,那你來做什麼?」雪衣疑惑道。 「我……我是來走……額……也、也是來賞月的!」孟維濤話到嘴邊硬生生拐了個彎,讓自己不顯得那麼俗氣。 雪南 「哦……」雪衣不再搭理他,看起了月亮。 孟維濤看著雪衣這個從天而降的年輕小姨母,完全不知道孟天承是怎麼想的。 這女人剛來蒼玄國,還踹了他幾腳,沒想到,幾日不見,她忽然成了他姨母! 得,白挨一頓打…… 那頓打姑且不說,孟天承為何要收青淵國的人為妹妹? 雖然雪衣臉上有白色武痕,但仔細看,就能發現這是她自己畫上去的,並不是他們蒼玄國的武痕。 「姨母,你到底給我父王灌了什麼迷魂湯,他才收你一個外人當妹妹?」 「嘖……」雪衣嘖了嘖嘴,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時候,還是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好!」 「你這話是何意?!」孟維濤臉上寫滿了不高興。 「沒什麼啊,我什麼都沒說啊!」雪衣兩手一攤,眼中滿是無辜。 白淇 「你……」孟維濤瞪圓了眼睛,沒堅持多久,他就泄了氣,「姨母,你就給我說說嘛~」 雪衣一陣哆嗦,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她跟孟維濤不熟,頭一次聽他猛男撒嬌,內心深感不適。 「行……行吧……」雪衣離得遠了些,沒想到她這一答應,孟維濤倒是湊了上來,距離跟之前沒什麼變化。 她乾脆一伸手,將他推遠了些,「你看呀,這些日子以來,我大姐跟姐夫兩人不合。 他們不合,不僅你跟著受牽連,姐夫還要找我師兄麻煩,我萬萬不能讓我師兄出事! 所以我就想呀,他們之間其實也不是無解的,果不其然,有我在中間牽線,此事自然水到渠成。」 孟維濤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語氣有些惆悵:「這些年來,父王他確實冷落了母后,也不待見我了。還好姨母你來了,否則,我們一家還不知道會如何。」 「其實,此事最受委屈的,是你哥,也就是我師兄!」 孟維濤撇了撇嘴:「他受什麼委屈,都被我父王封為將軍了……」 「你個熊孩子,你哥他什麼時候被趕出宮的你知道嗎?他在外面能不能吃飽,能不能穿暖,無人問津! 即便如此,他還牽挂著你和大姐,希望你們兩個能過得好!這次,他是被封為將軍了,可你有想過,他的生父如何了?孤苦無依! 你覺得別人會怎麼評價他?不孝!你知道嗎?你什麼都不知道!他們兩人為了你,從而犧牲自己,你倒好,天天就惦記著他搶你王位,可拉倒吧你,誰稀罕!」 「我……」孟維濤慚愧的低下了頭。 從小到大,他非但不曾對柳飛白說過一句謝字,還從未叫過一聲哥,還對他百般刁難。 就算是這樣,柳飛白仍然不計前嫌,願意回來被孟維濤收入麾下,從此任人擺布。 孟維濤頓時眼中泛起一絲水霧。 這一刻,他才明白,親情真的不是說說而已。 他曾經那般欺辱柳飛白,但柳飛白從未抱怨過一句,只因他是他哥,他們是兄弟。 可他呢,像是個只知道任性發脾氣、長不大的孩子,向來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對柳飛白頤指氣使,唯恐柳飛白奪了自己的王位。 雪衣看他似乎幡然悔悟,暗自欣慰,接著說道:「自古以來,最能打動人心的,從來都不是權利,而是感情。」 孟維濤點了點頭。 雪衣繼續說道:「與其守著這方寸朝堂,倒不如與喜歡的人一同遊山玩水,看看真正的江山是何模樣。悠悠天地間,兩人得一屋檐安身,豈不美哉?」 「姨母你說得對,人生確實該當如此!」 孟維濤從來不知,人生還能有這般活法,他瞬間眸中充滿了嚮往,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我決定了!我也要像我哥一樣,出去遊歷!」 雪衣前面還點著頭,知道他想通了,可這越聽越不對。 她看著躊躇滿志,雄心勃勃的孟維濤,也站了起來:… Read More »雪衣答道:「賞月啊!」

