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jesschance969

「季末你去哪?」周國君見狀追上去

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 永遠都是騙子的混蛋高北北,季末一邊跑一邊哭,她只不過是出去半個小時而已,回來就給她這麼大的驚喜,太可惡了,看她怎麼收拾他,這次說什麼都不會輕易原諒他的 「季末,季末」周國君在後面追著 「季末,別追了」他哽咽著嗓子大聲的喊 「你追也追不上了,追也沒有用,他們已經開出去都快半小時了」憋不住眼淚了,小男子漢的他再一次紅了眼睛 半個小時前,季末剛出門沒多久,他和高北北收拾好東西正準備出門等人,卻來了一個自稱是高北北親叔叔的年輕男人,陪著他一起過來的還有星星孤兒院的院長 「北北,這是你親叔叔,他現在來接你回家來了」院長笑著和他說 高北北渾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周國君皺皺眉:「院長,我們都是孤兒,北北哥也是,怎麼就冒出個叔叔了,不會是人販子吧」 「瞎說」院長呵斥了他一聲,小胖墩聳聳肩不說話,站在高北北身邊 「北北,我是你叔叔,你還記得嗎?你小的時候我們見過面」高理彎下腰對著男孩子說道 「我不認識你」他說 「北北,家裡出事的時候叔叔在國外沒能趕回來,這兩年你受苦了,叔叔向你道歉,現在叔叔來接你回家好嗎」 「我沒有叔叔,我不認識你,我家在這!」高北北惡狠狠的看著他說,他記得他,很小的時候,大概四歲,但他記住了,所以也認出來了,但是他不想走,不能走也不肯走 「北北,不要任性,跟叔叔回家」高理耐心的勸說著,但心裡卻泛起驚天駭浪,人人都知道眼前這孩子從小就有自閉症,但因他父母不當一回事,家族的人更加不放在心上,原以為這孩子一輩子都只會這樣了,沒想到那兩人死了以後他卻有了這麼大的變化,甚至不治而愈了,他心裡很是高興,高家,又多了一位可以培養的接班人! 「滾!滾!滾!」 高北北揮掉他的手,越過他向外走去,他要去找末末,壞人來了,他要帶末末躲起來 「北北,叔叔不想動粗,所以你要乖點好嗎?」高理用威脅的語氣說道 高北北沒聽進耳,而是二話不說的往外跑去,但沒走兩步就被門口的保安給攔住了 「放開我,放開我,我要末末,末末我~唔唔~~~」 兩保安將他制住,在高理的示意下強行將他抱走,不管高北北怎麼打怎麼踢對方都無動於衷 周國君紅了眼著急的要上前將他拉回來,卻被院長和保安給按住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人被他們帶走。 「季末,事情就是這樣了,我們追上了也打不過他們」周國君哭著跟她說清當時的情況 「他們會把他帶去哪裡」她無力的問 「聽說是要出國,說什麼家族在國外」 出國?這麼遙遠,她怎麼將他帶的回來,她現在什麼都沒有,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她無力的蹲在地上,心卻像熱鍋上的螞蟻被無情的焦灼著 不行,她站起來看著遠處: 不能就這樣,一定會有辦法的,一定會有的,這樣安慰自己,她勉強的控制好情緒,拍了拍還在一旁哭的正歡的胖墩兒 「季末,你~你還要去哪兒」他淚眼婆娑的問她 去哪兒?季末抬頭看看天,她還能去哪兒?當然是高北北在哪兒她就去哪兒,總之上窮碧落下黃泉,死兔崽子都休想甩開她,她咬牙切齒的在心裡發誓 「先回去吧」 「哦,好!」 姍姍來遲的王小明和卓小悅一臉茫然的看著地上的蛋糕和哭個不停的周國君,倆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怎麼回事你說呀?」王小明焦急的看著周國君,但對方哭哭啼啼,要不是他個兒大,他恨不能上前給他一拳兒,讓他停一停 「哎呦祖宗,您也說句話呀,這,這到底怎麼了嘛?」他看著獃獃的季末問道 「是啊季末,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高北北呢?他人去哪了」卓小悅問 周國君一聽到高北北這個名字,眼淚流的更凶了 「他走了」 好一會兒之後季末終於開口:「他叔叔接他走了」 「走了?去哪兒了?還會回來嘛?」王小明問她 季末心中一酸,努力的抑制著眼淚:「不知道」 「那我們還會再見嘛?」卓小悅問了一句 「也許吧」,眼淚終於還是順著她眼角流了下來 「季~季末~,你說,北哥,他還會記得我們嗎?」周國君哭著問她 季末被他問住了,是啊,他們什麼才能再見面?哪怕她用盡最快的速度去見他,可是他在哪兒,還會回來嗎?她還能找的到他嗎?他會不會用不久時間就把她給忘了,他還會記得她嗎? 「季末,你別哭,你說話,你這樣我害怕」… Read More »「季末你去哪?」周國君見狀追上去