陸穆清目光爍然,笑容微斂,說道:「你的腦袋又在轉什麼稀奇古怪的念頭?」

冷晏兮緩神,猛地搖頭,即將出口的那句驚讚的話如數吞進喉嚨,不經意地就著手裡的茶杯喝下。 剎那間,倆人都愣神,四目相對,只聽得冷晏兮咕嘟吞咽茶水的聲音。 「那是…」半晌,陸穆清微微挪動嘴唇。 「不準說…」冷晏兮手疾眼快,驀地身子前傾,一把捂住他輕啟的嘴。 六子進來的時候,見到差點驚掉下巴的一幕,他頓時懵了:天哪!他倆這是…在打情罵俏? 此時,六子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整個人像個門神似的杵在那裡。 。 就在這時,眾人也趕到了。 韓筱夜看見傑克倒在地上,急忙把他扶了起來:「怎麼回事?!」 傑克滿眼戒備地看向阿蘭:「他……是組織的人……!他要殺瑞金……!」 韓筱夜一驚,看向瑞金。 瑞金的臉上卻露出一絲溫柔的笑意:「小丫頭,你來啦?!」 韓筱夜急忙喊道:「瑞金,你快過來!你現在很危險!快過來,我們會保護你的!」 這時,阿蘭手裏的蘭花已經凋零了第二片花瓣。阿卓和依婷已經不堪折磨,大聲呻、吟了出來。 瑞金看了看阿卓和依婷,再次看向韓筱夜,柔聲說:「小丫頭,其實在你把阿卓和依婷的骨灰拿到這裏埋葬的時候,我對你的看法就改變了!」 韓筱夜吃驚地看着瑞金,萬萬沒想到他會在這種時候說出這樣的話來。 瑞金笑得更加溫柔,他臉上的皺紋堆在了一起:「我覺得,你這樣的女孩,天真而不世故,勇敢而不魯莽,如果讓我為你調一杯酒的話,我一定會為你調一杯一半濃烈一半清冷的雞尾酒!」 韓筱夜敏銳地感覺到瑞金的異樣:「瑞金……你想說什麼……?」 瑞金深深地看了一眼韓筱夜:「小丫頭,如果可以的話,我只想為你釀一壺酒……」 韓筱夜皺緊眉頭:「瑞金,你想釀酒的話,無論何時都可以!但是,現在你先到我身邊來!我不想你受到傷害!」 瑞金卻站着沒有動,從背包里拿出一壺桃花釀,扔給韓筱夜:「這是我釀的最好的一壺桃花釀,現在送給你……因為,我以後再也不能為你釀酒了!」說着,他從背包里抽出一把短刀,對準了自己的左心房。 阿蘭手裏的蘭花已經凋零到第四瓣了。 只要最後一瓣,阿卓和依婷的靈魂將被永遠毀滅。 韓筱夜驚叫起來:「瑞金,不要做傻事!」 瑞金卻已經笑着把短刀插進了自己的胸口。 頓時,鮮血噴了出來。 瑞金笑着倒在了地上。 韓筱夜大喊一聲,衝到了瑞金身邊。 阿卓和依婷也尖叫出聲。 可是,瑞金已經閉上了眼睛,再也無法睜開。 阿蘭慢慢地站了起來,手心一翻,蘭花消失了。阿卓和依婷的靈魂也恢復了正常。 韓筱夜卻抱着瑞金的屍體淚如雨下。 阿蘭看了看瑞金的屍體,沒有再多說一句話,臉上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 阿卓卻沖着阿蘭哭喊起來:「你……你這個混蛋……是你害死了瑞金!你是個殺人不見血的劊子手!」 依婷也嚎啕大哭起來,她想靠近瑞金,再喊他一次爸爸,可是瑞金已經永遠不會再醒來了。 韓星辰目光沉沉地看着阿蘭:「是你……逼死了瑞金……?」 阿蘭的目光掃過眾人,見到眾人臉上都滿是憤慨,似乎下一秒就要一擁而上,將他碎屍萬段,可是,他的眼神里平靜而無懼:「是啊!