黯然一嘆,趙信目光收斂。

目光緩緩轉向魔族將官。 「下一位!」 此時,魔族將官們心中都堆滿了驚恐,他們死死的盯着倒在地上動也不動的悉尼神情恍惚。 死了?! 難道說悉尼將官死了? 悉尼將官都死在了趙信的手裏還有誰能是他的對手。 他可是掌握了悉尼將官的秘法! 「下一位!」 就在這時,趙信冷酷的呼聲傳來,凡是聽到此聲的將官們都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根本就不敢上前。 明知道是必死,誰會願意去做無謂的犧牲。 「現在可怎麼辦啊!」 「悉尼都死在了趙信的手裏,現在趙信都開始喊人了,咱們到底上還是不是,上了也是送死啊?」 「王上怎麼還不發話,他真要咱們都死在這麼?」 眾魔族將官惴惴不安議論紛紛,坐在城樓王位上的塔卡王此時已是怒不可遏。 他才剛剛決定好好栽培悉尼一番就是戰死,現在下面的那些將官又是一臉膽怯,他的部下怎麼都是這種慫包。 將官們的膽怯,丟的是他塔卡王的臉面。 城樓親衛瑟瑟發抖。 他能夠感覺到塔卡王渾身向外散發的怒氣。 本以為悉尼將官能夠將趙信擒住,這樣就能趁著塔卡王的心情稍好一些,跟他彙報工作。 現在反而塔卡王更惱火了! 着急啊! 他要說的事可是十萬火急,是關於埃米爾公主的。 「呵,難道沒有敢來的了?」趙信笑吟吟的看着那些一臉怯色的將官們,心中大概清楚他們在怕什麼。 他們懼怕的,就是趙信掌握了悉尼的秘技。 只要趙信動用秘技,那些將官們可能趙信的衣服都碰不到就會死。若不是趙信學會此秘技,他們早就一擁而上。 現在,他們誰都不願上前。 「塔卡王!」眼看着許久都沒有魔族將官應聲,趙信微微抬眉笑道,「你的這些部下看來也不是什麼硬骨頭,他們已無戰意,你覺得還有必要讓我把他們都殺了么?你忍不忍心啊?」 「你若能殺,殺就是!」 塔卡王眼眸中也伴着些許笑容,在面對趙信時依舊是那份淡然自若。 「本王的話不會變,本王就在這裏等你,將城下的將官們斬殺,本王就給你一個挑戰的機會。」 「好。」 趙信輕舒了口氣,將目光收斂看向面前的將官。 「聽到了吧,你們效忠的王要你們死。這怪不得我,雖然我不想殺你們,誰讓你們的王那樣說。你們是自己來領死,還是現在扔下武器,我可以算做你們投降,你們自己選擇吧。」 眾將官面面相覷,他們沒想到王竟然並沒有讓他們撤退。 互相對望一眼,魔族將官們都咬了咬牙。 「人族,休得放肆,投降……我們魔族個個都是英勇無敵衝鋒陷陣的戰士,從來就沒有投降的懦夫!」 嗖! 就在那魔族將官話音剛落,眾魔族都沒有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聽到耳畔傳來一陣破空之聲,待到再回神時那將官已的頭已爆成了血霧。 趙信依舊站在原地,只是他的左手正向下滴答滴答的流淌著紫紅色的血。 咕咚。 才稍微振奮了些許士氣的魔族將官和親衛團們,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心中的畏懼又向外滋長。 贏不了。 剛剛趙信用的就是悉尼的秘技,從剛才的情況來看,趙信已經能夠熟練掌握,他們是絕對無法戰勝的。 「我不喜歡喊口號。」 趙信甩了甩手上的血,轉了兩下腰。… Read More »黯然一嘆,趙信目光收斂。

「我就算是低調點說,我都可以直接告訴你,我若是承認自己的醫術認第二的話,那都沒人敢承認自己是第一的。」

他話語依舊保持憤怒。 顯然龍一的話,真的是刺激到他了。 然而,聽到他的這些話后,龍一卻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笑死我了,真的是要笑死我了。」 「周洛陽,你這是哪裏來的自信啊,竟然敢說這樣的大話。」 「你知不知道,我老大的醫術超過你千百倍,你竟然敢說自己的醫術是第一,我真是呵呵了。」 龍一大笑着說道。 周洛陽臉色鐵青。 龍一繼續道;「你也就是在普通人裏面,醫術排名比較靠前,可在修……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你的醫術也就是一般般了。」 其實! 他想說的是,在修行者的世界裏面,周洛陽的醫術很一般。 怡纯 但是話到嘴邊,他便是將話憋回去,換了一種說法。 「周老先生,恕我直言,就我認識的人裏面,便有一位醫術遠超於你。」 「我聽說過你的名字,但你和我認識的哪位相比,你的醫術的確是很一般。」 黃楓也開口說話了。 他說的那位,自然就是秦無爭了。 相比較葉天傾,周洛陽,秦無爭那才算是真正的醫神那。 莫說是周洛陽和秦無爭相比了。 就算是周洛陽和葉天傾捆綁到一起,他們兩個人的醫術加在一起,那也是沒辦法和秦無爭相比的。 黃楓說的這些也都是實話。 可現在,周洛陽聽到這些實話,那可是氣的半死,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夠了,你們給我閉嘴,你們三人非但是組團過來招搖撞騙,還這般的無禮,當真是可惡至極。」 「給我滾,立即給我滾蛋,我不想在見到你們。」 他拳頭緊握,怒聲吼道。 說着,他抬手指向門口,繼續憤怒的嘶吼著:「立即滾蛋,不要墨跡。」 「老周,你別激動,你冷靜一點。」 看着被刺激的有點失控的周洛陽,吳天澤趕緊開口。 欣澜 「老周,這來者是客,咱們可不能這樣啊,你先稍微冷靜一點好不好啊。」 吳天澤繼續打圓場說道。 因為他隱隱的覺得,葉天傾是可以給她治好的。 所以他也不想周洛陽現在和葉天傾他們爆發矛盾。 這要是把事情鬧起來,對方三個人真的是賭氣離開,那他可就失去一次寶貴的治療機會了。 他已經是快七十歲了。 他覺得,自己如果不抓住這次機會的話,就他這般高齡以後想要在站起來的話,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了。。 身穿牛仔貼身長褲,上身一件白色襯衫,夾在牛仔褲里,顯示出人的身材比例很完美,一雙大長腿筆直纖細的。 波浪卷的頭髮扎在頭上,走起路來頭髮線條波浪分明的。 臉上畫着精緻的妝容,唇色紅潤,一眼就很容易被她的相貌給吸引了。 沈彤是在娛樂圈裏混的,名氣越來越大了,可她的脾氣也越來越暴躁,整個人就像一點就著的火苗。 薛老爺子不忍心看着她這麼渾渾噩噩的下去,就把她給帶出來了。 沈彤看着面前高聳雲翼的山峰,火爆的脾氣完全掩藏不住。 「外公,你說你都一把年紀了,怎麼還這麼折騰啊? 瞧瞧你跑到這是什麼鳥不拉屎的地方,哪個大師傅出現在這種荒無人煙之地呀?」 沈彤嘴巴噼哩啪啦地抱怨著,拚命忍住的怒氣接近爆發,要不是對象是親切的外公,這會她早就不忍耐了。… Read More »「我就算是低調點說,我都可以直接告訴你,我若是承認自己的醫術認第二的話,那都沒人敢承認自己是第一的。」