這就是我要完成的任務!我知道,你們現在都很憤怒,不過,你們如果問問旁邊那個年輕人,就會明白,就算你們一起上,也不會是我的對手!」 韓星辰的目光看向傑克。 傑克臉色蒼白,沉默地望了韓星辰一眼。 韓星辰立刻明白,阿蘭說的都是真的。 即使如此,韓星辰也沒有退縮。 如果這一戰無可避免,即使搭上自己的性命他也不會退縮。眾人臉上也是毅然決然的神色,和韓星辰也是一樣的心情。 看見眾人的樣子,阿蘭竟有些退縮。雖然他對自己的靈魂控制有着絕對的自信,可是他能感受到面前這群年輕人之中每一個人都擁有着強大的靈魂。想要同時控制這麼多強大的靈魂,是一件極其不容易的事! 阿蘭略一思考,心中已有打算。他慢慢地掃視了一眼眾人,說,忽然發出五個藍幽幽的小球,分別飛向除了傑克以外的五個人。傑克立刻大喊:「快躲開,一旦中了招,靈魂就會受到控制!」 眾人一驚,急忙向一旁閃避。… Read More »陸穆清目光爍然,笑容微斂,說道:「你的腦袋又在轉什麼稀奇古怪的念頭?」

可是師德值就難的多了,由於師德商店是他無意之中開啟的想要獲得師德者就必須廣收弟子。

之前他收的那700多號外門弟子也算在其中,現在師德商店裏的東西他也都買得起了! 「系統查詢……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六百七十一章離開風華城 夏語寒不理解劉茂妻子的心思,劉茂的事,她不想再管。 「夏小姐,你會為自己的決定復出代價的!」 走之前,劉茂的妻子丟下了這句話。 代價嗎? 夏語寒倒是覺得,劉茂現在的遭遇,就是在為他的行為買單,他沒有叫冤的資格。 夜幕漸漸降臨,包間靜悄悄的,客戶始終沒來。 秘書看着柯震辛的臉色越來越差,輕聲道,「柯總,對方應該不會來了。」 「給負責人打電話。」 「我打了,沒人接。」 柯震辛嗤笑一聲,心道,對方大概是故意的。 「我再去打幾個試試,沒準在忙呢。」 「不用了,去查一查,劉茂和商譽的關係。」 秘書點頭應下,「好。」 柯震辛回了住處,秘書這邊也收到了新的郵件,他拿給柯震辛來,正如柯震辛的猜想,劉茂公司的幕後boss,正是商譽。 柯氏集團如果想要開拓北城的市場,離不開和商譽的合作。 先前兩人交談過,談得十分融洽,這會兒商譽變卦,想必是在暗中和他較量。 一個劉茂而已,柯震辛倒是低估了他。 凌晨剛過,宋城急匆匆趕來。 柯震辛還在書房開視頻會議,宋城只好坐在客廳等著,還給楚繁打了個電話。 「你千萬勸勸他,我真不想看震辛和商譽較勁,這兩人要對上,絕對的兩敗俱傷。」 「我知道。」 商譽在北城的地位,可以堪比柯震辛在寧城的地位。 他的動向,宋城大概了解到一些,他不僅僅是不和柯震辛合作這麼簡單,為了保劉茂,很可能會打擊柯震辛的產業。 宋城想着當和事佬,不讓矛盾激化。 但柯震辛卻在預料最差的結果,劉茂的事情上,他不打算讓步。 「你知不知道,商譽已經聯合了他的生意夥伴,要封殺你在北城的產業,你信不信,他有那個實力。」 宋城一本正經的表情,言辭認真地勸說。 柯震辛淡淡道,「我信。」 「那你就該放了劉茂,給他個教訓就行了。」 「放了他,不可能。」 「不是,」宋城一臉焦急之色,「要不這樣,你先忍忍,等合作談成,你的產業穩定了,再對付劉茂也不遲啊。」 柯震辛依然態度堅定,「那時就晚了。」 「可北城的情況,絕對比你想得要複雜,我不是懷疑你的能力,是覺得沒必要鬧成這樣。」 宋城和楚繁的立場一致,不希望鬧得太大。 柯震辛明白他們的心理,這兩天,一會兒楚繁找他,一會兒又是宋城,楚繁甚至還驚動了夏語寒,就為了讓他改變主意。 