如果可以,誰會不願意多賺一些呢,但是實在是他沒辦法弄到凝元花。

造得到消息的時候,方道平就組織過手下去採摘,但是就那一次,就讓方道平放棄了想法。 去的時候一隊五個人,回來的時候只有一個人,而且還受着重傷。 而且回來沒多久,那人就因為受傷太過嚴重,沒有救治過來,死掉了。 從這人彌留之際,方道平知道了那地方的危險程度。 派出去的人連凝元花都沒有接近,就全都滅亡,這讓方道平明白,要拿到這凝元花,憑他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最後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損失,方道平決定,這最後的凝元花直接出售消息。 「那你可以雇傭修鍊者前往啊。」蘇日安說道。 方道平無語,看着蘇日安說道:「老闆,修鍊者那裏那麼容易雇傭的啊,我問過了,凝元花所在的地方沒有三階的實力,根本就沒辦法前往,三階的實力,那可不是我能夠雇傭的起的。」 「那好吧。」蘇日安無奈的點了點頭。 對於囚島上的情況蘇日安這段時間也已經有所了解了。 修鍊者雖然不少,但是實力都非常的底下,三階的實力已經不算低了,五六階的實力,基本也是各勢力之中的核心中的核心了,至於再高,那就是繼承人之列了。 要雇傭一個三階實力的修鍊者,那要付出的代價非常之高,並不是方道平能夠承受得起的,除非將蘇日安這次付給的酬勞盡數當做雇傭費,否則是根本別想請動人。 「既然是出售消息,那價格和之前也不能一樣了。」蘇日安將兩個玉盒拿了過來,打開來看了一下。 兩株材料成色不錯,蘇日安非常的滿意,說道:「這兩株材料不錯,價格就和當初說好的,每一株都是一顆元晶。」 說完,蘇日安取出兩枚元晶放到了桌上:「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我們這兩樣東西欠貨兩清。」 「當然當然。」方道平搓着手將兩枚元晶攔過,感受了一下元晶內蘊含的元氣,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了。 這兩枚元晶,可是能夠讓他提升數天的修鍊時間。 「剩下關於凝元花的消息……」蘇日安沉吟了一下,說道:「一來因為我不能確定這其中的真實性,你也不能,二來,就算是這個消息是真的,但是我也需要其他的花費去收穫,所以這條消息我能給你的就沒有多少了。」 方道平剛剛收入元晶的喜悅在蘇日安這一番話之下,頓時打消了不少,看着蘇日安問道:「那老闆,你說多少?」 蘇日安一張手,說道:「五十銀幣。」 「這不可能。」蘇日安話音剛落,方道平就搖頭拒絕了:「這連成本價都不到,至少三金幣。」 「三金幣太多了,你的消息不值,這樣,我給六十銀幣。」蘇日安說道。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蘇日安和方道平最終以一金幣的價格成交。 苦着臉從蘇日安手中接過一枚金幣,然後將消息告訴了蘇日安。 「按照消息說,凝元花就在那裏,以我的推測,應該是不會有錯的。」方道平說道。 蘇日安點了點頭,說道:「我記下了,那就這樣吧。」 蘇日安的話很明顯,就是要讓方道平離開了,方道平也識趣,說道:「那好,既然交易完成了,我就先離開了,如果老闆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可以聯繫我。」 說完,方道平就離開了蘇日安的房間。 「這些有什麼用?」等到方道平離開,夏瑤看着玉盒中的兩株材料問道。 「外界的人族開發了一種手段,在四階之後,能夠通過一些材料凝聚一種常態型的戰甲,而這些材料就是用來凝聚的。」蘇日安笑着解釋道。 解釋完畢,蘇日安便開始思考該怎麼去弄那最後一樣凝元花了。 如今蘇日安也已經武將五段了,不需要多久就能夠晉級進入青銅武將,那個時候如果收集不到足夠的材料,那就麻煩了。 雖然說沒有材料一樣可以晉級青銅武將,但是一個沒有戰甲的武將,戰鬥力和有戰甲的武將可是有着非常巨大的差距的。 所以,這最後一件材料,蘇日安是必須要得到的。 想來想去,蘇日安發現,除了自己,好像沒有人能夠幫他去收取這凝元花了。 讓周家幫忙,這顯然是不行的,三階實力的修鍊者,在周家之中都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根本不可能為了蘇日安而派出去一隊。 可外面沒有加入勢力的修鍊者,整體的素質蘇日安並不能保證,派出去未必會有用。 而且三階勢力的修鍊者,這雇傭的費用少說要三顆元晶起步,蘇雖然這幾顆元晶對蘇日安來說不是問題。 但是拿出來多了,會有不小的麻煩。 囚島上的這些修鍊資源,可是有着非常嚴格的管控的,除了三大勢力和各大城主家族之外,很少有在外流通的元晶。 當然,很少也不代表沒有,總有那麼一些人運氣好,能夠在地下挖到幾塊偶然凝聚出來的元晶,這些是允許交易的。 可是這數量終歸是少數的,一旦拿出了太多,那就會被盯上了。 「我準備出去一趟,你是和我一起去還是留在望江城。」 最後,蘇日安決定了親自前往一趟,於是便看向夏瑤問道。 「去哪裏?」夏瑤一愣。… Read More »如果可以,誰會不願意多賺一些呢,但是實在是他沒辦法弄到凝元花。

乘風破浪,前進速度之快絕不是任何船隻所能相比的。

呼嘯而過的海風宛如刀子一般切割著身體,周圍的海水化為藍色光暈不斷從身體兩側掠過。這種感覺可以說是極為刺激又極為驚險的,這才是魔魂大白鯊真正的實力體現。 在環形海中,小白因為海水面積太小,一直都沒有發揮出真正的實力。 不過,眼前的發現也更令海明威和紫珍珠兩人警惕起來。如此強大的魔魂大白鯊也會對他們此行的目標邪魔虎鯨有所懼怕,可見他們這第四考的難度了。 魔魂大白鯊前行,海明威也沒有閑著,有了魔魂大白鯊作為交通工具,他也可以全心全意的思索戰術了。 毫無疑問,邪魔虎鯨群是極其強大的,甚至要超過魔魂大白鯊群一倍不止。他們兩人硬碰硬的情況下,絕對不可能對付上百頭大海中的頂級魂獸邪魔虎鯨。 小白明顯是打不過邪魔虎鯨王的,魔魂大白鯊總體實力明顯是要弱於邪魔虎鯨群的,就算有他們兩人的輔助。正面拚鬥,即使最終贏了,魔魂大白鯊群也必定會損失慘重,那絕不是海明威希望看到的。 小白那悲傷的眼神始終深深的烙印在他腦海之中。既然如此,那就要想想其他辦法了。 比如用海王-白星的能力控制那些邪魔虎鯨自相殘殺? 海明威感覺不太靠譜,一次性控制那麼多海魂獸,他的精神估計撐不住。別到時候把自己整的精神崩潰了。 那麼如果發動斬首戰術,直接控制邪魔虎鯨王呢? 上次連小白都差點被他控制,如果不是最後關頭海神的力量阻止了他,那麼最後第二關直接就可以過關了。 同為十萬年魂獸,邪魔虎鯨王就算比起小白強,也一定強不了太多。 海明威覺得可以先試試,哪怕就是不能控制邪魔虎鯨王,但至少也能對它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干擾。給小白製造機會。 邪魔虎鯨群所在的海域並不近,但是以魔魂大白鯊這種奇快無比的趕路方式,也不過是兩個時辰的功夫,就到達了目的地。 在海明威的要求下,小白指揮著自己的族人在距離目的地還有五十里的地方停下來修整。 接著,海明威心念一動,頓時只見周圍的水面開始洶湧,隨後有淡淡的霧氣開始升騰,最後竟然凝結成冰! 一塊可供落腳的超大冰面出現了。 海明威輕輕的躍到冰面上,紫珍珠也緊隨其後,在跳到冰面上后,她好奇的用腳踩了踩,發現冰面非常結實。頓時滿是驚奇的望向他,問道:「你怎麼做到的?我記得你沒有冰系的能力吧?」 「很簡單。」 刻满了风霜 海明威笑了笑,望著同樣躍上來的小白那好奇的眼神,向兩女解釋道:「水是一種千變萬化,無處不在的東西。所謂的冰,也不過是水的一種形態罷了。只要理解了水凝結成冰的過程,那麼將水化成冰就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 紫珍珠和小白兩人聽得雲里霧裡,感覺他說的每一個字自己都能聽懂,但是合在一起就完全搞不明白了。 冰就是冰,水就是水,究竟怎麼把兩者混為一談的? 拜託你說點我們能聽懂的好嗎? 。 藍曦若根本不顧忌南昕,直接一腳踹過去,手裏的劍再次迅速的刺向橙澤式。 這次的橙澤式有了預警,連忙躲過,手裏的長劍也刺出去。 他看着藍曦若的目光漸漸的開始有了變化,但是接觸到地上痛苦倒地的南昕時,他再次憤怒起來。 「藍曦若,你真是好狠的心!」 他憤怒的沖向藍曦若,看起來是在為南昕打抱不平。 藍曦若聳聳肩:「到底誰狠心?你怎麼不說說當時她險些把我凌遲了呢?」 她看着地上的南昕,又看看深情款款的橙澤式,目光越發的冷清起來。 橙澤式的身子震了震,想說什麼,但被他硬生生的吞下了。 南昕似乎是還不甘心,很是費力的爬起來,但並沒有行動,只是倚靠在樹下,冷冷的看着藍曦若。 藍曦若沒工夫理她,橙澤式的攻擊看起來已經是越來越凌厲了,頗有一種要拚命的感覺。 橙澤式表面上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但是心裏那種感覺卻越來越強烈,甚至,他開始懷疑,自己現在感受到的一切,是不是……都是幻象? 他看着不遠處的南昕,是那麼的柔弱無力,心裏再次憤怒起來,對藍曦若的攻擊再次不留情面。 藍曦若一個不注意,就已經是被攻擊到,有血滲出來。 橙澤式看到這血,一愣:「曦若……」 藍曦若的眉頭微皺:「曦若也是你能叫的?」她雖然不明白是什麼情況,但能感覺到對方的情緒在變化。 不對,與其說是變化,倒不如說是……激烈的衝突。 不太明白髮生了什麼,藍曦若的攻擊放緩了一。然後,下一秒,她似乎看到了從前那個眼神堅定而無暇的橙大神。 「橙大神?」藍曦若試探的叫着,冰玉劍的威力已經是減弱了很多。 橙澤式點頭,表情又是糾結又是無奈,還帶着一點別的什麼。… Read More »乘風破浪,前進速度之快絕不是任何船隻所能相比的。