如果是別的事,他可能會聽朋友們的建議。 但和夏語寒有關的,就不一樣了。 「商譽是個聰明人的生意人,在北城人脈活絡,我和他的合作,如果談不成,損失的是柯氏集團。」 「對啊。」宋城順着他的思路道,「你何必急於一時呢,還是謹慎點好。」 柯震辛點了支煙,「既然如此,那就想辦法讓他不能拒絕合作。」 。 「這個新人宇宙之主,他的意志怎麼會這般強大?」燕鷹之主震驚的看着從他身旁走過的方雲。… Read More »可是師德值就難的多了,由於師德商店是他無意之中開啟的想要獲得師德者就必須廣收弟子。

「啥?!」

莫名的,趙信回想起幾天前畢天澤給他發的消息。 畢天澤:呸,渣男。 當時他還有點懵, 發過去仨問號也沒任何消息回復。 破案了! 江佳說他們倆住在一塊兒,這特喵的不就渣男石錘了么?! 「我說錯什麼了?」江佳不解道。 「沒有,你說的非常好。」趙信認可的點頭道,「下回他們要是找你,你就說不光你跟我住在一塊兒,把咱家人的照片都給他們看一遍,還有徐夢瑤和劉美的照片,要是沒有你就找我姐要。告訴他們,你們都跟我住在一起!」 幾個牲口在背後說壞話。 說的趙信這段時間噴嚏止不住的打。 索性就重拳出擊。 渣男?! 呵,咱不裝了,咱不光渣男,咱還有個後宮呢! 能氣腦淤血一個算一個。 「好。」江佳也沒多想,伸了個懶腰,「那我就回去休息了,明媚也跟我去我房間吧。」 「好呀。」 廖明媚笑吟吟的點頭,趙信一巴掌就摁在她的小腦袋上。 「你自己回去吧,我找她還有點事兒。」 「你幹嘛呀,我要跟江佳住。」廖明媚掙扎著揮動著小拳頭,「鬆開我。」 「還想跟江佳睡,你是想她死吧。」趙信瞪了她一眼,「你吸收人的陽氣不知道么,江佳本就是女性陽氣沒那麼重,跟你待一宿命都沒了。」 「我才沒有,江佳,你吸你陽氣了么?」 「你吸我的呢!」趙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問她有用么,這家裡數我陽氣最重,你一直都在吸我的。要不是我身體夠精壯,現在都成人幹了。江佳你回去睡覺,廖明媚我來處理。」 「那你別欺負她呀。」江佳顧慮道。 「放心吧,包的!」 趙信將胸脯拍的咚咚直響,廖明媚就覺得跟趙信獨處絕對沒好事兒,掙扎著想要追上去,被趙信的五指山壓的動都動不了。 「你好想跑?」 聽到江佳房間的關門聲,趙信甩手將廖明媚扔到沙發上。 弱小、無助、可憐。 就是廖明媚此時最真實的寫照。 她蜷縮在沙發的角落,皺眉咬著嘴唇手指指著趙信威脅。 「莫挨老娘!」 「誰願意挨你啊。」趙信鬆了松衣服的扣子,坐在她對面的位置,「我現在跟你交代一些事情,這個家,我說的算!」 「柳言姐說的算!」廖明媚反駁。 才剛剛開始,趙信就被噎的不輕,狠狠的咳了兩下才吐氣道。 「那是我姐,我是她最疼的弟弟,我說的她也會聽,明白么?」 「你想怎樣!」 廖明媚抓著胸口前的衣服道。 ??? 這是幹嘛?! 抓著衣服,難道在這客廳,趙信一個大活人還能對她個女鬼幹什麼么? 柳言說的還真不錯。 現在的年輕人,腦袋裡想的都是些不太健康的事情。 「我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人。」廖明媚皺著瓊鼻輕哼道,「我告訴你,我是不可能對你屈服的,你快把我收到葫蘆里去,休想玷污我的清白。」 「像個鬼行么?」 趙信毫不掩飾的翻了個白眼,「葫蘆你肯定是要進去的,在這之前我需要問你一些事情。」… Read More »「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