「我只是看看你們這後續工程結不結實,我可是要開店的人,不能被你們給壞了風水!」

他一邊說著,一邊向著旁邊的劍如雪瞄了瞄。 劍如雪並沒有出聲,她只是慢慢的在房子里走,不住的用眼睛測量著裡面的空間。 「你們先看著,我去找老瘋子。」 孟有房把冰龍一扒拉,快速的從房子里閃身出來。 房子是建好了,裡面再加上點生活設施就能直接入住,可是店鋪呢,怎麼開,怎麼立,招牌用不用掛,要不要搞個店慶? 一連串的問題亟待解決,最主要的還是這店鋪與旁邊的如意塔該如何連接,小木堡的大陣如何運作,這一切只有老瘋子知道。 孟有房心急火燎的跑到了老瘋子的住處,只見老瘋子正和王二說著什麼,他手中的鎚子不停的揮舞宛若一條銀龍。 一種不詳的預感湧上孟有房的心頭,這兩個人湊到一起絕對沒有好事情! 孟有房一步竄了過去:「你們兩個又在密謀什麼?」 王二聽到孟有房的聲音臉上瞬間綻放出笑意:「家主,您過來了!」 老瘋子在旁邊也是微微一點頭:「你來的正好,我正有事找你。」 「。。。」 這是撞到槍口上了嗎? 孟有房的臉色一下子變得不正常,他的身子猛的向後退了半步:「你們又要挖坑?」 「看你嚇的,這一次絕對不是坑!」 老瘋子把手中的鎚子一收,隨手掏出一坨巨大的鐵塊扔給了孟有房。 「自己的招牌自己去刻,記住,要用心!」 孟有房看著手中的大鐵坨一時間沒有了別的心思。 招牌,是一個店鋪的精神。 百年老字號,千年的信譽,萬古長存的經營理念,這就是開店最超碼的基準。 而一個好的招牌,總會第一時間給人傳達出最精準的信息。 見字如面,遇招牌則安! 「我自己的招牌嗎?」 孟有房看了看系統上的提示,扛起那坨鐵塊頭也不回的鑽進了自己的屋子裡。 該如何去做呢? 孟有房把鐵塊扔在了地上不停的掃視。 【萬年隕鐵,極其稀有,做招牌乃是一絕!】 看到前面幾個字,孟有房不由的挑了跳眉,這老瘋子還真的是下了血本,萬年隕鐵,老傢伙還真有貨。 可當他看完整個描述的時候瞬間有一種把蛋蛋反覆揉搓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是什麼意思,合著這麼一大坨隕鐵,只能用來做招牌?」 嘆息一聲,孟有房把棍子拿了出來,遇事不決,就用棍子試一試吧。 本來以為棍子不太行,畢竟一個是棍子,一個是萬年隕鐵,真的能敲動嗎? 可一棍子下去,萬年隕鐵居然真的被砸出一個痕迹。 這一下子孟有房是來了精神。 叮叮之聲不絕於耳,對著這坨萬年隕鐵孟有房展示出了十八般武藝。 金剛鑽,毒龍鑽,大車輪,磨皮,挖臟,摳裂,一點點的,孟有房把萬年隕鐵給打磨成自己想要的狀態。 打了一遍粗胚,孟有房這才是停下了手,看著這塊隕鐵。 到底要把這東西刻成了啥樣呢? 盤龍柱,山水圖,印章或者是就這樣搞一個隨形? 最主要的是,這上面的字要怎麼刻,美術字還是隨便寫上幾個就行? 孟有房一時拿不定注意。 其實問題的癥結還在他本人身上,本來就不會寫字,還要刻在招牌上,這確實有些太難為他了。 思來想去,想了半天,孟有房最終還是決定自己寫。 字丑可架不住錢多! 等以後店鋪遍及天下,等真正有了錢有了勢力,誰敢說這字丑,誰敢不承認這字的價值!… Read More »「我只是看看你們這後續工程結不結實,我可是要開店的人,不能被你們給壞了風水!」

張野狐呵呵一笑,很有一股老一輩分舵執事掌門的派頭氣度,言道:「梨花宮弟子門人向來只有女弟子,這小子不知其中內情,故而誆騙之語才會被老夫識破,也算這小子倒霉,若是換了神明教,老夫我還真說不定也會信了他的鬼話!」

聞聽此言,眾人恍然,面色神情均都大變。 白小樓好不糾結,當時在妖域之內,就是因為南宮文婧只有一個弟子的原因被端木辰風輕易識破,沒想到,現而今又因梨花宮只收女弟子一事露出馬腳…… ——運氣,真的太差了! 「老夫知道你小子只所以選擇矇混『梨花宮』門徒誆騙,是想讓我們放了你,不殺你是吧。 可以,老夫給你一個機會。」 其他幾名『歡喜宗』之人這會兒已經知道了被騙,心中上火,聞聽張野狐所言、眼見白小樓面現喜色,就要發出不可輕饒之言,卻聽張野狐話鋒一轉,陰森笑道:「你若從老夫胯下鑽過去,老夫就決定留你一條狗命,怎麼樣?」 另外幾名着急上火的歡喜宗之人聽了,先是一愣,接着便是一陣哈哈大笑。 「師尊這個方法秒極,當真是妙極啊!」 「哈哈哈,張『執事』不愧是我輩楷模,就該讓這些整天道貌岸然高人一等的佛門弟子,嘗一嘗我們魔道之人的胯下滋味!」 「這些個假模假樣的正道人士,整天就喜歡跟我們歡喜宗作對,也是該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歡喜宗的厲害了,哈哈哈……」 「去,趕緊爬過去。」 「對,趕緊的,爬過去,爬過去就放你一定生路,不然,就立刻殺了你這狗和尚!哈哈哈!」 「爬呀,爬過去就放了你……」 「快點爬……」 …… 眼見到歡喜宗人的可恨嘴臉,耳邊聽着他們不斷嘲諷的話語,白小樓氣的臉色鐵青,手上青經外凸,很想利用現在已經三境境界《鳳凰九絕》第三絕『鳳鳴西山』音法攻擊結合仙器太一陰陽簫跨境拚命。 但理智上,他又因無法真正確定張野狐是否會如心月琉璃那般隱藏了修為,心念電轉中,雙手不斷攥緊又鬆開,幾次來回之下,加之劉姓兄弟的不斷推攘身體…… 拚命一睹和尊嚴的最後取捨中,三世為人的白小樓,為了苟活下性命留着尋找心中所系之人——七月,求穩妥起見,他只得先將尊嚴丟到糞坑,永久掩埋,彎腰屈膝向張野狐胯下爬去……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總有一些人說你變了,卻沒有人問過你,你都經歷了什麼。 當白小樓被劉球、劉猛兄弟強壓頭顱按住爬向張野狐胯下的那一刻,不管他內心有多麼強大,有多少後手,終究,屈辱不甘的淚水,還是浸透了他的眼睛,心裏,乃至靈魂性情。 重生異世十九年來,白小樓心中從沒有這麼屈辱無力過…… 那怕在玉簫仙府之內,被陰山小祖挑斷四肢經脈,打散妖丹,成為廢人,必死之人,他也不曾有這一刻這麼大的恨意;因為,那些身體上的痛苦,面對死亡再也見不到七月的恐懼,在地球上,在瑤姨手裏,白小樓已經遇到經歷過無數次…… 殺手,本就是一個在刀尖上跳舞的行業,這沒有什麼可以放在心上的。 但,白小樓終究不是聖人,喜、怒、憂、懼、愛、憎、欲七情,生、死、耳、目、口、鼻六欲,他一個都不少,他也只不過就是一個有着血肉之軀的凡人。 胯下之辱,只要還有一息尊嚴尚存,不論他心臟靈魂是活了多久的人,他也會憎恨、憤怒、不甘,以至於邪念橫生,欲成魔鬼真魔! 歡喜宗眾人眼見白小樓已經屈膝跪下,正在一點點爬向張執事胯下,全都滿臉歡顏,極為得意,高興的大聲吆喝。 「快,趕緊爬過去,爬過去,師尊就放了你了,然後再從我的胯下鑽過去,鑽過去,我也放了你……哈哈哈……」 「對對對,還有我們呢……爬過去,我也饒了你的狗命……」 「哈哈哈……還有我的我的……磨蹭什麼?快點快點……」 「哈哈哈……必須要從我們每個人的胯下都爬過去才行,不然就立刻砍了你的狗頭,聽到沒!」 「哈哈……快、快……」 …… 密林下,南宮可妃眼見這一切的發生,三千弱水仙劍一陣輕微顫抖,就要放棄在一旁做『黃雀』的初衷,打算提前現身殺光這些歡喜宗的敗類餘孽,然後在視情況處置白小樓,然而,就在她手中仙劍剛剛出鞘不過一寸的前一秒鐘,異變陡生。 就見月夜下、山道上,本來被迫腦袋已經爬到張野狐胯下不足三寸的白小樓忽然揚手甩出一片銀白色的塵霧,哈哈大笑着的六名歡喜宗邪孽就忽然全都捂住脖子倒在了地上,口中痛呼尖叫隨之而起…… 南宮可妃怔住,從他們臉色泛黑、七竅溢血、氣喘噓噓的表情,很明顯可以看出,他們全都中了極為猛烈的劇毒。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這本是白小樓懷中打算先用『失心軟骨散』讓花和尚失去真元戰力之後,以備不時之需的劇毒——白葉流心碎。 乘人不備,可直接揮灑與空氣之中,只要沒有解藥,吸入身體少許,片刻之間毒氣就會流轉全身,失去修真者的真元戰力,一炷香之內,毒氣攻心之後,必死無疑。 中了白葉流心碎劇毒之後的劉長空修為最低,首先忍不住求饒,「解藥,求你給我解藥,我不想死,不想死啊啊啊!」 「解藥,快給我解藥!拿出解藥來!」 …… 其它幾名歡喜宗弟子也紛紛聲嘶力竭的大叫哀嚎,劉姓三兄弟更是拼着僅存的力氣伸手抓向白小樓,被他輕易躲開去了。 眼下,只有五旬老者張野狐最是隱忍狠穩,什麼話也沒說,反而立刻盤膝想着利用修為驅毒。 差點行了胯下之辱的白小樓屈辱憤怒之下,上輩子在瑤姨手裏一直是一個不夠冷血、不能算作合格殺手的他此時此刻,確是嗜血邪念橫生,寒著桃花眼眸,妖異俊臉,冷聲笑道: 「你們剛才一個兩個的不是都還很囂張的嘛!怎麼,眼見苗頭不對,就露出了這副熊樣! 「來啊!我讓你狂!讓你囂張!」… Read More »張野狐呵呵一笑,很有一股老一輩分舵執事掌門的派頭氣度,言道:「梨花宮弟子門人向來只有女弟子,這小子不知其中內情,故而誆騙之語才會被老夫識破,也算這小子倒霉,若是換了神明教,老夫我還真說不定也會信了他的鬼話!」

原本還震耳欲聾的酒吧因為之前的小插曲音樂已經停下來了,這一個清脆的巴掌特別的響亮。

穆藝可被封葉一巴掌打倒在地,雙手摁在地上的碎玻璃上,滲出鮮血。 她此刻毫無痛意,大腦一片空白,被打懵了,不明白封葉為什麼會打自己。 莫凌薇被他的舉動嚇到了,渾身跟著一顫。 別看封葉平時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很好說話,實際上他骨子裡兇狠殘戾,一但發起怒來真的很恐怖。 從不打女人的他,這一次就因為穆藝可說了莫凡幾句,就將人打的唇角破裂。 他真的變了。 他從始至終纏著自己都是因為小時候泳池那件事。 他知道不是自己而是莫凡救的他之後,真的一點情面都不留了,看自己的目光恐怖又陌生。 現場此刻陷入詭異一般的安靜,比剛才陳勇被拖出去還要安靜,一個個面面相覷看著不知為什麼發怒的封葉。 在京城,還真沒幾個人敢惹封葉生氣,此刻一個個慶幸自己剛剛沒有貿然上前巴結討好,不然下場就和穆藝可一樣了。 只是他為什麼生氣? 莫凌薇感受到封葉寒冷駭人的視線,忍不住倒退兩步。 現場一時間竟然分不清楚他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 雲悅眉梢一挑,站在一旁看戲。 「怎麼看不明白了,狗咬狗了?」包糖糖瞪大眼睛,穆藝可被打心中說不出來的爽,不過封葉他吃錯藥了,打她幹什麼?! 他不是喜歡莫凌薇嗎? 封葉忍不住咳嗽一聲,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披在莫凡身上。 「?!」 現場因為他的舉動一個個大跌眼鏡,不可思議的看著他的舉動。 搞什麼? 兩級反轉?! 他不是來替莫凌薇出氣的,反倒是把說莫凡壞話的穆藝可打了。 穆藝可可是莫凌薇的朋友,一時間眾人的目光,在他們三個人身上來回遊走。 莫凌薇感覺到周圍幾十上百雙眼睛,恨不得此刻找個地縫鑽下去。 毀了。 真的全毀了。 她這些天拚命的給封葉發消息,找他解釋,可是他一句都沒用回,甚至最後他把自己所有的聯繫方式都拉黑了。 他有情是真的,無情也是真的。 難道這麼多年他一直追在自己身後都抵不過莫凡救過他一命?! 封葉絲毫不避諱周圍的目光,唇舌有些苦澀,聲音沙啞,前所未有的認真:「談談?」 莫凡醉眼朦朧,眼神恍惚的看著面前搖晃的臉,唇角微勾,「也行。」 省得天天拿消息轟炸自己,他要是再發就把他拉黑。 封葉心中舒了口氣,也不是沒有挽救的可能,至少她還是肯和自己交流的。 包糖糖傻眼了,看著他們兩個的親昵的舉動有些分不清什麼情況。 兩人在幾十上百的目光下去了一個包廂。 周圍的人也漸漸散去,莫凌薇感覺自己渾身的力氣都要被抽空了一般,身體虛晃了一下,紀裴中扶住了她:「莫小姐沒事吧?」 「謝謝,我沒事。」莫凌薇臉色蒼白,沒有血色,搖了搖頭。 蹲下去將穆藝可扶了起來,斂下眼眸,遮住眼底的陰霾,「我帶你去醫院。」 穆藝可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她的臉色,心中害怕的不行。 紀裴中看著她們兩個:「正好我沒事,我送兩位美女起醫院吧。」 包糖糖得意的看著她們兩個,「這一巴掌真的不輕呢,要是你留點口德,也不會白白挨一巴掌。」 這一巴掌打的可真解氣。 穆藝可咬牙瞪著眼睛,惡毒的道:「你別得意,莫凡早就是一隻破鞋了,封少怎麼可能會看上她!」 「啪!」 空氣的氣氛凝固了下來,穆藝可捂著臉的另一邊,痛的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滴整張臉泛紅腫了起來。… Read More »原本還震耳欲聾的酒吧因為之前的小插曲音樂已經停下來了,這一個清脆的巴掌特別的響亮。

李佑扯住張麒麟,不等張麒麟反應,他率先沖了過去,比起張麒麟,他的實力要更強些。

這種不太安全的事情,還是讓他來做比較好。 他可不捨得悶油瓶這個寶貝就這麼丟了,在禁地裏頭,張麒麟懂得多,哪個出事了,寶貝張麒麟可得不能出事。 李佑在心底,都叫張麒麟寶貝了,張麒麟其實還把李佑當成小孩。 還是那種頑皮不聽勸的小孩。 這不,李佑又領先所有人,猛地衝到了桃花源的那頭。 幾人對此都有點習以為常了,李佑過去了,幾人便嘗試着過去。 張麒麟和馬桃桃,都很輕鬆過去了,但是腿腳受傷了的梅小姐,就沒那麼好過去了。 伍六七在另外那頭,看着梅小姐慢慢地爬過去,才安心走過去,如果梅小姐有個腳滑或是木板突然斷了,他會立刻用以氣馭剪接住梅小姐。 幸好也沒有意外發生,一行人安安全全地跨到了桃花源。 過到了桃花源這頭,桃花的清香越發濃重,讓他們都清醒了不少。 幾人一晚上都沒有怎麼睡,早上又在六點左右,開始進入這個墓裏頭,精神不太好。 那伙最先發現李佑一行人的桃源少年,此時羞澀的躲在大人們身後。 「我剛剛看這位姑娘腿似乎受傷了,不如到我們村子裏,讓我們村裏的大夫看一下吧。」 村長和善地笑笑,邀請幾人進入村子裏頭,張麒麟本就打算進去看看,不用多說便直接去了。 …… 根據陶淵明對《桃花源記》的描述,最初到桃花源時,是…… 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李佑幾人,也確實如此,走進了桃花源,便遇見了一條溪河,桃花林沿着溪河兩端分散。 特殊的是,溪河水中,摻雜着一些血色的河水。 張麒麟低頭看了看,沒有說出,反倒是那名村長主動提了一嘴。 「這河水不知怎地,昨天晚上突然從上流流出了血水,染紅了這片河水,不過過去幾小時,現在已經好了許多。」 「不過,村子裏還是有很多人,不敢喝這個水了,我看着河水也沒什麼事,可能是上游的動物族群打架,才會有這麼多血吧。」 桃花源的少年們,也七嘴八舌地附和起來。 「是啊!昨天晚上,那河水直接變得通紅!然後!突然打雷了!劈中了大桃樹!」 「想起了奶奶說的那個傳說,真的好害怕啊,昨晚我都嚇得不敢睡覺了……」 打雷?劈中了大桃樹?還有傳說? 「別亂說,嚇壞別人還嚇壞村裏人,那個傳說是假的,唬你們睡覺的。」 村長似乎有些避諱談及那個傳說,嚴肅地警告了一下那個少年,臉色也有一瞬間,變得陰沉,不過沒多久便又恢復了。 張麒麟很快便察覺了這點,但沒有表露出來,默默記着路線,並且沿路進行記號。 直覺告訴張麒麟,這個桃花源,絕對沒有看起來的那麼和諧與簡單。 游夢風鈴的聲音,極致美妙,聽得三思整個人輕飄飄的,彷彿變成了湛藍的南太平洋中的一條如水晶般的小飛魚,一邊飛一邊游,暢快得不得了。 「啊~~~」 夏滢 她真是太懷念太平洋的海水了…… 三思嘆息著,停下了風鈴,之後,瀟洒地一招手,招呼著右斯和紅媚,走向玄貓。 玄貓已經睡著了,業修羅氣急敗壞地將玄貓推到了地上,見到三思幾人,立刻滿臉羞紅地披上被子遮住自己。 三思笑得陽光燦爛,還露出了兩個亮晶晶的小虎牙,「hello!」 業修羅鬼氣森森地瞪著三思,用力擠出了一個陰慘慘地笑,「判官大人……我就說,為什麼離不開這裡,原來,風鈴在你手上。」 三思猛地彎腰,將臉湊到業修羅面前,「我問你,你和樓夢到底是怎麼勾搭上的?」 業修羅彎起嘴角,「判官大人在第十八地獄中,可是眾惡鬼的剋星。雖然鬼國眾人不了解判官大人,可我們,可了解得很。判官大人那麼厲害,怎麼如今,連這點小事,也想不明白了嗎?」 三思沒有回答。業修羅湊得更近了點,「判官大人從前是舊地獄的貴客,可我想,就連舊地獄的人,也沒想到,如今鬼國的新第十八地獄,他們已經望塵莫及了吧。光是刑罰手段,判官大人的創意,就讓舊地獄黯然失色。例如,最近判官大人最新的創意,顛刑,在第十八地獄,可是讓重惡鬼想之,就心膽俱裂,因為,那實在,太可怕了……」 三思已經沒了表情,業修羅唇角揚得更高,「與你相識的人,不管是鬼國人,還是……」 業修羅不懷好意地瞥了一眼右斯和紅媚,「……還是其他人,都以為,你是個瘋癲無辜的小傢伙,所以都願意相信你,助你。如果他們知道,你為了折磨眾鬼,欠下了巨額貸款,只是為了修繕建造各種刑具,培養殘忍的劊子手,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紅媚和右斯站在三思身後,不解地看著三思和業修羅說悄悄話。 就在右斯想催三思快點行動時,三思突然單手掐住業修羅的脖子,將她提了起來。… Read More »李佑扯住張麒麟,不等張麒麟反應,他率先沖了過去,比起張麒麟,他的實力要更強些。

「這,這是怎麼回事?!」

大夏武道代表團的人,十分疑惑,還摻雜着震驚。 畢竟,之前凌嘯雖然和平野郎對打。 但是,凌嘯一直是小心翼翼。 就像是一隻耗子,小心翼翼地尋找著貓的弱點,以求一招制敵。 甚至,凌嘯連一句話都不敢和平野郎說。 但此刻的凌嘯,卻像是突然被打通了任督二脈。 氣勢洶洶地看向平野郎。 甚至有要正面與之一戰的意思! 一個和凌嘯關係比較親近的,同為習刀的武者,此刻卻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了?」 旁人焦心無比:「你倒是說啊!」 刀客嘖了兩聲,說道:「你急什麼,我剛要說,你就開口打斷了!」 「這凌嘯對他師父的情誼,可不一般啊!」 「凌嘯,本來是凌家一個不受寵的私生子,他上面的哥哥姐姐那麼多,他父親根本就看不到他。」 「直到後來有一次,刀狂去凌家做客,一眼就相中了凌嘯,說凌嘯是一個練武奇才,要凌嘯跟着他學習!」 「凌嘯雖然不受重視,但身為凌家的小少爺,練武的條件也並不艱難,有着一定的修為,但從來沒有引起過凌嘯父親的正眼。」 「不過,自從刀狂收凌嘯為徒之後,凌嘯可以說是千里馬終於遇見了伯樂,修為一日千里,突飛猛進!」 「很快,就成為了凌家最有出息的孩子!」 「而凌嘯的親生母親,也是母憑子貴了,正好趕上凌家家主和正室夫人離婚,扭頭就和凌嘯的生父,正式結為夫妻!」 「可以說,如果沒有刀狂,凌嘯今天所擁有的一切,都不會擁有!」 「對於凌嘯來說,師父刀狂,就是他的父親。」 「所以,凌嘯怎麼可能容忍,有人侮辱他的師父?!」 各位聽眾紛紛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樣!」 「既然這樣,凌嘯這次,恐怕要真的爆發了!」 「是啊,這樣的話,凌嘯說不定,還真有幾分勝算!」 「果然,憤怒就是最大的動力……」 「好了,別說了,好好看着吧……」 「……」 隨着眾人的議論紛紛,眾人的注意力,也是再次重新回到了了提愛上。 凌嘯和平野郎的戰鬥,依舊在繼續。 不過這一次,卻不是凌嘯單方面的挨打! 凌嘯直接動用了刀狂,所傳授的禁術! 只見凌嘯周身的暗勁,此刻就有如被化為實質一般,熊熊燃燒! 凌嘯整個人,已經被內勁烈火所包圍! 場面效果,震撼不已! 而對面平野郎的面色,也是露出了幾分驚訝! 台下的秦風,也不由得動容! 別人看不出來,但秦風能看得出來! 當初,為了修習晦澀的奇門遁甲,秦風可是研究了大夏江湖,幾乎是全部的能夠段時間提升修為的秘術! 秦風雖然叫不出此刻,凌嘯所施展的禁術的名字。 但是秦風清晰地發現,凌嘯此次動用禁術…… 是燃燒了自己的十年壽元! 內勁火焰當中的凌嘯,本來一頭烏黑的黑髮,已經在短短几秒鐘的時間裏,摻了幾根白絲!… Read More »「這,這是怎麼回事?!」